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0章 安东登陆

吴老六一脸的垂头丧气,带着胡德铨回了自己的队伍里,极不愿意上前线送命。
“军长,您可算来了。华兴军的火力太猛,咱兄弟奋力抵抗,现在已经死伤过半了!”
他都不用考虑登陆的华兴军有多少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华兴军是要大举进攻了。
关东新军军营,幸存的将士纷纷在废墟中搜寻着自己的战友。方才被炮击之后,军营里跑的跑,死的死,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千人。
三军将士们士气旺盛的大吼一声。
吴老六被爆炸声震穿了耳膜,耳边仍旧嗡嗡作响。他用手指捅了捅耳朵,歪着脑袋对胡德铨大叫了一声。
一千米,九百米,八百米。
华兴军的阵地上终于传来了刺耳的枪响,一排排如同过年的鞭炮,一阵接着一阵的响个不停。
那将领名叫冯君泽,连名字都与水有缘,从小就泡在池子里长大。他也是邓世昌在海军学院的同学,现在担任辽宁舰的舰长一职。
冯君泽也是满脸的畅快,动身就下了船舱,指挥着辽宁舰就向对岸靠了上去。
华兴军阵地的枪声不断,冲进的关东新军也边跑边开枪还击。但是华兴军都躲在战壕里,双方不但距离较远,而且关东新军处于奔跑的状态,哪里能够实施精确射击。只是凭空叩响扳机,徒添些声势罢了。
刘福露出一丝淡淡的杀气,对着各师长沉声叮嘱。
鼓声阵阵,后面的兵勇没有退缩,仍是怪叫着继续踏着尸体冲进。
吴老六对着左宝贵便嘶声嚎叫一句。
“第三师,准备完毕!”
“噼里啪啦”
“是!和图书
“司令,五千五百发炮弹全部打完!”
“走!”
“报告军长,第一师步兵、机枪连、炮击炮营全部准备完毕!”
当年他曾随僧格林沁一起镇压捻军,后来军功卓著,被赐“巴图鲁”封号,现在也兼任汉人关东新军的副帅。
三个师部的将领纷纷上前,对着刘福就大声的敬礼禀告。
“好,真是干的痛快!马上执行下一个任务!”
正午时分,随着关东新军中的一声锣鼓击响,铺天盖地的喊声便直冲天际。
胡德铨伏在他的耳边大吼了下,吴老六这才听出了一点声响。
八百米的距离,射击精度其实很差,根本就无法进行精确射击。
他在亲兵的带领下找到了左宝贵,对着他便单膝跪在了地上。
“很好,通知下去,机枪连和迫击炮营等敌人靠近后再开火。不要提前暴露火力,把这群乌合之众都给吓跑了!”
他与华兴军有学海深仇,就算是搭配上自己的名声,他也要把这场战打赢,为数百万的回族人报仇雪恨。
“别提了,那老家伙让我们原路返回。”
吴老六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抵抗,军营都被掀了个底朝天,没被炮弹炸死都是万幸了。
“第二军、第三军听令,命你们从两翼向华兴军发起进攻。”
于是他当下点齐了三军将士,由吴老六的师部打前锋,立即对华兴军发起冲击。
“第一军第二师和第三师听令,命你们跟随吴老六师长从正面发起进攻。”
关东新军的三路大军很快从四面八方往安县赶来,清晨的阳光升起后,已www.hetushu.com经聚拢了十万多的兵马。
左宝贵已经派细作搜集好了情报,也知道华兴军第一批过江的人只有三万多。他的心里砰砰直跳,只感觉消灭华兴军的机会来了。十万人对付三万人,武器性能也大致一般,说什么都会赢。
桅杆下,一个身穿海军军官制服的将领,对着邓世昌便大喊了一声。
吴老六带着残兵败将刚走到凤凰城的半路,迎面就碰到了增援的大军。
华兴军在趴伏在战壕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从容的不断透过准星扣下扳机。即使是在五百米开外的射击距离,也都凭借密集的火力齐射,将上万关东新军击倒在地。
“噗噗噗!”
李鸿藻长期在朝中工作,军中具体事务其实还是由左宝贵主管。
运送大军过江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两艘军舰整整忙活了一天一夜,到清晨时才把刘福的第一军转运完毕。
他的耳朵已经稍稍恢复了听力,但听起声音还是有些吃力。他不知道自己的嚎叫有多难听,就跟死了丈夫的寡妇一样。为了免于左宝贵的处罚,吴老六撒了个的好像真跟他和华兴军大战了一场,其实他连华兴军的面也没有见着。
“是,是,属下这就带兵返回!”
幸亏左宝贵嗓门够大,吴老六撅着屁股连连叩头,起身就又返回了自己的军队里。
刺眼的阳光下,密密麻麻的关东新军嘶吼着、咆哮着,分别从三个方向华兴军的阵地冲击了过去。
吴老六猜的不错,左宝贵确实没有银子。他此刻也是逼急了,毕竟战机不可失,哪里还会有十和*图*书万大军围攻三万华兴军的机会。
左宝贵当下声色严厉的对其他将领下了军令,另外让自己的亲兵营在敌后当起了监斩官。要是发现有人后退,便有权立即开枪击毙。
“报仇,报仇,报仇!”
