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1章 收复台湾四

“什么?这怎么可能?”李鸿章一下就惊讶的跳了身子,对传令兵连忙下令道,“快,快通知刘铭传,让他马进入前线阵地布防,一定要阻击华兴军在高雄登陆。”
李鸿章默不作声的紧锁眉头,一脸鄙视的看着噶林。好歹也算是个一品武将,在海上看了眼炮战,就吓的快尿裤子了。台湾就是李鸿章最后的退路。现在除了拼死一战,哪里还有什么退路。
他先前只注意到从正面进攻的华兴军舰队,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华兴军还有一路舰队从南面而来。
团勇们很快清理炮膛,然后从炮口把火药包推进炮膛,最后把实心铁球推进炮膛压实。
但是指挥作战的淮军战舰指挥官就是想对华兴军形成一种震慑力,三十艘战舰同时开火,把一颗又一颗的铁球相继发射了出去。
同时南海舰队也全部对准淮军战舰开火,两方的炮弹在天空中交叉而过。只是淮军发射的炮弹大部分都落入了海水之中,而华兴军的炮弹却准确无误的砸到了淮军的战舰上。
淮军的舰队指挥官顿时升起一股绝望,面对那小山似的十艘铁甲战舰,自己指挥的二十艘战舰就跟破烂渔船似的。
淮军三十艘战舰,竟然没有抵挡半个小时就全部沉入了海底。战场很快就被咆哮的海水抚平,仿佛着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桅杆上的传令兵第一个发现对面的火炮冒出的硝烟,急忙就冲甲板的淮军团勇大吼了一声。
华兴军的战舰越靠越近,出乎淮军和*图*书指挥官意料的是他们在两千米外就选择了开火。
那胖子不是别人,正是钦差大人噶林。
“砰!”
“你给老夫闭嘴,大清能落到今日这个田地,全是你们这些厚颜无耻的小人给害的。我李鸿章就是死,也要葬在台湾!”
噶林从怀里掏出丝巾不断的抹着头上的汗珠子,端起桌上的茶水就大喝了一口,脸上还是惊慌未定的模样。
噶林愣了下神,极不习惯的对着李鸿章就呵斥了一声。他在这里享受了两天帝王待遇,要什么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李鸿章这一改了态度,他这大爷的性子又忍不住释放了出来,随口就大骂了一声。
翻滚的海水瞬间向床舱里倾灌,船上的上百名团勇惊恐的四散逃命,纷纷从剧烈燃烧的战船上跳入海中,哀嚎声传遍整个海面。
漫天的弹雨像是乌云一样,瞬间把阳光遮盖,“刷、刷、刷”的就对着淮军的战舰砸了下来。
“噶林大人,您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你!你竟然敢对本钦差这么说话!李鸿章,待本钦差回了关东,一定要在太后的面前重重的参奏你!”
噶林紧张的几乎吐出血来,大骂自己贪图什么银两,冒险来这个鬼地方。这些好了,回也回不去了。
“何苦呢!”
李鸿章辛辛苦苦打造的第一道海上防线,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完全被攻破。双方的海上实力相差了一个时代,连洋人的铁甲战舰都不是华兴军的对hetushu.com手,更何况是木质的战舰。
“渐甫兄,刚才我是带着人已经,谁知道刚出台湾海域,就见在澎湖列岛的方向看见华兴军的战船和咱们的战船激烈的交战起来。那炮弹就跟下雨一样,幸亏兄弟马上让船夫掉头返回,要是再迟一步,恐怕就葬在鱼肚子里。”
李鸿章正在展开地图寻思着应敌之策,噶林在他身后又吵吵的下,终于让李鸿章多日隐忍的火气爆发了出来。
整个澎湖列岛都腾起了滚滚的硝烟,在炮声结束后,岛上像是修罗地狱一般,全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岛上驻防的上万名士兵,在华兴军登陆时只剩下了上千个,侥幸存活的团勇哪里还敢抵抗,全部惊恐的举手投降。
淮军整整三十艘木质战舰,数量远远超过南海舰队。指挥官在作战前可是抱有几大的信心,本想着一路冲击,一路开炮,把南海舰队包围全歼。
“是!”
“我的好哥哥啊,枪炮无眼,我哪里敢待在那里看啊。渐甫兄,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还有没有快一点的船,咱们马上撤吧!”
淮军战舰装配的火炮射程最大也就是五百米的距离,和南海舰队还相距两千米远。按理说怎么也不该开炮,等到行驶到射程范围之后再开火。
台南府衙,李鸿章刚对众将领布置完了各处阵地的防御准备。门外就有一胖子哭爹喊娘的跑了进来,满脸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腰上的肥肉因为剧烈的喘气而上下的抖动,全身都被汗水浸湿。
和_图_书海舰队顺势驶入海港,对岸上的军用设施实行密集的火力覆盖。岛上的淮军士兵本来准备再战壕阻击华兴军登陆,但是迎来的却是战舰猛烈的炮火。泰山号上的飞艇也从甲板起飞,对着海岛深处的军事工事进行猛烈的轰炸。
“渐甫兄,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华兴军打上门来了!”
