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6章 两岸归心

华兴军顺利接收台南府的各个军事要地,广东军区司令员陈炳文、南京军区参谋长陈玉成也亲自到灵堂吊唁,同时宣布了乔志清对台湾的处理意见。
李鸿章目光如炬的只盯着六弟,想听听这个弟弟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清廷很快得知了李鸿章的死讯,但是钦差大臣噶林被李鸿章斩首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传到了清廷。慈禧气的大骂,丝毫不领李鸿章为清廷尽忠的情分,昭告天下,把李鸿章和淮军骂的是狗血喷头。
李鸿章气由心生,不由得又用手帕掩着嘴干咳了起来。
李昭庆轻问了声,显然已经知道李鸿章想问他什么。看着李鸿章伤感的脸色,心中不觉隐隐作痛。
“好个含笑九泉,你是逼着你二哥兄弟相残,遭受世人唾骂啊。要是我真的对你动手,你觉得二哥可以含笑九泉吗?你觉得祖先的在天之灵,会原谅二哥的所作所为吗?”
李昭庆侃侃而谈,脸上挂着笑容,表情是那样的毅然决然,显然对乔志清的政策推崇备至。
本来乔志清并不着急打算对日本动手,但是那个明治小天皇失败之后还不安守本分,一有机会就上窜下跳。这次若不是乔志清下手快,他们恐怕已经和李鸿章联合,再次与新中国为敌。
除了乔志清明白,这件事恐怕一直会伴随着李鸿章长眠在地下。
李昭庆紧抱着李鸿章的尸体对天长嚎一声,响彻整个台南府衙。
“二哥……”
淮军被分为两部分,由广州军区和_图_书和南京军区分别进行改编。
“二哥,你这是何苦呢!”李昭庆连忙起身扶住了李鸿章的身子,对着门外就大喊道,“来人啊,快请军医过来!来人啊!快去找军医过来啊!”
乔志清给予淮军优厚的政策,若是有人自愿回大陆,也不强求。若是有人想留在台湾,但是又不想参军,那就给免费分发土地。
“老六,之前我做过很多次的猜测。但是我唯独没有想过,那个细作竟然是我李鸿章的亲弟弟!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兹闻恩师仙逝,学生不胜痛惜。恩师为了中华复兴,呕心沥血,光荣的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实属让天下人敬仰。天下人永远会铭记恩师对两岸一统所做的贡献,特此在台南府设忠烈祠,用以纪念为两岸统一所作出牺牲的英烈,恩师当第一个进驻忠烈祠。另外,经新中国国会一致同意,特此在台湾设立台湾省。第一任省长,由恩师的六弟李昭庆担任。淮军各部举义有功,所有团勇均编入华兴军,接受华兴军改编。台湾各府县的官员也由李昭庆任命,由淮军的各级将领担任。大中华联邦总统,乔志清,令!”
“老六,你有什么想对二哥说的吗?”
乔志清只有一个假设,这六艘西班牙战舰不是北上去了日本,便是继续向东去了他们势力最大的殖民地,美洲。他也不着急追查他们的下落,因为华兴军很快就会兵法日本。
李鸿章最后叮嘱了一句,身子突然剧烈和图书颤抖了下,身子终于全部瘫软了下去。
乔志清对李昭庆的能力和人品再了解不过,此次能顺利拿下台湾,他当居首功。让他执掌台湾,乔志清心里也放心。另外对淮军的各级将领改封为文官,也变相的剥夺了他们的军权。淮军团勇也将全部编入华兴军,接受华兴军将领的统领。只要闹闹的把军权抓在手里,台湾不管交给谁,都乱不了。
淮军的各级将领都有了封赏,也心安理得的接受,没有半点的不满。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要是李鸿章真的打算以死相拼,他们现在恐怕早就被华兴军剿灭。
关东的汉人也是寒透了心,朝廷接二连三的针对汉人的举动,无不让朝中的汉臣心寒。此时仿佛又回到了明末,汉人在满清朝廷连奴仆都不如。倒像是被看作背祖忘宗的小人,无不遭受满人的白眼。
李鸿章虚弱的道出最后一句,突然大声干咳了下,从嘴里竟然喷出血来,身子一软就从椅子上跌落了下去。
李鸿章眉心都紧锁在了一起,脸上的表情不是恼怒,反倒是一种苦到深处的伤感,两只眼睛里全部闪耀着浑浊的泪花。
此时台湾大部分地方还没有开发,所以此地的地主阶级势力还十分的弱小。“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被李昭庆很容易的推广下去。
“乔志清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心甘情愿为他卖命?”
