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4章 掰棒子(二)

翻译官好半天才把皮克的话翻译了出来,朝鲜的各将领都是满心的激动,不知道这个洋鬼子是哪根筋抽了。从前使唤他一下,每次都整的跟三股茅庐一样,还要搭上一大堆的银子。
“那就预祝皮克将军凯旋而归,待会我便派人把银子给你送过去!”
皮克带着西班牙舰队,满载这些年积攒的金银物资,缓缓从仁川港离岸。
皮克披着牛皮雨衣,看着渐行渐远的海岸线,心里一下就轻松了许多。
大院君神色紧凝的叮嘱一声,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和侵略者拼了。
本来他还想在朝鲜再多呆些时日,谁知道这个小国竟会招来华兴军和清军的一起进攻!傻子才留在这里为这些黄种人陪葬。
他已经决定脚底抹油,不再搀和亚洲的事情。西班牙的国内迟迟没有援军过来,他的锐气早就被磨完了,暂时也没有了找华兴军报仇的勇气。
大院君亲自带人给皮克的舰队践行,待西班牙战舰全部驶离港口后,他才坐上轿子返回了府宅。
三军军长都已经到齐,郑大海和邓世昌相伴,刚检查完正在港口避风的军舰。二人一听到指挥部通知,连忙就披着雨衣赶了过来。
大院君很痛快,没有丝毫的犹豫。
“好,就这么定了。今晚我们便会补充好燃料枪炮,明日一早便兵发中国!”
前线指挥部召开军事会议,右路军团三军军长、南北海军舰队司令都有参加。
大院君诚恳的感和-图-书谢了下皮克,但是他也知道不给点好处,这个洋鬼子肯定不会卖力。
“德赫亚,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有事的。你相信吗?等我们回到西班牙,重整远东舰队。一定会从乔志清的手里,再次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郑大海调侃了下,大笑一声。
“醇亲王?关东军?清廷怎么也和朝鲜翻脸了?”
毕竟他曾经打败过洋鬼子,这次他也相信,只要朝鲜上下团结一心,也一定会度过这次危机。
第二日,朝鲜海域乌云遮盖,狂风大作,夏日的暴雨说来就来。
权相宇出了府宅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府宅的金色牌匾,拍马就朝北线的阵地赶去。
皮克所统帅的西班牙舰队,也算是世界上第一支正规的海外雇佣军吧。
权相宇跪地就对着大院君一拜。
“大院君,那我们现在和华兴军求和行不行?对付大清,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现在又要分兵对付华兴军,朝鲜只有死路一条。”
“事到如今,不放心又能怎样!他要是有心骗我,那就随他去吧,五十万两银子也买个平安。我们现在已经捅了马蜂窝,得罪一个大清朝就算了,还把华兴军给招来了。要是连这伙洋鬼子也与我们翻脸,我们哪里能应付的了!”
郑大海不解的挑了下眉,屋里的所有将领,也都是满脸疑惑的看着林全保。
皮克接受了这个提议,他反正是打算要脚底抹油了,能捞一点就多一点。和-图-书在朝鲜多待一天,他们的危险就多一分。
“大家都先别高兴了,这件事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林全保跟着无奈的笑了笑,拿起军报递给郑大海。一边让众将传阅,一边接着道,“关东最新消息,醇亲王奕譞已经于昨日,指挥着十万关东军,全部跨过鸭绿江。我们现在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很有可能在朝鲜就与清廷的兵马交手。”
“那就多谢总理大人了,赏赐归赏赐,佣金归佣金。这次的任务太过凶险,佣金肯定比前两次要高!”
林全保简单介绍了下,点了根烟抽了起来,给在座的将领也分发了一根。
皮克退下后,大院君身边的兵部尚书权相宇,看着这个洋鬼子,心里总感觉有点不放心。
比如上次在海上截击清廷征粮船,朝鲜便给皮克开出了一万两银子的价码。
其实皮克的心里是想说,去你妹的,玩蛋去吧!这个魔鬼我哪里能惹得起,我要是能打败华兴军,还躲在你这里做什么!
“大院君,你就真的放心这个洋鬼子吗?”
