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7章 探望小情人

天皇的宫殿在京都一战中大部分都被焚毁,乔山杏从把政治中心从江户迁到这里后,重新在废墟上修复了这座规模宏大的宫殿群。
这时,一个身穿大红和服的美妇人进了屋中,怀里还抱着一个嗷嗷大哭的婴孩。那红色和服上还点缀着白色的樱花,很是华贵靓丽。
第三军残存的一万多人,全部随着阿尔哈图北上,他当然不会让自己手下的将士当炮灰。
闵兹映欠身跟乔山杏打了下招呼,慢慢退出屋后,便把房门合了起来。
京都的建筑也都是仿照中国唐朝的建筑风格所修建,古色古香,很有梦回大唐的感觉。
留在新义村的全都是乌尔登仅存的第二军兵马,人数在一万之多。在得知被留下来阻击华兴军后,全军哗然,但都被乌尔登弹压了下去。
在朝鲜的时候,她也曾经听赵大妃提起这些事情。当时只是当做奇闻异事来听,不明白这个国家怎么会让女人当国王。
闵兹映紧随在乔志清的身后,她哪里见过这么盛大的欢迎场面,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乔志清的身边靠了靠,完全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右军团司令部把军报发给乔志清时,他刚搭乘山东舰抵达华兴军驻日基地。
现在让她更加惊讶的是,这位女天皇和乔志清的关系,看起来似乎非同一般,就像是小夫妻久别重逢一般。
乔山杏对屋里的众侍从、仆人挥了下手,所有人不分男女全部跪拜了下,躬身都退出屋去。
李俊大笑着调侃声,当年乔志清在安庆筹建清http://m•hetushu.com字营,他便是清字营中五百将士的一员。
朝鲜平安道新义村,这个鸭绿江南岸的小村子,因为清军的到来而分外的热闹起来。
乔志清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他的心里记挂着乔山杏,总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别的女孩都有他在身边照顾,而唯独她没有。连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也只有她一个人承受。
“兹映,你也先出去一会!”
李俊知道她是总统的未婚妻后,也不敢怠慢,她想干什么便尽量配合。
“你们都先出去吧!”
乔山杏本来都打算入睡,结果看到拜帖上的乔志清的署名,鞋子也没穿抱着孩子就亲自出了皇宫。
乔志清让随行的军中翻译把拜帖交给了外务处,外务处看来人器宇不凡,知道一定是重要人物驾临,连忙就入了宫中,把拜帖交给了乔山杏。
东北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早,对后勤补给还有行军作战十分的不利。所以国防部把对关东发起总攻的时间,定在了明年的春季。
在随后的三天里,不断有残余的清兵想从鸭绿江划到对岸。但不是被风浪卷走,就是被在江上巡航的华兴军打死。
乔志清抵达军营后,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他便取消了所有的晚宴活动,住进营地的招待室里,早早的睡了过去。
清军在这里兵分两路。一路由醇亲王和阿尔哈布统帅,沿着鸭绿江继续向北逃窜。一路由乌尔登统帅,在新义村构筑阵地,阻击华兴军的追击。
“臭小子和*图*书,几年不见,你都当上司令了!”
“总统一路辛苦!”
“知道啦,欧巴!”
乔志清对身边傻愣的闵兹映也吩咐了下,上前把乔山杏怀里的小家伙抱了起来。
乔志清也开了个玩笑,跟将士们一个个握了握手。最后在李俊的招呼下,上了回军营的马车。
华兴军沿着清军北上的路线继续追击,一天后终于在一百里外的水丰村,追上了清军第三军的残兵败将。
闵兹映越玩越疯,在打靶场上还央求亲兵教她开了几枪。在月光下净是听见枪响,就是不知道子弹都打到了哪里。最后实在是玩的困倦了,才悻悻的回了招待所休息。
在朝鲜驻防的右军,也开始积蓄粮草弹药。准备在开春后,配合关内的华兴军,合力对锦州防线发起进攻。
“行了,你再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真把你发配到前线当个小兵去!”
现在还活着的这批将士,全都身居高位,李俊自然是在老兄弟的照顾下步步高升。
第三军本来就是出了名的少爷兵,现在饿的连路都走不动,干脆也不逃了,就在这个小村子等着华兴军过来。
第二日一早,乔志清便起床准备前往京都。本来不打算带闵兹映同去,但是小丫头又吵又闹的。乔志清也觉得把她一个人扔在军营里不方便,于是便把她带在身边同行。
李俊满脸激动的迎上前来,高兴的跟乔志清握了握手。
“总统大人,这里就是日本吗?”
