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2章 换人

奕劻正在监室里翻看着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论著,狱室的铁门突然打开,管教对着里面就冷冷地大喝一声。
奕劻心脏砰砰直跳,迅速换好了衣服,带着自己的东西跟着管教出了监狱,生怕他们再反悔。
“得了,本宫倒成外人了。你丈夫做的对,哪天小心他连你也送给乔志清!”
“太后,在载湉是奴才的儿子,奕劻是奴才的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奴才确实不知道怎么选择啊!”
慈禧放下茶碗舒了口气,心里盘算着怎么给奕譞一点教训,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当初是谁提拔的他。
要关押一个凡人容易,但是要改造一个人的思想却很难。
这三股武装中,汉八旗和绿营军已经腐朽的没有丝毫战斗力,和关内从前的八旗军和绿营军一样,都是混吃等死的主。
“醇亲王,你是什么意思?”
这座监狱名誉后世,乔志清刚迁都北京后,就派人在此地也建造了一座,专门用来关押重要的犯人,由公安部直接统辖。
“姐姐,也怪不得奕譞。这孩子本就不是他的,他忍耐这几年把他抚养长大,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对,外面有人接你,快收拾东西走吧!”
当然,富察诸尔甘也没有对众人再忽悠他灵魂丢失的事情。这事情也就哄得住一时,要是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绽。
婉贞跪在姐姐的面前,满心不舍的嘶声央求。
果然,同属于皇上统帅的正黄旗、正白旗也跟着支持用载湉换取奕劻hetushu•com。大清以孝道治天下,侄子换取叔叔,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婉贞无力的又快要哭出来了。
慈禧一拍凤椅,也不想再听这个妹妹啰嗦。当下吩咐她退下,自己在丫鬟的服侍下休息去了。
“太后,不能把湉儿送出去啊!他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儿子,现在才三岁就已经娘亲娘亲喊个不停。他要是被送走了,我也不活了!”
奕譞打了个太极,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句。这句话其实也就是同意用载湉换奕劻,差点没有把慈禧郁愤个半死。
奕劻在这里还见到不少朝廷的大员,当初这些人奉命防守京城,现在活着的也都进了这里改造学习。
第二天朝会,慈禧第一个把此问题抛了出来。也在她的意料之中,镶蓝旗和镶黄旗全部支持把庆亲王换回来。
监狱外的大榕树下,一个年轻人突然从马车跳了下来,对着奕劻就大笑着招了招手。
她现在越来越明白,权利一定不能过于集中。这次在朝会上,竟然没有一人站在她这边。朝廷迁到东北后,她心里一度怪罪于汉人,把权利重新交还给了满族贵胄,这才酿成这样的局面。
“依照姐姐的意思,这孩子是非送不可了?”
慈禧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甚至怀疑,此事就是奕譞透露出去的,故意想让乔志清把这个孩子接走。
当初汉八旗、绿营军、满汉关东新军全部由奕譞掌控,现在慈禧把汉人的关东新军又重新交给了张之洞,也算是给了m•hetushu•com奕譞一个警告。
监狱大门一层层的打开,奕劻出了最后一道封锁线后,终于见到监狱外的太阳,竟然被太阳晃的睁不开眼睛。
奕劻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从太原转移到这里才两星期。刚刚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还准备被关押个十几二十年,没想到现在就自由了!
奕譞满心的无所谓,比起这个绿帽子来说,其他的什么权利地位都是小事,不要就不要,自己还落了个清闲。
“姐姐,妹妹不会说话,您先别急着生气。现在最主要的是想法办留下湉儿,难道你就想把自己的侄儿送出去,换一个和咱们无关的亲王?您别忘了,湉儿的身上可留着咱叶赫那拉家的血呢!”
在当天,慈禧便又下旨,让赋闲已久的翰林院编修张之洞重新进入军机处。并册封张之洞为东三省的团练大臣,全面执掌东三省的汉族关东新军。
她一人也不能对抗所有的皇亲贵族,在这种局面下,只能冷冷的丢下一句,带着小皇帝拂袖而去。
现在看来只能让汉人再重新进入朝廷,造成鹬蚌相争的局面,这样她才能在中间渔翁得利,将两方势力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各亲王、贝勒、阿哥、都统相继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全都决定同意乔志清的意见。
婉贞连忙改口,再次哀求了慈禧一声。
此地位于燕山脚下,与十三陵相连。南面是小汤山,东邻陶峪口水库,西面是大汤山。不但远离城市,而且地形险要,非常适于www•hetushu.com犯人的改造和关押。一般只要进了这里,也不用担心他会越狱出去。
监室里空无一物,连个桌椅板凳都没有。四面墙壁都是用海绵包裹,想自杀都没有那个条件。
他虽然嘴上说要为大清尽忠,但是那里舍得人世间的荣华富贵。心里恐惧的不得了,每天都在睡梦里被惊醒。监狱的监室里有一点响动,他都紧张的盯着来人,生怕是来砍他脑袋的人。
学习民主思想,也是这些在押犯的必备工作。按照监狱的规定,所有犯人每一星期就要写一章读书感悟。要是谁敷衍以对,马上就会被拉出去关小黑屋。
管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狱警把他带到随身物品的储藏室。当初他进监狱的所有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放在这里。
“奕劻,收拾下东西,你自由了!”
