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4章 掰棒子(十二)

第一军军长齐布琛也抱拳求战,他早就想跟华兴军过过招,整天听别人在耳边华兴军、华兴军的叫着,耳朵都磨出茧子了!
阿尔哈图为自己的部下叫冤了下,虽然他也没见那传说中会飞的战船,但是听部下说起来还真惊心动魄。
这也是关东新军和华兴军第一次碰面,没想到华兴军却送出了这样一份见面礼。这些深处关东的清军完全闻所闻问,见所未见。
阿尔哈图马上喜笑颜开的和齐布琛套了个交情。
醇亲王收到消息后,当下就命令部队据城防守,也不想援军奔赴沙里院中了埋伏。
“亲王,末将也愿意充当先锋,配合第三军一起行动!”
阿尔哈图冲着布耶楚克劈头盖脸就痛骂了一顿,刚才当他说出会飞的战船后,可是被其他将领轻笑了一番。
“好吧,就依你所言。你们第三军充当先锋,马上对沙里院发起冲击,本王就不相信华兴军会妖术。咱们的武器都一样,他们难道还有三头六臂了?”
布耶楚克委屈的辩解了下,这事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是没人敢相信。
“老齐,还是你够意思!亲王,就这么定下了吧!”
尘嚣四溅,飞沙走石。
醇亲王看着二人欣慰的下了命令,关东新军筹建两年,还是第一次见他二人这么主动请命。
清军现在还没有平起平坐的规矩,开会的时候,仍是大帅坐在中央的主位,将领们按照官阶大小分站两边。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他和*图*书们的势力远比清军要强大。
醇亲王心里一下子就舒服了不少,刚刚才动的杀机立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尔哈图一回到营地,便把将士们都召集了起来,准备出征。
众将都跟着大笑了一声,纷纷轻蔑的看着第三军的众将。
齐布琛没有理他,他充当先锋,也是害怕第三军又临阵脱逃,到时候局面会更加难以收拾。
“亲王好!”
众将立马就慌张的跪在了地上,哪个也不敢吭气一下。
子弹从枪口崩裂而出,仅仅飞到半截就纷纷的落下,根本就出动不了飞艇丝毫。
齐布琛大声反驳一句,都快被阿尔哈布编造理由给逗乐了。
“轰隆,轰隆,轰隆!”
身处炸弹中心的清军更是凄惨,完全被四溅的弹片左右绞杀,丝毫没有躲避的余地。要么被坍塌的城墙活埋,要么被弹片炸成碎尸烂肉。
醇亲王面色冰冷的看着阿尔哈布,他也不相信什么船都飞到天上去,除非华兴军是真的有神仙帮忙。和华兴军开战在即,他心里暗暗的寻思,要不要先办了那个逃将以振军威?
“轰隆!”
醇亲王一脸愁容的摆了下手,直接切入主题。
这些日子,后勤的粮草迟迟补给不上来。醇亲王本来就一肚子的忧愁,现在更是把心都揪在了一起。
第一军军长齐布琛站出身来,直截了当的抱拳请战。
“军长,亲王没责罚咱们弟兄吧?”
“阿尔哈图,你也是一军的主将,这样信http://m.hetushu.com口开河的借口你也信?什么会飞的战船,老子长这么大,就只见过就知道牛皮会飞,都是被你们这些胆小懦弱的人给吹起来的!”
清军眼整整的看着六十艘飞艇飘到了头顶,在他们满心的惶恐和疑惑中,那一艘艘飞艇上终于跌落下一颗黑色的铁块。
阿尔哈图最懂得察言观色,一件醇亲王那脸色就知道他动了杀机,没等醇亲王开口,阿尔哈布就抢先道了一句,“亲王,沙里院丢失,我们第三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末将现在就带兵充当先锋,把沙里院从华兴军手里夺回来,还请亲王给弟兄们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啊!”
醇亲王眉心一紧,还没有说话,第三军的军长阿尔哈图就站出来禀奏,“万万不可,亲王!我们军中粮草短缺,本就是疲惫之师。若是再主动进攻,必然会自损实力,被华兴军轻松击破啊!”
“好,只有大家精诚团结,才能战胜一切敌人。那就由第三军和第一军向华兴军发起冲击,第二军留在平壤布防。这次谁要是再敢临阵脱逃,休怪本王不讲情面!”
不到十几分钟,清军这几日辛苦整修的城墙防御体系便完全被炸毁。驻防南城墙的三千多清军,被轰炸的猝不及防,最后只有少些人从轰炸圈里逃出。
平壤城的两个军的兵马很快就集结起来,醇亲王在城楼上军旗一挥,七万多人马便浩浩荡荡的朝着沙里院进发而去。
最高将领布耶楚克一和_图_书声令下,带着仅剩的六千多将士,全部撒丫子往平壤撤去。
将领们终于知道了这东西是什么玩意,嘶声就大喊了出来,慌忙的找掩体躲避。
军师吴有才见到阿尔哈布,连忙就上前抱拳问了一句。
“是,亲王!”
