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5章 少男少女

洪葵元再拿李月茹寻开心的时候,当场就被她大声呵斥。
闵兹映听到这声响,立马就脑洞大开。直接对乔武捷威逼利诱,用了一串新疆提子,就换回来一堆的鞭炮。
李月茹平日里闷不做声,但是看到闵兹映也被自己连累,当下就站起来指责了下洪葵元。
暗战升级,闵兹映吃了一亏,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才平静了两天,她就找到一个好办法,这个给她灵感的人就是倒霉的乔武捷。
学校每天中午都有休息的时间,有的学生在外面吃饭玩闹,有的学生在教室里趴着睡觉。
李月茹就是这么一位性格内向的女学生,成绩很好,但是喜欢独来独往,不爱与人打交道。
洪葵元带着一帮子男孩子哄堂大笑,脸上全是胜利的满足感。
“谁的?”
此事过后,闵兹映可是轰动全校,班里的男学生见着闵兹映全都是绕道走。
少年面色苍白,胳膊上还打着吊瓶。
“也许是我多想了。”
北京大学又下设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简称北大附中。
魏子悠满脸忧愁的柳眉高挑。
李月茹的忍耐渐渐助涨了洪葵元的嚣张气焰,他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最让李月茹无地自容的一次,就是洪葵元上课的时候,偷偷把李月茹的裙子从小剪到上。李月茹被老师叫上讲台答题的时候,一上去连小内内都当众露了出来。同学们哄堂大笑,老师问她,她也只回答裙子是自己弄破的,与别人没有关系。
洪葵元是洪仁玕的大儿子,也是仅存的儿子。他原来还有洪兰元、洪芝元两个儿子,但是天京陷落的时候和-图-书,两个儿子也不知所终,至今没有下落。
乔志清故作严厉的把手上的处罚决议交给了闵兹映。
她入学的第一天,就发现了洪葵元的这个毛病。
这蛇长不过三寸,已经被洪葵元拔了牙齿,完全就是一条蚯蚓。不过这种杀伤力巨大的生物武器,对于吓唬女孩子来说,也足够强大了。
魏子悠想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乔志清一句。
“乔大叔,是洪葵元欺负小茹和我在先,他这是罪有应得。”
这件事的缘由也很常见,少年少女在这个年纪,总有一个共同的毛病。那就是在班上调皮捣蛋的男学生,总喜欢作弄学习好的女学生。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李月茹当初在贫民区的时候,就受尽了委屈。她现在很珍惜拥有的一切,这些打击比起她吃不饱穿不暖的那些日子,已经不算什么。
“听主治医生的意思,就是受了点惊吓,也没有什么大事,休息几天就好。”
“乔大哥,上午我去医院看望洪葵元的时候,见到洪仁玕总理了。他的脸色很不好,跟平时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
这种葡萄糖注射液还是由乔志清发明,主要用来补充人体所需体液。当时让华兴军中的洋医生震惊不已,以为乔志清是上帝降临。其实静脉注射在西方早已有之,但是葡萄糖注射液在这个时代还是没有出现的。
她仔细研究了下鞭炮的构造,然后把一个个小爆竹掰开,倒出里面的火药用宣纸卷起来,下面拿泥土密封,上面留下导火索,做成了一个大爆竹。
容闳担任北京市长后,新官上任hetushu.com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合南京的各大高校,成立了北京第一所全国性的大学,北京大学。
闵兹映见乔志清的神色变得平和,也不再害怕他,撅着嘴就反驳了一句。
魏子悠也淡淡的抿了口茶,心里暗自祈祷着她的直觉不对。
“那孩子有什么事吗?”
李月茹饱经煎熬的度过了一个学期,终于等到闵兹映的到来。
书房里只剩下魏子悠和乔志清二人,魏子悠给他沏了壶热茶,把茶碗递给乔志清后,脸上挂了丝忧色。
学校给闵兹映记大过处分,要是下次再犯的话,直接开除处理。给予李月茹警告处理,她这次只是个从犯,所以稍稍的警告一下。
所以学校并不知道这些学生的身份,更不知道那个受惊吓的男学生的父亲,就是当今新中国的内阁总理。而那个放爆竹的女学生的未婚夫,就是当今新中国的总统。
洪葵元被伤了脸面,自然不会善摆甘休。他给这个新同学送了第一份见面礼,就是在闵兹映的书桌里偷偷塞了一条宠物蛇。
“没事就好,我相信洪总理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乔志清接过处理意见,边看边问了一句。
谁知道这丫头借此机会,点燃爆竹就放在洪葵元的凳子下面,她拉着李月茹则早早的留出了教室、
乔志清忙于政务,哪里能看出她受的委屈。给乔志清打扫完书房后,小丫头把自己关进房里偷偷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仍是照常上学,没有跟乔志清抱怨一句。
“菜来了!”
魏子悠轻声回禀。
乔志清带着闵兹映、李月茹,在美子日本料理店里坐了没一会,魏子www.hetushu.com悠便匆匆赶了过来,把一份学校的处理意见交给了乔志清。
“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得罪了洪总理的儿子,还得我去给你擦屁股!”
