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2章 掰棒子(十)

“以后能否放本宫的王儿一命,他只是个可怜的孩子,并没有伤害过什么人!”
然后他们自然不甘心失败,在赵大妃的操纵下,联合大院君的儿媳妇骊兴闵氏势力,最后又把大院君排挤出了朝廷。
“你是来为本宫送行的吗?”
三日后,权相宇带着小国王和李景夏返回汉城。
“朝鲜国兵部尚书,权相宇,拜见大中国皇帝陛下!”
权相宇进门后,款款上前,跪地便对着乔志清叩拜了下来。
现在的安东金氏要么投靠了大院君,要么担任一些无关紧要的职务,在朝中已经完全没有话语权。对于苟延残喘的安东金氏,乔志清对他们下手已经没有必要。
乔志清淡淡吩咐一声,在地板的蒲团上坐下,身旁伺候的闵兹映也依偎着他坐了下来。并不是谁都懂得汉语,闵兹映在这里还得充当翻译。
“这杯酒是本宫让太后调制的毒酒,无色无味,入口很甘甜。本宫不知道你们来朝鲜做什么,但是谢谢你能来送本宫一程!”
“多谢皇帝陛下,多谢皇帝陛下!”
景福宫慈庆殿,一阵阵诵经念佛的声音在殿中回响。房门大开,一个年轻人好奇的走了进来,四处观望着这座王太后居住的地方。
这个年轻人正是乔志清,在对赵大妃动手之前,他还想见见这个左右朝鲜政局一生的女人。
赵大妃掏出丝绢优雅的抹了下嘴,心态仍是十分的平和,好似早已看透了生死。活到她这个年纪,过一天赚一天,早死晚死差别www.hetushu.com不是很大。
但是经过闵兹柔这么一提醒,名单的第一个名字便成了赵大妃。丰壤赵氏的势力全部都是因她而起,若是赵大妃不死,丰壤赵氏恐怕也难以根除。而且现在丰壤赵氏和大院君还是合作的关系,要铲除大院君的势力,就必须把丰壤赵氏的势力也彻底打垮。
闵兹柔和闵兹映退下后,乔志清便让亲兵把一份名单交给了林全保。
“也罢,本宫活了半辈子也知足了。本宫自幼便处在这深宫大院之中,也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本宫以为关起门来就能独善其身,看来终究还是逃不过外面世界的侵扰。”
乔志清淡淡的叹息了下,心里对赵大妃生出了一丝丝的尊敬。她虽然长居深宫大院,但是思想见却识远高于那些朝鲜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位很有骨气的女人。
朝鲜从前有两大势力,一个就是以赵大妃为首的丰壤赵氏,一个就是安东金氏。这两种势力此消彼长,一直左右着朝鲜的政局。
赵大妃气息衰弱,马上就要油尽灯枯。在她临走时,心里放不下的还是她的义子,李熙。虽然并不是她亲生,但是她却把身心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那就好,那就好……”
赵大妃面色惨白的看着乔志清,满脸都是哀求。
赵大妃哑然苦笑,但仍是一副淡定的模样,端起桌上的酒杯便满饮了一口。
“多谢皇帝陛下!”
“你说吧,能做的我一定都答应你。”
若是真有西天http://m•hetushu•com,那便让这些屈死的灵魂得以安息。若是真有佛祖,那便让这个世界永享太平。
当他看到闵兹映也在场时,先是微微一怔,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皇帝陛下,臣万万不敢接受啊!若是一切权利都归总理内阁,那我们的国王该如何自处?”
本来乔志清还没有注意到赵大妃这个人,毕竟她只是个独处后宫的老女人而已,而且乔志清向来不喜欢欺负女人。
“你放心,我答应你,李熙不会死。”
闵兹映学习的速度很快,已经把总理内阁的意思理解的很透彻,完整的把乔志清的话翻译给了权相宇。
闵兹映翻译之后,权相宇又俯身叩拜了下,这才在一旁盘腿坐了下来。
“起来说话吧。”
乔志清看着佛像并不说话,像是在听以为长辈在唠家常一般。
乔志清闭上眼叹了口气,他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刚刚他确实在佛祖面前祈祷了一声。
此时的闵兹映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她不再是大院君的儿媳妇,也不再是朝鲜的王妃,更不是最后把持朝政明成皇后。
那敲击木鱼的老妪正是赵大妃,此时刚过六十,头发却已变得花白。不出乔志清意料,她也会说汉话。
乔志清在淡淡一笑,在赵大妃的身旁坐了下来,眼睛直迎着桌上的佛像。
“那就,多谢你了……”
尤其是将来才在朝鲜政坛大放光芒的骊兴闵氏,现在却提前登上历史的舞台,掌舵者也由闵兹映变成了闵兹柔。
http://www.hetushu.com乔志清开出了自己的条件,这几天还专门给闵兹映解释了下内阁总理的意思,就是让她明白无误的翻译给权相宇。他准备在朝鲜实行君主立宪制,但是现在朝鲜的民智未开,宪政当然也不能展开。所以只能先成立一个内阁,行使国王的一切权利,然后再慢慢的向宪政过度。
他故意没有提国王李熙的名字,就是给权相宇一个信号。他只处置李景夏,不会去碰李熙。
她也知道乔志清自称总统,并没有登基称帝。此时朝鲜还没有总统的概念,权相宇称呼乔志清为皇帝,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她也没必要为他掩饰。
不过,这一切都要因为乔志清的到来完全改变。
“让他进来吧!”
