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7章 内斗不止

他并不知道那个骨肉是乔志清留的种子,一直是醇亲王心上的刺。
张之洞掐灭了烟头,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必须有人去实践此事,换言之就是有人去鸡蛋碰石头。
“你说的这些我心里都明白,但若是我们不去的话,那些满族亲贵们肯定会告我们个拥兵自重,不听从懿旨的罪过,到时候我们的处境会更加的艰难!”
当初清军撤往锦州以北,华兴军也只占领了秦皇岛便没有继续追击,在锦州和秦皇岛之间留下了长达上千里的缓冲地带。
关东新军完全按照华兴军的编制筹建,张春生现在便贵为三军的参谋长。他当初本是叱咤东三省的胡子首领,也是世代在东北定居的老东北人。手下共统帅九山十八寨数千人马,当初在东北几乎是横行无阻。
树大招风,张春平便是第一个被张之洞盯上的人。张之洞从来都不是腐儒,只要是有才之人,不管之前犯过什么罪他都能统统不在乎。经过三番两次和张春平沟通,张春平和张之洞惺惺相惜,带着手下的数千弟兄归顺了张之洞。
张春生也不是没有和华兴军交过手,当初他奉命想把战线推进到山海关一带。但是进攻了三四次都是损兵折将,大败而归。所以才乖乖的把防线设在锦州一带,不然也不会有上千里的缓冲地带。他心里明白,要是独以汉人的关东新军攻打山海关,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恭亲王大笑一声,举杯便敬了众人一杯,心里当真是畅快无比。也暗自庆幸自己当初对醇亲王和_图_书和庆亲王的付出,终于换来了回报。
张之洞把慈禧的懿旨给了张春生过目,神色有些低沉的问了一声,吧嗒着嘴唇,猛吸了口从关内买来的香烟。
军机处把劫掠山海关的方案拟定妥当后交给慈禧过目,慈禧当然是高兴的盖上了自己的凤印。这个一本万利的买卖,本来就是她提出来的。
张之洞几乎好郁闷的快要发疯,不知道这些满族亲贵都是怎么想的,都这个时候了,还在不断的排除异己。但是慈禧的凤诏他又不得不遵从,不得已把自己的心腹大将张春生。
“那司令的意思是想让兄弟们去白白送死吗?”
“司令,这一切绝对是满人的阴谋,他们肯定会希望我们白白说送死。华兴军戒备森严,有又怎么会白白把武器弹药送给我们呢。更何况他们的军事基地设在山海关,这里城墙坚固,没有重炮是根本攻打不下来的啊!”
二人携手,在东北迅速的吞收兼并各路胡子,很快就筹建到十多万到精兵强将。
他本是秀才出身,家境也相当富裕。只因为一次路见不平,失手误杀了一个满人,这才被逼无奈带着兄弟家丁当了胡子。
“真是太好了,尚书大人放心,我们藏族永远心系朝廷,和华兴军决战到底!”
“朝廷要阻止华兴军,支援西藏,总是要先解决关内的华兴军。你放心,回去后告诉你们的活佛,就说你们西藏只需坚持三个月,朝廷的大军马上就要南下消灭所有的叛匪。华兴军肆意妄为,天怒人怨,已经和*图*书再嚣张不了多长时间了!”
“春生,事情没有实践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此事成,固然是好。但若是不成,我也有理由在朝廷谏言,用事实证明这个方法是不行的。”
川藏线和滇藏线都属于茶马古道的一部分,二者相通相连,殊途同归。最后都在西藏的林芝城会和,共同通往拉萨。
虽然华兴军拿下外蒙,打开了进军东北的西大门。但是外蒙和东北有兴安岭山阻挡,此时只有山林小路可以进入东北,并不适合大规模的用兵,所以清廷暂时还是安全的。
华兴军这次主要出动四川军区十万大军进藏,他们也不敢走川藏线,想尽量多绕开华兴军。
他们过山海关后,就等于进入一个自由的地方。华兴军也就在这个地方设有重兵,所有过往的商贩百姓都要接受盘查。他们不管什么时候都没有和清廷断了联系,虽然整天的打仗,但是经济上一直有联系。
清廷打定了主意在关东积攒实力,也没有越过锦州半步,把自己死死的关在东北。
朝廷里五支军事力量,汉人掌管的兵马只有张之洞的汉族关东新军,和兵部尚书李鸿藻的十多万绿营军,满族的兵马还是占有绝对的优势。
关内的行动其实相当自由,除了军事基地外,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岗哨关卡。他们身穿藏族的服饰,遇到盘问便称自己是居住在滇藏边境的藏民,也没有一人为难他们。
张之洞冷静的分析了下,脸上满是无奈。
醇亲王奸笑一声,连连拍手叫m.hetushu.com好,对这个九弟也越来越看好。
张春生心有怨气的瞪大了眼睛。
“六哥,你这次的计谋真是太厉害了。张之洞那小子肯定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旦他不听懿旨,手下伺机作乱,咱们就参他一本,那朝廷还是我们哥几个说了算!”
