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0章 人心难测

现在华兴军出兵关东在即,为了防止清军从海上进攻活着刺探情报。海军已经将渤海湾全部封锁,不允许任何的船只进入。
乔志清开了个玩笑,三人都被他逗乐了,敬了个军礼就躬身退了下去。
他可不想这个出类拔萃的未来将领留下什么阴影,这些年轻人跟邓世昌一样都是他的宝贝。
众人在天津站相继上了总统专列,闵兹映在火车里前后疯闹了一会,终于耐不住瞌睡,躺在暖暖的船上甜甜睡了过去。
“她是朝鲜的王室亲贵,迎娶她才能加强对朝鲜的控制。如果不是因为她,朝鲜王室对我们也不会信任,华兴军在朝鲜办起事来也不会这么顺利。我们固然能够依靠武力让他们屈服,但是所要花费的代价要比这样大的多!”
“乔大哥,你走的这段日子,我真的很想你,做梦都想陪在你的身边。”
他一路上还在琢磨着怎么向他的几位夫人解释,魏子悠回去后肯定会跟她的这些姐妹打小报告。
女孩们总是舍不得别人分享她们的老公,她们也很希望独享这份爱情。乔志清不能给她们独一份的爱情,她们每个人也都没有怨言。但凡他表现出一点点的疼爱,这些姑娘们也会感动的落泪。
乔志清放下手中的军报,看着窗外的景色舒缓了下眼睛。
“对,再不回家,你就要把我这港口给掀翻了!”
她哪里见过这种东西,刚见到火车的那一刻,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要不是乔志清拉着她,她都恨不能冲着急速驶来的火车扑上去了。
“我走之后http://m•hetushu.com,京城里都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吗?”
这或许是上天的恩赐,让他在权利中还能保持那么点人性。要是哪天他连这些爱情也感受不到了,他就彻彻底底的沦为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了。若无美人长伴左右,空有天下又如何?
他了解这个年轻人,越是像林增泰这种想干出一番大事的世家子弟,就越是怕别人说他走关系。
他的本意是想让这些不同的姑娘开心,可没想到到最后总是惹她们哭泣。
天子一怒,血流成河。他知道乔志清的脾气,生怕因为自己的这句话,造成无辜者枉死。
魏子悠显然没想到乔志清会这样耐心的回答,这些事他也没必要向她解释。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道乔志清的心里一定装着她。所以脸色立马就变得羞红起来,垂着头不断的拨弄着手指。
两派的势力只是因为乔志清在中间调和,现在才暂时的保持平衡。
在军港上忙了一阵子,乔志清才发现身边少了个人,连忙让王五把那个疯颠颠的丫头给唤了过来。
魏子悠看着乔志清的脸色一会晴,一会暗,心里有些慌乱的连忙提醒了他一句。
“乔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感觉她就是个孩子。”
一会对魏子悠的丝袜感兴趣,非要人家马上脱下来给她试试。一会又对着人家的旗袍感兴趣,吵着回去也让乔志清给她做一身。
“总统放心,属下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这种平衡要么以战争的方式继续保持,要么经过一hetushu.com次大的清洗,否则很难永远的保持下去。
林增泰红了下脸,他不知道乔志清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事情,对他这么的了解。
她已经把这个月所有的军报整理妥当,一一交给乔志清过目。
闵兹映正在军港上玩了个高兴,一会逗岸上的海鸥玩,一会又下到沙滩捡起贝壳。亲兵一招呼,她满脸兴奋的就蹦跳着跑了过来。
闵兹映没心没肺的张口就回了句。
要是几位夫人知道闵兹映的事情,肯定会闹上一阵子。以后估摸着也不会被允许外出了,这一出来就领个姑娘回来。要是多出去几次,估计总统府里都装不下了。
乔志清不想搞特殊化,所以走陆路去天津。最主要的是,他这一个月往来在海上,已经受够了那种晕船反应。他本就是北方人,对大海有着天生的不适应。
魏子悠用丝帕抹了抹鼻子,抽泣了几下向乔志清说起自己的发现。这件事说正常也正常,说不正常也不正常,她只是做一个汇报,怎么想还得乔志清判断。
她也是个人来熟,见到谁都能笑呵呵的玩到一起。
乔志清笑了笑,拍了下林增泰的肩膀,跟这个自尊心强烈的年轻人耐心的解释了下。
闵兹映抹了抹头上的香汗,一脸没有尽兴的询问了下。脚上也没有穿鞋子,小脚丫子上满是沙子。
乔志清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无不佩服。早就听说他料事如神,没想到他第一次见到林增泰,就对他的身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些事情林增泰连好友刘步蟾和邓世昌都没有提m•hetushu•com过,他也以害怕被别人知道后,误以为自己今天的所得,全都是靠着姑父走关系取得。
她的嘴里了下自己的思念,说着说着便红了眼圈。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伤心,眼泪说着就要落下来。
“好了,不用担心,你乔大哥又不是暴君。人心难测,也不能完全不防。这件事你以后要放在心上,派出得力的火狐盯紧了。一有情况,马上向我报告!”
