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9章 弹丸小国

乔志清放下碗筷,用丝巾抹了抹嘴,满是好奇的看着这个渔民。
慈禧心里咯噔一响,自从迁入关东之后,好久都没有洋人的消息了。
慈禧的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对着醇亲王就拍着凤椅娇喝了一句。
邓世昌一听有仗要打,立马就来了精神,起身就抱拳请命。
“不可能,国防部从来没有收到清廷发展海军的情报!而且就算是清廷的,他们也绝对不会对着民船开火!”
醇亲王继续跪地禀奏了下,声音里满是愤慨激动。
醇亲王建议了声,好半天朝中也没有人反对。
海军司令黄文忠否定,脸上也满是疑虑。按理说远东有实力的舰队都被海军给打垮了,这股炮船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国家是遭受了灾害了吗?”
渔民是个三十岁上下的汉子,身穿旧式的粗布袍子,脑袋后面留着长辫儿,一听那口音就是关东的。
早朝一开始,主管户部的醇亲王奕劻就站出来跪地禀告道,“启奏太后,今年的夏粮已经收获完毕。因为这两年大面积的耕地重新开垦,所以今年的粮食也是大获丰收。”
“那就好,回去后你便通知下王树茂,让他尽快让国防部拿出一个进攻的方案出来。”
此事他和恭亲王、庆亲王已经达成一致意见,准备借着攻打朝鲜的机会,在朝鲜再抢掠上一番,发上一笔小财。朝鲜国这些年都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动荡,国库里应该有的是银子。
乔志清冲渔民吩咐了下,让亲兵给他腾了个位子http://www.hetushu.com坐下。
魏子悠凝神的在一旁听了半天,心里终于有了些线索,也跟着分析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打渔的船只是怎么损毁的?”
“非也,他们的国家非但没有遭受灾害,而且今年还大获丰收。原因就是他们找到了帮手,公然向我们大清挑衅!”
“洋人?”
“启奏太后,今年关东的粮食虽然大获丰收。但是这些年也从关内迁来不少的灾民,都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他们中的很多人,还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现在正好开仓放粮,救济这些灾民,以示皇恩浩荡,让百姓真心拥护我们大清。更何况华兴军在关中还虎视眈眈,我们切不可忘动刀兵,让华兴军乘虚而入啊!”
满朝文武,此时只有李鸿藻一人站出来反对。朝鲜再反叛,也可以作为大清在东部的屏障。要是大清去攻打朝鲜,那就等于说是把战线推进到了海上,和华兴军强大的海军直接面对。
“区区朝鲜,不过弹丸小国!他们凭什么敢和我大清叫板?他们的帮手又是谁?难道是华兴军在作怪不成?”
朝堂上的众大臣终于听到一个好消息,全都是面露喜色的窃窃私语起来。
“行了,起来说话吧,我们这里不喜欢别人跪着说话。”
“官爷,小的就是个打渔的啊!俺家里还有七十岁老母要养活,你们还是放俺回家吧!”
在慈禧的心里,朝廷的威严就是她的威严,朝廷的脸面就是她的脸面http://www.hetushu.com
“此事还不着急,也不能确定就是西班牙的那六艘战舰,你先坐下!”乔志清微笑着冲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摆了摆手,继续分析道,“既然要去朝鲜,那就不能白跑一趟。不但要把这股不明舰队歼灭,还要把朝鲜也顺手拿下来。朝鲜位于锦州的大后方,只要我们从这里登陆。清廷辛苦打造的锦州防线,势必就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地,我们拿下锦州也就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
“对,就是洋人!奴才以为朝鲜已经和洋人达成协议,以为我大清衰落,所以才敢反抗我们。这样背信弃义的藩属国,我们若是不出兵,就难以彰显我们大清的威严。”
“总统,事情都已经搞清楚了,这些木板是从朝鲜海域飘过来的。我们沿着洋流的方向一路航行,最后在海里还救了一个活口,还是让他跟你说吧!”
“回军爷的话,小的姓杨名金旺,家在东北松花江沿岸。平常打渔的时候,只要有空闲,也会去朝鲜国收购人参来贩卖。一来二去,每次也能赚点辛苦钱。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小的这次和叔父雇了艘商船,还有十几名水手打完鱼,想借机去趟朝鲜收购些人参。可是船刚行进朝鲜海域,迎面就碰到了巨大的帆船,上下两层都是火炮,二话不说就朝我们开炮射击。小的的船就是木头做的,两发炮弹命中,就被打成了碎花子。小的命大,因为死死的抓住船桨,在海里整整漂浮了三四天,睁开眼后就到了这里。”
http://www.hetushu.com行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改天我会让人亲自送你回家!”
