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3章 一针见血

现在波兰刚取得独立,最主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怎么保住这个政权。
两人越喝越是痛快,稍不留神两瓶都干完了,当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乔志清借着酒兴,端着一杯伏特加走到了一副世界地图的前面战好。
“大使先生,普鲁士一旦崛起,英国在一旁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英国处于欧洲一旁的小岛,一直对欧洲执行的是均衡政策,它是不会允许普鲁士发展壮大,打破欧洲的平衡。法国经此一战,在欧洲的霸权地位也会一落千丈。它必然会联合英国、俄国、奥匈帝国以及欧洲强国遏制德国发展。你们和普鲁士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都是在强国环绕中求独立。我相信普鲁士一定会团结好你们这个盟友,不会再随便给自己树敌!”
“总统大人,路易国王可是拿破仑大帝的侄子?我见过他几次,他也是一位很有能力的君主。法国实力雄厚,军队数量远多于普鲁士,应该不会战败吧?”
冯·伯格在信上主要谈了波兰的下一步发展计划,对于波兰来说,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总统大人,我们波兰在中国受益良多,但总是无以回报。我们总统深感歉意,所以这次也带来一千两的黄金,就当是上次总统大人援助我们波兰的军火费。”
博鲁茨看着乔志清认真的模样,当下就没了酒意,脑袋异常的清醒。
“那就多谢总统大人了,我相信我们两国以后的合作会更加亲密。”
“可是我们波兰最大的敌人还是俄罗斯,普和_图_书鲁士会帮助我们抵抗俄罗斯?而且普鲁士一旦强大,不会趁机吞并我们吗?”
博鲁茨还是有点不愿接受这个观点,但是显然他已经动摇。
“总统请说,这点酒还喝不倒咱,咱这脑袋还清醒着呢!”
“那就不打扰大使先生休息了,你们波兰的伏特加很好喝,改天我再来找大使饮酒!”
“总统大人,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真是受教了。”
“对,没错,就是普鲁士。它刚刚从奥地利帝国独立,准备联合德意志的各邦国建立德意志联邦国家。奥地利帝国瓦解后,也重新组阁,刚刚成立了奥匈帝国!”
伏尔加的度数比二锅头还要高,乔志清也喝的有点头大,说话连舌头都变得直了。
乔志清坦言了一句,说的确实是一句大实话。
波兰的北面紧邻最新崛起的强国普鲁士,西面就是宿敌奥匈帝国,东面和南面都是属于俄罗斯帝国管辖。要说是四面环敌,也再恰当不过。
若是博鲁茨以前还有点犹豫,经过乔志清这么一分析,可算是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此时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若是波兰真的宣布与法国结盟,共同抵抗普鲁士,那后果可不堪设想。法国在失败后,肯定也会把波兰卖给俄罗斯和奥匈帝国,以作为对抗普鲁士的礼物。
老家伙虽然贵为大使,也是波兰的贵族出身。但是喝多了之后却搂着乔志清的胳膊大哭了起来,一点也不再顾及什么大使的形象和*图*书
乔志清面色认真的对博鲁茨下了保证,对这个出手阔绰的岳父还是很满意。
“大使先生,我们新中国和你们波兰一样,从前备受欧洲列强的欺辱。就说我们北京城最大的皇家园林,圆明园。你有时间到那看看,现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了!这仇咱心里都记得呢,当初谁在那里放的火,谁在那里抢的东西,以后咱必定让他们加倍奉还!你放心,只要波兰和中国结盟一天,谁要是欺负波兰,咱新中国就不答应!”
博鲁茨摇了摇头,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观点。
波兰刚刚建国,哪里都是用钱之际。他能凑齐一千两的金子,也着实是不容易。
两国之间今天是朋友,明天也许就是敌人,哪里会长久的敌对下去。
乔志清指着地图再次分析了下未来的局势,他的眼光毒辣,一出口便不得不让博鲁茨信服。从前他们波兰从来都在一点上看问题,而乔志清这次的分析却纵观全局,两者的见识和高度相差十万八千里。
“大使先生,普鲁士也非一朝一夕崛起。去年他们和奥地利大战,不是七星期就获得胜利了吗?这个民族很可怕,一旦团结起来,就能发挥超乎寻常的实力。法国看似庞大,但是国内早就积弊丛生。面对普鲁士的铁血政策,法国根本无力阻挡。大使先生,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普鲁士崛起是谁也无法阻挡的事情。普法两国的‘色当战役’马上就会结束,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法军将会在色当一败涂地,连路易和图书国王也会被俘虏。”
凯西亚已经告诉父亲,乔志清懂得英文的事情。所以冯·伯格和女婿交流一下,也没有那么头疼。对他来说,字和语言就跟天书一样。
乔志清皱了下眉,顿了一下。
乔志清话已说完,酒瘾也解,起身就抱拳和博鲁茨告辞。他能劝的都劝了,该怎么做还是要靠冯·伯格判断。要是他还是固执的坚持和法国结盟,那新中国也不需要和这个目光短浅的盟友再合作。反正现在拖延俄罗斯的战略已经达到,波兰独不独立,对新中国的影响确实不再重要。
“总统先生,波兰人民都把你当成上帝恩赐的救星。若是没有您,波兰的独立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真是太谢谢您,谢谢您了!”