“好了,你不要紧张,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和刘步蟾的能力我很了解,海军军事学院也曾经给我汇报过你们的成绩。好好干,海军的将来还是要靠你们挑大梁!”
波兰使团大多都是第一次来中国,全都把脖子伸出窗外欣赏着这异族的风情。
乔志清尴尬的干咳了几声,扭身就带着王五偷偷溜走。
“好了,我等候你们立功的消息。我还有事要忙,让世昌招待你们吧!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也有共同语言,我这个老人家在这里碍你们的事情。”
乔志清只是偷笑着看热闹,倒想让魏子悠真的脱下丝袜给闵兹映试试。她二人都是绝美的身材,要是换起丝袜来,肯定都会让男人喷出鼻血。
乔志清的面色又恢复如初,刚才那阵子冰冷的感觉,真是让人一看就胆战心惊。
中国给他们的第一感觉就是大,从青岛到天津坐马车整整走了三天三夜。也是在他们波兰,这距离恐怕都已经从头走到尾了。
“乔大哥,也许他们在商谈正事也说不定,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总统说的不错,海军副司令沈葆桢正是属下www.hetushu•com的姑父。但是属下担任香港舰的舰长,完全是凭借属下自己的努力,属下并没有让姑父提携过!”
一行人在海军招待所里短暂休整了一天,第二日一早便启程赶往天津,然后在天津坐火车返回北京。
“你说乔大叔啊,我是他的未婚妻,他非要我十八岁之后才娶我!”
乔志清安慰了她一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从怀里掏出了丝帕递给她。
待魏子悠平静下来,乔志清连忙转移了话题,询问起了正事。
“乔大叔,我们要走了吗?”
乔志清心里一下子就蹦出四个字来,突然浑身都打了个冷颤。
乔志清冲魏子悠轻轻一笑,对这个傻姑娘的心思也都知道。她就是害怕自己再迎娶别人,慢慢的也没有她的位子。
“好了,怎么现在都喜欢哭鼻子了,乔大哥就这么伤你们心了吗?”
林增泰和刘步蟾纷纷敬了个军礼,满脸严肃的朗喝一声,浑身都是年轻人蓬勃的朝气。
乔志清在她挺巧的鼻子上捏了下,指了指她的脚丫子,示意她先把鞋子穿上。
因为军事的关系,天津到青岛的铁道在年初便开始铺筑起来。这里都是沿海平地,估计到年底就能竣工。以后往来两地,也不用坐着马车来回奔波。
自古都是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原因就在于天下稳定之后,这些手握重权的开国功臣们渐渐都有了私欲。人非圣贤,要说谁真的一心为国,那都是假的,谁心里能不为自己着想。就是圣人,也想自己的门徒满天下,全天下都只尊奉他的道理。
他害怕乔志清误以为他和_图_书走了关系,连忙正色对着乔志清解释了下。
“好了,好了,该走了,我们还有客人要招待呢!”
要说朝中无派系,那都是自欺欺人的。明面上就有太平天国故旧一派,清廷故旧一派。
一路上她还是身着自己的朝鲜服饰装扮,一条大辫子在身后甩来帅去,很是活泼可爱。
乔志清和魏子悠、闵兹映同乘一辆马车,闵兹映一路上更是叽叽喳喳吵个没完。
“子悠,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心意。只是你现在还年轻,我不想你被婚姻束缚,过早的失去了青春本该拥有的快乐。乔大哥一定会给你个名分,你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
乔志清的总统包间里终于恢复了安静,魏子悠这时才偷空跟乔志清说了句话。
“有件事我也不知道重不重要,最近总理大臣洪仁玕频频的会见太平军的将领。本来一些在外地的将领,也亲自赶到京城来拜访他!”
乔志清苦笑着跟魏子悠解释了下,在他的心里,已经拿魏子悠当自己的女人,所以也很在意她的想法。
魏子悠这会才注意到乔志清身边还带着个小姑娘,满是狐疑的微笑着跟闵兹映套了句话,“小妹妹好,你和我们家总统是什么关系啊?”
“结党营私?”
要是关东一平定,众人眼中的华夏一统就会实现。到时候天下大定,什么杂七杂八的派系争斗都会跳出来。
魏子悠还是第一次听乔志清这么直白的向她承诺,胸口的小心脏砰砰直跳,脸色越发的羞红,都不敢抬起头看乔志清了。
“乔大哥,你真的要迎娶这个小姑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