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3章 掰棒子(十一)

行军作战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不是说前线部队一拥而上就可以,后方的后勤补给也是重中之重。清军孤军深入上千里,粮草早就供给不及时,现在也就是强弩之末。只要阻击清军一周时间,清军的粮草耗尽,自然不攻自破。
权相宇犹豫了下,被乔志清的提议震惊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李氏王朝毕竟经营了数百年,王宫里也积攒了不少的宝物。乔志清又不是来做慈善的,好东西当然都要统统带走。
对于送上门的肥肉,乔志清当然是来者不拒。每次都把闵兹柔折腾的死去活来,哭喊着求饶时才鸣金收兵。
而且清军的粮道已经被截断,他们十万多人的大军,补给全靠城池里的粮仓,还有从朝鲜百姓的手里抢得的粮食。
此时赵大妃和大院君的党羽基本已经被肃查一空,权相宇也只能任用新的势力,连当初靠边站的金家也被拉了回来。刚从平壤前线撤回汉城的金恩熙,也因为跟权相宇的关系,被提拔成了户部尚书。
因为乔志清对闵兹柔的照顾,在小国王回宫后,闵兹柔就被册封为“王大妃”。
“今天就到这里吧,等朝鲜稳定下来,你尽快派人到新中国学习治国之道。我希望你的眼光放得长远一些,不要被眼前的蝇头小利束缚。你要明白,朝鲜归顺新中国绝对百利而无一害。你们闭关锁国了这么多年,也该打开门拥抱外面的世界了!”
“这个自然,权大人不用担心。我们的海军和*图*书已经将清军的后勤通道彻底截断,清军孤军深入,没有粮草补给,失败也是迟早的事情。权大人从今天起便可以履行总理大臣的职务,你首先要做的,就是要保证大军的后勤补给问题。以后朝鲜也不用再设常备军,安全问题交给驻朝华兴军就可以。”
权相宇俯身又是一拜,乔志清开出的条件已经很让他欣喜若狂了。
“是,是,皇帝陛下,我明白,微臣接受就是了!”
乔志清立马变了面色,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举起酒杯跟权相宇对饮了下。
“微臣代所有的朝鲜百姓,叩谢皇帝陛下!”
权相宇投其所好,开始重用闵氏一门。闵兹柔的哥哥闵升镐、闵奎镐也被提拔进总理内阁,担任刑部尚书和礼部尚书一职。
华兴军的攻城战术早不是迎着枪口的密集冲击,此次随着补给舰船而来的还有两个中队的飞艇部队。
清军不敢再往纵深进军,只得在平壤驻扎了下来,等候后方粮草的补给。
屋子里一阵的安静,乔志清端起茶碗轻抿了一口,放下茶碗后,满脸微笑的直视着表情错愕的权相宇。
小国王保住了一条性命,别说是让他搬家了,就是让他住茅房他也愿意。
依照朝鲜现在的财政状况,后宫这一大家子也够他头疼的。现在好了,小国王移驾大院君府,府中上下,加上侍卫也就两百多人,对财政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朝鲜上下对乔志清和和hetushu•com他们王大妃的关系也都了解,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也不敢吭气一声。
乔志清耐心的叮嘱了一声,给权相宇宽了宽心,不想让他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其实就是明白无误的告诉他,跟着我混,肯定有肉吃,饿不着。
宫里的丫鬟仆人也被裁撤了一大半,大院君的府宅才多大点地方,哪里能容得下这么多人。从前侍奉老国王的妃子们,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纷纷被赶出宫去。要么自谋生路,要么回自己的老家去。
闵兹映作为乔志清的未婚妻,每日里也在一旁服侍着乔志清。刚开始乔志清和闵兹柔缠绵的时候,她还红着脸去外面回避。后来小丫头忍不住好奇,在门缝里偷看的多了,也就渐渐习惯。晚上经常会在二人情迷意乱的时候,直接溜进了房中跪在一旁欣赏。
现在朝鲜也只是给华兴军提供粮草,不用动用兵马当炮灰,那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
大院君的府宅稍加修缮之后,王室便开始从景福宫里搬迁了出来。
“微臣明白,微臣一定遵照皇帝陛下的要求办理,微臣这就退下了。”
这个距离平壤仅仅一百多里的府城,此时正驻扎着一个师的清军。
不管闵兹柔舍不舍得,乔志清离去的日子终于到来。一大早,给华兴军运送补给的舰船,便在仁川港口靠岸。乔志清也将启程前往日本,看望那个刚刚给他生子的干妹妹。
乔志清说的没错,他确实给权相http://m.hetushu.com宇节省了一大笔的开支。
乔志清语气平和,但是脸上却满是不容抗拒的霸道。
乔志清对这个鬼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不是她还没有成年,早就拉过她和姐姐一起办了。
