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6章 多年兄妹成情人

众人在宴席上坐下,主桌上只有乔志清一家子的人。自从女权运动在全国发起后,女人也渐渐能上桌吃饭。魏子悠、乔山杏全都依着大嫂刘志梅坐在一起,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也不管乔志清两兄弟,叽叽喳喳的坐在一起边聊边笑个不停。
“乔大哥,我不要做妹妹,我要做你的妻子。我已经想明白了,我根本就不喜欢德川庆喜,我心里装的全是你。白天睁开眼是你,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你。求求你了,不要赶我回去好不好!我不要做天皇,我什么都不要做!”
枪声在黑暗的夜里惊起很大的响动,酒楼的其他人全部惊恐的逃散一空。
丁宝桢连忙解释了一句,生怕乔志清责罚。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归降之后,在官场上也没有个靠山。现在为人处世都小心谨慎,生怕做错了事便永远再没有翻身的机会。
“你个鬼丫头,当个妹妹也不称职,总是喜欢东想西想。你见过有哪个妹妹是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的?你在中国休息几天就回日本去吧,那里战乱刚平,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你处理呢!”
乔志清苦笑着纠正了下,一时把这些人脑子里的皇帝搬出去,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乔志广说完便一饮而尽,乔志清也不阻拦。他知道大哥的脾气,永远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做什么事情都得按规矩来。
“丁市长,这次来太原真是让本总统大开眼界。一个区区的流氓,竟然就敢在太原横行霸道。他也是遇见我了,要是一个老百姓,恐hetushu.com怕现在已经不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总统息怒,是属下失职。属下这些日子也正指派公安局搜集林山豪的罪证,因为他和乔家的公子走的很近,所以属下办起事来就小心了许多,还没有收网就让总统给撞见了!”
“乔大哥,你怎么也不说来看看我了!”
“是,那属下这就告退。属下保证明日便把林山豪绳之于法,决不再姑息纵容他!”
乔志清率先敬了乔志广一杯,抬起就被便要喝下去。
“这都怪你啊,我才不稀罕那个天皇的位子。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立马就回中国。只要能留在你的身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乔志广刚要敬第二杯,乔志清连忙就伸手阻止了下。
天亮后,乔志清也没心情再在太原逗留。当下便上了火车,直接往祁县而去。
乔志清则和大哥坐在一起,两兄弟许久未见,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没事,今天大哥高兴。你说我们乔家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一连出了两个皇帝。你是再新中国的大皇帝,连这山杏妹子也成了东瀛国的皇帝。要是咱祖宗泉下有知,肯定都会笑出声来!”
乔志清早已下令,这次回家省亲不准一个官员前来拜访。所以在乔家堡的众人也都是当地的百姓,还有乔家的族人。大家都是看着乔志清长大的,也没有那么多的畏惧。有些老人直接上前跟乔志清打着招呼,乔志清也一一和他们握手行礼。
乔志清虽然有些不忍心,但还是拒绝了她的www.hetushu•com爱意。乔山杏在日本处理的每件事都让乔志清刮目相看,她是个极其懂得驾驭权术的女人,留在他的身边就浪费了。
“好了,一杯就可以了!大哥的身子还有旧疾,酒水这种东西多喝不得!”
处理完了公事,乔志清当晚便在酒楼里住了下来。他也懒得再腾地方,这酒楼倒也不错,三楼便是标准的客房。
“行了,这次我不是为了考察你的政绩而来。天色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你这话说的,朱元璋当年还要过饭呢!这要饭的能跟戏子比吗?人常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他就是娶个叫花子回来我也不嫌弃,但是戏子就是不行!”
“你先出去吧。”
两人一见如故,当下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闺蜜,开了个房间睡在一起闲聊了起来。
乔山杏在马车上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看着乔志便簌簌的抹起了眼泪。
丁宝桢抱拳下了保证,他知道乔志清说一不二,又特立独行,也不邀请他去市政府居住,当下就松了口气退了出去。
“快,快让鞭炮响起来!”
出了站台后,他便单独和乔山杏上了马车。在亲兵的护卫下,便朝乔家堡赶了回去。
乔府的官家连忙冲负责放炮的家丁挥了挥手,顿时四面鞭炮齐鸣。早已准备好的锣鼓号子也在这里吹打了起来,乔家堡跟过新年一样,满村都是喜气洋洋的热闹景象。
众人进了乔家的祖宗祠堂,在乔志广的主持下,拜了祖宗之后,这才一起去了正房的大堂用起宴席和*图*书来。
那女子正是乔山杏,他比乔志清要早到两天。乔家堡迎来了空前的盛世,接连在几天内要招待两位国家的首脑。
火车在祁县站停下后,乔志清刚下了火车,便见站台上人山人海,全都是乔家堡的家人亲自来迎接。
丁宝桢也没工夫和他们寒暄,在小警察的带领下就上了二楼的包间。刚到门口,就对着屋里禀告了一句,“太原市市长丁宝桢拜见总统大人!”