“禀告亲王,恕末将之言。我们应该趁着华兴军在沙里院立足未稳,现在就带兵主动发起进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行了,不就是打了个败仗吗?咱以前又不是没打过。布耶楚克,老子为了你也是豁出去了,在亲王面前承诺当先锋,重新夺取沙里院,亲王才留下你的小命。你给老子挣点气,咱用什么会飞的战船搪塞老子。亲王不杀你,老子先砍了你!”
醇亲王带着卫兵进了军帐,在中间大帅的位子上坐下。两旁的将领拱手抱拳,对着醇亲王就躬身行礼。
“行了,行了,就算是真的也得有人见了才知道。你们到战场都给老子灵活一点,这次第一军也配合行动。到时候一见情况不对,你们就让第一军打头阵,咱们先保住命再说!”
阿尔哈图也感觉布耶楚克不可能骗他,但是说出来又没有人信。只能让第一军那个老顽固到战场感受一下,不然亲王怎么都会治第三军个畏敌不战、临阵脱逃之罪。
“可是军长,华兴军真的有会飞的战船啊!属下哪里敢诓骗你啊!”
“亲王息怒!”
平壤城的门户轻松被攻占,清军的援军才刚要从平壤出发,城外就陆陆续续逃回不少的残和_图_书兵败将。谁也不曾预料到,华兴军的火力竟有这般的凶猛。
“是炸弹,是炸弹!,快点躲避!”
清军和华兴军这两个宿敌,在停战两年后,却在朝鲜战场正式交手。
他等的后勤倒不是吃的,主要就是迫击炮的炮弹。因为害怕和清军打阵地战,所以在进攻的时候,迫击炮兵也必须同时跟随行动。
“阿尔哈图,你还有脸说。亲王把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你们第三军驻防,可你们连半个时辰都没有守住!必须要追究你们左师师长的畏敌怯战之罪!”
朝鲜城墙本就不甚牢固,被轰炸的南城墙连一轮都没有坚持过去,完全就被夷为平地。
“行了,都别来虚的了。华兴军眼瞅着就打上门来了,快说说吧,你们都有什么抵御的良策?”
醇亲王大喝一声,右手直拍身旁的茶几,把茶壶瓷碗都摔碎了一地。
阿尔哈图拍了拍胸脯,一副天大的事情老子都能摆平的模样。
他把手下的军师长,全部召集到了指挥部开会。众将领全都是一副慌乱的表情,在指挥部里不断的低声私语。
一声爆裂突然响彻整个沙里院城,硝烟滚滚而起,紧接着六十艘飞艇同时跌落下这种铁块。
“军师,咱是什么人,自己的犊子不护着,谁还肯护?让帐外的那几个犊子都滚上来,老子有新任务要交代!”
“齐布琛,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华兴军的炮火有多猛烈吗?我们左师上万人马驻防城墙,华兴军不知道从哪个神仙哪里和_图_书借来了能飞的战船,直接从上面抛扔炸弹下来啊!短短十几分钟,就把驻守南城墙的三千多士兵炸成血肉。齐布琛,换成你你怎么防守?你能把天上的战船打下了来吗?”
华兴军并没有急于追击,他们也没想过进攻会如此的轻松,连后勤部队都没有跟上来,战斗都已经结束。右军第二军的统帅刘禄随即让将士们整理战场,准备等后勤都补给妥当后,再继续向平壤进发。
当日他听到华兴军攻占汉城的消息,心里还有些不敢相信。
收到华兴军进攻沙里院的消息后,齐布琛急忙整顿兵马就要过去支援,但是没曾想刚走到半路,就看见败撤的第三军将士。他们被华兴军的飞艇中队吓破了胆子,一枪未放就全部逃了回来。
众将抱拳领命,散会后便各自准备了起来。
身处其中的清军无不是血气喷涌,耳边嗡嗡作响,此时已经再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其他三面城墙的清军见到如此的情况,哪里会乖乖的在城墙上等飞艇部队过来轰炸。
在六十颗炸弹同时落地的那刻,天地在此时仿佛都开始翻滚起来。所有的人都感觉脚下一震,仿佛地面即将坍塌裂缝。
三个师长垂着脑袋相继进了军长,左师长布耶楚克更是垂着脑袋面色涨红。
齐布琛怒火中烧的大骂了阿尔哈图一声。
“行了,都给本王闭嘴!叫你们来是商量应敌之策的,不是让你们来吵架来了!”
步枪对空射击的最大距离也就三百米左右,而飞艇中队却保持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