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并不返回大陆,在台湾进行了一个月的保养后,即将满载和-图-书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各两个军的兵力北上日本。
他一辈子最纠结的就是满汉的关系,忠于清廷则意味着背叛了汉人的祖先。忠于民族大义,则意味着背叛了满人的君主。这种感觉让他心力交瘁,像是一根鱼刺卡在喉中,怎么咽也咽不下去。现在他终于可以不用在纠结这个问题,全身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上至军长,下至小卒,全部身披白色麻布,蒸汽的在灵堂下给李鸿章的牌位下跪。
乔志清这次的军事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打垮日本人反抗的决心,废除明治天皇的帝位。扶持幕府将军德川庆生为天皇,把日本变为中国的殖民地。
李昭庆进了书房,躬身对着二哥一言不发,满脸都是坦然之色。
李昭庆噗通一下重重的给李鸿章跪了下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做了那么多有损淮军的事情,李鸿章就是砍了他,他也不会有半点怨言。
乔志清比谁都要明白,什么叫枪杆子里出政权。
所有的地主士绅阶级均得到一定的补助,由政府出资购买他们的土地,然后再分租给农民耕种。
李昭庆重重的跟李鸿章磕了个响头,两眼涕泪的劝说了二哥一句,额头上已经流出鲜血来。
乔志清心里还惦记着从菲律宾岛消失的六艘西班牙战舰,在询问了李昭庆后,连李昭庆也不知道。可惜现在李鸿章已经过世,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他知道。
“二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小弟不想你在错误的道路m.hetushu.com上越走越远。您说的半点没错,华兴军的所有机要情报均有小弟送出。二哥要杀要剐,小弟都没有半点怨言!”
只是有一件事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乔志清会把省长的位置,交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李昭庆。他一直负责军中的后勤,好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时值初秋,台湾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得凉爽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丧事的影响,台南府一片萧瑟,没有一丝的暖意。
“老六,二哥是读孔孟之道长大的。不管清王朝怎么待二哥,二哥食君之禄便为君分忧。台湾以后就交给你了,淮军的弟兄也交给你了。二哥老了,也不想再改换门庭侍奉他人。这辈子生是大清的人,死就做大清的鬼吧。刚才二哥喝的茶里,已经放上了砒霜。到了另一个世界,二哥就告诉先祖们。咱们李家对得起朝廷,也对得起汉人……”
淮军各路大军都在军中设了灵堂,供奉了李鸿章的牌位,为李鸿章举行哀悼。
台湾各留两个军区的两路大军驻防,总人数七万多人,和淮军旧部持平。进攻日本的兵马总共四路大军,将近十四万之多。
“二哥,您就听兄弟一句劝,不要再愚忠于那个灰暗腐朽的清王朝。得民心者得天下,华兴军取得天下是早晚的事情,我们何苦要为一个腐朽的政权陪葬呢?”
一时间,淮军群情响应,有上万人选择返回大陆,有上万人选择齐军务农。当初只剩下十万的兵马,淘汰了老弱病残m.hetushu•com,再淘汰了这些兵勇,只剩下了六万余人。正好被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分别整编为一路大军的建制。
“不用了,就让二哥赶快的走了吧。记住二哥的话,一定要善待淮军的将领,一定要让他们有所善终……”
这种做法也在大陆的很多地方实行,根据各地地主势力而采取不同的办法。有些地主你给他讲道理,他就自愿会按照你的要求照办。有些地主你给他讲道理,他就会筹练起团勇和你对抗,这些地主阶级才是华兴军重点打击的对象。总之六个字,顺者生,逆者亡。
淮军各部都为李鸿章鸣不平,也暗自庆幸没有为这样一个朝廷尽忠。不然就是为它而死,也不会落个好名声。
“二哥,你都知道了!”
李鸿章脸色蜡黄,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不到五十的年纪,在烛光下却像是一个老人一样。
“二哥,乔志清没有许诺半点好处,这一切都是小弟心甘情愿的。二哥最近几年都没有回过大陆,小弟回过。我们离开大陆才三年多,二哥不知道那里已经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完全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一栋栋五层高的大楼拔地而起,一条条铁路穿过田间呼啸而过,一座座工厂开足了马力生产货物。这才是小弟梦想的中国,在这个国家,每个人都不再是仆人,不再受他人的奴役。满清执掌我华夏两百多年的国运,带来的只是落后和愚昧。小弟即便是粉身碎骨,看到中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小弟也可以心满意足的含笑九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