“洪总理!”
那天李月茹自杀的心思都有了,但是回到总统府她还是装出一副快乐的样子。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可怜的洪葵元还在做着美梦,口水都流了一桌子。谁知道“砰”的一声巨响,那爆炸的冲击力将教室四面的玻璃都全部震碎。
洪葵元不是拿着毛毛虫放在李月茹铅笔盒里,就是把李月茹的头发绑在书桌上,要么就是趁李月茹不注意,抽掉她的凳子,让她冷不丁的坐到地上。
高级护理病房内,一个深色阴沉的中年人正坐在一个少年的身边。
魏子悠也跟着沾了个光,四人风卷残云,大饱口福后才一起回了总统府。
此时的义务教育才刚刚展开,能在北大附中读书的孩子,其家庭自然都是非富即贵。闵兹映和李月茹便是在这里读书,而且魏子悠还专门把她二人调到一个班上。
这还是她的第一次反击,只是因为不习惯,脸色憋得通红,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洪葵元,你真是太过分了。
“很正常,当父母的都这个样子。他的孩子被吓出了病,当然会有点郁闷。”
闵兹映和李月茹从厕所回来,刚把手塞进书桌里取东西,就碰到了那条滑溜溜的东西,当下就惊恐的跳了起来。
男生们第一次听到这位冷美人反击,笑得更加的得意嚣张。
闵兹映和李月茹闹了一天,回到总统府后,乔志清便吩咐她俩下去休息了。
房门拉开,安倍美子甜甜的和-图-书吆喝一声,带着服务生把一盘盘精致的日式料理端了上来。
李月茹这种闷不吭气,有了委屈自己承受的好学生,自然就是一个很好的整蛊目标。
他的身上自小就带了点野性子,太平军将领的孩子都有这毛病。也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父辈们造反的基因,连苏三娘的儿子乔武捷,每日里也只喜欢舞刀弄枪,对读书写字丝毫不感兴趣。
“乔大哥,你知道那个男孩是谁的儿子吗?”
魏子悠只吐了三个字,却让整个屋子都静了下来。
他不想打击闵兹映心里的正义感,也就没有再批评她。倒是看着小茹有点心疼,这丫头平日里有什么事情也不说,没想到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看看吧,下次再敢胡作为非,连书都不能读了。”
闵兹映和李月茹都红着脸垂下了头,心里忐忑不安的砰砰直跳,就怕乔志清教训她俩。
她在朝鲜可是号称“闵大胆”,这个世界还没有她不敢碰的东西。从小就跟着男孩子上树掏蛋,下水摸鱼。朝鲜是多山国家,蛇这种东西遍地都是,自然也被闵兹映玩了个遍。刚才只是事发突然,她才猛然惊吓了下。现在缓过神来,脸上哪里还有一丝的畏惧。
魏子悠刚才作为乔志清的代理人,去医院看望了那个受惊吓的男孩。不看不知道,那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洪仁玕的长子洪葵元。
乔志清伸手就在她的小脑袋上拍了下。
人在睡梦中,身体的防御能力本就最弱,洪葵元的反应可想而知。
洪葵元的这种心态其实很好理解,就是别人越不搭理你,你就越想搞出点动作吸引别人的注意。
这位洪大少爷毫http://m.hetushu.com无防备之心,那天他用蛇吓唬闵兹映后。闵兹映一声不吭,他还以为闵兹映服软了。
接下来的这一幕可让洪葵元印象深刻,闵兹映直接从书桌里抓住蛇头,拎着那条无辜的小蛇,挥手就从窗户上扔了出去。
为了创造学校的公平环境,乔志清在创办华兴书院的时候就下了硬性规定,所有学生的学籍资料均不得填写父母的工作职务。在学院,所有的学生均服从学校的管理和安排。不得有人仗势凌人,干涉学校教育。否则一经发现,便予以重罚。
乔志清点了点头,一脸无奈的看着闵兹映和李月茹,完全被她俩给气乐了。
这位女汉子可不是一个随便被欺负的主儿,在朝鲜王室长大的她,从小就尊贵无比,哪会能容得下一点委屈。
闵兹映吸了口气,反而微笑着跟李月茹摇了摇头。
将近年关,总统府已经购进了大量的爆竹准备燃放。乔武捷作为孩子头,自然少不了这种东西。每天带着一群小家伙,在总统府里四处的燃放。“砰、砰、砰”的响个不停。
在老师们的眼里,李月茹平时可都是乖乖女。处理意见上还想让乔志清把闵兹映和李月茹分开,不想让闵兹映把这个乖乖女也带坏了。
乔志清心里一紧。
不要问我洪葵元哪来的作案时间,女孩子上厕所的时候,从古到今都是喜欢找个闺蜜做伴。
北京市第一医院,这个北京医学院附属医院,也是北京的第一家正规的西医院。
乔志清眉心一紧,抿了口茶并没有多说什么。
洪葵元就是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学生,平日里总喜欢搞些恶作剧欺负欺负同学,满足自己被围观注意的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