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7章 雷霆之击

魏子悠愣了下,还以为乔志清的话没有说完。
年轻人急忙把手上的两份密函交给了洪仁玕。他不是别人,正是洪仁玕的秘书霍朝纲。
国防部上下也做好了应变的准备,一旦江南有所异动,江北的大军立即南渡长江。
北京总理府
“不治之症是什么症?”
洪仁玕打开密函,看完后“咣当”一声,重重的把密信就拍在了桌上。喉咙一热,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屋里一阵的安静,乔志清放下酒碗,起身站在窗前久久不语。
原发性是指生来就没有性能力,而继发性曾有正常的性能力,而因某突然事件而失去了性能力。
“顾大哥,你起来吧。当年我们兄弟在嘉定城结拜,自此我就再没有疑心与你。我难过不是因为你没向我通禀此事,而是因为你对这份兄弟情义的不信任。诚然,我是总统。但更是你的结拜兄弟。撇开玉婷、敏霞两姐妹的情分不谈,我就真的让你这么害怕吗?”
“乔大哥,你是说洪仁玕真的想造反?”
乔志清端着酒碗淡淡的喝着,眼睛炯炯的望着窗外,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乔志清说着便从书桌上取出两道已经拟定好的军令,盖好总统大印后,把军令交给了魏子悠。
魏子悠接过密令微微欠身,出了门后便让传令兵八百里加紧把军令送了出去。
他对民主改革的第一次尝试,终于还是以失败告终。
他要求各大军区的指挥官,不拉帮结派,不信谣、不造谣。坚决团结在乔志清的周围,全心全意的为和图书中华崛起而奋斗,为保卫人民而奋斗。
霍朝纲看洪仁玕的表情就知道,一切看来都完了,但他还抱着最后一丝的期望。
顾云飞心里所说,大概便是众将的心中所想。这些带兵打仗的大老粗们,你给他们讲理想、讲主义、讲民族精神,远没有给他们讲女人、讲金子来的实在。
顾云飞满脸涨红的坐起身子,端起桌上的酒壶就猛地往嘴里灌了下去。
“讨厌,你明知道还问我!”
洪仁玕正在拟定太平天国重建纲要,霍朝纲的话音刚落,洪仁玕连忙就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连忙从他的手里接过了密函。
魏子悠上次回来禀告了洪葵元的病情,乔志清就心生疑惑。按理说要是没有多大问题,洪葵元早就出院了。但是洪仁玕足足在医院躺了一星期,这里面也绝不是没事那么简单。
“顾大哥,你先退下吧,有什么决定我会提前通知你的。”
乔志清已经将总理府的消息封锁,其他的官员也猜出了乔志清的用意,纷纷对总理府的人避而不见。本来三前就已经发出的消息,霍朝纲今日才刚刚得到。
高宗慌忙带领少数随从乘马出城,急驰至瓜洲渡江逃跑。这次突如其来的惊吓,使得高宗患上了严重的阳萎,并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
京城的官员有意把他当做瘟神,纷纷闭门不见。霍朝纲还是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从国防部得来了消息。今日南方的两道密函一到,他就马上给洪仁玕呈了上来。
魏子悠平静了下心情,小脸满是http://m.hetushu.com不解。
“那洪仁玕呢?”
“什么?这怎么可能?陈玉成和陈炳文都是什么反应?”
果然,魏子悠今日把调查的结果带回来,和他猜测的完全一致。
“总统,属下有句心里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赵构就是由心理原因造成的继发性阳痿,但其严重程度却几乎等同于原发性。
“他为新中国的发展也立了大功,看他的表现了。要是他敢乱动的话,我们就把他送去地府。要是他乖乖的听话,那就把他送去秦城监狱,那里面环境清幽,也挺适合养老的!”
乔志清眉心一皱,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不知道,带点戏虐的直视着魏子悠。
乔志清眼神冰冷的回了句,说完又把两道送给冯子材和胡文海的密令交给了魏子悠,让魏子悠一并发出去。
“总理,他们是怎么回复的?”
他不明白乔志清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么快就下了狠手。而且干净利落,不费吹灰之力,就使陈炳文和陈玉成两位手握重兵的将领乖乖屈服。
“总统,这几年我也读了不少书,学了不少的思想,懂了不少的东西。我理解你救国救民的决心,但是什么东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总的有个过程。你说说看。咱中国上下五千年,哪朝哪代没有皇帝?大家已经过惯了有皇帝的日子,你这么突然把皇帝废除,难免给一些野心勃勃的人制造幻想。总统,你放眼咱华兴军。有哪个人敢说自己真正的有理想,有主义?真正是在为了华夏和*图*书民族的复兴在抛头颅、洒热血?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博取一番的功名利禄?你不当皇帝,下面的人跟着你没有肉吃,那迟早是会另起炉灶的啊!”