“权大人,这次你能亲自押赴李景夏回汉城,足以表明你与华兴军合作的决心,对此我很欣慰。这杯酒我敬李大人,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乔志清微笑一声,伸手示意权相宇在旁边的小桌前坐下。
“权大人,现在汉城的局势已定,李熙还担任他的国王。我准备再成立一个内阁,全权管理工部、刑部、兵部、礼部、户部、礼部。这个内阁总理大臣便由你来担任,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名单上部都是大院君和赵大妃的党羽,乔志清准备将他们一网打尽,朝鲜以后就只剩下那些听话的人。
“临走之前,本宫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乔志清的这句话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对于一个以儒家立国的朝鲜来说,凡是身在官位的人无www.hetushu.com不是满脑子的忠君爱国。他一路担惊受怕,就怕回到汉城乔志清会对李熙不利,他也落个千古奸臣的骂名。
他们一定想不到,笑到最后的,偏偏是最先被排挤出政坛的安东金氏。这个家族因为后世的三个胖子,而控制朝鲜政坛三代之久。
权相宇的心里砰砰直跳,按照乔志清的意思,就是想让他担任朝鲜的宰相。而且国王的权力完全被架空,一切事务都由这个总理内阁来处理。
但是大院君的出现却打破了这种平衡,他先是联合赵大妃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王位,然后和丰壤赵氏联手,把安东金氏的势力完全的打压清除。
要是按照历史正常演变下去,大院君在羽翼丰满之后,也将开始排挤丰壤赵氏的势力。
在乔志清的那个时代,丰壤赵氏先被大院君排挤到了一边。
勤政殿以北的庆会楼,建于人工湖之上,分上下两层楼阁。四面荷花相映,水波荡漾,十分的雅静别致。乔志清在朝鲜的这段日子便居住在这里,每日里有闵氏姐妹伺候,也不是太过无聊。
“总统,权相宇在门外求见!”
闵兹映刚翻译完,权相宇便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他激动的颤抖了一下,连忙端起酒杯回敬了乔志清一杯,险些都挤出了眼泪。
赵大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气喘吁吁的干咳数声。终于毒气攻心,气绝而亡。
大院君、丰壤赵氏、骊兴闵氏,朝鲜末代王朝最大的三种势力,在相互倾轧中,随着日本人的一声炮响,最后都退出历史的舞台。
http://m.hetushu.com权相宇皱了下眉,有点想不明白乔志清的意思。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他从前可是想也不敢想。
赵大妃惨然大笑,突然干咳一声,从喉咙里便吐出血来。毒性发作,她已经支撑不住身子,痛苦的趴伏在了地上。
闵兹映在一旁轻声翻译,冲他微微欠身,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才把乔志清的话原本的翻译了出来。
她在两年后,将成为乔志清迎娶的下一任妻子,现在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闵兹柔终于等到了儿子平安归来,又哭又笑的连忙上前迎接,抱着儿子就激动的痛哭不已。
乔志清目不转睛的看着佛像,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澜起伏。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木鱼声戛然而止。
乔志清点了点头,对这个临死之人下了保证。
乔志清端起了小桌上的酒杯,微笑着对权相宇示意了下,仰头便满饮了下去。
“看来王妃都知道了。”
他和闵兹映也相熟,当初挑选闵兹映进宫为妃,也是他给大院君出的主意。
李景夏作为大院君的余党,当场就被华兴军拿下。乔志清只点名召见权相宇一人,他对这个懂得妥协的兵部尚书很是欣赏,这样的人也很容易成为得力的代理人。
乔志清正在窗前听闵兹映介绍着湖景,王五小心走了进来,抱拳便禀告一声。
“真的很遗憾,也许你早点打开门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还能成为朋友。请你放心,你走之后,你的子民一定要比现在过得要幸福。”
这几天,她已经从乔志清的身上,学习到不少的新鲜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