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3章 好女不唱戏

他刚才让邻居把自己的姑娘叫了回来,就是要感谢乔志清当日的救命之恩。顺便还让她姑娘把他积攒的银子都抱了过来,想赶紧还了乔志清的银子,了却他心里多年的心愿。
“行了,你也别陪着我了,回去后写份检讨给我过目。要是写不好,这个钢铁厂的厂长你也别干了!只有细微中才能见真章,你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最容易居功自傲。本来我还想让你担任更高的职位,现在看情况还是再等两年。什么时候你这身上的少爷病改了,什么时候你再换工作!”
乔志清故意学着上海话逗了她一句,魏子悠听出了话里的意思,立马就涨红了脸蛋,把头迈进了怀里。
“得了吧,每次总带着人家来这种便宜的地方吃饭,你就是舍不得掏银子!”
王五跟随在乔志清身边两年,什么样的达官贵人没有见过,还从见过这么嚣张跋扈的人。他进个门,别人就都不能进去了。他瞪着那汉子,双拳一握就要上前出出气。
“年轻人,火气太冲,我只是给他浇浇火气,不管你的事情。”乔志清的脸色又恢复了和蔼可亲的样子,用竹签挑起一块碗秃,蘸了蘸芝麻酱,连连称赞道,“还是那个味道,真够过瘾!”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收起来吧!”乔志清知道老张的脾气,也不好再推脱,太坚持反倒是像是在施舍一样。只能找个其他的方法,把这银票还给他就是了。他刚才听老张说,张翠凤在城里是唱花旦的,当www.hetushu•com下轻笑着问道,“翠凤,你在城里哪个戏班子里演出,最近有没有演出活动?”
乔耀光红着脸小声的回了一句,心里后悔到了极点,不知道刚才胡乱的冲动什么。
这还是乔志清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对她说这些情话,虽然有点开玩笑的意思,但是魏子悠听了心里还是暖暖的。
“快吃啊,很好吃的,不比鲍鱼龙虾差!”
乔志清用完了碗秃,用纸巾抹了抹嘴,随口问了张铁生一句。
魏子悠俏皮一笑,学着乔志清的样子在醋里蘸了下,又在芝麻酱里蘸了下,小心地塞进嘴里。
山西是票号的发源地,虽然几大银行已经开遍整个山西,但是还是有不少的小票号继续经营。乔志清也没有动用行政命令阻止,这种落后的金融业务,很快就会被现代化的银行所冲垮。
“翠凤,这银子还是你和你爹拿着吧,乔叔叔现在也不缺这个!”
酒楼的门口便竖着一个红色的招牌,招牌上写着今晚戏曲的名字,还有各位主唱的名字。乔志清在上面找了一圈,也没有张翠凤的名字。花旦上写的名字是彩凤,想来大概也就是张翠凤的艺名。
乔志清冲这个懂事的姑娘笑了笑,把银票又递在了张翠凤的面前。
日近黄昏,乔志清眼见天色不早,便带人早早的去了福祥酒楼。索性闲着无聊,他也是想听听老家的戏剧解解烦闷。
乔志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和图书但是又回想不出来。
一行人用过碗坨之后,乔志清便告别了张铁生,带着众人又吃了几样小吃,这才填饱了肚子。
张铁生自豪的道了一句,对华兴军是由衷的感激。
没过一会,一辆马车缓缓停在了酒楼门口。从上面下来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身穿金色的袍子,面色十分的霸道嚣张。
“恩公,年轻人说话冲了点,你也就别责怪他了。您也知道,我这脾气也不好,刚才也都怪我!”
乔耀光低着头小心的退下,跟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张铁生大声的吆喝了下,把刚蒸好的碗秃在外面晾了一下就端了上来。
魏子悠看得心惊胆战,不知道乔志清还有如此严肃的一面。看着乔耀光那灰头土脸的可怜样,想笑又没有敢笑出来。
“乔叔叔,是太原的福祥晋剧戏班子,剧场就设在城里的富祥酒楼。今晚就有一个《西厢记》,我饰演崔莺莺,乔叔叔有空可以去看看!”
乔志清冲张翠凤笑着吩咐了声,索性也是闲着无聊,不如去听上一段。
乔志清期待的瞪大了眼睛。
“不苦,这两年已经好多了。自从华兴军管理太原城后,就一直强调人人平等。现在的人已经不分三六九等了,要是谁再敢骂我们是下九流,我们就报警抓他!”
“乔叔叔,这几年你都做什么去了?我爹爹打听了好长时间你的消息。这是我和我爹爹积攒的一百两银子,现在如数归还给你!”
乔志清和众亲兵和-图-书还没有进门,不知道从哪里就窜出十几个黑衣短打的汉子,分两边迅速把守住酒楼的大门,不再让任何人通过。
“福祥戏班?”
