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4章 惹祸精

“你知不知道你把我的书画都弄湿了!”
这幅字画可是他当年从太平天国的圣库里抢得,一直视若珍宝。现在可好,画上的毛驴不偏不倚,真好被水渍浸湿,现在驴不像驴,倒像是落水狗了。
亲兵战战兢兢的低下了头,等着乔志清大发雷霆。
闵兹映一脸不服气的撅着小脸,丝毫没有害怕他的意思。
乔志清有句话说的不错,“没有共同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这丫头在历史上的名声可一点都不逊色于慈禧,乔志清可不想她在中国掀起什么风浪。小小的就这么胆大,长大了还了得。
刚好是星期天,时至中午,三人都没吃饭。乔志清带着二人出了学校,上了马车后直接让王五把车赶到安倍美子的日式料理店里。
“你说什么?”
乔志清瞪大了眼睛,几乎冲闵兹映郁闷的大吼了出来。
现在国家初定,各地都在修建学校,还缺少大量的资金。这一千两黄金换算成当下的纸币,足足有一千多万,足够填补教育这个缺口。
魏子悠给乔志清宽了宽心,她说的很有道理。乔志清愣了下神,还真是无言以对。
“这个小祖宗,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会!”
闵兹映抹着小脑袋,小嘴嘟囔着反驳了一声。
这时魏子悠也进了书房,见到眼前的香艳场景,不知道的还以为乔志清在非礼闵兹映呢。
乔志清心疼的都快哭出来了,也不想再翻看了。直接进了里就大喊了一声,“闵兹映,你今天死定了,你个臭丫头是上帝派来折磨http://m.hetushu.com我的吗?”
她和小茹年纪相仿,一凑到一起就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小茹是小家小户出身,骨子里带了点自卑,性格也很是内向。本来她比闵兹映还大几个月,结果却像是妹妹一样什么都听闵兹映的吩咐。这两姑娘一动一静,整天相伴着倒是很有意思。
“不要打了,我招了,我全招了。我那天看见武捷弟弟的鞭炮好玩,就借了他一点。然后把一个个小爆竹拆开,把里面的火药混在一起就做了个大爆竹。”
方才听辅导老师讲,当时教室里“轰隆”一声,四面窗户的玻璃直接就给炸碎了。乔志清心里估算了下,那火药的用量一定不会少。
“那爆竹是哪里来的?”
“不就是些字画吗?改天我找人给你画几幅不就得了,你这么凶干嘛啊?”
乔志清带着魏子悠满载而归,对于这一千两黄金的用处,他已经决定全部划拨给教育部。
乔志清郁闷的都快无语了,都不知道这个丫头上辈子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但是作为闵兹映的监护人,就算是总统也不能搞特权。为了不引起学校的轰动,乔志清专门带了个口罩来到学校,自称是得了感冒,不能想传染给别人。毕竟他的巨幅照片就挂在天安门的城楼上,北京城里还没有人不认识他。
“乔大哥,她还是个孩子,你再打可就打坏了!”
三人在屋里的地板上坐下后,乔志清铁青着脸瞪着闵兹映就问了一句。
“闵兹映小姐把你和-图-书书房的暖气管折腾开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暖气管里的热水已经把书房给淹了。”
乔志清长吐一声,立马加快了脚步,就往书房走去。
“乔大叔,你回来了啊!”闵兹映显然还没认识到错误,全身湿漉漉的站在暖气管旁,看到乔志清,一脸骄傲的抹着鼻子道,“乔大叔,我终于搞清楚暖气管是怎么工作了。你看看,刚才我把暖气管的排气阀门都给拆掉了!现在我又把它给装好了!”
魏子悠看着二人,大人没个大人样,小孩没个小孩样,忍不住在一旁笑出声来。
乔志清走后,博鲁茨马上书信一封,把乔志清的话一字不差的复述一遍,派人连忙乘坐商船返回波兰。
到时候波兰对新中国没有了用处,乔志清也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支持波兰。不过处于谨慎起见,博鲁茨还是建议冯·伯格等色当战役结束后再下决定,看看乔志清的判断到底正不正确。
闵兹映听到魏子悠的声音,连忙就回头哀求了一声。乔志清此时手一松,她跟个兔子一样,嗞溜就钻到了卧榻的一角,满是恐惧的瞪着乔志清。
乔志清快步上前,随时拿起一张字画便是唐寅的《骑驴思归图》。
乔志清连连点头表示回去后要好好教育闵兹映,替闵兹映承认了半天错误,这才被这位辅导老师放走。
安倍美子见到乔志清,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招呼着三人进了楼上的包间,亲自下了后厨给乔志清烹饪。
乔志清伸手就在她的脑袋上拍了下hetushu•com,看见她那副死不知悔改的小脸,气就不打一处来。
原因就是闵兹映在课件休息的时候,把一颗自制的爆竹放在一个男孩子的座位下面点着了。结果就是那个男孩子在睡梦里直接就被吓得大小便失禁,过了两天还在医院里躺着,听见响声就往被子里钻。
要是乔武捷在场,肯定会哭着跟乔志清告状,“兹映姐姐不是借我的,她是从我的手里直接抢走的。”
刚到书房的外面,乔志清就暗道一声坏了。亲兵和丫鬟正在搬运着里面的书籍字画,放在门外晾晒。
乔志清在那弹跳的小屁股上又抽了一巴掌,嘴里大声的训斥。
“兹映怎么了?”
