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2章 征伐东瀛六

房梁上的女人确实是乔山杏所说的那个女人,她叫板野友美,当初随乔山杏一起被卖入中国为娼。
乔山杏看着她心疼的问了一句,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佐佐木希,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你在骗人的对不对?”
拆房外很快又绑缚过三十多个下人打扮的男女,全部被绑缚着身子跪在地上。
房梁那女子使劲晃动着身子,像是风筝一样在房梁上飘荡了起来。她对面的贵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将军夫人乔山杏。
乔山杏淡然一笑,早就把局势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板野友美前去新选组和近藤勇联络的时候,在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已经紧盯在她的身上。
“板野友美,没想到今日我们还能再见面,我差点都认不出你来了!”
板野友美使劲的挣扎了下身子,眼角已经急出了泪水,现在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要是乔山杏早有防备,一旦举事,那近藤勇他们一定是有来无回。
“夫人,你在说什么呢?我是佐佐木希啊!您为什么要把我绑缚起来啊,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呢?”
“友美,我只是想好好的活着而已,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乔山杏冲她冷冷的叹了口气,对着门外的士兵便挥下了纤手。
“你承认就好,我也就少费几句口舌!好了,庆生君,你可以进来了!”
“上天是要降下惩罚,但是第一个惩罚的就是你。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今夜便是你hetushu.com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时候!”
德川庆生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瞬间就有些精神崩溃的咆哮了一声,转身就跑出了门去。他本来还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为自己出谋划策的知己,但是没想到她竟然是天皇的人。她处心积虑的接近自己,就是想帮助天皇夺取自己的权利。他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所有的女人在他心中突然都变得那么的可怕。
房梁那女人显然吃了一惊,满脸呆愣的看着德川庆生从门外进来,眼睛之中瞬间就浮起了一丝的光亮。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板野友美。但是夫人好像知道的有点晚了,今日过后你和德川庆生那个懦弱的男人,全部都被成为天皇的阶下囚。如果你现在放我一马,到时候我还会在天皇面前说你几句好话,替你求求情!”
房门大开,一个消瘦的男人慢慢地走进了屋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房梁上的那女子,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
“混蛋,为什么,你们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骗我!”
乔山杏看着德川庆生的背影并没有追出去,而是继续端正的坐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紧盯着房梁上的那女人。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和她一起受苦的姐妹,现在却站在她的对立面上。
乔山杏冷笑了一声,拍手便让大汉出门点燃了柴房对面的马厩。
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幕府将军德川庆生。
将军府后院的柴房,此时灯火通明,五六个膀www.hetushu•com大腰圆的壮汉把一女子像是小鸡一样拎在手里。
板野友美冲乔山杏嘶吼了一声,娇嫩的手腕已经被绳索磨破,鲜血顺着绳子流在了脸上,在灯火下异常的诡异。
房梁上的女子言语瞬间变的冷静下来,柳眉倒竖的低喝一声。
“庆生君,你听我解释。我是不会害你的,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才会真正把你拉向地狱。你听我说,只要你肯把权利交还给天皇。天皇陛下会放你一命的!”
乔山杏叹了口气,眉心紧锁的看着板野友美,心里暗暗的为她可惜,她说起来到真的是为了日本着想,只是站错了对,和自己成了敌人。
乔山杏得意的笑了笑,冲门外娇喊了一声。
那房梁上的女子果然停止了挣扎,一脸惊讶的瞪着乔山杏。
“板野友美,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到了日本。我们一起经受了苦难,你完全可以来幕府找我,我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但是你为什么要帮助天皇谋害庆生君和我,我们究竟哪里得罪你了?”
“山田杏子,你别假仁假义了。我真正讨厌的是你,不是庆生君。我恨你,嫉妒你。凭什么我们都出身奴仆,但是你现在却贵为将军夫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凭什么当初我在中国就要被无数的男人折磨,而你却被中国的总统认作妹妹。你口口声声说帮助我,当初你为什么不替咱们日本女人求情,让中国的总统把他们放回日本?你才是日本的叛hetushu.com徒,是中国人养的狐狸精,回到日本还要用美色迷惑庆生君,帮助中国人继续祸害日本。我恨不得亲自杀了你,为我们所有的日本女人出气!”
