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4章 血色之夜

政治斗争本就是如此残酷,也没有什么正义和非正义之分,只有以本民族的利益为重。
负责行刑的指挥官一声令下,所有的华兴军纷纷扣下了保险。
枪声大作,火光四溅,在一片哀嚎声中,一百满人顿时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富察诸尔甘?”蒋胜刚心里默念了下他的名字,眉心紧锁了下,这年轻人所答丝毫不错,但是还少了点什么。随即又追问了一声,“此次就你一人入关吗?”
蒋胜刚冷冷一道,不再理他,继续对士兵挥了挥手。紧跟着又有上百人被华兴军顶住了脑袋,在枪口下嘶声哀嚎着瑟瑟发抖。
枪声落后,至少有两百多人倒在血泊之中。富察诸尔甘趴在地上已经泣不成声。也不知道是因为后悔,也不知道是精神崩溃。
“最后一分钟,全体做好准备!”
“这些东西你们都看见了吧!新中国待你们满族不薄!你们满人入关的时候,杀害了多少汉人?现在我们汉人夺回了天下,还让你们有尊严的生活在太原,就换来你们这样的回报吗?爷也不跟你们废话了,识相的马上把关东来的奸细交出来,现在还剩下五分钟!”
在满人们被集中起来的同时,华兴军同时对满人的屋舍都进行起了大搜查。
“嘭!嘭!嘭!”
“行了,都坐下说话吧。难道见你们打成一片,看来丁市长在太原的人缘还不错。”乔志清满脸轻松地冲三人挥了挥手,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给他三人宽心道,“两军作战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和_图_书。人心难测,他存心想造反,你就是再小心也难以防范。”
“好啊,终于站出来一个说话算数的!”
汉人自古到今都是这样,总是用自己的仁慈,换来异族的一次次屠杀。但是当汉人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却永远以包容的心态原谅这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畜生。
丁宝桢坚持要求乔志清惩处,此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一时半会也从吴国栋的背叛中走不出来。
市长办公室里,众将领齐坐一堂。丁宝桢惭愧的站起身子,满脸涨红的对乔志清抱拳一拜。
“兄弟们,满汉不两立!跟汉贼拼了!”
“总统大人,你处罚我吧!都是我用人不察,这才导致了这么大的一次叛乱。若不是您提前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不要杀了!不要杀了!够了,够了!”
富察诸尔甘看着眼前的满人尸体,又哭又闹的拼命挣扎。
“总统,这事也和我们国安局有关系。如果不是我们疏忽大意,也不会让奸细在太原猖狂的活动联络!”
年轻人疯狂的惨笑了一声,脸上已经疼痛的抽搐起来。
富察诸尔甘挺直了腰杆,一心求死,脸上没有丝毫的退缩,倒是挺有血性。
“我们汉人是以仁义治国,但是你们满人是人吗?”
满人们瞬间炸开了锅,看着眼前的武器都倒吸了口凉气,心里暗暗叫苦,也不知道今晚能不能逃过一劫。
蒋胜刚的嘴角微微抽动,挥手便吩咐手下把那年轻人带了上来。
“预备!”
顿时人群里又是一阵阵的哭www.hetushu.com嚎,凡是站起身子的满人全部身中数弹而亡。
“是你不跟老子说实话,这些人都是你害死的!”
“爷们富察诸尔甘,关东吉林人,到你们关内联络吴国栋刺杀乔志清!你们要杀就杀老子一人,改天我们满足铁骑入关,把你们汉人全部杀个干净!”
“混蛋,你们汉人都是混蛋!我们的先祖怎么没有把你们统统杀光!”
富察诸尔甘双眼血红,冲着蒋胜刚就咆哮了一声。若不是亲兵把他使劲的摁住,他早就上去和蒋胜刚拼命了。
“还有我,……”
蒋胜刚冷冷一问。
“既然丁市长坚持,那就先卸去太原市长一职,等候内阁重新任命。其他将领部门也各自交上一份检讨,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年轻人,要想救你族人,就把奸细全都招认出来。你不说也可以,我们对满族聚集区的搜查马上就要结束。到时候凡是家里私藏枪械的人全部格杀勿论!”蒋胜刚冲他冷冷一劝,看了看手里的怀表,又冲士兵大声提醒了一句,“还有七分钟!”
人群哗然,纷纷叫喊着让奸细赶紧站出来救大家伙一命。
蒋胜刚满脸愤怒的呵斥一声,要不是乔志清有命令,早就把这些满人给宰光了。
蒋胜刚再次下了命令,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令旗。行刑的士兵又一次拉动手中的枪栓,枪口指定在面前的满人头顶。
“诸尔甘,我相信你们的主谋还在人群里。只要你肯老实的交代,今晚所有的满人便会留下一条性命!现在还和图书有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过后,还有一百人因为你们而死!”