“自己做的?你都是从哪里偷得材料?”
闵兹映疼的龇牙咧嘴,来回挣扎着想从乔志清的大手下逃脱,白嫩的小屁股立马就多出了几条红印。
这本书是明代《水浒传》的手抄本,其价值也不可估算。可是书名的“浒”字偏偏被水给打湿,现在字迹散乱一团,成了货真价实的“水传”。
“以后还乱不乱动东西了?”
这段日子他也没来这里看过安倍美子,正好趁机看看她,也让这俩姑娘大饱下异域口福。
“不动了,再也不动了。乔大叔,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打屁股就开花了!”
闵兹映和李月茹此时正在门外偷看,乔志清出了门后,俩人连忙低着头依着墙根站好,不敢看乔志清一眼。
“哪里是偷得,都是从武捷弟弟那里借的!”
乔志清的心跟抽筋一样,放下了字画,又拿起和-图-书旁边的一本书籍。
“行了,看你子悠姐姐的面子,这次就饶了你。下次你要再该犯错,非要把你屁股打开花不可!”
日本的榻榻米倒是和她们朝鲜相仿,坐在这里还真有回家的感觉。
闵兹映连忙招供。
李月茹眼看情况不对,连忙拉住乔志清,着急的哀求一声。
那里面可有他珍藏几年的名家书画和字帖,要是让水给浸泡了,那就全完了。
二人刚回到总统府,亲兵就脸色发白的急忙上前禀告,“报告总统,大事不好了,闵兹映小姐她……”
乔志清心里咯噔一响,瞬间变了脸色。
闵兹映见乔志清发狠,也不敢再乱来。立马就承认了错误,小嘴里连连求饶。
闵兹映撅着嘴轻吐一声,大眼珠子不断的翻上翻下,好奇的打量着这间店铺的装饰。
但是好事不长,没过多久乔志清就被闵兹映的辅导老师叫到了学校。
“乔大叔,我错了,别打了,别打了!”
“乔大叔,你别打兹映了。兹映这么做都是为了给我出气,要打就打我吧!”
“子悠姐姐,乔大叔疯了,你快劝劝他吧!”
此事过后,闵兹映果真是安分了一段时间。每日里乖乖的早起跟着小茹上学,晚上回来后早早的就回了房间睡觉。
“我自己做的!”
“乔大哥,既然兹映妹妹对科学感兴趣也是好事,兴许她以后还能当个科学家呢。你的那些古董字画又不能变出一颗子弹,一把步枪,就算没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好,好,你气我,让你气我!”
“你真是气死我和-图-书了,你怎么不像小茹学学,让我省点心啊!这么下去,你以后还不直接捣鼓个炸弹出来啊!”
“你再胡说,武捷那么小,从哪里来的这东西?”
乔志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其实心里早没气了。他之所以这么凶,就是给闵兹映一点警告,不想让她折腾出更大的动静。
乔志清愣了下,放开了闵兹映,耐着性子听李月茹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这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乔志清的脸色都气的发白了,拉住闵兹映就又要揍她。
亲兵因为太过着急,喉咙里打了个嗝,半天结巴的说不出来。
在此刻,乔志清都想大吼出来,“小妹妹,这些字画书籍放在后世都能拍出上亿元的天价。别说是步枪了,就是军舰也能造的出来啊!”
乔志清右手举半空刚要发火,但是看着俩人乖巧的小模样,直接就被逗乐了。在此时他倒是真像个父亲,面对女儿谁能骂出声来。
乔志清伸手又要敲她,当真要被闵兹映气的发疯。乔武捷此时才五岁,哪里会有威力这么巨大的爆竹。
闵兹映的辅导老师估摸着是秀才出身,指着乔志清啰啰嗦嗦的足足念叨了有半个小时。上引用孔子,下引用孟子,把闵兹映在学校所犯的劣迹,从入学说到了现在,连嗓子都训诫的嘶哑起来。
乔志清踏着地面的水迹上前一步,拉着闵兹映的小手就把她推到在卧榻上,直接撩起她的裙子,对着那挺翘的小屁股就抽了下去。
此事关乎波兰的生死存亡,走错一步,对于刚刚独立的波兰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