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0章 杀熊(七)

“军长,你就让俺在冲一次吧!俺就不相信,老毛子那点人还能挡住咱们的铁骑!”
“不错,就这么干吧!让老毛子血债血偿!”李福亮当机立断,赞许的看了眼侄子,当下就对三人下令道,“刘奎听令!”
“知道个屁,乌兰巴托已经失手了!图库夫斯基军长也阵亡了,现在咱们就剩下这点人马了!你们东线来了多少敌军?”
克尔扎科夫暗自嘀咕了下,连忙命令手下做好射击的准备。
克尔扎科夫派出的传令兵与从乌兰巴托逃出的老毛子碰面后,立马被带到了伊戈尔·德尼索夫的面前。
右路骑兵军团边骑马边开枪,准星本来就不高,而且老毛子躲在战壕里只露出一个头,更是难以击中目标。
传令兵本就是在这边长期驻防,伊戈尔·德尼索夫心里抱着一丝的期望,希望他能指出一条通道出来。
“疯了,疯了,这伙中国人真是疯了!怎么到处都是他们!”
此时一声惊呼打破了克尔扎科夫的祈祷。
“我也同意!他娘的就和老毛子打堑壕战!以堑壕对堑壕!”
李云逸的话音刚落,其他两位师长立马就赞同的应了一声。
“报告副军长,东线的敌军足有五六万人之多!密密麻麻,不见首尾!”
右师长周智勇冷静的分析了下,相比起刘奎来,他的面色更从容一些。在场的三人全部点头称是,都暗自盘算起了对策。
李福亮在高地上看着前线的战斗,连忙挥手让传令兵叫停和_图_书了冲锋。他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下,立刻把三个师长召集起来开了个短会。
“李云逸听命!”
师长尤里·洛德金看出了伊戈尔·德尼索夫的心思,立马在他的耳边提醒了一句。
中线负责主攻的左师长刘奎脱了军帽,满脸都是懊丧和愤怒。看着前线成排倒下的士兵,他的心里纠结的就跟针扎一样。
传令兵经常在各军师长间传递消息,也认识伊戈尔·德尼索夫。他见到这支军队后,还以为是他们已经得知了东大门被进攻的消息,主动前来支援。
李福亮很快下完了命令,这次也把立功的机会分给侄子一些,毕竟这个主意是他想出来的!”
“军长,老毛子这一招都是咱总统玩剩下的!我们当初征战新疆,也用过堑壕战阻击过回军!要是想在减少伤亡的情况下攻破堑壕防御阵地,必须要用强大的火力压制住老毛子,然后从中线穿插突破,把老毛子分割歼灭。这次我们轻装简行,也没有携带迫击炮和远征机枪。更要命的是航空中队也不能提供火力支援,这一关不好过啊!”
“刘奎,现在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前线的情况你没看见吗?要是这么冲下去,我就是给你三个师团,也不够老毛子杀的!”
克尔扎科夫端着望远镜起身朝着前线望去,只见在前方一里长的战线上,不断的有沙土被抛出地面,像是鱼儿在水里扑腾起的水花。
中师长李云逸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和图书响起当初做太平军小兵的时候,采用挖地道的方式攻城埋设炸药。经常和城内的官军互挖地道,在地面下相互较量。
纳来哈城的阵地上正激战万分,枪声如雷,子弹如雨。
他不明白华兴军在打什么主意,也不敢放弃阵地往后撤退。更不敢冲出阵地,向数倍与己的华兴军发起进攻。心里只默念着上帝,期盼着传令兵尽快把援军叫来,如此便可把阵地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周智勇听命!”
“我错了,副军长,咱们马上就走!”
李福亮凝眉询问了下三位师长,想听听他们的想法。这个时候不是生气激动就能解决问题,身为一军统帅,无论什么情况下,他都必须要保持头脑的清醒。
“大家都有什么好的意见?我们不能再用骑兵发起冲击,这样目标太大,及其容易成为老毛子的活靶子?”
“末将遵命!”
半个小时过去,一条条壕沟出现在克尔扎科夫的面前。因为射击角度的问题,面对不断挖壕掘进的华兴军,克尔扎科夫一点的办法都没有。打又打不着,想冲出去又怕对面乌压压趴在地上的华兴军阻击。只是半个小时的功夫,这些华兴军竟然已经掘进了将近五十多米。克尔扎科夫心里急出了一身的冷汗,不断的盘算要不要冲出去阻击!
“小屁孩,你懂什么!”伊戈尔·德尼索夫在传令兵的帽檐上拍了下,随即转动眼珠子道,“你不要害怕,本上校不是逃跑http://m.hetushu.com,而是想从小路绕到中国人的身后,然后和你们师长前线夹击。如此才能一举歼灭中国军队,这是战术你懂吗?快点前面带路,抓紧时间行动!”