“没想到还是被你识破了,三年过去了,你竟然还认识我?”
他们全部装配着最先进的远征步枪,还配备五十把的远征机枪,和五十门迫击炮。论起战斗力,在江户无人可敌。这也是乔山杏镇定自若的原因,有这一个营的华兴军在身边,不管局面有多混乱,她能马上平息。
“八嘎,山田杏子,你背叛日本,你不得好死!你不能这样做,你这样做是会受到天谴的!”
熊熊的火焰顿时冲天而起,把整个黑夜都映照成了白昼的模样。
“如果不是你脚腕的蝴蝶纹身,我也不敢肯定确认。当初在中国,我们都拒绝了中国人的威胁,被关在了小黑屋里反省。那时候屋内那么多女人,我唯独对你印象深刻!”
“板野友美,你也不用再演戏了,你的身份我已经派人全部调查清楚了。当初我们被人贩子一起卖到中国,在金匮城的蓬莱会所还见过几面。后来你被天皇手下的忍者组织赎身,第一次见到你的模样,我的心里就有一点印象,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乔山杏嘴角上扬了下,满脸都是轻笑的表情。
一排排枪声冲天而起,子弹从枪口崩裂而出,瞬间便钻进了血肉里,贪婪的吮吸着鲜血。
“砰!砰!砰!”
“友美,你太操之过急了,时机一旦http://www•hetushu•com成熟,我会向中国的总统求情,请求他放过我们日本的女人。但是现在我们要是选择对抗,后果只能是有更多无辜的人惨死。我比你了解中国,他们的实力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天皇的那些兵马是完全抵挡不住华兴军的,和华兴军对抗我们只能是死路一条。”
板野友美看着门外的情况几近崩溃,将军府的所有人都是她辛辛苦苦招募起来,每日里朝夕相处,都有很深的感情,现在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被乔山杏轻而易举的斩杀一空。最要命的是,现在信号已经发出去,新选组的队员也马上会对幕府发起进攻。现在她只希望乔山杏是在吓唬她,幕府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兵马可以抵挡新选组。
房梁那女人表情淡然的冷笑一声,眼神凌厉的直迎着乔山杏的目光。
“算了吧,今日我落在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是我死之后,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已经是二更时分,再过一会,幕府马上就要被完全控制。到时候,我就在黄泉路上等你,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下场!”
一个壮汉很快给那贵妇人搬了椅子过来,那贵妇人就坐在房梁上女人的面前,一脸平淡的对那女子微笑了下。
“不,山田杏子。你不能杀他们,要杀就杀我一人好了!”
夜黑风高,江户的夜晚第一次这么黑暗。天气中沉闷的利害,刚入夜便风声四起,空气中到处都是潮湿的味道。
房梁上的那女子痛苦的挣扎了下,满脸痛苦的冲和*图*书德川庆生解释了一下。
“友美,我说过了,你总是这么的操之过急。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们也许还能成为朋友。你不过联络了一个区区的新选组,他们总共不过上千名武士。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亲眼看见,你是怎么害死这些日本的栋梁之士的。冲田总司被你蛊惑而死,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人为你而死。我要让你看看,到底这一切都是谁的错!”
幕府将军的府宅,一女子刚跨进大门,就被两人捂住了嘴巴强行带走。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木屐的声音,一个身穿和服的贵妇人款款进了房内,那些大汉马上全部垂下了头,恭敬的对她行礼。
乔山杏冷冷一笑,眼神直盯在房梁那女人的脚腕之上。她身穿素色和服,白皙的大腿荡在空中,光滑的脚踝上果然有一只彩色的蝴蝶。
那女子双手被紧紧绑缚,绳子穿过房梁而过,两个大汉一使劲,那女子的身子便被吊上空中。
门外的士兵全部乔志清派来保护乔山杏的亲兵营精锐,当初陪着乔山杏来到日本,后来又相继补充了三百多人,变成一个营的亲兵队伍。
板野友美冲乔山杏恶狠狠的诅咒了下,神色惨淡的对着房梁嘶声大笑。
柴房的窗户大开,板野友美在房里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个营的华兴军只有乔山杏知道,连德川庆生也不从得知。平时化装成日本武士的模样,全部驻防在将军府的后院,并不与人轻易接触。
三十多人同时倒在血泊之中,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