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4章 收复台湾七

“乔志清当真是有情有义,在信中处处以小子自居,赤子之心显露无遗。他现在作为一国国主,还能有如此的胸襟,也怨不得天下是他的!”
李鸿章让亲兵把守大门,任何人都不得入内,这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件递给了周馥。
李鸿章点了点头,把目光移向周胜波。
台南府的淮军众将领齐聚一堂,各个灰头土脸的沉着头一言不发,完全没有当初华兴军进攻前的英姿勃发。
“好,好,好,老夫没有看错你们。君主纵然有千百的不是,但是做臣子的到最后还是应该尽他的本分,这才是忠君爱国、留名青史的正道。你们的手里现在还有多少的兵马?”
“我们铭字军在高雄港一战,死伤过万。现在在屏东驻防的兵马全部撤回,还有两万多兵马。”
“海舲(周盛波的字),你的意思呢?”
李鸿章掏心窝子跟周馥感慨了声,刚才在会议上都不敢把乔志清劝降的事情说出来。这封信是李鸿章早上醒来就放在床头上的,差点没把他吓出一身的冷汗。在李鸿章看来,乔志清这就是在故意对示威。就是想告诉他,华兴军的触角很早就伸在他的身边。
众将紧绷的脸上也微微舒展开来,至少现在不会和华兴军硬碰硬的拼命。
“玉山兄,这是乔志清让人给老夫的劝降信,早上起来莫名其妙的就放在老夫的床头。上面有归顺华兴军的所有淮军旧将的签名,他们所有人都希望老夫归降,和平解决台湾的问题。乔和图书志清承诺,老夫要是愿意归降,便在台湾建省,由老夫担任第一任省长。老夫现在心里很犹豫,若是继续抗争下去,到底是对是错?”
“大帅,我刘麻子一路跟你走来。清廷待我如何,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但是大帅对我恩重于山,大帅决定舍生取义,我刘麻子便跟着大帅一起赴死!”
刘铭传第一个起身抱拳朗喝一声,自从筹建铭字营至今,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当初老夫也是看他有这样的胸襟,才一直包容着他发展壮大。太后恐怕就是因为老夫的养虎为患,这才不想再让老夫回关东为朝廷效力。玉山兄,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现在选择归隐世外,应该看得比老夫清楚。你说句良心话,老夫错了吗?”
李鸿章疲倦的对周馥摆了摆手,仿佛承载着巨大的压力,一不小心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谁在他这个位置也会小心翼翼,反复掂量,一不小心恐怕又会害掉十万的生灵。到底是自己的信念重要,还是他们性命重要,李鸿章一直在反复犹豫之中。
李鸿章听出了他二人的意思,紧跟着就问了一句,“你们想必是已经想好了对策,都说说看,接下来该怎么防御华兴军陆军的围攻?”
“大帅,我周家一门六兄弟都是受您的提拔才有今天。您要做什么,咱兄弟都跟着你。”
周胜波看着其他兄弟点了点头,也站起身子抱拳对着李鸿章表态。
李鸿章独坐在帅位上,脸m.hetushu.com色阴沉的抿着茶水,连许久没有参与过议事的周馥也被请来商议军务。
国家安全局布下的九条九尾火狐,现在正在全面收网。李鸿章一定想不到,这条九尾火狐就是他的六弟李昭庆。
李鸿章虽然在会议上面色坚决,但是心里却是纠结万千,迟迟下不了决心。
李鸿章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精气神十足的跟众将下了作战到底的决心。
“大帅,末将只有四个字,以退为进!”
刘铭传惭愧一道,这一万人全部是被活活的炸死,连华兴军步兵的面都没有见着。
台湾的地形西面属于平原地带,东面属于山地地带。李鸿章经营的台南府,主要也就是集中在台湾西部的嘉义平原和屏东平原。现在台湾的经济还主要停留在农耕时代,没有大规模的发展工业还有山地的樟脑(世界上只有台湾拥有大量的樟树,后世百分之七十的樟脑都是台湾生产)和水果贸易。所以整个农业经济对地形的要求很严格,只有在平原上耕种才能养活这么多的兵马。
周馥发自肺腑的坦露一句,他本来也是怀有报效朝廷之心。但是后来朝廷对汉人越来越不公,周馥已经失望到了极点。这才辞了李鸿章,在台湾开办起书院,教课授业了起来。
泰山号和华山号战舰,舰载的六十艘飞艇从甲板缓缓齐飞。
李鸿章放下了茶碗,看着众将长叹了一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也不想难为跟随自己多年的老弟兄,把决定权和*图*书交给了他们。
周盛波赞同刘铭传的意思,也是想举兵向东面的阿里山脉后撤。
“一切全凭大帅吩咐!”