闵兹柔知道乔志清离开的日期将至,几乎每天都和乔志清粘在一起。白天就给他研墨倒茶,晚上便与他共度巫山云雨,完全就和一个家庭主妇一般。
权相宇百感交集,跟乔志清叩头一拜,退出屋后便马上召集起自己的亲信议事。
这两姐妹容貌相像,都是人间绝色。唯一的区别就是闵兹柔有些稍稍的丰满,而闵兹映的身子显得更消瘦一些。要是一晚上能同时让两女侍奉,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闵兹柔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乔志清已经保住了他的儿子,她也不敢再有过多的要求,以免激怒了乔志清。大院君的府宅虽然没有景福宫豪华,但是本就是她自己生活多年的地方,她也乐得住在这里。
乔志清的用意很是明显,那就是极力削弱王室的权力。景福宫就是王室集权的象征,要是让平民百姓共有,那王室势必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威严。
权相宇满饮一杯,起身跟乔志清跪身下来,连忙说起了正事。他投靠一方的意愿正是为了打击另一方,也只有这样才能化解朝鲜的危局。
乔志清又下达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命令,连身旁的闵兹映都跟着愣了下神,才翻译给权相宇知晓。
“好,那就这样定下了。朝鲜有权大人主持,和图书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
驻防沙里院的清军哪里见过这种东西,纷纷惊恐的对着天空又叫又喊。清军指挥官当即一声令下,成排的洋枪对着天空鸣放。一时枪声如雷,子弹如雨,纷纷对着飞艇中队就压了过去。
“皇帝陛下,现在清廷从关东入侵我国,马上就要拿下平壤了。既然我们朝鲜已经是新中国的属国,还请皇帝陛下尽快发兵,救救我们朝鲜吧!”
乔志清神色淡然,根本就没把这股清军放在眼里。
“权大人,你要明白,并非每一个国王都是贤明的君主。你若是想让朝鲜少遭点罪,就尽快的下这个决定。现在我高兴,还能保留国王这个位置。要是我心里不舒服,你连国王也看不见了!”
在步兵进入沙里院的阵地后,飞艇部队也抵达战场,开始对四面城墙进行摧毁性的轰炸。
权相宇连连改口应承了下来,双方压根就不在一个对等的平台上,他哪里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何况权倾朝野,这是每个大臣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既然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谁傻得会推辞不要。
对于兵部尚书一职,权相宇直接给了在清川江重挫清军的崔成浩。一来他不是大院君和赵大妃的人马,二来这个年轻人忠勇可嘉,是个可以调教的大才。尤其是朝鲜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用的兵马,以后也将由华兴军驻防,这个兵部尚书估计就变成了一个虚职。
乔志清把王室赶出宫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方便把宫内的金银财和_图_书宝都搬回去。
清军手上的武器虽然更换,但是战术思想还存留在以前的攻城守城阶段,对阵地战、堑壕战和高地攻坚战完全没有一点了解。
“行了,还有一件事你要尽快准备。这景福宫实在是太大了,光是平时的维护也要耗费大量的民脂民膏。你下去后便让人准备,将王室搬出景福宫,迁居到大院君的府宅。景福宫收回国有,对百姓开放,不再为王室独享。你们总理内阁和各部门,也要尽快的修建新的办公场地。政权和王权将不再有任何的重合,国王也不得插手一切行政权力。”
华兴军在此时开始北伐,因为有朝鲜官民的协助,一路的进展都回很迅速,只用了两天便逼近平壤的门户沙里院府。
“这个……,好,皇帝陛下放下,微臣尽快落实!”
朝鲜大局已定,也用不着乔志清再操心。清军虽然拿下了平壤,但是却不敢再前进一步。他们已经获得消息,知道汉城已经落入华兴军的手中。
汉城里的菜市口,每天都有大院君和赵大妃的党羽被斩首示众,谁有天大的胆子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在平壤坚持抵抗的崔成浩实行坚壁清野的战术,烧了房屋,掩埋了粮食,把平壤的百姓全部往南撤去。反正就是不给清军留一个人,一口吃的。
所以在华兴军十万大军兵临城下的时候,清军还是妄图依靠城墙拒守,等候平壤大军的支援,然后内外夹击华兴军。
权相宇的办事效率也很迅速,三天时间便把总理内阁筹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