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2章 小贩帮主

碗坨,是一种山西汉族传统面食,在山西方言里又叫做“碗秃”。用荞麦面同猪血揉到一块儿,加热熬成粥糊状,晾凉以后便可以食用。
自从乔家开始经营煤矿事业后,资产比起以前小打小闹经营茶叶,那可是天地的差别,基本上都是日进斗出,成几何倍数递增。
乔耀光作为山西省华兴党的党员,第一个站出来对自己家下手,瞒着父亲把家里的土地全部分给了村里无地的长工、短工、农户。
乔志广倒是也不缺这点土地的钱,就是感觉这些土地都是自己的祖先辛辛苦苦垒积下来的,就这么被平分了,心里总会有些不舒服。
摊主不耐烦的冲乔耀光又挥了挥手,性子十分的耿直,一点也不为乔耀光的威胁所迫。
乔耀光才刚从北京回来没一个月,得知乔志清要来太原的消息后,激动的彻夜未眠。乔志清此次的山西之行,也由乔耀光亲自陪同。总统专列刚停下来,乔耀光便和太原军区的各大司令长官迎上前来。
不光光是他有这样的想法,这个时代民主普及还远远不高。百姓们只知道皇上,哪里知道什么总统。反正现在坐在曾经皇宫里的是乔志清,不管他怎么称呼,都是皇上。
在车上的警卫人员先下了火车后,乔志清才从火车上露出面来。在场的所有军官都腰板笔直的敬了个军礼,乔志清微笑着还了一礼和他们相互握了握手。
乔志清紧盯着乔耀光,脸色都有些冰冷。乔耀光低http://www.hetushu.com着头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心里忐忑不宁的知道又要挨批了。
为了防止政府的官员弄虚作假,拔高政绩。乔志清也只是通知了军方的人,都没有给政府的官员打招呼。
“年轻人,我老张家行的端做的正,就是官府来了他也管不着。你爱去哪去哪,不吃我还不伺候了呢!”
山西祁县乔家堡,为了迎接乔志清的回家,乔志广专门把家里的房屋从里到外修缮了一番。
品尝的时候将它切成薄薄的三角块,在油锅中煎透,盛入碗内,浇上芝麻酱、蒜汁、陈醋、盐、味精等作料,用竹签扎着吃。这与北京的灌肠极为相似,只是使用的原料不同。
乔志清只给管事的人送了一百两银子,老张就被从大牢里捞了出来。那几个欺负老张的衙役还被上面大骂了一顿,低三下气的跟老张赔礼道歉。
这家小吃是太原有名的小吃摊,乔志清那会刚来到这个时代,在太原游玩时经常在这里大饱口福。
此次出行由总统府的禁卫军头领王五亲自护卫,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和手下全部换成了百姓的长袍短褂。腰里都别着硬邦邦的驳壳枪,各个都是王五精挑细选出来的练家子。
乔耀光哪里听过这样的话,立马就怒火上涌的指着摊主大喝了一声。
“张老爹,他还是个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四五年不见,没想到你老的脾气还是这么的倔啊!”
乔志和*图*书清从来都见不得这些仗势欺人的事情,今日这样的事情竟然是他的亲侄子所为,他心里的怒气可想而知。都恨不得马上把乔耀光拖下去,先打个一百板子再说。
“哎,这位客官,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老张家在这官道上卖了几十年的碗秃了,那客人不比同福酒楼少啊。您要是不愿吃,我这还不愿卖了呢!”
乔志清瞪了乔耀光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话。他上前拿出了一百元的大钞放在了摊位上,对着摊主好生安慰了下。
众人到了闹市区后,便全部下了马车,在街上步行了起来。乔耀光指着足有二十米宽的柏油马路,兴奋的跟乔志清介绍着。他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山西作为当初华兴军进攻江北的最前沿,在很早的时候就接受了华兴军的统治。加上晋商在各领域的不断扩张,还有煤矿的进一步开采,经济水平在江北都处于绝对的优势水平。国库每年在江北所收上来的赋税,有一半都是山西贡献的。
“二叔,咱还是换个地方吧。我已经在城里最大的同福酒楼订好了宴席,就等着为你接风洗尘呢!”