波兰人对法国从拿破仑时代就有好感,当年拿破仑一度打败奥地利帝国、普鲁士、俄罗斯,被誉为波兰独立的解放者。
冯·伯格的意思是准备和法国结盟,帮助法国遏制普鲁士的壮大。然后依靠法国的力量,相信俄罗斯和奥匈帝国也不敢轻易再对波兰下手。
“不知道总统大人有何高见?”
乔志清指着地图跟博鲁茨分析了下,当真是语破天惊,把博鲁茨震惊的目瞪口呆。
他也想让这位女婿在东方帮点忙,给俄罗斯制造点乱子,让俄罗斯不能东西兼顾。
“总统说的对,谁欺负咱们,咱就让他双倍奉还。”
波兰大使博鲁茨给乔志清送上了见面礼,当岳父的也不能白使唤女婿干活。
“现在普鲁士和法国正在进行的www.hetushu.com战争,若是我判断的不错,将会在明年春季结束。结果就是法国必败,而且普鲁士会长驱直入,直逼巴黎。法国因为此战,在国内的阶级矛盾剧增,必然会爆发新一轮的阶级革命。法兰西第二帝国就此破产,路易国王也会流亡英国。”
乔志清酒劲上头,思路却越来越清醒,便想给这个波兰盟友一些建议,“大使先生,下面我说的话都很重要,你千万要记下来全部汇报给你们的总统。”
博鲁茨的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立马就惊出了冷汗。普鲁士可是波兰的死敌,当年波兰可是被俄国、普鲁士、奥地利三家瓜分的。
“博鲁茨先生,你们波兰的局势我很清楚。你放心,新中国作为波兰的盟国,自然会尽最大的努力援助你们。明年开春之后,我们就会对关东发起总攻。到时候我们新中国完成统一,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沙皇俄国。”
乔志清对普法战争熟读于心,两国之间的“色当战役”也和经常被军事学院当做经典讲述。
博鲁茨的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虽然有些生硬,但也是一口一句京话。
博鲁茨老泪纵横,一想到波兰的复国,是打心里感到高兴。
博鲁茨一听这话就放下了心,对方是一国总统,也不会说大话来诓骗他。老家伙这次从波兰还带来了一箱上好的伏特加酒,非要和乔志清干上一杯。
“那总统先生的意思是我们要与普鲁士结盟?”
酒过三巡,二人也不似刚见面时的那般拘谨。乔志清在后世执行任务和*图*书的时候,也经常会带瓶这种酒。关键时候,还能当消毒剂使唤。
“你刚才说你们总统想和普鲁士结盟?”
这种酒入口醇香浓烈,气味芬芳四溢。每一瓶都在橡木桶里珍藏过数年,被波兰人誉为“生命之水烈酒”!
博鲁茨又给乔志清满了一杯,虽然都有些轻飘飘的感觉,但是波兰人经常是这样。每次跟朋友喝酒,必须得喝趴下才行。
乔志清眉心微皱,接过信封撕开后,掏出一张信纸,信上用英文书写。
“大使先生,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现在你们要是站在法国的一边,明年普鲁士大胜,一定会回过头找你们波兰报仇。你们现在倒不如送个顺水人情,跟普鲁士站在一起。若是明年战争一胜利,你们也自然会跟着分得好处。”
乔志清把信看完,心里却感觉有点不妙,因为他知道,按照历史的发展,普法战争是以法国战败结束的。
经此一战,法军的精锐全部被普鲁士包围全歼,再也无力阻止普鲁士的大举入侵。值得一提的是,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也会在此时成立,虽然最后只坚持了两个月,但是确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里程碑。
“大使先生,我对波兰和法国的结盟不看好。”
世界地图是外交部的标准配备,只要是和外交部有关的地方,哪里都挂着世界地图。
博鲁茨给乔志清简单介绍了下当前的局势,竖着耳朵记下乔志清说的每一句话。他俩才见面不到两天,博鲁茨却肯定这个年轻人绝不是一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