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1章 掰棒子(九)

打仗打的就是个后勤补给力,只有后勤补给跟的上,前方的兵马才能往纵深进军。若是没有一个稳固的大后方,后勤部队很难进行补给,棒子也不会老老实实的缴纳军费。
大院君死后的第二天,乔志清便下发安民告示,通告全汉城的百姓,权臣已经伏诛,生活一切照旧。
“敢问夫人的名号叫什么?”
“总统大人,兹映一切都听姐姐的吩咐!”
闵兹柔从来都没有这样踏实的感觉,好似找到了一个有力的肩膀依靠,想要什么都可以满足。
“李大人!”权相宇终于没有耐心的大喝一声,反问道,“你真的觉得凭借我们朝鲜的国力,能够抵御两个大国的同时进攻吗?是本官卖主求荣,还是你不识好歹,让朝鲜亡国灭族?”
乔志清轻声一笑,目光转移到闵兹映的脸上。对待姻缘,他从来都不强人所难,所以他想咨询下这个小妮子是否愿意。
“好,那就这样订下了。既然你已经下了决定,那就先在我的身边担任生活秘书,平常负责侍奉我的饮食起居就可以。我们新中国的法律规定,女孩必须满十八岁才能出嫁,所以你必须年满十八岁,我才能迎娶你过门。”
“权相宇,你这个欺君罔上的奸臣,难道你真的想要大王被华兴军杀死吗?”
“大王,万万不可啊!华兴军心怀鬼胎,你若是回去,肯定性命不保啊!”
“无事的,说来听听。”
“大王,一切都准备妥当,我们该启程了!”
有段时和图书间,她都要被后宫的尔虞我诈给逼疯了。后来还是姐姐闵柔搬进了宫里照顾她,她才安心的坚持到了现在。
华兴军前线司令部也召开了军事会议,准备分兵一个师的人马,五千人清剿汉城以南各府县的大院君势力。五千人驻防汉城,在仁川修建长期驻扎的军事基地。剩下的三路大军,十万兵马,全部北上抗击清军,将这股清军全歼在朝鲜境内。
闵兹柔微微欠身,小脸红扑扑的,不敢抬头看乔志清。她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一点男女之情,心脏砰砰跳动的厉害,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来的舒服。
李景夏护在小国王的身边,指着权相宇就愤怒的大骂一声。
闵氏温顺的跪在地上给乔志清自我介绍了下,还拉着自己堂妹的手跪在地板上,小脸盈盈的也把她介绍给乔志清。
夜色降临的时候,闵氏更是热情似火。不在乔志清身上获得满足,她就压制不住自己躁动的身体。一旦欲望之门打开,就跟洪水决堤一般,很难再堵住。
自从乔志清和闵氏有了肌肤之亲后,闵氏的脸色都变得光亮了起来。她知道乔志清即将离开朝鲜,很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真就像是一位贤良的夫人,在细心照顾着乔志清的生活起居。
权相宇好不想让的抱拳解释,面色十分的真诚。
乔志清刚和指挥部的将领们开完会,将领们退下后,闵氏便带着自己的妹妹上来给乔志清奉茶。
权相宇身边的侍卫哪http://www•hetushu•com里是吃素的,没等李景夏冲上来,一把架住他的胳膊就摁倒在地。李景夏仍旧奋力的挣扎,将一旁的桌椅茶几都弄倒了一片。
“你放心吧,这些事我临走之前都会办妥。以后朝廷和后宫只会剩下听你话的人,一切对你们有威胁的势力都会消失!”
“你是怕我离开之后,华兴军就会在朝鲜胡作非为吧?这个你放心,华兴军军纪严明,不该做的是坚决不会做的!”
小国王突然喝止了一声,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下来。他今年才刚满十六岁,声音里还带了点稚嫩,但是面色却有了点国王的气度。说话不紧不慢,很是淡定。
“总统大人,我的堂妹闵兹映今年才十六岁。本来大院君是想今年为她和王儿举行大婚,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她二人本就是小姨和侄子的关系,于情于理都不相配,硬是被大院君凑合到了一起。所以,为了兹柔的终身幸福着想,我想让她跟随在您的身边。您收她做妾也好,让她做丫鬟也好,也能让这个丫头跟着您见见世面!”
