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8章 道不同不相与谋

几位夫人里,最不在乎此事的就是闵兹映。她才不管乔志清今晚陪着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放炮仗放上了瘾,找来一大堆鞭炮、花炮“砰砰”就放了起来。
孩子们更是结伴在街上乱窜,各个都传起了新衣服,最高兴的还是马上就收到压岁钱。
乔志清语气平淡,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让亲兵给洪仁玕搬了个椅子坐下。
波兰总统冯·伯格可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已经说服了波兰的贵族。若是凯西亚诞下一个儿子,便立这个外孙为波兰的下一任总统。可以预见的是,若是将乔志清的骨肉设为总统的接班人,那乔志清自然不会轻易的放弃波兰,而且会给予波兰更多的利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乔志清,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伟大!有时候我都感觉,咱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满脑子的民主自由,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应该出现的东西。百姓民智未开,民主自由只会沦落为野心家利用的工具。你我政见不同,虽然华兴军正处于鼎盛时期,但是我依旧不认为你的思想可以救中国!”
“好,那我就等着,希望你是对的。你若是继续推行总统制,那最好保重自己的身体。这个国家要是没你,立即就会陷入群雄并起、诸侯割据的内战之中。”
洪仁玕被两个亲兵带进了书房,他的头发在一夜间花白,比从前更显苍老。此时就像是一个颓废的老人,两眼无神的站在乔志清的对面。
www•hetushu.com志清的小家越来越人丁兴盛,今年又新添了个朝鲜未婚妻,一年比一年热闹。
乔志清一边呼哧呼哧的耕地,一边在脑子里思考着奇怪的问题。
她不但拉着小茹,还带着乔武捷他们兄妹七人,已然成为一个孩子头。
“道不同不相与谋,仁玕兄,你到秦城监狱好好改造吧。我已经让人在监狱里专门设立了一个图书馆,你若是烦躁的时候,可以到里面读读书。我相信等你的眼界开阔了,对于未来也不会这么失望了。”
乔志清面色坚定的看着洪仁玕,心里暗自佩服他的眼光。要是真的告诉洪仁玕,老兄,我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知道他敢不敢相信。
此时的年味还是挺足的,老百姓辛苦了一年,就等着过年的时候能够休息上一下。
洪仁玕攥紧了拳头,一刹那心如死灰,身上再没有半点力气。
祸不及家人,洪仁玕被关进秦城监狱后,他的家人并没有受到影响。唯一变化的就是,洪葵元从此变得低调起来。在学校也不再惹是生非,甚至懦弱的跟缩头乌龟一样,被别人欺负了也不敢再啃气。父亲就是他的一切,现在父亲进了监狱,他的精神支柱已经完全崩塌,感觉从天上一下子跌落凡间。
乔志清从书桌上拿起香烟,点燃一根后递给了洪仁玕。他的动作自然,丝毫没有做作。
第二日,中央日报再次刊登一条让人震惊的消息。
波兰大使博http://m.hetushu.com鲁茨已经暗示过凯西亚很多次,必须马上给乔志清诞生一个孩子,这样两国的关系才会更加的紧密。生孩子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繁衍后代的问题,而是关乎两国交往的政治问题。
公安部已经下发通缉令,满北京城的张贴,悬赏十万元捉拿此人。但是一个月过去,直到新年的到来,依旧没有他任何的消息。这小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能不能换句台词?为什么你们这些人事情一败露,总是装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洪仁玕低沉的闷吼一声,满脸都是绝望和麻木。
唯一让乔志清有些郁闷的就是,洪仁玕的秘书霍朝纲不知所终。据洪仁玕交代,华兴军进驻总理府的那天,他的秘书就与他分开,至此再未曾见过一面。
他不想杀洪仁玕,这样会使归顺他的太平军将领人心惶惶。在天下一统之前,他不想军队的士气因此受到打击。而且矫枉过正,过度打压太平军归降势力,必然会使清廷的归降势力独大,这样局面就会更难收拾。
烟花在总统府的上空绽放,卧榻之中,凯西亚的娇躯在烟花的照耀下雪白光洁,如同圣女降临人世。
乔志清下发总统令,废除总理内阁,一切行政部门此后直接对总统负责。
洪仁玕平时戒烟戒酒,对自己的要求很严苛。他接过香烟猛吸了两口,干咳了几声,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凯西亚和闵兹映羡慕的要死和图书,凯西亚羡慕,是因为别的妻子都有了孩子,而她现在还没有怀上。闵兹映羡慕,是因为七个小家伙都有红包,而她没有。
他和几位夫人通常都是一发命中,从来没有担心繁衍后代的生育问题。但是和凯西亚整整忙活了一年,也不知道是不是西方的土地不适合东方的种子生长,凯西亚的肚子迟迟都没有动静。
“乔志清,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洪仁玕是不会向你求饶的!”