她心里对朝鲜也没个概念,也就是每年藩国进贡的时候能听到这个名字。此时生这么大的气,完全就是因为脸面挂不住了。
“哪国的小的不知道,反正不是朝鲜的,他们国家压根就没有那么大的海船。俺和二叔雇的海船都有两百多吨,可是跟他们比起来就跟小船似的,足足比俺们的大了十几倍。数量大概有个五六艘,当时小的太害怕,也没看清楚!”
黄文忠立马就表示支持,国防部对朝鲜可是垂涎已久,东亚也就剩下这个地方没有被华兴军拿下。
朝廷虽然衰弱,但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现在一个弹丸小国,也敢和朝廷叫板,明摆着就是不给她面子。
慈禧娇喝一声,脸上的余怒未消,看样子是被朝鲜给气着了。
“那你看清是哪个国家的炮船了吗?数量有多少?吨位有多大?”
“说说吧,你有何事?”
兵部尚书李鸿藻此时站出身子,一看那样子就是准备反对醇亲王的提议。
慈禧也欣慰的点了点头,微微的舒了口气。她见奕劻欲言又止,于是又追问了下。
“回太后的话,从张之洞大人经营东北开始。朝鲜作为我们大清的属国,每年这个时候也要给我们上缴粮草。但是今年,他们却抗拒不交了!”
“太后,奴才也以为不出兵不足以震慑四方!朝鲜不过是弹丸小国,就算是出兵征剿,也费不了多少的粮草。另外我们的锦州防线固若长城,华兴军要想打过来,除非和图书是长翅膀了!太后大可不必过于忧虑!”
庆亲王的话音刚落,恭亲王也站出来支持出兵朝鲜。
杨金旺仔细的回忆起自己当日所见到的情况,边想身上边惊恐不平的颤抖了下。
醇亲王再次禀告了一句,这下不光是满朝文武,连慈禧都跟着惊讶了起来。
邓世昌简单介绍了下,挥手便吩咐传令兵,把他们在海里救上来的渔民给唤了上来。
乔志清点了点头,当下就对黄文忠下了命令。
“总统所言极是,国防部也讨论过这个方案。只是西藏问题刚刚才解决,还没有来得及向您汇报。”
慈禧好奇的挑了下秀眉。
“太后息怒,此事和华兴军没有关系。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帮洋人,现在就驻扎在朝鲜境内。我们今年派出去收粮的船只,全部被这些洋人的炮舰炸成了碎片,没有拉回一船粮食啊!”
乔志清看着魏子悠会心一笑,终于点头开口道,“子悠说的不错,当初这六艘西班牙战船一直没有踪影,后来我们就放弃了寻找。此次的事情恐怕就是他们干的,就是不知道他们炮击渔民的船只干什么?”
“总统,会不会是清廷搞的鬼?朝鲜是绝对没有这样大型的炮船的!”
“李大人所言差矣!”庆亲王这时立马站了出来,抱拳跟慈禧跪地行礼后,接着反驳道,“我们关东沃野千里,哪里会有那么多灾民,李大人是不是搞错了?更何况是朝廷的脸面要紧,还是灾民的肚子要紧?脸都没有了,还要肚子干什么?现在就应该狠狠的教训朝鲜一下,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和图书主子!”
“总统,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北海舰队吧,正好拿这些洋鬼子练练手!
乔志清淡淡的冲杨金旺吩咐了下,待他千谢万谢的下去后,这才点燃根烟凝神的抽了一口。
乔志清心里一动,不断盘算着附近哪个国家有这样的炮艇。
“太后,臣有事要奏!”
奉天紫禁城
“我想起来了,去年进攻菲律宾的时候,不是从哪里逃走了六艘战舰吗?后来我们攻占台湾和日本,也没有发现他们踪迹,他们会不会北上逃去朝鲜了呢?”
邓世昌跟乔志清分析了下,怀疑的挑了下眉。
三个亲王都没有意见,朝堂上当然不敢有人乱说什么。况且有的官员还是第一次听到朝鲜这个名字,连它在哪里都不知道。打不打仗,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他的心里,朝鲜就是一只苍蝇,拍死它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这一块肥肉放在那里,不吃白不吃。
杨金旺满脸苦楚的回禀了下,想起当日的惨状,眼睛一会就憋成了红色。
他对朝鲜一点好感都没有,在他那个时空里,不管是南棒子还是北棒子,脸皮都不是一般的厚。中国历史上什么有名的人物和节日都成他们的了。蚩尤是他们的,华佗是他们,连李白也是他们的了。最后估计是看上嫦娥了,把中秋节也申请为他们的文化遗产了。
“很好,户部的事情你做的不错,还有什么事情吗?
渔民一愣一愣的,确认乔志清没有逗他后,这才小心恭敬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醇亲王脸色深沉的应了声,说道这里,朝堂里的大臣一下就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