“说吧,这才是我认识的顾大哥!”
乔志清回过神,直盯着顾云飞。
乔志清也是稍微懂得现代医学的人,明白阳痿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
乔志清浮起一丝淡淡的冷笑,仿佛已经把洪仁玕看透一般。
乔志清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端起酒碗也陪他喝了一碗。
之后,中央日报上刊登了一片关于军队建设的文章,撰稿人为国防部部长王树茂。
魏子悠秀眉高挑,从这几天四处搜到的情报来看,洪仁玕确实有结党营私之嫌。
密令上只有七个字,“若有变,格杀勿论!”
“总统保重!”
一星期后,江南各军区消息传回。军区高层将领纷纷表态,坚决拥护乔志清的指示。
顾云飞抱拳躬身行礼,退出屋后,早已在门外等候的魏子悠便急匆匆的进了书房,把手上的一份报告递给了乔志清。
想到这里,乔志清的心里暗暗怀疑,洪葵元莫不是就是因为如此,患上了继发性阳痿。这才让洪仁玕如此的紧张,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
“洪总理,不好了!乔志清对陈玉成司令和陈炳文参谋长动手了!”
顾云飞满心的惆怅,终于和乔志清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这件事他在心里考虑良久,因为害怕乔志清怪罪,就一直没有说出来。
洪仁玕表面虽然轻松,但是乔志清看得出来,他在言语间虽然m•hetushu•com尽力掩饰,但是心里并没有发下这件事情。若是小病的话,他也绝不会还和一个小女孩记仇。
建炎三年二月间,金朝宗翰派兵奔袭扬州,攻陷天长,前锋距离扬州城仅有数十里。
“完了,一切都完了,他们让老夫兀自珍重。”
一天深夜,高宗正与一位宫女作乐,突然宫外大呼“金兵渡江了”。
乔志清畅快一笑,端起酒碗便满饮了下去。
“不错,他想忍,我们就偏偏让他自己跳出来。你马上把这两道总统令下发,解除陈炳文广州军区司令员的职务,改任为湖南省省长。解除陈玉成南京军区参谋长职务,改任为安徽省省长。广州军区司令员由副司令徐德胜暂时兼任,南京军区参谋长由司令员胡文海暂时兼任!”
乔志清神色失落,对着窗外长叹一声。
乔志清期间还专门召洪仁玕前来,专门为了洪葵元的事情替闵兹映道歉。
这个计划还没有实施,现在已经彻底宣告破产。
乔志清轻笑了下,看着魏子悠羞涩的模样,心里也终于没有方才那般的沉闷。诚然,眼下是面临诸多的问题。但不能因为害怕面对,就什么也不去做。
“乔志清已经将陈玉成和陈炳文调任为安徽省长和湖南省长。他们纷纷发表声明,表示服从命令,拥护乔志清的决定!”
“忍分两种。一种是你说的忍气吞声,但是另一种却是忍辱负重!洪仁玕故意隐瞒这件事,一定是后一种占得几率大。他一定是怕打草惊蛇,因为这件事坏了他的大事。”
“乔大哥,医院那边我和-图-书已经都调查清楚了。情况和你猜想的差不多,洪葵元确实被吓出了不治之症,洪仁玕这几日正搜寻各地的名医进京给他医治!”
“乔大哥,你说洪总理为什么要掩盖真相呢?难道是因为看你的面子,所以才选择忍气吞声?”
直到一天,乔志清在翻阅南宋秘史的时候,看到这样一段话。
魏子悠站在乔志清的身后轻声禀告,谈道不治之症的时候,稍稍有些尴尬的吞吐了下。
按照他们事前的计划,这几天他便借着视察江南经济机会与陈玉成和陈炳文汇合,然后在江南打出太平天国的旗号共同起事。
“听王和英王真是糊涂啊,太平天国的复兴大业未成,他们能这么快就选择屈服!他们以为这样就能独善其身吗?”
霍朝纲把外面最新的情况禀告一声。
“顾大哥,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今天你总算是跟我说了句心里话。”
民智未开,匆匆进行制度改革,肯定会造成混乱。但是结束帝制是大势所趋,乔志清既然已经下了决心,就断然不会再逆历史潮流而进。最多也就是将制度改革推迟,对内继续实行个人的独裁。他们这一辈子的人不能民主,并不能代表下一代人不能。要独裁,这个内阁总理之位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洪仁玕颓丧的一屁股蹲在了座椅上,无力的松开右手,将手上的密函掉了一地。
魏子悠刷的就红了小脸,低着头闭口不言。
一个身穿中华装的年轻人。脚步匆匆的进了洪仁玕的书房。他那向来严肃的脸庞,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的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