“二叔,你看着现在的太原街道怎么样?比起几年前是不是宽敞了许多?这马路全部由柏油铺筑,在江北也是咱太原独一家。”
乔志清此次视察甘肃移民问题,身边只带了魏子悠处理公事。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太原下车,视察起太原军区的军队建设还有太原市http://www.hetushu•com的城市建设。
“哎,这不是张记碗秃!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竟然还能再见到。”
乔志清在一家小吃摊位的前面停住了脚步,脸上露出一丝丝的惊喜,招呼着众人坐了下来。
魏子悠幸灾乐祸的看着乔耀光笑了笑,知道乔志清马上就要对乔光耀发火了,连忙替他转移话题,俏皮的道了一句,“乔大哥,我看你干脆成立个小贩的帮派算了,你就做小贩的帮主。这不管是南京、北京、太原,哪里的小贩都和你相熟!”
乔家本来在乔家堡还有一百多亩的良田,前两年山西闹“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政策。
直到摊主的小女儿张翠凤,可怜巴巴的拉着他的衣服,为父亲求情时。乔志清身上的血性才被激发了出来,决定帮帮张铁生。他乔家怎么说也是大商家,这事情使点银子也不是大事。
乔志清对地主阶级并没有赶尽杀绝,只把土地收回国有,然后均分给当地的无业游民。其他的房屋、粮食、古玩、金银仍然作为个人的私有财产,受法律的保护。地主家也可以按照人口平分土地,但是土地作为国家财产后,将不得再买卖交易。这也避免了土地兼并的问题,这个阶段,农民们只有手里面有土地了,才会把心安下来,这个国家才能很快的恢复稳定。
现在政府的工作全部交给了内阁处理,乔志清的目光一直盯在军队的建设上。战事未平,华兴军的占领区内还处于军管状态。
“你是?和_图_书”摊主瞪着乔志清回想了半天,终于拍着脑门子大笑道,“哎呀,该死、该死,这不是恩公吗!刚才我这嘴又犯浑了,真是对不住了!您快坐着,我马上给您上碗秃。”
乔志清是看重他的刚正不阿的品质,当初他敢对慈禧的心腹安德海下手,就足以证明他是个能够担当大任的人。乔志清的本意是想让他入国家廉政部主持廉政工作,但是他在新中国的资历尚浅,只能在地方事务中慢慢地接受锻炼。太原也是江北经济发展最快的地方,这里的重担交给丁宝桢,乔志清也放心点。
碰巧那时候乔志清就在摊位上吃饭,他不过只是一介平民,手中没有半点权利。虽然看不惯眼,但是也无可奈何。他本来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想做个逍遥公子哥,一辈子浑浑噩噩的度过就行了。
乔耀光在小吃摊前皱了下眉头,显然就没有吃过这种东西,劝说着乔志清就要离开这里。
出了火车站后,军方的各将领护卫着三辆空马车先走。乔志清并没有乘坐马车,而是让乔耀光陪同,在亲兵的护卫下,带着魏子悠在太原的大街上视察了起来。
掌管各省的封疆大吏都还没有任命,凡是由军事管理委员会处理。但是各市县的官员均已到任,这些人的出身也是五花八门。更多的都是华兴书院刚刚毕业的学生,虽然他们还有些稚嫩,但是比起那些封建老顽固来不知道好了多少。
当时张铁生听说乔志清为了救他花费了一百hetushu•com两的银子,差点给乔志清跪下的心都有了。硬是让给乔志清打了个欠条,说什么也要还他这笔钱。没想到二人一别,将近四五年的光景都要过去了。
按照他的话来说,他的弟弟虽然名义上是以总统称呼,但是跟皇帝也没有什么区别。乔家祖上肯定是积了大德,这辈子才出了个天子。
“你这丫头别为他开脱”,乔志清神色颜色的瞪了魏子悠一眼,把头转向乔耀光冷冷的低喝道,“要不是今天吃这碗秃,我还真不知道我乔家的公子爷脾气有这么的大!还反了你了,学会起威胁别人了。你在太原认识几个当官的,都带来给我看看,我看都是谁能把这摊位给封了!”
摊主听见了乔耀光的抱怨,眉头一皱就不高兴的顶了一句。
这摊主姓张名铁生,人如其名,为人很是心直口快。当初就是因为几个衙役在这里吃东西不给钱,和他们大闹了一通。这衙役都是当地的地痞流氓,哪里肯受这罪。当下就砸了张铁生的摊位,还随便安插了个寻衅滋事的罪名给抓紧了牢里。
太原市的市长也是有丁宝桢刚刚接任,他举义有功,虽说多少有些逼不得已,但总算是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了归顺,也是为人民立下了功劳。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再大呼小叫的这地方你也不用再摆摊了!”
乔志广知道后差点没有气个半死,拎起锄头就要把乔耀光的腿给打断。但是最后得知这政策是乔志清所下后,这才慢慢的平息了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