“洪总理,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北京啊!”
都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洪仁玕的计划里满是漏洞,而且全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霍朝纲眉心一紧,脑子里不断盘算着如何自保,对洪仁玕抱拳行礼后就退了下去。
凯西亚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而且耕地这件事,本事就她魂牵梦绕。乔志清这头东方的老黄牛,一点都不必西方人逊色,每次都能让凯西亚欲死欲活。凯西亚有时都在暗自的怀疑,是不是太过兴奋了,把种子都给融化了。
“仁玕兄,我自问待你不薄。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想明白,你已经当上内阁总理一职,你为什么还不满足?”
“乔志清,你让我过来,是不是就为了看我现在狼狈的样子?”
先不论陈炳文和陈玉成是不是真心辅佐他,就算是他去了江南,身边也有陈炳文和陈玉成辅佐。但是打起太平天国的旗号,究竟能有多少人响应?
洪仁玕一吐胸中的闷气m.hetushu.com,这些话他早就想指着乔志清大喝出来,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但是他并不开心,反而心酸的痛哭流涕。
此事还多亏了闵兹映,若不是她误打误撞,让洪仁玕铤而走险、提前行动。要任由他有目的的经营下去,的确会发展为一个棘手的问题,远没有如此简单就得以解决。
乔志清对他仍旧以兄弟相称,压根就没有把洪仁玕当成一个可供较量的对手。
“乔志清,你也别在这里假仁假义了。你当初用心拉拢我,还不是为了利用太平军的将士为你卖命?你拍着胸口说说,我担任这个总理大臣期间,手里究竟有多少的职权可以使用?在你的眼里,我不过是一个给你装点门面的傀儡而已。我不服气,我堂堂一个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那些太平军的后起之秀各个都比我位高权重,顾云飞、张宗禹、黄文忠,这些小卒当初给我提鞋都不配,他们凭什么要压在我的头上?”
乔志清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看着洪仁玕就像是看着一具被权力欲望控制的行尸走肉一样。
现任总理洪仁玕,在位期间结党营私,妄图复辟太平天国。现暂停一切职务,等候调查处理。
但是洪仁玕的党羽却没有这么好运,纷纷被乔志清撤职的撤职,关押的关押。
“算了吧,这天下终究还是属于乔志清的,我们输了。只恨我们太平天国的人不团结,不然依靠我们在军中的势力,足可以占据半壁见山啊!”
话已至此,乔志清对洪仁玕也和-图-书算是仁至义尽。
除夕当天,京城比去年更加的热闹。每家每户都张贴对联,点起了灯笼,燃起了鞭炮。
酒宴结束后,凯西亚迫不及待的就把乔志清占为己有,恨不得立马整一个小宝宝出来。
洪仁玕神色严肃的提醒了乔志清一句,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除夕夜的当晚,乔志清照例包了大红包,给孩子们一人一个发了下去。
“这么说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了?”
其他的夫人虽然也想陪着乔志清步入新年,但是看着凯西亚哀求的样子,也都心知肚明的把乔志清让给了她。毕竟人家一个西方的女孩子嫁给乔志清也不容易,不给她个孩子,实在是说不过去。
洪仁玕好半天才稳定了情绪,两眼无神的终于把头缓缓抬起。
霍朝纲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异常慌乱的连连劝说了洪仁玕一句。
他刚走没有一会,大队的华兴军就踏着军步而来,迅速的将总理府团团包围。
洪仁玕对当前正在推行的政策满是泄气,没有皇帝的中国,让他的心里很没有安全感。
“仁玕兄,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亲眼看到,民主自由终会在新中国开花结果。中国没有皇帝,这个国家照样会正常发展下去。”
“洪总理,这几天让你受惊了,坐下说话吧!”
洪仁玕的事情没有产生多大的波澜,总理内阁本就相当于一个打杂的傀儡机构,被乔志清撤销之后,一切还按照原来的轨道继续行进。
“总理莫急,属下这就给给你再探听些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