刘铭传和周盛波对视了下,干脆的把心中的想法道了出来。
为了断绝李鸿章的最后退路,乔志清事前就做好了交代。在第三阶段,便由航空中队主战,开始对台湾东部进行全方位的轰炸。
“当初我们从福州撤退,漂洋过海的来到这个蛮荒之地。从起初的盛字军和铭字军三万多兵马,发展到后来的十三万之多,整整扩充了三倍。老夫当初的本意是带你们到关东,找张之洞统领的关东军会和,共同驻守大清在东北龙兴之地。那里土地丰饶,比起台湾不知道大了多少倍,也足可以筹练起一支和华兴军对抗的大军。但是奈何天不随人意,现在的朝廷不信任汉人,把所有的军政大权都集中在自己的手里。当初的东三省总督张之洞,给清廷创建关东军立下了赫赫功劳,但是现在却受祁俊藻的影响,被贬谪为一个徒有虚名的士,掌管史书的编撰事务。咱们驻兵关东的设想也被太后驳回,现在当真成了孤军作战,前有追兵,后无退路。我李鸿章老了,也不想再改换门庭,苟活一生。今日趁着大家都在,老夫就提前给你们大声招呼。若是想另谋出路者,现在就可离去,我李鸿章没有半点怨言。但是若是留在这里,那就随老夫一起为大清尽忠。也好在青史留名,不至于落了个贰臣之命!”
阿里山山脉,玉山山和图书脉。台湾中部最大的两条山脉,把台湾分为东西两面完全不同的地形。
李鸿章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苦笑,鼓足了下精神挺了挺胸。不到最后一刻,永远没有放弃的习惯。
周馥合上了书信,对乔志清是满心的佩服。把信件还给了李鸿章,也是满心感慨的叹了口气。
周馥自信端详着信件,信上写道,“恩师容禀,自从江南一别,已过去三载有余。当初承蒙恩师不弃,小子才有幸加入淮军,成就后世的一番霸业。现在小子关于大中华联邦共和国的构想马上就要实现,台湾作为中国固有领土的一部分,小子不希望它和大陆因为信仰的不同而分开。所以希望恩师能以台湾数十万百姓的性命为重,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让台湾再次回到汉人的大家庭里。小子愿意册封恩师为台湾省第一任省长,还请恩师仔细思量。学生,乔志清,拜上。”
周胜波也是面色难堪的汇报了下,他心里已经有了对策,所以才会主动撤军,保存实力。
会议结束后,只有周馥一人留在军帐之中。其他的将领全部出了军帐,回各自营地去做将士们的思想工作了。
这两个中队的飞艇将要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准备开始对阿里山山脉和玉山山脉的山寨进行地毯式轰炸。李鸿章在两座山脉修建了大量的屯兵山寨,虽然一直保持在秘密修建状态,但是情报还是被华兴军获悉。
“行了,你先下去吧,老夫再好好想想。”
“大帅,自从淮军筹建的当http://www•hetushu.com日我就跟在你的身边,您是什么人属下心里最清楚不过。其实对于大帅来说,不管怎么选都是错的。选择华兴军是民族大义,选择朝廷是个人小义。要是让属下说,大帅最好还是以民族大义为主。淮军的众将士也是有家有室,他们也有父母妻儿,要是就这么全部拼光了,他们的家人一定都会怪在大帅身上。到时候天下一统,史书都是由胜利者编撰。他们也一定会责怪大帅是阻碍民族统一的罪人。不管是官方和民间都不会念大帅的好,何去何从,还是得大帅定夺。”
“好,很好,咱们的想法都一致。在刚来台湾的时候,老夫就和玉山兄商讨过这个问题,在阿里山和玉山山脉也修建了大量的军事堡垒,贮藏了足够多的军粮。现在我们手里还有将近十万的兵马,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华兴军就是一头猛虎,想要啃下台湾,老夫也要扳下它的牙齿!”
“我同意刘兄弟的意见,咱们的海军和华兴军相差太多,防守沿海只能是死路一条。但是现在陆军也同样装配了后膛洋枪,战斗力丝毫不弱于华兴军。我们必须把战线向东面的山地迁移,延长战略纵深。这样华兴军的作战半径增大,他们的政策一贯都是秋毫无犯,这样后勤补给必然会出现问题。我们便可以趁机寻找作战时机,进攻华兴军的薄弱之处!”
“盛字军也没有好到哪里,也是伤亡数千。华兴军的战舰炮火太强,要是在海岸防守只能徒增些伤亡,所以我把部队都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