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6章 杀熊(三)

那位名叫尤里·日尔科夫的师长,也喝得摇头晃脑、虽然既不愿意动身,但是军令已下,他也不得已单手抱胸领命。
徐耀带着左路军已经奔袭到军营外一里的地方,按照作战队形排列妥当。
徐耀拔出腰间的志清刀,在军队前策马巡视一圈,最后对着众将士大喝道,“弟兄们!老毛子欺我华夏无人,肆意侵占我华夏故土。今日我们便杀他个干干净净,让他们之道我们中华男儿的利害!”
“中国军队来了多少人!”
航空大队此次出动两个中队,六十艘飞艇配合行动。负责侦查的飞艇,早已把老毛子的布防情况摸得清清楚楚。他们在乌兰巴托四面布防的营地也标在了地图上,开战前就交给了各军军长。
“散开,快散开!”
志清刀长约三尺,样式和唐刀一般,做工十分精美。因剑柄上刻有“乔志清赠”字样,因此得名“志清刀”。
那蒙古女人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甜笑着伸出小手不断的抚摸着伊戈尔·德尼索夫的下身。
战马长嘶,哀嚎遍野。
徐耀也收了地图,大口啃着切糕和李广贤相视一笑。
“杀,杀,杀!”
航空中队也不管他们,继续朝军营里投扔起了炸弹。军营里的老毛子听到爆炸声,刚刚才出了蒙古包,好奇的四处张望。
“快去通知副军长,就说是中国精锐骑兵来了,让副军长马上集合部队迎战!”
众将士纷纷举枪高呼,三万多人的声音汇成一股,响彻整个蒙古草原。
hetushu•com库夫斯基也是依照这个地形进行布置,不过乌兰巴托的西面比东面更要平坦一些。西面属于河流冲刷的平原地带,东面属于山谷地带。要从东面进入乌兰巴托,还要经过一条长达百里的河谷地带。
指挥这两路大军的正是副军长伊戈尔·德尼索夫,此时他正在帐内和手下的两个师长饮酒作乐,身边各自有两名年轻的蒙古女人作陪。
徐耀的左路军便要从西面发起主攻,李福亮的右路军则负责守住东面的路口。曲进的中路军,便要沿着南面的博格多峰成扇形展开,形成最后一道防御战线。
那黑点越来越大,直到快落入地面的时候。尤里·日尔科夫才看清楚,那黑点竟然是一颗颗炸弹。
尤里·日尔科夫派出的传令兵,在混乱的人群中,慌忙找了到了副军长伊戈尔·德尼索夫,对着他便单膝跪地哀嚎了一声。
刀光一闪,徐耀挥下志清刀,带头冲着蒙古军营疾驰而去。
所以乌兰巴托从地形上来说,是个天然的军事堡垒,只需要守住东西两个出口就行。
伊戈尔·德尼索夫双眼通红的紧盯在两颗白花花的大馒头上,不由得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挥手便冲着帐中的一个师长吩咐了下。
巡逻的游骑兵发现了华兴军后,连忙狂奔回了指挥官的蒙古包内,对着帐内的指挥官便大呼了一声,“不好了!副军长!前方十里外发现不明骑兵大军!”
传令兵连忙苦着脸解释了下,心里和图书着急的都想骂出口来。
因为老毛子的这三万人也是骑兵,在这里设立军营后,也没有挖设战壕,构筑城墙防御体系。
尤里·日尔科夫看着眼前的骑兵方阵也不敢托大,他不能指挥另一个师的兵马,只能让手下的传令兵连忙去军帐通知伊戈尔·德尼索夫。
“不知道,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看不到尽头!”
三人全都喝的面红耳赤,头晕目眩,哪里能听得进手下的汇报。
尤里·日尔科夫惊呼了一声,却被紧随而来的爆炸声淹没。
这些刀也只是配发给乔志清的得力爱将,还有南京军事学院毕业的学员。现在逐渐为一种军人的荣誉,华兴军的将士也以配发此到为荣。
马蹄声飞扬,三万多骑兵同时策马狂奔,在清晨的阳光下溅起数里的尘烟。
清晨的阳光刚刚划破黑暗,休整了一夜的华兴军便全部检查好了武器,翻身跨上战马。
一股股黑烟顿时在老毛子的骑兵方队中腾起,铺天盖地的爆炸声顿时把整个军营覆盖。
伊戈尔·德尼索夫的酒劲发作,一把撤下身边蒙古女人的衣服,身体越发的焦燥起来。
尤里·日尔科夫也不禁抬起头望着天上,嘴里刚发出了一声惊呼,天空的那不明物体的身上却已经投下一颗颗黑点。
徐耀手中的志清刀是乔志清专门从日本请的刀剑大师打造,如今中国的制刀技术已经失传,相反日本却把这种优良的技术流传至今。
“不像是,他们的人数众多,少说hetushu•com也有万人。副军长,情况紧急,您赶紧下命令集结部队吧!”
