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9章 春季攻势

荣禄在关东的日子可一天都没有闲着,他还算是满人中最后的能征善战的将领。
“轰,轰,轰!”
一是为了争夺军权,二是为了财路,第三就是为了死去的故友兄弟报仇。
林全保作为顾云飞的旧部,自然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还继续担任太原军区的副司令一职,同时兼任朝鲜总督,全权指挥右军团进攻关东。
吴老六是李鸿藻从护国军中挑选过来,原来也跟华兴军打过仗,自然认识这玩意。你越是乱跑,炮弹就越跟长了眼睛一样。
“快趴下,别乱跑,快趴下!”
这样做虽然暂时稳住了大军,但是造成的后果十分严重。那就是军中将不识兵、兵不知将,作战指令很能执行。
现在汉人关东新军由兵部尚书李鸿藻统帅,军中空缺的将领之位。也由李鸿藻从其他的部队借调过来。
荣禄也是最先使用火器的清军将领,手下的护国军筹建已久,对火器的使用已经相当精通。
这样做的好处,还能防备炮弹的袭击。如果一颗炮弹落进壕沟内,它的弹片飞不了多远,就会被锯齿状的壕沟挡住。
英国当初赞助清廷三十万的后膛步枪,护国军最先分得了十万支。而且荣禄还专门筹建了一个兵工厂,虽然不能生产枪炮,但是生产子弹绰绰有余。
早在去年的时候,马荀的后勤部就开始紧张的运作起来。通过海陆空各种渠道,不断的向各路大军运送粮草,现在已经全部补给完毕。
“咻!咻!”
华兴hetushu•com军的每次战役,荣禄都要派出细作到战场上观察。
这些将领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就等着找机会报复李鸿藻。
这个驻防在安东县的军营共有一个师的兵力,总共上万人马,吴老六便是师长。
尘土四溅,天摇地动。
总督的职责主要是主管各邦国的军事,并不干涉行政和司法,但是有监督的权利。
他是一个满人,在面对华兴军进攻的时候,只能拼死一战。锦州是关东的咽喉所在,慈禧把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他,他心里的压力也可想而知。
春分的当日,阳光洒落大地,一片的祥和。
军营的将士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一片,也不知道有多少的炮弹飞来。
太原军区主要进攻的是关东的锦州防线,由司令员刘云清出兵山海关,由秦皇岛从正面直攻锦州。由副司令林全保度过鸭绿江,先解决辽东半岛的清军,然后再挥师北上,进攻盘锦,断掉驻防在锦州的清军后路。
炮弹正中军营的寨门,寨门两旁的士兵当茶就被巨大的冲击波震得七窍流血。
张之洞入关东垦荒戍边后,安东县才渐渐的又恢复了生机,此时也成辽东半岛的桥头堡。
清廷把主要的兵力都布防在辽宁和吉林一带,后方的黑龙江防线只布防了十多万的八旗兵。他们从没有想过,华兴军能孤军深入,从关东的大后方发起进攻。
乔志清在年初相继下发了多种改革措施,其中一条就是和图书在大中华联邦的各邦国设立总督一职。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刹那间,军营的四处都冒起了硝烟。
驻扎在朝鲜的右路军团,因为还要解决辽东半岛的问题,所以第一个向鸭绿江防线的清军发起进攻。
汉人关东新军全都是从山东、河北一带闯关东的汉人后裔,军中多半都是张之洞在关东招募的胡子。
锦州由荣禄统帅的护国军驻防,下辖三路大军,十万多人。
但是炮弹一浪接着一浪,在军营的四处不但的爆炸。将士们惊慌失措,哪里肯听他的趴在地上等死。纷纷乱作一团,胡乱的找地方躲避,最后一个个被炮弹的碎片撕裂。
天空中又传来一道道炮弹的响声。
但凡是有经验的指挥官就一定知道,刚才那两声炮响只是为了确定方位,真正的轰炸才刚刚开始。
军营都是用木头和帐篷搭建,在炮弹的不断轰炸下也燃起大火,一瞬间便烧遍了整个军营。
此次北海舰队的任务就是利用强大的火力,在鸭绿江的清军防线撕开一道口子,然后将朝鲜的右军团全部转运到对岸。
定娃娃亲这事还是晏玉婷撺掇而成,她姐姐的女儿顾悠悠已经七岁,和苏三娘的儿子乔武捷相差一岁。
辽宁安东县(丹东市),这个边塞小城,因为紧邻朝鲜,自古就是军事要塞。
辽宁舰和山东舰是海军最新型的战舰,上面所采用的火炮也都是新式的速射火炮,每分钟最多可以打出六发炮弹。
每艘战舰的侧舷共设有和图书火炮三十门,在邓世昌一声令下之后,所有火炮均调整好了角度,以每分钟三发的速度对着岸上的清军军营进行轰炸。
晏玉婷为了拉拢苏三娘,同时让晏家、乔家、顾家的关系更紧密。她便在中间上下奔走,最终促成此事。
壕沟并非笔直,而是锯齿型的,士兵在壕沟里无法看到十米以外的东西。
她二人一点头,晏玉婷就摆了结亲酒,把乔志清、苏三娘、顾云飞、晏敏霞都叫了过来。
炮弹划过炮管,发出两道刺耳的响声,划破了整个黎明的宁静。
“轰隆,轰隆!”