“上帝啊!这些中国人到底想做什么?他们是再挖坑埋掉自己吗?”
“令你们左师为前锋,采用土工方式向前掘进一百五十米待命!”
老毛子躲在战壕里显然占了便宜,对付面前冲击的华兴军骑兵,完全就像是在打靶子一样,毫不费力的就把一匹匹战马射杀在地上。
“末将在!”
“末将在!”
老毛子可以躲在堑壕的下面,华兴军也照样可以。现在前线距离老毛子的阵地最近的地方,不过两百多米。要是采用土工的方式掘进,最多两个小时就能挖设到五十米的距离。
“不错,这个法子不错,我同意!”
“对,对,对!这里山路众多,一定可以绕过去的!”伊戈尔·德尼索夫碎碎念了下,眉心一紧,对着传令兵便问道,“士兵,你知道这里那里还有山路可以通往外面?”
他是李福亮的亲侄子,当初叔侄俩一起入得华兴军。为了避嫌,李福亮也一直让他担任后梯队,把立功的机会总是让给左右两师。
最要命的是,方才航空中队对炮台进行轰炸的时候,已经用完了大部分炸弹。
“副军长,这里应该还有出山的路吧!咱们好好找找!要是能绕过纳来哈城就可以安全突围。”
李福亮冷冷的呵斥了他一声,想要他先m.hetushu.com冷静下来。
“末将在!”
他哪里知道,自己的传令兵正带着所谓的援军翻山越岭,从山路一路向南狂奔。现在已经马上要绕出山谷,从博格多峰下山而去。
“军长,您看这样可不可以?我们虽然没有迫击炮,但是我们有手榴弹啊!弟兄们可以采用土工作业的方式,让弟兄们和老毛子以堑壕对堑壕!等到挖设到距离老毛子五十米的距离,便用手榴弹集群抛射!一定可以把老毛子的阵地撕开!”
“哎!”
华兴军右路骑兵军团,已经对着老毛子的阵地发起了第三次冲击。
“副军长,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被袭击的?”
“师长快看,中国军队又有动作了!”
“末将遵命!”
大战前山谷里一片地安静,双方都抓紧时间补充弹药,养精蓄锐。
“令你们中师全部做好突击准备,要是老毛子的阵地缺口一旦打开,你们便立马就突击上去,将老毛子全部歼灭!”
伊戈尔·德尼索夫慌乱的踱步了两下,郁愤的挥动着手中的马鞭,脑子里不断的盘算着对策。要是过去的话,凭借昨日中国人的战斗力,完全就是去送死。但要是不过去的话,被前后夹击,也是个死。
“末将遵命!”
传令兵被伊戈尔·德尼索夫说的一愣一愣的,还真以为他想要绕到敌军背后突袭。连忙就敬了个军礼,带着这五千多老毛子,就朝前面的山路口奔去。
伊戈尔·德尼索夫愤愤的骂了一句,暗道晦气。没想到千方百计的http://www.hetushu.com跑出来,竟然被堵死在了这里。
因为山谷实在过于狭窄,华兴军三个师部在这里根本无法施展开兵力,所以只能在中线强行突进。
硝烟久久在战场弥漫不散,华兴军发起冲击后,克尔扎科夫反倒是在战壕里坐立不安了起来。
传令兵显然愣了一下,惊诧的颤抖了下身子。图库夫斯基阵亡的消息从副军长的口里说出来,多半不会有假。
传令兵缓过神来,老实的做了禀告。他在作战前一直跟随在克尔扎科夫的身边,只见华兴军人数众多,但是具体的人数并不知道,只能靠自己胡乱猜测。
“令你们右师结成枪阵掩护左师土工作业!要是老毛子冲出战壕,一定要压制住他们!”
第三次冲击还是以失败告终,老毛子修筑的战壕前面,已经倒下了上千匹战马的尸体,还有华兴军死伤的尸体。情况十分的惨烈,右路军团成军以来还没有遭受到这么大的损伤。
“报告副军长,前方一里处便有一条山路可以绕行到山谷的外面。但是道路狭窄,并不能通过战马!”传令兵老实的回答了一句,心里暗暗一紧。副军长这么问,肯定是打算逃跑了。于是传令兵又凝眉急劝了一句,“副军长,东线的战事紧急,我们师只剩下八千多兄弟。咱们还是尽快去支援,一定可以抵挡住中国人的进攻的!”
当对老毛子的战壕进行轰炸的时候,虽然也炸死了上千人,但是还是没有打开防御阵地的缺口。
刘奎长叹了口闷气,憋屈的蹲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