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9章 掰棒子(七)

本来按照原来的计划,当场就要把他砍头示众。阴差阳错,因为乔山杏得子,在冥冥之中也让大院君多活了两天。
“大人,你放过她吧,她还只是个孩子。”
“正是!”
乔志清给这个老头子宽宽心,让他死的舒服一点。
乔志清起身,腰板笔直的直视着大院君,满身的英姿勃发。
“你是何人?”
“噗嗤”
夜色降临,乔志清和前线指挥部的将领用完了接风酒,在林全保的带领下便去了后宫。
“是,总统!”
乔志清知道林全保的意思,不过他现在还没心思寻花问柳,倒是对这个朝鲜的摄政王很感兴趣。
这里面共关禁了上百名朝鲜王妃和侍女,全部都是二十上下的模样。
乔志清嘴角浮起一丝的坏笑,他见惯了貌美如仙的女人,现在对女人只剩下了征服欲。你要是跟小绵羊一样温顺,他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就是她了!”
乔志清在仁川登陆后,直接跨马驰骋,在卫兵的层层护卫下直抵景福宫。
他口中的老人就是一个个腐朽的封建势力,这些人不死,新政就难以展开。每一场变革来临之时,总会有守旧的卫道士用鲜血铺路,乔志清已经见怪不怪了。
大院君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这个问题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感觉就像是走在大街上,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顿一样。
他的心里对乔志清的自制力暗暗的敬佩,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诱惑,乔志清总能保持头脑的清醒,而且永远是一副认真工作的状态。http://www.hetushu.com
乔志清却不以为然,此时的东亚各国都是中国的藩国。尤其是朝鲜,汉化最为严重,完全照搬了明朝的一切。
大殿里瞬间一片安静,都被眼前的突发情况惊得愣了下神。
“是!没错,老夫确实很意外!”
这个女人显然是这群女人的首领,一看身上那气度都十分的华贵。她一跪下,身后的所有女人都跟着跪了下来。
他不是一个沉迷于美色和物欲的人,但是他却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男人不管对爱情有多忠贞,对女人总有一种天生的占有欲。他只是能控制自己,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这种对权力的控制欲,是常人无法想像的,也是每个帝王都必备的东西。后宫三千,对于一个雄才大略的帝王来说,不过都入草木一般。
昏暗也挡不住她那高挑的身姿,虽然有些瘦弱,但是却健美挺拔。
“我说过了,这个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你老了,要是你不死,朝鲜就不能对外敞开怀抱,接受年轻人的文明和世界观。我征战四方,就是要打到你们这一批老人,建立一个属于年轻人的亚洲新秩序!仁义礼仪是你们老人的准则,而我的准则就是,弱、肉、强、食!”
那种微笑明明像是一个邻家大男孩,但是配上那双凌厉的双眼,却是那么的让人不寒而栗,像是一个猎手在对着他的猎物微笑。
林全保已经知道了乔志清要来视察是消息,便让王宫里的太医把大院君救醒,等待乔和图书志清到来后再做处置。
乔志清那个时代,朝鲜和韩国只是经受了西方文明的入侵,这才全盘开始西化,连文字都变成了字母,要不他们使用的文字都是汉字。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遍大殿,大院君脑浆迸裂,气绝身亡。
“好,很好,把她也带过来吧!”
但是朝鲜也不乏带路党,大院君还没走到城门口,就被在城内四处抓捕他的华兴军找到。
大院君突然惨笑一声,声音嘶哑,似哭似笑。他自知没有了存活的希望,索性拼劲全身的力气,一个猛窜就往身旁的木柱上撞去。
“你,你是乔志清?”
乔志清神色一紧,饶有兴趣的上下欣赏着这个女人。
这时候只有一个十六岁上下的女孩岿然不动,虽然全身颤抖的厉害,但是仍旧站在原地直迎着面前的男人。
林全保已经带着众将在景福宫门口等候了半天,乔志清刚下马,所有人都标准的敬了个军礼。
这个闵氏就是李熙的亲生母亲,只是乔志清没想到,她还这么的年轻。
乔志清冲大院君轻笑了下,端直的挺着腰板,一副君临天下的感觉。
“总统好!”
“行了,都进去说话吧!”
朝鲜女人的美丽是众所周知的,明朝的皇帝就迎娶过不少的朝鲜公主!高丽棒子的血脉给了这些女人特殊的魅力。比起中国女人的委婉,他们更多了一些高寒地区的火辣和性感。后世韩国的色情业可是直逼日本,排行前十部的经典乔志清可全部欣赏过。当然,看这种有损精神文明建设和_图_书的东西,必须要用批判的眼光去欣赏。
华兴军的前线指挥部入驻景福宫后,他也被押赴了过来,关在了此处严加看管。
“据我所知,你们朝鲜一直沿用明怀宗崇祯的年号。他的位子我现在随时可坐,你说你们这个位子我坐得做不得?”