朝鲜被平定之后,华兴军便在鸭绿江边的新义村安营扎寨和*图*书,构筑防御阵地。
乌尔登的枪阵只坚持了十分钟不到就全线崩溃,逃撤的逃撤,投降的投降。第二军的将士都不是傻子,明知道自己被抛弃,谁还肯卖力拼命。刚才只是屈服于乌尔登的威势,不敢轻易乱动。两军一交战,情况便失去了控制。在枪林弹雨之中,乌尔登也不知道被哪里的飞弹击中胸口,一枪就要了性命。军长一死,手下的士兵立马就全部投降。
她心里已经猜到,这个贵妇人一定是日本新登基的女天皇。
“是我,山杏。”
乔志清微笑的看着那贵妇人,脸上满是疼爱的表情。
“乔大哥,是你来了吗?”
醇亲王和阿尔哈图带着十几个高级将领跨马而行,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也没人再管这些底层的将士。
乔志清正在外务处轻抿着茶水,乔山杏还没有露面,那欢快的声音就传进了屋中。
醇亲王和阿尔哈图带着新三军刚走没几个小时,华兴军就追击了上来,一时便把第二军全部包围了起来。
反倒是闵兹映,精神头依旧十足,大晚上非让亲兵带着她在军营里四处参观了起来。
“总统,咱倒是想跟着你继续冲锋陷阵去,可惜你不给机会啊!”
说到底,这五百清军营的弟兄才算是乔志清的嫡系。其他的兵马都是在华兴军发展壮大后,归顺的归顺,招降的招降。也就是这五百多人,在乔志清无权无势的时候,心甘情愿的跟着他打天下。所以乔志清对他们也格外的重用,这些人中只要是还活着的人,现在基和_图_书本都坐到了军长的位子。
前来迎接的所有将士,在李俊的一声令喝之下,整齐划一的全部敬起了军礼。
闵兹映俏皮一笑,吐了下小舌头,继续掀开窗帘,欣赏着外面的景色。
为了给乔山杏一个惊喜,乔志清前来日本的消息也处于严格的保密之中,只有驻日司令部的高级将领知晓。
闵兹映紧跟在乔志清的身边,和他同乘一辆马车而行。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朝鲜外面的世界,好奇的伸出小脑袋不断的向着窗外观看。
天皇宫有专门接待华兴军的外务处,只要是华兴军有消息送来,外务处第一时间便能把消息送到乔山杏的手上。
乔志清带着随行的亲兵下船后,两边的二十一声礼炮就相继鸣响。
乔志清微笑的点了点头,在她的脑门上拍了下,再次纠正了下称呼。
闵兹映也不知道乔志清来这里干嘛,她也顾不得思考这些问题。每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的脑子就完全被异族风情所占据。
名古屋军事港口旌旗飘扬,还没靠岸,就能看见天空飘扬的十星红旗。
宫女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跟在后面细心的服侍,生怕她磕了摔了。
两兵相接,胜负没有一点悬念。
小家伙刚刚睡着,乔山杏走的急了,路上有些颠簸,又把他从睡梦里惊扰。
醇亲王所统帅的关东新军,除了齐布琛的第一军还有点战斗力,其他两个军当真是无用之极,也就能欺负下棒子的农民军。入朝的十万多兵马,除了六万多战死,有四万多兵马投降。
乔志清http://m.hetushu.com也是满脸高兴的在李俊的胸口捣了一拳,对将士们也回敬了个军礼。
闵兹映也是纳闷这里怎么会有一个中国人,也跟着好奇的站起身子。
他们断粮已经两天了,一路全靠着抢掠朝鲜人进行补给。现在向东跑了一百多里,连个鬼影都没有,更别提什么粮草了。
两方一碰面,这些将士的第一反应不是开枪反抗,而是把枪举在头顶,大呼一声,“军爷,我们投降,给点吃的吧!”
“兹映,不是都告诉过你,以后称呼我乔大哥就行。”
房门打开,乔志清起身微笑着迎接。
战斗结束后,第二军最后的兵马,被俘六千多人,有三千多人阵亡,还有一千多人逃窜的不知所终。
至此,华兴军对朝作战也基本上告一段落。
不是他们不跑了,而是朝鲜的东部全是荒凉的山地,此时更是千里无人烟。
二军军长乌尔登脑子里缺根弦,办起事来也的确很二。醇亲王没有交代的事情他绝对不做,醇亲王交代的事情,他就是拼了命也要做好。醇亲王也看中他这一点,才把他从游击将军提拔成了第二军的军长。
马车在路上走了一天,天黑天才抵达京都城。停战一年,京都城已经从战争中得以重建。夜里的大街还是灯火遍地,热闹不减。
当华兴军追上来后,乌尔登明知道对方有数倍与己的兵力,但是丝毫没有退缩。醇亲王让他阻击华兴军,他这次也算是豁出去了。
司令官李俊早已收到通知,山东舰刚驶入伊势湾,他便带着众将士在港口做好了迎接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