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0章 惩戒族人二

乔志清不为所动,仍旧冲亲兵点了点头。
“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五!”
“好了,好了,侄儿不要了,三十五板子就三十五板子!”
“好、好、好,此法方法甚好。正好我也想给这臭小子一点教训,打就打吧!二伯也没有什么意见!”
此时痛打犯人用的杀威棍,光是板子就有十几斤重。就算是壮汉,要是使尽全力痛打,最多也就挨上四十多棍。乔志清也是给乔存义留了面子,有意想留乔耀庭一命。
为了保护乔志清的安全,王五在太原调查奸细案件的时候,专门让太原军区在火车的沿途布置警戒。严防死守,生怕乔志清出了什么意外。
乔耀庭一清醒,直接对着乔志清和爷爷就哭喊了出来。
在主婚人的吆喝声中,两位新人相互拜了天地、高堂,喝了交杯酒,最后一项便是由他们的叔父乔志清讲话。
林山豪等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拉拢的一帮子腐化分子。要是没有人给他做内应,他在太原也折腾不出这大的动静。
“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当着耀庭的婚礼惩戒族人。这是想让大家长个记性,不要以为乔家出了个总统,你们就可以胡作非为。总统不是皇帝,他的权利是百姓赋予的。你们身为乔氏族人,更应该克己奉公,谨言慎行。今日的这份大礼你们不收也可以,但要是有朝一日让我得知你们中间有人为非作歹,休怪我不讲族人的情面!”
乔志清面色严肃的告诫和_图_书了众人一声,挥手便冲亲兵挥了挥手。
在亲兵费力的嘶吼声中,棍棒终于不再落下。乔耀庭所穿的棉袍子已经被打成了破布,屁股血肉模糊的露在外面,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
“三叔,爷爷!疼,别打了,别打了!”
乔志清嘴角抽动了下,看他那副没出息的样子,心里的火气一下就窜了上来。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多增了五板子。
那棍子没有丝毫的留情,一棍棍皆是使出了全力,只用了十几棍,乔耀庭的裤子便被打的渗出血来。
乔志清高兴地对着两位新人祝福了下,同时回头对新娘的父亲张铁生点头示意了下。
打到二十大棒的时候,乔耀庭直接疼晕了过去。
“行了,大家都起身吧。今天都是自己人,大家也用不着客套。”乔志清摆了摆手,冲众人轻松一笑,继续说道,“今日耀光大婚,我这个做叔叔的打心里高兴。他的新娘子正好也正好是我的一位故人之女,所以我对他们的婚姻很满意,也期待着他二人永远幸福和睦的走下去。”
乔志清也欣然前往,乔耀光可是他的亲侄子,比起乔耀庭来不知道要亲近多少。
“志清,这话是个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可以饶恕耀庭一命?”
门外的婚礼已经开始,乔志广派人满院子里寻找乔志清,终于在他的房间里寻见,让他赶紧过去主持乔耀光的婚礼。
在众人的期待声中,从后院被带上来一个灰头土脸的年轻和图书人。离得近的全都惊讶的叫出声来,他们也都认识,那年轻人正是乔耀庭。
“砰!砰!砰!”
“嘣、嘣、嘣、嘣!”
“砰,砰,砰!”
“噗!”
乔存义再也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激动的问出声来,全身都跟着颤抖了下。
两位新人身穿大红色礼服,缓缓步入正院。乔山杏和魏子悠正好欢喜的做了张翠凤的伴娘,也是一身大红的束身旗袍,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喜庆耀眼。见到乔志清后,不断的冲他兴奋的欢笑。
这个侄子虽然有时会有一些少爷脾气,但是为人处世还算是低调能干。在担任太原钢铁厂厂长期间,把厂子治理的有声有色,他也有意要扶持乔耀光。毕竟外人再亲,也没有自己的侄子值得信任。
处理完家族的事情,第二天一大早,乔志清便备了马车去了车站,准备赶往太原处理奸细的事情。
乔存义自然分得清好歹,知道乔志清也是手下留情,连忙就赞同的应和了一声。刚才他的心纠结到了极点,生怕乔志清会对这个宝贝孙子痛下杀手。
“这就是我要送你们的礼物,我们乔家的后人,在太原城为非作歹。不但想报复自己家的兄弟,还意图给敌人出卖情报,换取金钱!今日我便对他稍加惩戒,以警示你们在场的每个人!丑话说在前面,凡是乔家的人,以后要是犯错,不但要依法办理,而且要加倍处罚。”
乔家的长辈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见乔存义也不说m•hetushu•com什么,他们也没上前求情,任由着杀威棒一棒棒的打下去。
亲兵们看着乔志清,乔志清丝毫没有让他们住手的意思。他本就是穿越过来,对乔家的众族人也都是从前的乔志清残留的那点感情,动起手来自然不会手软。况且乔耀庭的胆子也大的离谱,不给他点教训,他很可能会犯下更大的错误。
乔山杏为了和乔志清多呆上一些时间,也随着乔志清一起出发。她此行还要去考察陕、甘、宁的日本移民安置地点,想看看日本女人被交换到了中国,究竟能不能适应这里,也为自己求个心安理得。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多陪陪乔志清,确保自己怀上乔志清的孩子。这一别天涯海角,相隔东海,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没有怀孕的确定把握,她也不会轻易的放弃。
“总统好!”
