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9章 杀熊(六)

因为纳来哈城位置的特殊性,图库夫斯基才把自己的心腹爱将克尔扎科夫安排在此处。
他们也确实创造过以三万多人,打败外蒙古十万多铁骑的战绩。所以尽管传令兵把华兴军的数量夸大了一倍,但是克尔扎科夫也毫不放在心上。
指挥官当机立断,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立即吹响了退兵的号角。
只见眼前的大军清一色的绿色军装,比起俄国的军队不知道要整齐干练多少。而且他们手上的武器竟然也是长枪,克尔扎科夫环顾了半天,竟没有发现一人携带冷兵器。
“终于来了!就让我见识下你的厉害!”
在航空中队发起空袭之后,克尔扎科夫就知道,在如此混乱无组织的情况下,靠着骑兵方阵狙击敌人,已经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双方各自吹响了进攻的军号。
爆炸声如雷,一时间便将整个战场笼罩。
纳来哈城位于图拉河冲刷的河谷地带的大门口,河谷的南面是博格多峰,北面是饮格勒山。
在李福亮带着右路军进发到纳来哈城五十里之外的时候,克尔扎科夫派出去的游骑兵已经发现了情况,急忙回到城内跟克尔扎科夫做了汇报。
在城外最狭窄的南北两山之间,构筑第一道防线,设有两座炮台。
在老毛子完全撤进河谷之后,华兴军右路骑兵军团刚随后追上,两侧的高地便传来隆隆的炮响。
克尔扎科夫的心里突然猜出了这伙武装的来历,可以断定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华兴军。虽然他面对着三倍于http://m.hetushu.com己的敌人,但是心里没有一丝的恐惧。只是在紧张过后,反而生气一股斗志。
老毛子的骑兵方阵如同多米罗骨牌倒塌一样,瞬间便倒下了一层又一层。
“撤!快撤!撤回阵地防御!”
在传令兵疯狂奔袭在乌兰巴托的路上,老毛子的副军长伊戈尔·德尼索夫和师长尤里·洛德金,已经带着五千多的残兵败将,朝着河谷的大门奔袭而来。
这也是华兴军多次演练的结果,在复杂多变的战场上,三万骑兵同时行动,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行动统一的问题。
师长如此,手下的士兵更是贪生怕死。这个师团自从远征外蒙以来,多次被手持冷兵器的外蒙古骑兵压制。
炮台上将近上百门火炮同时开火,黑色的圆形铁球疾驰而出。居高临下,速度更为猛烈。
炮台的老毛子在一阵阵的哀嚎声中,终于随着爆炸腾起的热浪烟消云散。
在乌兰巴托西门丢掉之后,第二日,东面的大门纳来哈城也迎来了李福亮所率领的右路军。
他们昨晚在乌兰巴托的城外十里处,不断的收拢残兵败将。一路磕磕绊绊,天亮前还没有出河谷地带。此时的夜间要是没有月亮,那可真是乌黑一片,没有一丝的光亮。在这种环境下率五千多人逃窜,就算是打着火把行进速度也非常的缓慢。
炮声连绵不断,炮弹也似雨点不断朝山谷里的华兴军砸下。
克尔扎科夫对着手下的将士举枪振臂高呼,他此时还不hetushu.com知道乌兰巴托陷落的军情。
克尔扎科夫也没有让图库夫斯基失望,把纳来哈城打造的跟军事堡垒一样。
悍将就是悍将,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也敢于向对手亮剑。克尔扎科夫就是这样的人,没有经过亲自比划,他是不会被对手的外表吓倒。
“嗖!嗖!嗖!”
爆炸又起了连锁反应,老毛子在上面修建的火药库也一时点燃。足足有数十吨的火药一时间在密闭的火药库中燃烧,“轰隆”一声巨响腾空而起,让整个河谷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航空中队在此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纷纷在天空往两侧山地的炮台集结,
一颗颗三十斤重的炸弹似是雨点般飞落,瞬间便投射在了老毛子的骑兵方阵之中。
此炸弹的威力远非老毛子的实心铁球可比,在弹头撞击到地面的一刹那。那种排山倒海的爆炸力瞬间腾起,将方圆数十米的所有东西都化为齑粉。
要不是图库夫斯基考虑沙皇的面子,早就把这群人送回俄国去了。
此时开花弹也只有华兴军使用,所以老毛子也知道开花弹的厉害。
这个时候,天空突然有黑影划过地面。航空中队紧随而来,第一个在空中和老毛子相遇。
半个小时后,爆炸声才渐渐平息。当初足有五十多米高的两座小山峰,瞬间便被炸弹夷为平地。
老毛子在草原上横行霸道惯了,以为所有的中国人都跟外蒙古的骑兵似的,还手持着刀枪棍棒冲击。
此时还没有防空火力这一说,老毛子也发和-图-书现了空中的不明物体,急忙抬着步枪对天空进行射击。但是步枪的初速度哪里能够打到数,子弹飞出之后便无影无踪。偶尔在炮台的阵地上落下,也砸死一个个老毛子的倒霉鬼。
老毛子的骑兵方阵随即溃散,在华兴军右路军团即将从两翼包抄上来的时候,就全部退散而去。
三万人配合的几近天衣无缝,进退有序,行动有速,让克尔扎科夫都连连称赞。
虽然装备的都是老式的前膛炮,但是两面的射程相加,足以把河谷封锁。
“嗡!嗡!嗡!”