经过几天的相处,小姑娘见乔志清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也渐渐的不再敌视他。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总想接近她,想观察下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乔志清一眼就看穿了闵兹柔的心思,轻笑着跟她下了保证。
“李将军,生死由命,本王相信权大人是不会害我的。况且本王的父母还有赵大妃都在汉城,身为一国君主,和图书本王不能弃自己的家人于不顾。”
在平壤抵抗清军的任务也交给了崔成浩,这个年轻的将领刚刚被权相宇提拔为平壤兵马防御使,全权调动和指挥平壤的各路兵马。
乔志清笑了笑,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看起来她的脑袋还算灵活,颇有些政治头脑。
闵兹映虽然只有十六岁的年纪,但是身体发育的已经很是有形。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不得不说,她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这样最好,兹柔代所有的朝鲜百姓谢过总统大人了。”闵兹柔稍稍放下了心,给乔志清跪拜了下,接着又哀怨的诉说道,“以前我们姐妹就是大院君夺权的棋子,根本不能有自己的想法。我的儿子年幼时就被过继给赵大妃,到现在他都和我这个亲生母亲不贴心。赵大妃乃先王的遗妃,在宫廷内外颇有威望。恐怕你走后,她一定与我们姐妹为难!”
“总统大人,请用茶。”
“放屁,清军和华兴军还不是一路货色!你不想着怎么打退侵略者,却整日里惦记着卖主求荣,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边起身,带头就款款出了门去。这一番话还真让权相宇无地自容,他确实不能保证他的性命。但是有一点他十分明白,在清廷和华兴军之间,他必须选择投靠一方,才能保全朝鲜。清廷在朝鲜的暴行他都清楚,他只能毫无保留的倒向华兴军,哪怕是出卖自己的君主也在所不惜。
“请总统大人恕罪,自从嫁给大院君后,就没和*图*书人再问起本名,所以忘了通告。我本姓闵,名唤兹柔,乃骊兴闵氏一门。这是我的堂妹,也是骊兴闵氏一门,名唤兹映。”
“兹映,你是怎么想的?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乔志清只盯着这个异族女孩交代了下,心里苦笑不已,回去后勉不了又要被几位夫人盘问。这个女孩他必须娶,华兴军确实需要一个代理人控制朝鲜,跟闵氏联姻,也是最好的选择。
李景夏本就是武将,哪里说得过权相宇。索性也不再动口,上前一步就攥紧了拳头对着权相宇砸去。
闵兹柔秀眉紧凝的询问了下,一想到这个男人就要离开自己,脸上就有些伤感的表情。
闵兹柔提出了一个很老套的结盟法子,用联姻换取和平。
每个女孩都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闵兹映也是一样,在王宫里的这两年她并不快乐。
闵兹柔感动之余,也极其害怕这种依靠突然消失。于是心里一动,想出一个让这种关系永久保留的办法。
此时还不是北上的好时候,乔志清知道还差一点火候,那就是小国王李熙。
“你……你个奸臣,事到如今还敢狡辩,老夫这就杀了你为国除害!”
当初得知自己要和堂姐的儿子成婚时,心里都没有这样的感觉。那会她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大院君的手里,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爱情对于她来说也是很奢侈的东西。她在同样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身上,又怎么体会的到。
权相宇带着侍卫进了软禁李景夏和小国王的屋子,抱拳便对着小和图书国王行了一礼。
她这样费尽心思的讨好乔志清,除了满足自身的欲望外,主要还是为了保全自己儿子的性命。
汉城景福宫
“兹柔、兹映,好名字。”
乔志清在闵兹柔的脸上轻抚了一下,举止自然,就好似在安慰自己的夫人一般。
权相宇在收到乔志清的指示后,正准备带着李景夏和小国王李熙返回汉城。
李景夏怒不可遏,哪里能听得进去权相宇的解释,对着他就一顿臭骂。
乔志清看着她姐妹二人,轻笑着念叨了一下。
平壤府衙外,一队兵马正整装待发。
“总统大人放心,兹映一定会办好这份差事,不会让您失望的!”
“李将军,权大人,你们都不要争了,本王随你们回汉城便罢了!”
李景夏失声痛哭,竭力劝阻了小国王一下。
“总统大人,你什么时候离开朝鲜?能不能在这里多呆些日子?”
“李大人,你误会本官了。现在清军已经攻占安州,距离平壤不到百里。大王只有在华兴军的庇护下,才能安然保全自己。”
乔志清端起茶碗抿了一口,直迎着闵氏俏丽脸庞。这么长时间,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姓闵,却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总统大人,您可否再答应我一件事情?”
只要李熙回到景福宫,汉城以南的百姓便会安下心来。华兴军在这个时候大举北上,才不会被这些反抗势力纠缠。
闵兹映小手一紧,默认了闵兹柔的安排,心里激动的都涨红了小脸。她自小修习汉文化,汉语也说的很是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