看守监狱的狱警最见不得这样,每次都把这些下跪的人胖揍一顿,拉倒小黑屋里反省。
不过这些人再改造,还是满脑子的封建尊卑思想。每次奕劻一露面,就有不少的满族旗人给他下跪。
原因就是庆亲王为了大清披肝沥血,乃是大清反攻关内的栋梁。载湉还太年幼,现在对大清复兴起不到丝毫作用,用他来做人质很合算。最主要的是,乔志清并没有杀掉人质的意思,载湉也只是去北京住几年。
慈禧也是镶蓝旗,所以很在意这些人的想法。镶黄旗属于皇上直接统帅,这一派的意见也十分关键。
婉贞看见慈禧的脸色不对,连忙给丈夫说了句好和图书话。到底是夫妻情深,关键时候还是站在一起。
“你先起来说话吧,一个亲王的福晋,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慈禧厌烦的挑了下秀眉,她现在还有火没有地方发呢。在婉贞起身后,慈禧当下就狠狠的抱怨了一句,“这都怪你那个不识抬举的丈夫,若不是他在朝堂上跟本宫唱反调,本宫怎么也把这孩子留下了。”
“送吧,也只能如此了。也许这事情也是件好事,兴许乔志清看他儿子的面子,也能对我们下手轻一点。乔志清,本宫就看看他能不能整治了大清。杀了他儿子的族人,看他以后怎么对儿子交代!”
北京的新式监狱建造在昌平县小汤山镇附近的秦城村,因其地名也称呼为“秦城监狱”。
众皇亲贵族全部跪安后,奕譞和奕欣相视一笑,两兄弟还是第一次配合这么默契。
比起以前的地牢,这里的环境可不知道好了多少。每个犯人都是单间不说,外面还有望风的广场,每天固定时间还能出来透透气。
“庆亲王,这里,这里!”
第二天,圣旨一下。奕譞的夫人叶赫那拉·婉贞立马就进了宫中,见到姐姐都忍不住痛哭流涕了起来。
慈禧冷冷地看着奕譞,终于询问了下当事人的意见。这是她手里的王牌,昨日她已经专门叮嘱过奕譞。只要当事人不同意,她便有理由阻止这件事情。
慈禧看着众人一边倒的决定,不禁疑惑的秀眉高挑,回过头瞪了恭亲王、醇亲王一眼。她心里明白,若不是这些人昨晚统一了和-图-书口径,朝堂上几时会出现一边倒的情况。
三人当夜联系了皇亲贵族,把乔志清提出的建议跟众人诉说了一遍。最后统一了意见,第二天由恭亲王和醇亲王还有富察诸尔甘唱白脸,其他的人唱黑脸。
那年轻人正是富察诸尔甘,他把载湉交给乔志清后,便拿到了总统的赦令,独自一人驾着马车来迎接奕劻出狱。他和一百多护卫一进京,护卫们便只允许在规定的旅馆里呆着,不许外出露面。
“此时已经下了圣旨,哪能说改就改的,当初本宫也真不该走这步棋。本来想着你剩下了湉儿,他再大点就和乔志清相认。这样咱们大清也多了一层保证,乔志清就是看在他儿子的份上也能不对咱满族赶尽杀绝。现在可好,他好像已经知道了载湉是他儿子一样,指名道姓的要求载湉到北京做人质。你说这奇怪不奇怪,到底是谁透露了口风,要说此事在皇族里也就几人知道而已?”
“好,好!换吧,你们爱新觉罗的子孙就只能这样委曲求全了!”
“我自由了?”
唯有满汉的关东新军,都是张之洞当年筹练的精兵强将,和荣禄的护国军并称为朝廷的三大武装力量。
一周后,由富察诸尔甘统帅着一百轻骑兵,亲自护卫载湉到了北京。此次交换人质,来回大半个月的时间,着实让庆亲王奕劻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监狱四面高墙环绕,全部都是采用最新式的水泥建造,坚固异常。高墙上面还有专门的卫兵持枪境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