乔耀庭立马被四个大汉摁在了地上,一位大喊手持两米长棍,对着他的屁股便抽打了下去。
乔耀庭发出杀猪一般的哀嚎,把现场所有的人都震惊的心脏直跳。当初不知道有多少人本想借着总统的名号,在外面风光上一下。现在看看乔志清绝情的样子,也都暗暗咽了口唾沫收起了心思。
“三叔,只要您不杀我,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以后保证不再出去瞎混,踏踏实实的找个事情做!”
“这第二件事,今日耀光大婚,我也给你们带来一个礼物。只要你们能永远的把这个礼物放在欣赏,它便能带给你们平安m.hetushu.com和财富!”
乔志清冲众人又狠狠的叮嘱了一句,这才从主婚人的位子上下来,让婚礼继续进行。
“那好啊,三十五大板,我再送你五板子!你还想要少点吗?”
乔志清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轻笑着环顾了众人,对着身后的亲兵挥了挥手。
众人笑着掌声大作,全都为家族出了个总统感到自豪。要是放在以前,他们可都是皇亲国戚,怎么能不激动。
“三叔,能不能打少点。您侄儿这幅身子,估计二十棍就不行了!”
魏子悠和乔山杏站在张翠凤的身后,更是对乔志清钦佩的无比,也对他大义为公的精神感到折服。不论是谁,身为手握大权的一国首领,怎么也会让自己的亲戚过的更舒服一些。倒是他,反而更加严厉的约束起了众人。
“耀庭,死罪能免,但是活罪难逃!你犯得罪过要是不严加惩戒,你也不会长点记性。而且今日来的都是乔家的亲戚朋友,为了避免以后再有人打着乔家的名义,为非作歹、横行霸道、目无法纪。今日便要当着众人的面,将你痛打三十大板,以警示众人。能不能熬过去,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亲戚朋友们全都一脸的兴奋,暗道总统的大礼自然轻不了,说不定还能占到大便宜。
“咚锵!咚锵!咚锵!”
亲兵们端来一盆凉水,大冷的天直接泼在乔耀庭的脸上,把他直接浇醒了过来。
乔耀庭连忙摇了摇头,真想抽自己两巴掌,不知道多嘴一声干嘛。
www.hetushu.com耀庭禁不住菊花一紧,想起待会便要屁股开花,就忍不住哀求了乔志清一声。
鞭炮齐名,锣鼓声大作。
又是一阵的乱棍打下,不过力道显然比刚才轻了许多。乔耀庭只是感到皮肉疼痛,并不伤及骨头。这也是乔志清亲自交代过的事情,他对这个败家的侄子也算是仁至义尽。
新娘子更是惊讶的花容失色,瞪大了眼睛看着乔耀庭,不知道乔志清是从哪里把这个富家公子带了过来。
乔耀庭见乔志清改口,也跟着连忙磕头求饶,额头上已经撞出了鲜血。
婚礼照常进行,乔耀光和张翠凤入了洞房。众宾客用完了宴席,相互告辞了下,连忙离开了这个地方,生怕被乔志清责罚。
乔志清对着乔耀庭冷冷的道了一声,把处罚他的的法子说了出来。
张铁生的心脏砰砰直跳,这次再见到乔志清时,心里又多出了几分的敬畏。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平易近人的年轻人,竟然是总统大人。更让他激动地是,现在竟然和这个年轻人结成了亲家。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没人敢不把乔志清的话放在耳朵里。
张翠凤看得胆战心惊,她并不知道里面的原因,心里解气又有些害怕。这几日连续的巧合已经把她的脑袋搞晕,让他震惊的是,乔耀庭竟然是乔耀光的同族兄弟。而且这个兄弟多次使计要强占于她,不知道按的是什么心。
众人都知道乔志清的身份,在他开口之前,全都一脸严肃的抱拳对乔志清行了个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