“轰隆,轰隆,轰隆!”
如此,老毛子在前面狂奔,华兴军的骑兵在身后急追。双方的骑兵狂奔三十里后,通道也变得越来越狭窄,两方的地势也越来越高。
他们虽然打起仗畏缩不前,但抢起胜利果实却毫不落后,什么金银珠宝、牛羊女人见着就抢。
正列队迎击华兴军的骑兵方阵顿时乱作一团,战马完全被这不知名的爆炸狂潮席卷。各个变得狂躁异常,嘶叫着就撒开蹄子乱窜。
图库夫斯基在这里布防了一个师的骑兵,由他的嫡系克尔扎科夫统帅。他手下两员悍将,一个就是驻防在西大门的尤里·日尔科夫,一个就是克尔扎科夫。
在这时,相距不到八千米的华兴军骑兵也全部开枪射击。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此时堑壕战还是刚刚由中国传到欧洲,再有欧洲传到俄罗斯。
他和尤里·日尔科夫还不一样,尤里·日尔科夫是空有一身的勇猛。而www.hetushu.com克尔扎科夫不但有勇,而且有谋。从他对东门的防御阵地的构建就可以看出,他不但能进攻,而且也会防御。
双方在城外三十里处碰面,克尔扎科夫在望远镜里看着这股气势如虹的大军时,禁不住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克尔扎科夫也是识货之人,当他抬头发现航空中队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炸弹已经在此时成片的炸响。
克尔扎科夫看着情况,立马就冲众将士挥下了撤军的令旗。
进入河谷之后,在城外的边缘地带,挖设了层层相连的堑壕。绵延数里之长,将纳来哈城完全封锁,形成第二道防线。
在航空中队定位好目标之后,便开始往下面泼水似得投扔起了西瓜大的炸弹。
上万发子弹的呼啸声如同蝗虫掠境一般,乌压压的冲着俄罗斯的骑兵方阵席卷而过。
南北两面的炮台全部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航空中队在仅仅两个篮球场大小的炮台上,各自投下了将近上百门炸弹。
“这个是?热气球吗?”
航空中队昨日在东大门密集轰炸之后,已经在归绥城里完成了弹药的补给,今日也将配合右路军行动。
至于副军长伊戈尔·德尼索夫,纯粹就是跟着图库夫斯基占便宜来了,他手下的嫡系就是尤里·洛德金一个师部。
“呜!呜!呜!”
在欧洲最先进的英法国家,开花弹的技术也很不成熟。怎么也无法攻克因为黄色炸药的不稳定,而导致的炸膛问题。
华兴军的骑兵躲避不及时,因为追击和*图*书的队形过于密集。瞬间便有二三十匹战马被炮弹击中,一下就被砸成了肉泥。
这里也是从东面进入乌兰巴托的必经之地,狭长的河谷延伸到乌兰巴托足有七十里的路程。
李福亮的右路军同样采用中线穿插,两翼包围的战术。在发起进宫后,手下的三个师团便分头行动,像是雄鹰张开翅膀,飞速的朝猎物扑去。
两方交手前后不到十分钟,右路军的将士也只是放了十几发子弹。
图库夫斯基在西大门布置的防线,也因为这个队友轻易的被华兴军击垮。
对于这股不明武装,克尔扎科夫的第一反应不是防守,而是带着手下的兵马主动出阵地迎战。
“将士们,今日不是中国人死,就是我们亡!我已经派出传令兵前往乌兰巴托求援,相信在天黑前将军就会率大军支援。人在阵地在!”
华兴军右路骑兵军团在这里吃了一亏,各个都是怒火冲天的当下就挥动马鞭冲进了河谷。
克尔扎科夫强征了数千蒙古奴隶,修建了整整一年的炮台,在航空中队的轰炸下竟然如同豆腐一般。
前后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克尔扎科夫缓过气来。他带回的八千多残兵早已放弃了战马,全部在战壕里严防以待,枪口直指前方。
他们虽然研发出了黄色炸药,但是性能却极其不稳定。跟乔志清从后世带来的炸药技术相比,显然落后了两个世纪。
图库夫斯基对这种战法显然不甚看重,壕沟仅仅只有一米多深,并没有挖设防止火炮轰炸的掩体。
“轰隆,轰隆,轰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