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0章 自相残杀

喊声落,十几个邓庆虎的兄弟便持枪往指挥部的院外冲去。
“杀人啦,杀人啦!”
消息第二天才传回奉天外的汉人关东新军军营,指挥部的所有将领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激动的全部站起了身子!
“你快说,我大哥是怎么死的!现在的尸体在哪里?”
不知道多少发子弹打来,墙上都被打的烟尘四溅。邓庆虎被打的浑身血洞,瞪大着眼睛不甘的滚在了血泊之中。
棋盘山位于长白山的余脉,当年张春生拉起的九山十八寨全都在长白山一带。
街道旁的一栋二层的酒楼上,一个头戴蓑笠的年轻人暗暗的下了酒楼,挑着身上的担子混进人群离去。
“砰!砰!砰!”
“回左军长的话,大哥死在回军营的路上,是在闹市街被人用枪打死的。那会他刚从张之洞的府衙出来,张之洞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给大哥收了尸体,派人封锁了城门,小的们也都是现在才得到消息的啊!”
张之洞拍着胸脯,语重心长的又开导了张春生一下。
张之洞亲自对着指挥部大喝一声,不断干咳着,满脸都是苦楚和无奈。
“大哥,你也不明白。不管手下的弟兄有何抱怨,我张春生永远都站在你这边啊!你说的对,我们兄弟要相互信任,但是你真的信任自己的兄弟了吗?”
中军长刘黑子一脸紧张的问了出来,他同意张春平的意见。张春生一死,他们也一定会被以各种罪名论处。
张之洞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将他搀扶起身,端起酒http://www•hetushu.com碗便又满饮了一大口。
张春生也是发自肺腑的吐露一句,知道张之洞监视自己,全身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
“大哥,我和你是兄弟,和他们也是!你让我对自己的兄弟下手,除非你先杀了我!”
“张之洞,我草你姥姥!来人啊,马上下命令集结兄弟,老子要把张之洞碎尸万段!”
张之洞面色铁青的直言而出,面色已经恢复了冷静,完全是一副绝情的模样。
张春生被问的哑口无言,他的弟弟张春平确实说过也解决张之洞的事情,张之洞也不冤枉他。
“邓庆虎,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张之洞既然杀了我大哥,也会立马部署杀了我们啊!”
指挥部里张春平还脑袋清醒,一把攥起传令兵的胸口,几近愤怒的咆哮一声。
“春生,你怎么就不明白!我要是杀你,还用等到现在吗?那些满族亲贵明摆着就是在挑拨你我的关系,想让我们不战自乱,借此夺下我们汉人手里的权利。此时此刻,我们兄弟更应该彼此信任,相互扶持的往前走下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互相算计,中了敌人的圈套啊!”
“糟了,指挥部被包围了!我们出不去了!”
街道上的百姓纷纷乱窜了起来,撕扯着嗓子四散逃命。
“你们放心,此处二十公里外便有一座山,又名棋盘山,当年我和我大哥便是在那里拉到第一支兵马。后来才和你们会和,在长白山打下了九山十八寨的基业。现hetushu•com在事情有变,我们便带兵去往那里,咱们肯定会东山再起!”
“春生,咱们在结义的时候就说过,这辈子不管朝廷如何待我们,我们也要报效朝廷,为国为民。如今太后和皇上受到奸臣蒙蔽,这才让我们蒙受一点的委屈,但是这种委屈远远不是我们造反的理由!当年岳飞被十三道金牌召回,惨死风波亭也没有违背他的忠义之道。袁崇焕被千刀万剐,也没有违背他的忠义之道。我们既然立誓要做一个忠臣,这点点委屈又算什么呢!”
密集的枪声再次响起,冲出去的所有人一时间也全部嘶嚎着倒在了血泊之中。
刘黑子四面查看了下,密密麻麻的全是手持长枪的兵勇。而指挥部里的亲兵只有上百人,根本就无路可逃。
右军长邓庆虎和中军长刘黑子也恢复了冷静,立马抱拳对着张春平便跪了下来。决定以他为首,一切听从他的命令。
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张春平在墙角朝外望去,正是汉人关东新军的好几位师长。那些人的后面正是一脸冷酷的张之洞,背着手傲然挺立在风中。
“那你说,你让兄弟怎么办?这份名单上的人,全都是兄弟多年的下属还有亲兄弟,你是想让我把他们的脑袋都割下来献给朝廷吗?”
张春生痛苦的撕扯着嗓子大吼一声,满是郁愤的瞪大了双眼只盯着张之洞。
乌云蔽日,狂风四起。
张春平马上指着地形图简单介绍了下,刘黑子和邓庆虎一听全都连连点头http://m•hetushu.com,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
所有将领都长嚎一声,跟着跪下了身子。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什么?”