庆亲王自从刺杀乔志清归来后,就像是留洋镀金了一般立马就受到慈禧的重用,一下就被提拔为东三省的八旗统帅,全面负责八旗军的训练和指挥。
恭亲王府,议会大堂内热闹非凡,满族的权贵们几乎都在此就座。包括护国军的统帅荣禄,满族关东新军的统帅醇亲王,新任八旗军的统帅庆亲王。
张之洞宽慰了张春生一句,已经下定决心弃卒保帅,牺牲一部分人,来保存整个汉族新军。即便此次行动失败,那也可以用事实向慈禧证明,此路是完全不通的。
秦皇岛由太原军区右军军团驻防,共在河北的秦皇岛防线布防了三路大军的兵力,由太原军区参谋长林全保亲自在这里指挥。
他们知道要是真的去劫掠华兴军的军火库,无异于虎口拔牙。张之洞只要这么做,那一定就是九死一生。
庆亲王排行老九,在三个亲王里排行最小,心里也最会使这些阴谋诡计。不然他也不会孤身刺杀乔志清,以抬高自己的声望。
自从慈禧在朝堂上提出,要张之洞靠劫掠华兴军,作为武器弹药的补充方式后。军机处的满族亲贵们便以此为谕旨,想逼迫张之洞派遣新军执行这个方案,从而削弱张之洞的威和_图_书望,还有关东汉族新军的力量,使满族亲贵重新执掌大权。
李鸿藻夸下海口,虽然明知道朝廷无能无力,但是他脸上不能表现出一点的不自信。他怕一旦露了无奈之意,这些西藏人没了希望,恐怕立马就会归顺华兴军。他们要是看到希望,必定会和华兴军决战到底。那华兴军肯定被这些西藏人拖住一部分的兵力,对于大清来说再好不过。
“梁山宋江难道不知道攻打方腊会损兵折将吗?身在朝廷之中,必然要受朝廷的节制。太后既然下了命令,那就必须去遵守,这才不失为忠君爱国之道。更何况山海关不过也只布防了一个军的兵力,我们此次也只是以劫掠物资弹药为目的。要是以三路大军突然袭击,一定能打华兴军一个措手不及。等他们的援军一到,我们便立即退出山海关,撤回锦州防线!”
“尚书大人,您能告诉我们一个大概的时间吗?我们回去后也好对活佛交代一下。
西藏使者全都是满心的欢喜,不管经历怎样的辛苦,总归还是找到了强有力的外援。这一次奉命出使清廷救援,总共五十多人,出关后只剩下了十几人。沿途不是被大风刮散,就是碰到泥石流被活埋。
“老九,你小子在华兴军的大牢里关了一个月,可是越来越让七哥刮目相看了啊!”
西藏使者扎西次仁激动的追问了李鸿藻一声,想确定朝廷不是在敷衍了事,不想白高兴一场。
“春生啊,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他能从大牢里出来,完全得益于恭亲王和醇亲王的鼎力http://www.hetushu.com相助,醇亲王为了他竟然把自己的骨肉舍弃,这个情谊他自然也记在心里。
他本来就是被逼去做了土匪,现在官府招安,能报效朝廷,当然是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七哥,这都不算什么,我们还可以再给汉族关东新军浇把火。我们不是每个月月底发军饷吗,这算算时间后天便是发军饷的日子里。你现在兼任户部尚书,监管财政,可以找个借口,故意拖延到下个月再给他们发军饷。我们在暗中散发谣言,就说朝廷不管汉族关东新军了。要是没有军饷,他们哪里肯奔赴前线卖命。这两把火烧起来,汉族关东新军的那些胡子肯定会忍不住作乱,这样我们便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醇亲王激动的举杯满饮了一口,自从恭亲王把他的绿帽子送出去后,醇亲王就跟恭亲王越发的亲近起来,一切都以恭亲王为首。
张之洞当年奉命在东北筹建新军,一个很大的措施就是赦免一切胡子犯下的罪过。只要是肯归顺朝廷,此前所有的罪过都一笔勾销。如若不然,朝廷必然挨个清剿匪患。
山海关位于华兴军与清军的交界处,地处秦皇岛以北,也是华北与东北的交界处。
“好,就按老九说的把,再给火上浇点油水。今日本王真是痛快,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看到皇族这么团结一直对外,我们大清复兴有望也!
扎西次仁大喜,激动的连连冲李鸿藻行了个大礼,心一下子就放进了肚子里。一行人拜别了李鸿藻后,也没有在奉天久留,很快就入关奔赴云南,准备走茶马古道进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