郑大海人还没进门,那粗狂的骂声就传进了屋里。邓世昌恭敬的接过他的雨衣,递给了身后的小兵,跟着淡然一笑。
翻译官把皮克的话直译了出来,大院君毫不犹豫的就表示接受。事关朝鲜兴亡,钱财完全不是问题。
“皮克将军,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真是一个勇士,我还以为你会弃我们于不顾,我们朝鲜会永远记得你们的恩德。此事过后,m.hetushu•com我便奏请皇上,册封你为朝鲜的忠义王。另外,把济州岛作为封地赏赐给你,你们的后世可永享这块封地。”
他相信只要坚持抵抗,那就一定会获得胜利。当初洋鬼子也是不可一世,连大清国都能打败。但是他们进攻朝鲜的时候,却被灰溜溜的打跑,那就是用必胜的勇气换来的。
青岛港口,因为暴风雨的原因,左军团前线指挥部暂时取消了作战计划。
“上校,海上风大,咱们还是回船舱吧!”
这一年他东躲西藏,不敢抛头露面,就是怕华兴军发现他们。现在终于要离开这里,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海浪翻滚,不断拍打着船舷。皮克身边的上尉德赫亚,见他立在暴风雨中一动不动,心里有些替他担心。
权相宇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他也相信权相宇会按照他的意志坚持抗战到底。
他平时和乔志清在一起也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开玩笑也是习惯了。
前线总指挥林全保笑了笑,起身招呼着二人坐下,会议也算是正式开始。
皮克直接开价,想最后讹上一笔,拍屁股走人。说实话大院君给的条件的确很诱人,但是命都快没有了,还要封地干什么。
德赫亚也跟着嘶吼一声,心里对重回远东信心满满。二人也算是表达对上帝的抱怨,为什么他要让这些黄种人变得强大起来。不过他坚信白种人一定比黄种人优越,打败黄种人也是迟早的事情。
屋里的众将都跟着大笑了下,一群大老粗坐在http://m.hetushu.com一起,也没有什么好顾及的。
“此时说来话长,因为清廷在朝鲜横征暴敛,引起了朝鲜的摄政王的不满。他便雇佣了一个西班牙舰队进行反抗,把清廷的征粮船都给炸掉了。慈禧震怒,当下发兵教训朝鲜。也就是你们大败朝鲜战船的那天,醇亲王正准备带着兵马从鸭绿江渡江!”
皮克对朝鲜的政治也搞不明白,见大院君大权独揽,所以也以总理大人称呼他。
此时的舰船虽然采用蒸汽锅炉做动力,但是对天气的要求也非常的高。在暴风雨中编队行进,很容易就会被暴风雨冲散而偏离航线。现在什么雷达、无线电都没有,失去联系后也很难再混合。
“已经晚了,华兴军不会无缘无故,向我们发起进攻。他们在战争之前,肯定已经做足了准备。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你去幻想和他们和谈,那就是妄想。”
“贼老天,真是早不刮风,晚不刮风,偏偏和咱们过不去!”
他要是推辞不就的话那也算了,关键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竟然主动要为了朝鲜拼命。
“总统都说什么了?是不是要我们给他,抓几个朝鲜女人带回来?”
“郑司令、邓司令,真是辛苦你们二人了,总统刚刚发来急电,这才让你二人冒雨过来。”
权相宇凝眉提了个建议,他对现在朝鲜的局势完全不看好。不论是古今哪个战役,只要是两线作战,那必然是自寻死路。
“终于要回到文明m.hetushu.com世界去了!”
“相宇君,北线就交给你了。朝鲜生死存亡在此一战,就算输了战争,也不能输了我们朝鲜的骨气!”
“没问题,皮克将军。佣金不是问题,这次我们朝鲜会为你们支付一百万两银子。但是要分两次支付,事先先支付给你们一半,事后再付一半。皮科将军觉得可以吗?”
此情报也是火狐刚刚从东北发来回。乔志清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因由,连忙派人把情报送到了对朝前线指挥部,给他们提了个醒。
在鸭绿江阻击清廷进军,朝鲜又开出十万两银子的价码。
皮克扶着船栏嘶吼一声,满脸都是不甘心的表情,在暴风雨中显得那样的狰狞。
天公不作美,大院君的心里很是不快。出征之日,这种天气总有点不吉利的征兆。
大院君叹了口气,满脸都是无奈的模样。他也对这个洋鬼子不放心,所以才分成两半支付酬劳。这时候不能把希望放在洋鬼子的身上,他们毕竟也没有为朝鲜尽忠职守的义务。花点钱,只要这伙洋鬼子不捣乱就行。
“哎,希望天佑朝鲜吧。鸭绿江防线军情紧急,属下还要赶过去指挥战斗,仁川防线就拜托大院君了!”
“上校,我相信你!我相信咱们一定可以变得强大,把这些愚昧落后的黄种人统统打败!
大院君摇头否定,他也没有和华兴军接触过,更没有见识过他们实力,心里也不至于太绝望。
他对这位老上级很是感恩,要是没有郑大海的悉心教导,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成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