另外在岫岩县和宽甸县,关东新军也布防了一个师的兵马,和安东县形成掎角之势。
军令已下,吴老六也不好反驳,当下就抱拳领命。心里却把左宝贵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脑子里不断的盘算着待会该怎么应对。
他们都没有见过华兴军的面,而且仗着人多势众,根本没有把这三万人放在眼里。最关键的是左宝贵口中的五十两银子,让所有的士兵全部士气大振。
“大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华兴军在岸边登陆了啊!”
“华兴军打过来了!咱们是跑还是留啊!”
邓世昌放下望远镜大笑一声,从桅杆上三两下便跳了下来。
子弹刷刷刷的打出,在空气中发出“呜呜呜“的响声,对着密如蝼蚁的关东新军便砸了过去。
炮声一响,关东新军的探子很快就查明了情况,也知道华兴军正在安东县大举登陆。
凤凰厅是今天沈阳凤城市的所在地,下辖岫岩、安东、宽甸三个县城,汉人关东新军的大军便驻扎在此处。
三万人在岸上迅速挖设壕沟,形成了一道半径达一千米的防御阵地。阵地呈椭圆形分布,后面便是滚滚的鸭绿江。
吴老六一马当先,带着胡德铨走在最前面,在天黑后便反悔了安东军营。
“第二师,准备完毕!”
顷刻间便有上千个倒霉蛋被飞弹击中,刷刷m.hetushu.com就滚落在地。
左宝贵看着吴老六眉头一皱,满脸不快的对他就呵斥了一句。
“嘣!嘣!嘣!”
此刻,没有士兵去想左宝贵是从哪里弄这些钱。光是听这五十两银子,浑身就热血沸腾。
将士们在前面焦急的等待着吴老六回来,他一露面,副师长胡德铨就急忙迎了上去,伏在他耳边就大声问道,“师长,军长他怎么说?”
副师长胡德铨在人群里找到了吴老六,连忙就迎上前向他禀告了下军情。
“军长放心,属下定会不辱使命!”
右军团第一军已经在对岸列队完毕,邓世昌指挥着两艘军舰靠岸后,先遣师很快便在军舰的转运下渡过岸去,在岸边上迅速的建立起防御阵地。
前面已经说过,汉人关东新军的高层将领都是从各军种借调过来。所以上下的将领也互不服气,但是都拿对方没办法,只是表面上过得去。
胡德铨在一旁分析了下,话语里满是无奈。
“末将领命!”
好在华兴军只在岸边防御,还没有朝纵深发起进攻。
左宝贵得到了消息,立马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急忙派人把军情通知李鸿藻,整顿三军后,黄昏时就带大军朝安东县增援了过来。
将士们纷纷振臂跟着高呼了声,他们连华兴军的面都没有见,就被炮弹炸的七零八落,心里自然都是满心的不服。
“胜利,胜利,胜利!”
吴老六深吸了口,什么话也没有讲,冲手下的将士便挥手吩咐道,“弟兄们,咱们的援军来了!返回安东,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啊!”
但是十万多关东新军,对着半径www.hetushu.com只有一千米的阵地发起围攻。这样狭窄的作战范围,冲击的密集程度可想而知。
“末将领命!”
“什么?你大声点!我听不见!”
“还留个屁啊,快集合队伍,马上往凤凰厅撤离!”
将领们全部面色严肃的敬了个军礼,当下就回了自己的阵地,指挥起对关东新军的作战。
因为要返回港口补充弹药和物资,第一军便要独自面对关东新军十万大军,在阵地上坚守到第二日。
邓世昌站在桅杆上端着手中的望远镜不断的环视前方,他的眉目冷峻,没有一丝的表情,仿佛在欣赏一场特别的烟花表演。
华兴军的阵地,刘福端着望远镜,不断环视着正在包围过来的关东新军。
不过深知军饷内情的吴老六,就一脸的嗤之以鼻。朝廷每次连正常的军饷都发不出来,左宝贵又不是会生金蛋的母鸡,从哪里能拿出这么多的赏银。
“行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马上带着你的人马原路返回,我们决不能让华兴军在安东登陆!”
“此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胜利之后每人赏银五十两。但要有人该在战场上后退者,格杀勿论!”
他早就看吴老六不顺眼,很看不起他懦弱胆小的样子,所以当着众人的面故意为难吴老六。
“是!”
三个师同属于关东新第一军,军长叫左宝贵,回族人。
他的这些话也就是骗骗这些头脑简单的傻大兵,要是真打了胜仗,看他到时候如何圆这个谎言。
“这也难怪,军长是回族人,乔志清把回族人都杀光了,他自然要拼命为族人报仇!”
七百米、六百米、五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