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8章 家贼难防

乔志清冲这个不孝子弟冷喝了声,端起茶碗润了润嗓子。
“三叔!我说!我说!”乔耀庭的心里反复盘算了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对着乔志清连连磕头到,“三叔,侄儿前些天喝大了,就跟人胡乱吹侃了起来。说当今的总统是侄儿的亲叔叔,他马上就要回家省亲了。侄儿确实不知道林山豪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事情,昨晚在酒楼,他找侄儿就是想问问你回家的具体日子。”
“行了,你们先回自己的房间吧。我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待会就向你的父亲为你们的婚事求情去!”
“是!”
乔志广犹豫的皱起了眉头,乔志清也说的在理,他要是为侄儿主持婚礼,那做大哥的脸上也有光。但是就这么就定了婚期,也未免太草率了一些。
“王五,你马上亲自去太原一趟。给我好好提审下林山豪,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撬开他的嘴,把他幕后的指示人挖出来。我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虾兵蟹将在兴风作浪。
“三弟,婚姻是大事,怎么说也得看看哪天是黄道吉日,这样也太草率了吧?”
张翠凤一脸倔强的对乔耀光摇了摇头,她不想还没过门就花乔耀光的钱,那样会让乔耀光的父亲更加的看不起她。再说她也只是个唱戏的,要是乔耀光出钱的话,总有点为她赎身的意思,倒像是个青楼女子了。
乔耀光不知道女孩家的心思,面色不快的瞪了她一眼。
乔耀庭一下子呆愣在了原地,全身颤抖的无言以对。他怎么www.hetushu.com也不会没想到,乔志清竟然连他想什么都知道。
乔志清已经摸透了张翠凤的性子,她虽然是个姑娘,但是却和她父亲张铁生一样倔强。她自然不会接受乔耀光的施舍,不然也不会在戏班坚持到了现在。
“三叔,侄儿知错了。都怪那乔耀光,他贵为大哥,却因为一点小事就公报私仇,把侄儿从钢铁厂里开除。侄儿就是想出一口闷气,所以才下了想到了这个办法。侄儿最多也就是让彩凤陪陪酒,气一下乔耀光,再不敢有其他所求啊!”
亲兵们抱拳应了一句,拎起瘫软的乔耀庭便出了屋子。
王五抱拳应了一声,带着两个手下便出了门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择日不如撞日。我这次回来的时间短暂,三天后就为他们举行婚礼吧。正好我也能吃上侄子的酒席,也不白跑这一趟!”
“二叔,翠凤,你们忘了我了吗?翠凤的违约金就由我支付吧,我这几年的工资也足够缴纳这笔钱了!”
乔志清趁热打铁,索性连婚期也定了下来。
“得、得、得!你就宠着这个侄子吧,什么都依着你们好了。咱可说好了,要想嫁入乔家,以后就再也不能登上戏台!”
“这个臭小子,怎么又把那个戏子带回家了!”
“耀光,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能花你的钱。我有手有脚,什么都会做。在过门之前,我还是借乔叔叔的钱吧,以后我要是工作了,挣得钱再还给乔叔叔!”
“志清啊和*图*书,这么着急找大哥何事?怎么也不多休息一会?”
乔志广果然一听就拉长了脸,拍着桌子愤愤的就大骂了一句。
“耀光,就这么说定了。违约金的事情你不要再操心了,二叔会为翠凤做好这些事情。从此你也不要再叫她的艺名,就以翠凤称呼她。”
乔耀光在一旁连忙插嘴了下,很是赞同乔志清的提议。要是张翠凤不再唱戏,他的父亲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说法。
处理完小两口的事情,乔志清便冲二人挥手示意了下。
“二叔息怒啊,孩儿真的没有别的企图啊。”
乔志清特意叮嘱了下,这次回来他就是为了严肃族规来了,这些事情也趁着结婚的事情,把族人们全部召集起来,一并向族人们告诫。
“事到如今,还敢扯谎!”
乔耀光和张翠凤同时行礼作揖,神色激动的互相看了眼相继退出了门去。
乔志广在二弟的面前坐了下来,笑着问了乔志清一句。今年乔家的利润又翻了十几倍,乔志广的脸上乐开了花,显然心情很好。
乔志清又耐心的劝解了大哥一句,为了这个宝贝侄子,他可真是费劲了口舌。
“大哥,您先别动怒。我已经和那女娃子说好了,只要你同意他们的婚事。我便找戏班的班主谈一谈,让他和那女娃子解约。那女娃子也答应,以后再换个工作。大哥,咱祖上都是贫苦人家出身。你知道那女娃子也不容易,为了生活所迫以前也由不得她选择。你就看着小弟的面子上,成全耀光和那女娃m.hetushu.com子的婚事。你相信小弟,小弟的眼光是不会错的,那女娃子一定会给耀光带来好运。”
亲兵们刚把乔耀庭放下,他便立马双膝跪地的对着乔志清便磕起头来。
乔耀庭使劲的摇了摇头,心里的苦胆几乎都要被吓碎了。
乔志清平息了下心情,冲着乔耀庭冷冷的抽动了下嘴角。
“彩凤,我们马上都是一家人了,你还拒绝我做什么?”