城中巡逻的士兵立马封锁了各个城门,在得知死者身份后,整个奉天城都变得震荡了起来。
刘黑子看着邓庆虎的尸体,几乎是失去理智的贴在墙角,对着门外便嘶吼了出来。
但就在三人谋划的时候,指挥部外突然传来了密集的枪响。
天阴沉了一夜,更加的让人心生焦躁。
张春生双拳紧攥,铁着脸低喝一声,面色扭曲的转身就出了门去。
“大哥既然不信任兄弟,要杀要剐,兄弟毫无怨言!”
张春生把身上的武器往地上一扔,噗通就给张之洞跪在了地上。
“砰!”
三人立即端着长枪就出了门去,只见指挥部外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是举枪乱射的士兵,也分不清是哪部分的人马。刚出指挥部
“春平兄弟,咱们这四面都是朝廷的嫡系武装,我们这是要往哪一面走啊?”
三人刚出门,就见一梭子弹打来,急忙又退了回去。
邓庆虎一听到这个回到,双眼通红的便拔出了腰刀,对门外大吼了一声便要出去宰了张之洞。
兄弟们死的死伤的伤,刘黑子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冲着身后咆哮了声,举枪便冲出们去。
他大哥昨夜一夜未归,他的心里已经心生警觉,但是没想到今日便传来了噩耗。不管是不是张之洞做的,他既然封锁城门,那就是在准备应变的办法。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他们,他们现http://m.hetushu.com在第一个要做的就是自保,而非冲进城里自投罗网。
“他们身为匪盗,不服管束习惯了,不杀绝对不能重立军威!这次闹饷的事情绝对是有人在暗中授意,这事情传到朝廷耳朵里,我们都会被办个治军不严之罪。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大哥,今晚便解决了他们!你若是不愿动手,就休怪大哥无情!”
中军军长刘黑山也长泣一声,噗通就跪在了地上。
传令兵哆嗦着身子,立马回禀了一声。
“大哥,你怎么就先兄弟们而去了呢!”
“我告诉你们,我张之洞不是暗箭伤人的小人!张春生不是我杀的!你们要是不反抗,一切都好商量!放下武器,我饶你们不死!”
已经是五月的天气,张春生在风中策马而行,身上还是满满的寒意。
邓庆虎也看见了张之洞,当下就怒不可待的从墙角跳出来就要对着前面扣下扳机。
“张之洞!你个忘恩负义的混蛋!亏你还是我大哥的结拜义兄,没想到你竟然干出这么苟且的事情!你栽赃陷害,杀我大哥,灭我众兄弟,你到底居心何在!”
“大哥……”邓庆虎手下的嫡系兄弟全部嘶叫了一声,一兄弟带头高呼一声,“为大哥报仇,拼了!”
“你放屁!事到如今还敢狡辩!兄弟们,跟老子冲出去,给大哥报仇雪恨!”
“是啊,春平兄弟,我们就是要反,也要先有个地方落脚啊!”
“兄弟杀我兄弟者,我必杀之!兄弟杀我兄弟者,我必杀之!”
“报!军长,大事不好了!大哥被打死在奉天城里和_图_书了!”
奉天城外的汉人关东新军分散驻扎在各县,指挥部里的将领听到张春平的将领,马上就出去集结兵马。
汉人关东新军的高层将领里,很少有人看到这一点。但是张春生知道,只是他碍于兄弟情分一直没有提起。所以众将每次要自作聪明的对张之洞下手时,张春生总是坚决的反对。因为他知道,真正到叛变的那天,手下的兄弟跟谁还不一定。
张之洞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抖动,脸上的杀机四溢,喉咙里一热,噗嗤一下就吐出了鲜血。
一声巨大的枪响划过长空,张春生马上就要驶出闹市街,突然感觉耳边有一道疾风吹过。转瞬间眼前便一片漆黑,身子一软便从马上翻滚了下去。
“张春平!刘黑子!邓庆虎!你们三人密谋造反,按律当斩!识相的快些放下武器,老子给你们个痛快!”
虽然高层的将领全部都是张春生的人马,但是中层的将领早就被张之洞更换了一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没有半点吓唬人的意思。那绝对是胸有成竹,说到做到。
邓庆虎一下就激动地跳起了身子,雷霆大怒的嘶声大吼了出来。
准备整兵待命的众将全部命丧当场,被子弹打成了肉筛子。
“是张之洞那个狗东西!老子这就去宰了他!”
右军长邓庆虎也是一脸茫然的问出声来。
张春生的嘴里不断地默念着结义时所说的话,眼中泪如雨下,连视线都变得模糊。
张春平连忙阻止了下,急令帐中的亲信将领马上集结部队,以应对即将而来的暴风雨。
“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