炸弹四溅的碎片疯狂着摧毁四周的一切,本就是用木头搭建的寨门,一下就像是纸片一样被撕毁。
按照国防部的预定计划,华兴军也准备发起对东三省清廷的总攻。
否则里面的所有部队,都会暴露在敌军火力下,大大的增加伤亡。
吴老六眼疾手快,大吼了一声,就近找了块土墙就趴在了下面。
张之洞遇刺之后,这支军队的高层将领,凡是与九山十八寨有关的,全部被清廷血洗。
柳条边以外的地区,禁止从事农牧、渔猎、采伐、采矿活动,致使安东一带成为不毛之地。
鸭绿江畔的两艘军舰,正是由北海舰队司令官邓世昌统帅的辽宁舰和山东舰。
乔志清不想让总督权利过大,也不想让各邦国太过独立。如此两方相互制约,才不会失去控制。
双方的家长见面,乔志清和顾云飞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就此便结了亲家。
晏敏霞hetushu.com和苏三娘也都相识,大家知根知底,又能相互扶持,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清军不知道,他们的头顶正飘飞着一艘负责侦查的飞艇。这艘飞艇也给海军提供轰炸的坐标,飞艇停在哪里,战舰的火炮便轰炸到哪里。
军营里早就乱作一团,所有的将士端着长枪全部出了军帐,纷纷紧张的四处观望。
新年过后,已是三月的天气。冰雪消融,河流解冻,到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轰炸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六十门火炮共打出五千多发炮弹。关东新军的军营几乎被夷为平地,足足有一半的兵勇被炮弹炸死炸伤!
“咻!咻!咻!”
可是此事被李鸿藻发现后,立即就下令整顿各军的小金库,断了军中很多中下层将领的财路。
“有人偷袭,有人偷袭!”
军营设在距离鸭绿江一公里的地方,那两艘战舰竟然跟长了眼睛一样,行驶到跟军营垂直的位置后,缓缓停了下来。
自从华兴军占据朝鲜之后,清军便不得已从紧缺的兵马里,分出汉人关东新军沿着鸭绿江一带设防。
安东县的关东新军军营,出了在门口站岗的兄弟外,其他人睡懒觉的睡懒觉,唠嗑的唠嗑,赌博的赌博。原来负责在鸭绿江沿岸巡逻的人也懒得动弹,大早上连军营都没有出去。
他在锦州城外层层修建防御阵地,全部采用最新式的堑壕防御体系。
这种形状的壕沟,在敌人从侧方进攻时,会保护它里面的步兵。
不管是双方的兵力部署,还hetushu.com是双方的战术运用,他都要细细的推演揣摩。然后把自己当做华兴军的敌人,想象着面对华兴军进攻的时候该如何防御。
顾云飞没有受到洪仁玕事件的连累,他虽然有知情不报之罪,但是乔志清并没有处罚他。毕竟他是乔志强的连襟,而且乔志清才刚刚许诺,让苏三娘的儿子和晏敏霞的女儿定为娃娃亲。有了这两层关系,他对顾云飞的忠臣也不怀疑。
库仑军区的军事目标是利用其骑兵的机动性,从科尔沁草原进入关东,突袭清廷的大后方。
指挥官吴老六大吼了一声,光着身子就从指挥帐中跑了出来。他昨夜刚找了个小娘们,足足折腾了一宿才睡。刚才炮弹这么一响,差点没把他的尿给吓出来。
一公里外的关东新军军营,两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响起。
清廷入关后,为了保住所谓的龙脉,在关东实行禁边政策,在安东一带筑柳条边。
此战主攻任务由太原军区和刚刚成立的库伦(乌兰巴托旧称呼)军区共同完成,库仑军区当初也属于太原军区,实则是由太原军区单独完成。
“炮弹,是炮弹!快躲避,快躲避!”
李鸿藻是文官统兵,而且生性廉洁,见不得一点的污秽。本来汉人关东新军除了固定的兵饷外,还兼营着在重要路口设卡收费,甚至从新中国走私货物。
谁也没曾注意到,天边上渐渐出现两道巨大的船帆。船帆越来越近,船帆下面的舰船也渐渐露出了身影。远远看去,就像是江中漂浮的两座小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