“三叔,真的不管我的事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好吧,二叔!”
“你刚才不是感觉自己挺冤枉的吗?怎么不说话了?”
乔家账房,年底即将到来。乔家的账房又到了最忙碌的时候,所有分号的账薄都集中在了这里。至少有上百位账房先生在仔细盘算着一本本账簿,算盘珠子声打的噼啪作响。
“如果我猜的不错,那给戏班打赏的十万元钱也是林山豪为你出的吧?这个人情他不会白白送你,他的证词也马上就会从太原送到我的手里,你现在主动交代还来得及。你老实告诉三叔,他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还敢扯谎!你明知道彩凤是张耀光心仪的女人,却舍得花大价钱占有她!你是在报复耀光把你从钢铁厂开除的事情吗?乔家的族规是什么?兄弟相残的后果你想过吗?”
乔志清直接说明了来意,趁着大哥高兴赶紧把二人的婚事说了出来。
二人走后,乔志清便吩咐门外的亲兵到后院把乔耀庭带了上来。
“多谢二叔!”
“好啊,你不说也可以,那三叔就再hetushu.com等一天。要是林山豪的证词下来,证明你参与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三叔便对你数罪并罚,到时候就算是二伯为你求情,你也难逃一死!”
乔志清手里反复拨弄着茶碗,心里顿时一片的透亮。林山豪不会平白无故的关住一个总统,他的身后肯定还站着其他的人。
“大哥,我来还是为了耀光的婚事。他刚才把那女娃子领来让我看过了,那女娃子也是个秉性淳朴之人。我觉得他二人挺合适的,所以就来向大哥为耀光求求情,希望大哥同意他们的婚事!”
乔耀庭见乔志清的脸色变了模样,连忙跪地不断的像乔志清求饶。
“三叔,侄儿知道错了,您就饶了侄儿吧!”
乔志清对王五交代了一下,眼神冰冷的直盯着面前的乔耀庭。
乔志清语言恢复了平淡,端起茶碗润了润火气升腾的嗓子。
乔志清到了外面的客房,让人把乔志广从屋里叫了出来。
没过一会,在两个亲兵的押解下,乔耀庭哆嗦着身子向是小鸡一样被提溜了进来。
乔志清轻声一喝,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对亲兵挥了挥手,便要把乔耀庭带下去。
“不,没有!三叔,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侄儿吧,侄儿什么都不知道啊!”
乔志清真是对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给气死了,事情摆在眼前还想搪塞掩饰。
乔志清开口求情,乔志广再怎么也得给他个面子。现在乔志清的身份不同,要是放在以前,那就是一国之君。他的话便是金科玉律,别人哪有反驳的余地。
http://www•hetushu.com耀庭,你父亲和爷爷现在还不知道你做的事情。你老实跟三叔交代,你和林山豪到富祥酒楼,究竟是想干什么?我只问你一遍,要是你再不老实回答,休怪三叔对你不客气!”
乔志清一脸厌恶的不想再见到这个家贼,日防夜防,真是家贼难防。乔家出了这么个东西,也真是家门不幸。
“三叔容禀,侄儿确实不知道林山豪冒犯的是您啊!侄儿也是去听戏去了,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刚才他确定张翠凤的身份后,心里又多留意了下乔耀庭的动机。他在太原多时,也经常和乔耀光混在一起,不可能不知道张翠凤和乔耀光有关系。昨晚他专门让张翠凤陪他喝酒,心里一定不怀好意。
“行了,先把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带下去吧。等王五回来,再给他定罪!”
“不草率,都什么时代了还看什么黄道吉日。他二人都到了法定年纪,到民政局办了结婚手续就是一家人了。婚礼只是个形式,我们一定要给天下人做个表率,大操大办的就免了!把族里的亲戚叫上热闹下就完了,当地的官员还有商户,一个都不要通知!”
乔耀庭继续为自己开脱,把责任都推给了乔耀光。
“是!总统!”
乔志清突然爆发一声雷霆之怒,一巴掌拍在了身旁的茶桌上。
乔耀庭的眼珠子滴溜一转,哆哆嗦嗦的低着头回了一句。
乔耀庭一下被吓尿了裤子,下半身一热顺着裤管就流了出来,发出一阵阵的尿骚味。
乔志清已经发话,乔耀光自然不敢再坚持,抱拳便应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