乔耀光满脸涨红,平时和这个二叔玩的最好,但是也最害怕这个二叔。他身上那种凌人的气势,一个眼神就让人如坠冰窟。
“怎么样?”
乔志清为他的这番话鼓了下掌,看张铁生这个样子,太原的政策宣传工作确实是落到了实处,在百姓里还是起到一定效果的。
此时正值严冬,碗秃刚才出笼,一会便变的冰凉。里面已经放好了调料,老张知道乔志清喜欢吃陈醋,所以他的碗里也多放了一些。
乔志清看着她犹豫的样子,轻笑着催促了下。很像是初恋的男生,带着自己的小女朋友逛街一样。
老张在后面劝说了一句,坚决不肯把银票收起来。
“没办法,老话讲,好男不当兵,好女不唱戏。咱家里前几年确实揭不开锅了,那些个贪官污吏简直比土匪还恶毒。摆个小摊,天天上门收税。那会日子眼看就过不下去了,我就咬咬牙把闺女送进了戏班子里。那会她虽然还不赚钱,但是戏班子管饭啊!怎么着也能让她填饱肚子。现在苦是苦点,但是赶上了好年头,自从华兴军把满清鞑子赶走之后,这天都变了颜色了。华兴军时不时的就在街上宣传,人人平等,人人平等,现在干什么不都一样。咱唱戏的也不必别人差,也没有再小看咱!”
魏子悠马上捂紧了小嘴,苦笑一声和_图_书,硬是咽了下去,差点没把眼泪酸出来。
“二叔,犯错归犯错。你好不容易来次太原,就让侄儿招待你吧!”
魏子悠看着碗里灰不溜秋的东西,看着乔志清还吃的津津有味,一时用竹签挑起碗秃,想吃又不敢吃。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蘸上点醋和芝麻酱就能吃。
“那样就好,今晚要是有空我会去捧你的场。你今晚还要演出,就先去忙吧,不用在这里招呼我!”
“乔大叔,那我走了,你一定要来啊!”
“张大哥,你怎么好好的送闺女去学戏去了?这条路可不好走啊!”
张翠凤喜笑颜开的跟乔志清款款做了个揖,她身子有唱戏的功夫,作揖的姿势也比普通人更有味道,很有古典美女的风韵。
乔耀光嘴里小声嘀咕了下,两腿都忍不住抖动起来。
张铁生见乔耀光离开,虽然没听见乔志清对乔耀光都说些什么,但是看脸色也知道是在训斥乔耀光。张铁生把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心里暗暗责备自己眼睛长屁股上去了,竟然对自己恩公的亲人发火。
乔志清心里有了主意,正好借着听戏的机会,把这一百两银子再打赏给这个懂事的丫头。
“侬这个上海人以后可要改改口味,不然可不能嫁给山西的男人了!”
这时,小摊的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甜叫声,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小跑着就到了小摊的前面。
“恩公,你就别客气了。这银子你要是不收,我这一辈子都会寝食难安的。咱们现在不缺钱,翠凤和_图_书现在戏班子当花旦,每场戏足足有两千块钱的收入,顶的上原谅十两银子呢!”
“碗秃来了!”
“酸死了!你知道我吃不了酸的,真讨厌!”
“没错,是你乔叔叔!翠凤啊,快,快来拜见恩公!”
那姑娘模样清秀,身材纤瘦。梳着现在流行的大辫子,身穿素色的旧式旗袍。一双眼睛很有灵性,一合一张像是会说话一样。
张翠凤骄傲的摇了摇头,满脸都是高兴的模样。
乔志清都没有正眼看他,不耐烦的冲他摆了摆手,长长的吸了口气。
乔志清一下就起身把他父女二人扶起了身子,看着那姑娘的样貌,这才想起当初求他搭救父亲的那个小女孩张翠凤来。没想到几年没见,她已经长这么大了。
“二叔,我刚才也就是吓唬他一下。为这点小事,我哪里会真的去和他过不去啊!”
“唱戏苦不苦?现在还有人小看唱戏的人吗?”
老张一脸激动地拉着那姑娘走到了乔志清的面前,二话没说就跟他跪下来磕了个头。
乔志清一脸厉色的教训了下乔耀光,不时用手指在桌子上敲的梆梆作响,差点没把乔耀光的心脏给吓出来。
张翠凤从手里的小包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在了桌子上,现在虽然开始流通起了纸钞。但是老张还是一直在票号存着银子,就是等着这一天。
“哦,那侄儿告退了!侄儿明天再给二叔请安!”
“走吧,我认识路,别影响我吃东西的心情!”
“爹!你说是谁来了?真的是乔叔叔吗?”
“说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