张翠凤知道了乔志清的身份,完全是不可思议的愣在了当场。乔志清睡去后,她还是不知所措的愣在屋里不敢动弹。直到魏子悠处理完了公事,回来后才把她唤出了屋子。
“大哥,山杏妹子是东瀛皇帝,你弟弟可不是。总统和皇帝是两码事,以后对外人可千万不能乱说!”
没过一会,丁宝桢便坐着马车急赶了过来。太原市的领导也几乎全部到场,都不知道乔志清什么时候下了山西。
乔山杏身子一软,伏在乔志清的怀里哭的更加的伤心,把她对乔志清多日的思念全部道了出来。
乔志广面色坚决的摆了摆手,还是顽固的坚持自己的意见。
“耀光他很好,估计明天就能回来。大哥,你那老观念也得改改了,年轻人恋爱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咱乔家祖上不也是走西口要饭的吗,还那么的在乎门第观念干什么!”
“好,好,好!你们官场的事情我也不懂,大总统就大总统吧!三弟啊,你路过太原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乔耀光那个臭小子,上次非要往家里带个戏子回来,被我狠狠和-图-书的臭骂了一顿轰出家门了。这小子脾气倒是像我,竟然大半年的也不回一次家,真是气死我了!”
人群的最前面还有一女子,身穿白色的和服,冲着乔志清甜甜的微笑,眼角已经润出了泪花。
乔志清劝说了大哥一句,举起酒杯敬了他一杯。
乔山杏哭的更加的厉害,边抽泣边娇嗔的抱怨了一下。她说的全是心里话,在日本除了每天每日的权力斗争,也就再没有其他开心的事情可以做了。
他本来对家中的子弟还不放在心上,乔耀庭昨晚那么一闹,他也更加确定要对这些人上上课。不然谁都打着他的招牌仗势欺人,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便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进来吧!”
屋里传来了乔志清的声音,丁宝桢这才迈开腿进了门去。
乔志清看着她委屈的小模样,苦笑着掏出丝绢给她抹了抹泪珠子。
乔山杏现在贵为日本的天皇,那在中央日报的宣传下,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在百姓的心里,乔山杏便是乔志清的亲妹妹,也是新中国的公主。她能给东瀛小国的做天皇,那也是东瀛人的福气。
“你都坐上了日本天皇了,怎么还这么喜欢哭鼻子!”
马车停下后,乔志清连忙平息了下内心的燥热,舒了口气便和乔山杏相继下了马车。
乔志清和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示意了下,便和大哥乔志广还有乔家的族人们打了声招呼。
乔志广抱怨了句,向乔志清打听了下乔耀光的消息。
丁宝桢小声的对着店小二挥了挥手,恭敬的立在乔志清的面hetushu.com前。
乔志清轻抚着她的身子,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丫头。当乔山杏伏在他的身体上时,所有的解释都抵不住他身体的反应。也许是多日没有碰女人,乔山杏的小脸又伏子啊他的大腿之间。没过一会,下面便高高的耸起。连乔山杏也察觉到一点意外,连忙红着脸就尬尴的坐了起来,独自抹着眼泪也不再说话。
“且慢!”乔志广连忙阻止了下,让乔志清把杯子放下,自己端起酒杯严肃的道了一句,“志清,凡事都得有个规矩。你现在好歹也是新中国的总统,怎么能让你先向我敬酒呢,应该是大哥敬你才是!”
乔志广摆了摆手,痛快的接着畅饮一杯。
“大哥,小弟先敬你一杯。望你和大嫂永远和和睦睦,健健康康!”
自从乔志清废除乡村的宗祠制度后,祖宗祠堂也只是单纯的祭拜祖宗的地方,再也没有当初管理村中事务的功能。现在各村也都设了村长,村长也由村民选举产生。
乔志清平淡的抿着茶,头也没有抬一下,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厮杀的痕迹已经被清理一空,屋里的尸体也全被抬了出去。店小二正哆嗦着身子清理着屋里的血迹,见这阵势,一点的声响都不敢发出来。
很快,太原的公安也全部赶了过来。一进门得知是乔志清在场,连他的面都没见着,连忙就向丁宝桢汇报了一声。他们就是一群小警察,生怕说错了什么话,冒犯了乔志清的威严。
乔志清放下了茶碗,对丁宝桢挥了挥手,便让亲兵准备一个房间,就在这个酒楼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