俄罗斯士兵立马举枪向徐耀的左路军冲去,在航空中队的轰炸下,哪里还敢在这里多呆一分钟。
爆炸声一响,卫兵们便团团把伊戈尔·德尼索夫守护了起来。
在阳光的照耀下,六十艘飞艇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像是一团团乌云飘过,吸引了地面所有俄罗斯士兵的目光。
此时却有铺天盖地的炸弹落下,在蒙古包密集的地方爆炸四溅。
刚刚才集结起来的上万骑兵方阵顿时乱作一团,一时间有上百匹战马和士兵,被四溅的弹片炸的血肉模糊。
只见这支大军军容整齐,全部身着绿色的衣服,手持长枪。在变换方阵的时候,没有出现丝毫的混乱,绝对不是一群乌合之众。
“准备战斗!”
“进攻!进攻!马上进攻!”
东面是巴彦珠尔赫山,南有博格多峰,西为松给诺山,北是饮格勒山。
另一路的师长尤里·洛德金,连忙劝说了伊戈尔·德尼索夫一句。
这里有东西贯通的图拉河穿城而过,源源不断的滋补着外蒙这个草原民族。
乌兰巴托四面环山,而且属于南北窄,东西长的狭长山谷地带。
尤里·日尔科夫也不再思考天上的那玩意是怎么飞上去的,连忙对混乱的骑兵方队大吼了一声。他心里明白要是再不发起冲击,骑兵方队顷刻间便会散乱成一团。
现在军营外已经传来密密麻麻的枪响,他心里已经猜测到,一定是传说中的华hetushu.com兴军来了。
所以图库夫斯基在西面布防了两个师部,约合两万多大军,在东面则只布防了一个师部,约合一万多的大军。
正在此时,两个飞艇中队也刚刚赶到战场,全部盘旋在俄罗斯军营的头顶之上。
伊戈尔·德尼索夫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尤里·洛德金的意见,一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
刚才他刚脱了裤子准备对蒙古女人动家伙,哪曾想一声巨响传来,立马就把他那玩意吓成了软蛋。
“冲啊!”
三万骑兵全部出现在老毛子面前的时候,那种杀气四溢的阵势立刻就让尤里·日尔科夫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天空的黑影,马上就要朝他们这便飘来。炸弹跟冰雹一样,在地上几乎是铺天盖地而下。不断发出震天的爆炸声,掀起一股股的热浪。
“好!向着敌人,冲击!”
出了军帐后,尤里·日尔科夫便在练兵场上,匆匆召集了自己手下的上万将士。
军号声大作,所有的俄罗斯骑兵立马按照骑兵作战方队排列妥当,刷刷刷的拉响了手上的枪栓。
李广贤朗笑一声,掏出口袋里的切糕大口啃了起来。这东西还是他们远征新疆的时候跟着维族人学的,全部选用核桃仁、玉米饴、葡萄干、大枣等原料熬制而成。不但方便易携带,而且保存期很长,营养也极为丰富。
有的老毛子还没有出蒙古包,就被炸弹的碎片炸成了肉泥。
硝烟在军营里四处弥漫,到处都是被炸弹炸伤的老毛子的哀嚎。
伊戈尔·德尼索夫东倒西歪的和_图_书晃着身子,一边用手在蒙古女人的胸前乱摸,一边不耐烦的对着传令兵大呼了一声。
“副军长,形势危急!我们先回乌兰巴托再说吧,咱们很难守住这里啊!”
“上校放心,属下这就去把这些苍蝇拍死!”
老毛子在西面的军事据点,便设在乌兰巴托城三十里外的小镇子。
“什么骑兵?又是那些无能的蒙古人吗?”
传令兵夸张的比划下,满脸都是惊恐。
“咚!咚!咚!”
“嘟呜!嘟呜!嘟呜!”
说是城市,却没有一砖一瓦,也只是比其他地方多了些固定的蒙古包。
“军长,等明天咱们剿灭了老毛子再杀牛宰羊不迟!”
“轰隆,轰隆,轰隆!”
中午时分,徐耀便带着三万多人全部度过图拉河,已经在西面的老毛子遥遥相对。
“说的不错,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鞑子血!痛快!”
“上帝,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跨上了战马,跟着传令兵就朝前线奔去。他们刚出军营,还没有奔赴前线,耳边已经听见马蹄震天的响声。
伊戈尔·德尼索夫颤抖着身子大喝一声,虽然脑袋还有些晕沉沉的,但是早已震惊的清醒过来。
尤里·日尔科夫听着这震天的马蹄声,浑身都打了个哆嗦,酒意在寒风下立马清醒了过来。
“副军长,中国大军来了,中国大军来了!尤里·日尔科夫师长请求你马上带兵迎战!”
“好!好!撤,快撤!”
“尤里·日尔科夫,你带着手下去解决这些苍蝇!整天嗡嗡的缠着人,真是要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