“还有我,富察氏索伦图!”
“总统,话虽这样说,但毕竟吴国栋是我一手提拔任命。我还是要担负起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然其他人心里也会不服!”
“让他安分一点!”
方才那数百个组织有序的满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站起身子,满脸都是慷慨赴死的表情。
“总统大人,要怪就怪我们没有保卫好一方的安宁!我们太原军区也有责任!”
“将军大人,你们汉人向来鼓吹以仁义治国,今天倒是让本王大开眼界啊!”
那年轻人被蒋胜刚一句话堵得无话可说,瞪大着眼睛气的满脸涨红。
“等等!要杀就杀老子一人!与他们无关!”
蒋胜刚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这场屠杀,想起当年在江南满人屠杀太平军的场景,心里倒也没有什么负疚感。
苗红跟着站起身子,向乔志清主动担起责任。
那年轻人腰板笔挺,满是冷意的怒视着蒋胜刚。
蒋胜刚看着那年轻人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冷笑,当下挥手让士兵把他绑缚了起来。
这时,也不知道谁在人群里鼓动了一声。那上百个年轻人全都赤手空拳的冲着四面的华兴军冲了上去。
乔志清在蒋胜刚搜查之前已经交代,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乱世用重典,这些满人们若是不诚心归顺,迟早还会酿出大祸。
“王爷,你这是何苦呢!”
“嘣!嘣!嘣!”
这时,人群里终于又站出一年轻人。他的气势可不知道比富察诸和_图_书尔甘高了多少,全身的锦衣玉带,腰间还挂着碧蓝的翠玉。只见他褪去了头上的貂皮帽子,一条许久都未曾再见过的大辫子瞬间便从头顶滑落。
华兴军很快用枪托上下招呼,只听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响声。富察诸尔甘身上的骨头先后被砸碎,终于不再挣扎,疼痛的蜷缩着身子抽搐了起来。
“行了,不要再杀人了!本王在此!”
“你……”
蒋胜刚冷喝一声,当下挥了挥手,把二人全部押赴去了市政府。
两个士兵架着那年轻人的胳膊,带到蒋胜刚的面前后,一个枪托便砸在他的膝盖上,让他跪倒在了地上。
“跪下!”
夜空中又是数条火光交错,子弹在风中发出咻咻的呼啸,瞬间把这些起身反抗的满人覆盖在了里面。
“当然就老子一人!快杀了老子吧,汉满不两立,既然被你们发现了,别期望老子跟你们投降!”
蒋胜刚不屑的看着富察诸尔甘,就像是看着一只蝼蚁一样。
五分钟后,负责搜查的华兴军相继把一些枪支弹药,还有没有做好的炸药包都带了上来。堆在一起跟小山似得,足以武装一个上千人的队伍。
富察诸尔甘给那年轻人连连叩头,像是狗一样趴在地上长泣,再也没有方才的锐气。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到太原来做什么?”
乔志清最后下了命令,正好趁这个机会给丁宝桢换个岗位。他为人正直奉公,但是却不是个搞经济发展到人。要是把他调到廉政部,也正好让他发挥自己的特长。
“汉贼,不要再杀人了!和图书我钮钴禄氏苏勒在此!”
要是今天被包围的是汉人,而手持洋枪的是满人,相信现在已经没有一个汉人还活着了。
“把他带上来!”
蒋胜刚冷冷一道,却没有被他激怒,仍旧对士兵下了开枪的命令。
太原军区司令刘云清也起身主动担起自己的责任,人如其名,他遇事总是这般的云淡风轻。乔志清也是看重他的人品,才在王树茂调任后,把他提拔为左军军长,后来又提拔为太原军区的司令。
“早站出来不就没事了,大冷的天害爷跟着你们玩到现在!带走!”
蒋胜刚不相信这个年轻人就是主谋,通常小卒子总要给老帅挡上一下。而蒋胜刚直接出車,就看这个老帅跳不跳出来。
“混蛋!老子都招认了,你为什么还要杀他们!”
这句话也是对满人们所讲,但凡对自己的族人有一点责任感,此时都不会再躲在人群里。
蒋胜刚毫不客气的反驳了一句,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哪里来的自信跟自己这么说话。
这时,王天明和丁宝桢已经被解救了回来。吴国栋等两百多名叛乱分子全部被清剿一空,尸体被拖了回来,整整齐齐的摆在政府大院里。
就在华兴军将要用刑的时候,人群里突然站起一年轻人,冲着蒋胜刚就嘶声呐喊了一句。
“跪下!”
血色之夜,空气中都有种暴戾肃杀的味道。寒风吹过,所有满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这么着急肯定是为了掩护什么人吧!”
时间又一分一秒过去,五分钟后,蒋胜刚满脸冷酷的对着手下便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