“我是朝鲜国王的母亲,闵氏!”
翻译官原原本本的翻译了出来,不由得为大院君捏了把冷汗。
大殿里顿时传来一片惊恐的尖叫声,人群里突然站出一位姿态妩媚的女人,连忙拉着那女孩的手就给乔志清跪了下来。
景福宫是朝鲜国王所处的宫殿,在明朝洪武年间修建。规模宏大,极尽奢华,足有紫禁城的一半之大。
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新中国的总统,有心想提醒大院君一声,却站在一旁不敢开口。
“做的很好,把那个大院君带上来吧,本总统想亲自看看他!”
大殿房门打开,里面漆黑一片。林全保为了防止她们玩火自焚,夜晚也没有把油灯点燃。
不一会,大院君便像是死鱼一样被抬到了勤政殿里。当他反应过来后,突然发现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正坐在龙椅上冲他微笑。
乔志清指了指那女孩,身旁的亲兵很快就上前,把那女孩直接拖到了大殿旁边的暖阁里。
“好,很好!”
老王妃全部被关在王后所住的慈庆殿里,林全保自然不会觉得乔志清会好一口。
林全保得知乔志清要来的消息,便把后宫的所有王妃都关在交泰殿里,严令任何人进行骚扰。
hetushu•com是我!”乔志清嘴角上扬,轻笑问道,“你是不是很失望,以为我本应该是个老头子?”
上百双惊恐的眼睛直盯着那一丝的光明,这时候她们也不再分什么高低贵贱,全部都如小兔子一般,纷纷蜷缩着身体往后退去。
翻译官在一旁很快把乔志清的话翻译了出来,大院君却把这种行为当做了一种侮辱,冲着乔志清便不服气的吼了声,“你是谁?这是我们国王的位子,岂是你可以坐的!”
大院君心里咯噔一下,不敢相信那个让他一败涂地的人竟然这么的年轻。
大院君被活捉后又气又怕,一时脑子一热就晕了过去。
交泰殿有一个篮球场的大小,里面装饰华丽,全部用木地板铺筑,跟中国的建筑风格大致一般。
这些人无非都是当年遭受大院君打压的官员,现在正好借着华兴军的势力报仇血耻。
乔志清挑了下眉,心里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其实你不必感伤,败给年轻人不丢人,这个世界本就是年轻人的!”
那女人竟然会说汉话,而且一口标准的京话。
乔志清凛然一笑,豪气万丈,直压的大院君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华兴军刚在仁川登陆,就有大批的带路党主动来投。
亲兵们都吃惊了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女人就是朝拐骗的中国女人。
林全保尴尬一笑,挥手便吩咐门外的士兵,把大院君押了上来。
他对朝鲜的情况也有所了解,知道小国王李熙本不是正统继承人,只是在他父亲大院君的谋划下,将他过继给老皇上的母和图书亲赵大妃做了养子,从而接任了朝鲜的国王。
乔志清表情淡然,心里默念一句,心里不起任何的波澜。
女人不卑不亢的直言一声,脸上也没有先前的那丝惶恐,说话自然了许多。
闵氏款款行礼,仪态万千。
在华兴军绝对的威慑下,大院君最后终于妥协,让士兵们放下了武器后,打开城门投降。
乔志清微笑着冲将领们还了个军礼,把战马交给亲兵后,带头进了景福宫。
华兴军兵不血刃的进驻汉城,大院君本想饮刀自刎,但是刀口真正架在脖子后,又满心的恐惧起来。最后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化装成平民的样子准备趁乱混出城去。
“你们朝鲜国王的龙椅坐起来不错,很舒服!”
“安息吧,你走了,你的人民也会比以前好过一点!”
他好久都没有这样运动过,身子差点都憋出病来。今日终于过了下瘾,全身都舒坦的不得了。
“你就是大院君的夫人?”
火柴点燃,划破黑暗。
“你为什么要攻打我们朝鲜,我们对你们从来没有不敬之意,你这样做岂不是有违仁义礼仪?”
大院君脸色涨红,在确认乔志清的身份后,更加无地自容。他纵横一世,连法、美洋鬼子都打败了,最后却让一个小辈逼得山穷水尽。
“总统,这是勤政殿,这是思政殿……”林全保边走边给乔志清介绍着各处的宫殿,快进勤政殿的时候,还特意指了指后面的宫殿群,介绍了一句,“这后面就是朝鲜国王的后宫,我们来时,把王后、王妃、宫女都关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