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5章 掰棒子(三)

虎骑营的骑兵全部翻身上马,拔出腰刀、搭起弓箭,振臂便高呼一声。一路上看到被清军糟蹋的城镇,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仇恨。
“末将领命!”
即便如此,满人关东军建成后,战斗力还是没有汉人关东军的三分之一。
青州城外,一队人马趁着月色正悄无声息的摸了上来。战马全部被套住了嘴,用棉布裹住了蹄子,走起路来没有一丝的声响。
这些军情,国防部早就下了通知,陆军高级将领都有了解,他也不多做解释。
清军这些大老粗们眼见如此,哪里还能把持住自己。直接在篝火旁边打了个地铺,连帐篷也不搭,抱着朝鲜女人就当众嘿咻了起来。
齐布琛再次抱拳神色惆怅的谏言,不想看着辛苦发展起来的关东新军,再次堕落成八旗军的样子。
晚风呼啸,马蹄飞扬,杀气四溢!
这些人正是从平安道东道,赶来支援的援军。
“乖乖,都怪我们海军疏忽大意了!要是前两日我们就封锁了鸭绿江,他们一个人也过不去朝鲜。”
全城的年轻女人,几乎都被搜刮了过来。当做战利品,轮流的让清军糟蹋。
朝鲜此时的行政区域共分为八道,和新中国的省级行政区域一样。
林全保简单介绍了下。
乔志清每次看《大长今》的时候,都要暗骂导演不尊重史实。不然荧屏上胸色满园,足以让人大饱眼福。
齐布琛本来还想再劝,但看着奕譞满脸不乐意的表情,只得抱拳叹了口气和-图-书,心中无奈的退出了军帐。
崔成浩翻身上马,拔出腰刀就大喝了一声,手中的火把也很快点燃了起来。
清军指挥帐,醇亲王正怀抱着两个朝鲜女人饮酒。帐外突然进来一老将,抱拳便对着醇亲王跪地谏言。
崔成浩回下手中的腰刀,眼睛里冒着愤怒的火光,对着前面的城墙便挥了下去。
此时已到了三更时分,城外的野地里一片的寂静,死气沉沉的让人不寒而栗。
“齐老将军,朝鲜本是我大清的奴才,不但不听主子的话,反而动手打起了主子。咱们现在既然要教训奴才,就断然不能手软,给他们一点惩戒也是让他们长长记性!”
“冲击!”
“林参谋长,您就放心吧!我们海军一定把鸭绿江给封锁的严严实实的,保证完成任务!”
清军攻占这里后,在四面城墙设了岗哨,便安营扎寨了下来。
清军在城内共设有东西南北四座营地,分别驻防四座城门。
三千多匹战马像是一道利箭,对准南段城墙“嗖嗖”就冲击了上去。
奕譞边挑逗着身边的朝鲜女人,边淡淡的回了齐布琛一句,满脸都是不在意的表情。
“这些朝鲜女人可真够有味的,咱兄弟再去四处找找,看看还有什么好货色!”
“可是这样纵情享乐下去,必然会军心涣散,战斗力大减啊!”
金世轩对着身边的年轻将领轻语了声,指了指前面火光四起的城池。
但还是无法改变积弊难返的现状hetushu.com,国内各种矛盾丛生。不管是政府还是军队,都已经变的跟清廷一般腐朽堕落。
金世轩一路胆战心惊的带着这支骑兵赶来,他还算是朝鲜少有的忠臣。虽然心里万分惧怕,但还是选择了面对。
事实上,他们一路连连攻克三座城池,无不是跟蝗虫过境一般。能杀的就杀,能烧的就烧,能抢得就抢。
他知道清军没有水军协助,所以也准备依靠平壤境内丰富的江河水系,层层阻击清军。
那老将名叫齐布琛,是张之洞在东北招募的第一个满人将领,当年他正担任黑龙江的游击将领。
郑大海把烟也点了起来,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他主要的精力放在海上,对陆军的对手都不了解。
在进攻之前,他并没有妄自行动,而是先派出了精干的的手下对清军的布防进行侦查。
那年轻将领名叫崔成浩,家中世代从军,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二品参将,统帅三千多虎骑营。
此时正值初秋时节,朝鲜女人还正穿着她们民族独有的露乳装。白花花的胸脯肆无忌惮的露在外面,
平安道西道的府县,全都沿海岸线而设。一路都是平原地带,几乎无险可守。
奕譞满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心里正着急着和这俩朝鲜小娘们快活,这老东西偏偏唠叨个不停。
郑大海拍了拍胸口,豪爽的跟着也笑了起来。
满人们作为特权阶级,早已腐化堕落到了骨子里。张之洞尽量招募有战斗力的满人,手下也聚http://www.hetushu.com拢了一大批满人的悍将。
“兄弟们,复仇的时刻就要到了,把侵略者斩尽杀绝!”