“快撤回港口,撤!”
“弟兄们,咱们生是大帅的人,死是大帅的鬼,跟华兴军拼了!”
淮军的战舰在接连的爆炸声终究没有逃走,全部被炸成了碎渣子。战舰上的火炮没有发射一枚弹药,在战舰四分五裂后,也很快从船舱飞出,迅速的沉向了海底。
“渐甫兄,不行就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要是你和兄弟回了关东,兄弟为你在太后面前保荐,太后一定不会治你的罪啊!”
东海舰队边行进边用主炮不断的轰炸,很快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一千米。东海舰队的汽笛突然呜呜作响,十艘战舰都全部调转舰首,把侧舷黑洞洞的火炮完全对准了淮军战舰。
“报,大帅,大事不好了!”传令兵拖着长长的嗓音,一进门就单膝跪地,继续禀奏道,“大帅,咱们的五十搜战船完了,全部被华兴军给炸毁了!驻防在屏东县的战船刚出港口,就碰见了从南面而来的华兴军。三十艘战舰全部被华兴军击沉,他们马上就要在高雄登陆了!”
传令兵的话音还未落,侧舷便发出两声巨大的轰鸣,整个船体都在此时倾斜了起来,木质的和-图-书船体一下就被炸去了大半。
与此同时,在台湾和菲律宾吕宋岛之间的巴士海峡,也爆发了一场海上大战。本来在澎湖列岛的战斗打响后,淮军的传令兵很快返回台湾本岛请求援助。原本驻扎在台南屏东县的三十艘舰艇也随即驶离港口,准备向澎湖列岛开赴过去,对华兴军的战舰进行合围。
噶林可完全没有抵抗的心思,淮军是死是活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他考虑的事情就是怎么马上离开这里,回到关东老家。看样子李鸿章不走,他也走不成了。
但是谁知道却在家门口就碰见了刚刚从菲律宾迎面而来的南海舰队,双方想也没想就吹响了号角各自开炮起来。
东海舰队司令郑大海端着望远镜看着眼前不断起火的战舰,眉心紧紧锁在一起,轻轻的感慨一声。
硝烟四起,弹片横飞。炮弹密集的在淮军战舰的头顶落下来,跟下饺子一样,连海水都跟着沸腾了起来。
这样做比起用火绳点燃的方法简便的多,极大的增加了开炮的速度,跟后世电影里的情结完全不同。
李鸿章连忙就追问了一声,心里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早上传令兵把华兴军进攻澎湖列岛的军情禀告后,李鸿章就派出了台湾本岛的三十艘战舰支援,也不知道两路舰队会和了没有。
但是谁想每艘战舰只开了一次炮,在南海舰队炮弹的密集覆盖下,很快就四处起火,船板飞溅,整个船身都被炸成了碎渣子。
众将全部鄙夷的看着那胖子,在李鸿章的挥手和*图*书下出了门赶往了前线。李鸿章招呼来人进了大堂之中,眉心紧锁的直盯在他那肥胖的脸上。
指挥官在船上大吼一声,挥下了作战准备的令旗。桅杆上的传令兵很快挥动起手中的令旗,所有的战船都响起了牛角号声,全部调转了船头,变成横队的形式排列。
淮军的二十艘战舰被炸毁五艘后,剩下的战舰也被炸的千疮百孔,但是好在没有漏水,还能够航行。淮军的指挥官的战斗意志完全被打垮,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再没有刚才的慷慨豪迈,内心恐惧到了极点,急忙就下令舰队掉头。
但是东海舰队哪里还给他逃跑的机会,就在此时,十艘战舰全部调转了船头,将近上百门火炮同时发出了怒吼。
“那你看清谁输谁赢吗?”
十艘战舰的主炮同时发出整天的巨响,在海上掀起一阵阵的巨浪,冲着淮军战舰的编队就冲击了过去。
传令兵抱拳大喝一声,转身就冲出门去。
开炮完成后,用铁钩勾出炸药包残渣,然后清理炮膛,继续重复一样的动作。
这时真正意义上的开花弹也只有华兴军配备,淮军团勇第一次见到这种炮弹轰炸,还不会趴下身子躲避。反而惊恐的在阵地上四处乱窜,一个个的被飞溅的弹片炸成碎肉,这也是淮军伤亡的重大原因。
炮长把铁棍烧红,只等开炮的命令一下,就把铁棍塞进炮眼,烧红的铁棍从炮眼捅进炸药包后,便会引燃火药,让炮膛急剧的爆炸膨胀,把实心铁弹冲击出去。
“炮弹!炮弹!快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