林全保点了点头,满是期待的环顾了众将领一眼。
林全保笑了笑,宽慰了郑大海一下,给他下了最新的指示。
这些平日里本就嚣张跋扈的满人,没有了管束,在朝鲜这块法外之地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这几年大院君虽然下大力气改革利弊,打击安东金氏、丰壤赵氏等外戚势力,加强中央集权。
清州城陷落之后,守城的府尹金世轩趁乱逃走,终于从平壤搬来了一支三千多人的骑兵队伍。
“关东军是张之洞在东北筹建的武装,全部按照咱们华兴军的编制设立,分为汉人和满人两个军团。满人关东新军人数在十万左右,配备英国最新研发的恩菲尔德后膛步枪,性能和咱们的差不多。”
他对身后的骑兵挥了挥手,示意大家撤掉马蹄的棉布,准备对清军发起突袭。
在乔志清的那个时空里,朝鲜这种露乳装扮,一直持续到沦为日本殖民地后才得以断绝。
将领们全部起身敬了个军礼,面色坚定的朗喝一声,所有人都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将军,前面就是青州城了,清军的营地就设在城里!”
“行了,老将军。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去外面巡查一下城墙岗哨的防御,别让朝鲜人趁着夜色钻了空子!”
作为对朝鲜背信弃义的惩罚,醇亲王奕譞也放任士兵,在清州城内烧杀抢掠。
朝鲜平安道和-图-书首府平壤,朝鲜兵部尚书权相宇已经赶到这里,亲自布置对清廷的防御。
结果很快汇聚了上来,四面城墙中,只有北段防守严密,现在还有火光在城墙来回巡逻。东段、西段、南段已经没有了动静,城墙上没有任何的火光。
崔成浩看着被战火摧毁的青州城,不由得面色一紧,脸上闪过一阵阵的杀意。
军营里到处都是女人的哀叫,男人的淫笑。
“亲王,是不是该让手下的弟兄收敛一点,这么做有伤我大清的威严啊!”
兵部尚书权相宇让他戴罪立功,在夜里趁着清军不备的时候偷袭。
当时的日本以西方文明人自居,因为觉得露乳装伤风败俗、丢了大日本的脸面,所以严令禁止朝鲜女人这样穿着打扮。轻则罚款,重则还要当众遭到掌掴惩戒。
“是,奴才遵命!”
“无事的,郑司令,谁也没想过清廷会在这个时候出兵朝鲜。他们既然敢开辟第二道战线,正好也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我们在朝鲜全歼这十万兵马,让他们不能返回东北战场,那锦州防线便能轻易突破。国防部已经着手跟清廷决战,我们发起的朝鲜战役,也是东北战役的一部分。我们陆军在仁川登陆之后,还请郑司令立即封锁鸭绿江,决不能让一个鞑子逃回东北!”
醇亲王指挥着十万多兵马过江之后,凭借自手中的先进洋枪,几乎是势如破竹,高歌猛进。两天之内便连克平安道的东林、宜川、清州三个府城。
“好,这次我们海陆两和图书军就齐心协力,在朝鲜打他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参谋长,清廷怎么多出一支关东军来了?”
郑大海心里一动,拍了下脑门,暗暗责怪了下自己。在执行对朝作战的时候,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西班牙舰队的身上,而忽略了东北的清军。
慈禧为了防止张之洞专权,当年允许他开垦东北,筹建关东新军,但必须分为满汉两个军团。
一听到清廷也出兵朝鲜,众将马上就来了精神。在他们的心里,压根没有把朝鲜当做一个合格的对手。但若是要和清廷交手,这仗打的就有点意思了。
清州失陷后,平壤就近在眼前。权相宇连忙传令,把平安道东道的兵马也全部调回平壤驻防。
崔成浩带着骑兵小心移动到,距离南段城墙上百米的地方。这里果然漆黑一片,月光下没有丝毫的巡逻迹象。
清州城内,一堆堆篝火冲天而起。
清军在攻城的时候,摧毁了好几段的城墙。崔成浩经过短暂的考虑,决定进攻南段的城墙。一来北段城墙随时可以援助东、西两段,只有南段城墙距离最远。而来南段城墙受损严重,上面的缺口足有数十米之宽,足够容纳骑兵发起进攻。
朝鲜的城墙普遍不高,高不过两米,宽不过一米。全部用青石堆砌,远看就像是个小山村一样。
“杀,杀,杀!”
齐布琛便是其中之一,关东新军下辖三路大军,他现在担任第一军的军长一职。
平安道地处鸭绿江南岸,和清廷一江之隔,也成了双方角力的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