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4章 浴血凤凰

他的耳边还是一阵的嗡嗡作响,看着断裂坍塌的南城墙,满脸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轰隆!”
“他娘的,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个两面三刀的家伙,老子非要把他碎尸万段!”
林全保在大军中,找到一个会说满语的年轻人,充当翻译。
这座城墙可是他花费了三年的心血打造,在他的心里完全是固若金汤。但是没想到只用了一炷香的功夫,整座城墙就完全被摧毁一空。
左宝贵对凤凰城的防御很有信心,他在每面城墙都布防了三十门的前膛火炮,派驻了上万名士兵把守。他相信,凭借手中的武器,华兴军想拿下这座城池,不死也得脱层皮。
许崇智一听就拍手叫好,跟左宝贵告辞后,下去军中就挑选了两千多信得过的将士。
左宝贵带着城中的残兵败将退往凤凰山后,却见山下人头攒头,并没有撤到山上据守,各个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下。
林全保嘴角一动,在心里暗骂一声,当下就对传令兵下了进攻的命令。
退受到凤凰山的将士中,可有人比吴老六的职务要高,哪里能咽下这口气,带着自己的手下就往山上猛攻。
“华兴军,老子跟你们拼了!”
这小子在京城的时候,是恭亲王府上的奴才。每日里听多了满语,也自然会说上几句。
南城墙一丢失,其他三面城墙的关东新军想也没想就往第二道防线褪去。
翻译扯着嗓子大喝了一声,人群里立马就炸开了锅,纷纷跟林全保叫骂了起来。
关东的太阳总是升和*图*书得很早,从凤凰城逃窜到山下的将士,逃的逃,散的散,死的死。三万多人,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两万多。
林全保一听就大笑了起来,声音是那么的冰冷刺骨。当下就对士兵们挥了挥手,也不想再和这些鞑子磨叽!
此时飞艇中队刚刚抵达战场,见地面的亲兵挥动开战的令旗,当下就缓缓降到五,冲着凤凰城就移动过去。
小翻译老实的回了一句,满脸都是尴尬。
硝烟滚滚,爆炸连连。
当初左宝贵压根就没想过据山驻守,在他的脑子里,打仗就只有守城、攻城和野战三个概念。山上一没有粮草,二没有可供士兵驻扎的营地。一旦被人封住了下山的通道,大军就会被活活困死在山上,最后落个和马谡失街亭一样的下场。
他想了各种办法进攻,但是最后都被吴老六打退,死伤上千人之多。
他是回人,本就和华兴军有深仇大恨,心中又对清廷怀有忠义,又怎么能轻易跟华兴军屈服。
“噼里啪啦!”
男人们总共有上千多人,全部被华兴军持枪围在一个圈内。所有不停吩咐的人,统统被开枪打死。
林全保在进攻之前给左宝贵下了最后通牒,只要他放下武器投降,华兴军便优待俘虏,绝不乱杀一人。
亲兵拉着他的胳膊大声的规劝,生怕他出点什么意外,关东新军就彻底的散了。
逃亡至此的关东新军进攻了一阵子,全都被吴老六带着手下打退。最后不得已,想活命的都放下了尊和-图-书严,跟吴老六缴械投降后,拜他做了老大才上山入伙。
副司令林全保得知消息后,立马就气的火冒三丈。他对汉人可以容忍,但是对这些鞑子可没有那么多道理讲。
此时在不远处的凤凰山,也是枪声大作,乱作一团。
华兴军的阵地牛角号声大作,南城墙方向的华兴军最先发起冲击。
许崇智故作无奈的神色,抱拳就对着吴老六鞠躬行礼。
这些满人的血脉可比京城的满人纯正多了,连汉话也不懂,是真正的女真族后裔。
“副帅,吴老六在山上按照华兴军的法子修筑了壕沟,躲在里面专门放冷枪,兄弟们冲了好几次都被他打了下来。咱们不能再强攻了,只能想办法智取!”
三十艘飞艇整齐划过天空,在阳光下异常的扎眼。守城的将士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指着飞艇又叫又喊,还以为华兴军搬来了天兵天将。胆小的已经准备脚底没有,但是左宝贵持刀就在后面盯着,谁也不敢乱动。
林全保冷眼看着这些满族的鞑子,就像是看着一群待宰的羔羊。只要他一声令下,便能轻松要了他们的性命。
吴老六大喜过望,当初他只是个师长,级别远在许崇智之下。现在连许崇智也向他称服,他心中的得意可想而知。
左宝贵亲自点燃城墙上的火炮予以回应。林全保这样想,他可不是。
火把映红了天空,把城里的一片空地照射的跟白昼一般。
“强盗?”
整个战场在此时都开始沸和-图-书腾起来,刚才的飞艇轰炸只是开胃的小菜,真正的大菜才刚刚上桌。
“神仙动怒了,神仙动怒了!”
“嘟呜,嘟唔,嘟唔!”
“副司令,他们骂我们是强盗!”
“他娘的,真不识抬举!”
左宝贵想了个法子,脸上的肌肉不觉抖了三抖。
华兴军控制整座凤凰城后,很快张贴告示安抚城内的百姓。这些还留着大辫子的老关东人,全都操着一口古老的满语。他们对华兴军都抱有极大的敌意,以为华兴军是过来抢东西来了。
在这一刻,左宝贵的心如死灰。他使劲的闷吼一声,一把推开亲兵就想跟华兴军拼命。
关东新军全部从呆愣中反应过来,这才意识到头上的飞艇可不是过来玩的。众将士纷纷抱头躲避,还以为神仙使出了什么毁天灭地的法术。
他本来就是太平军出身,从来都看满清鞑子不顺眼。要不是乔志清不允许滥杀无辜,他早就下令屠城了。
“好主意,就这么办,属下这就去准备!”
左宝贵刚才被炸弹的冲击波震晕在地,等亲兵在废墟里找到他时,华兴军已经发起了总攻。
伴随着一阵阵密集的呼啸,炸弹随后就跟下饺子一样,纷纷从飞艇上落下,铺天盖地的砸在了城墙的四面八方。
飞艇中队抵达投南城墙上空后,很快就就投下了第一颗炸弹。
“轰隆”
他派人立即查明了情况,原来凤凰山早就被吴老六占据。他在必经之路上布置重兵,凡是有人想上山者,必须先得上交枪械,然后拜他为大哥。和*图*书
“无碍,咱们就跟吴老六反间计。他不是想当老大吗?明儿一早你就带着可靠的弟兄上山,假意投降归顺与他。我带着兄弟们在山下立马发起进攻,只要枪声一响,你就带人从背后突袭吴老六。咱们里应外合,凭借吴老六手下的那点人马,分分钟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林全保眉心紧皱,看着这些不知死活的鞑子,心里就十分的不爽。
“砰,砰,砰!”
“神仙来了,华兴军请来了神仙!”
吴老六见识许崇智到来,马上就奸笑着抱拳朗声道。“许大哥,你这是想通了?”
城墙上乱成一团,士兵们哭喊着四处逃散。本就用青石稍稍加固的城墙,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顷刻间轰然倒塌。
第二军的军长许崇智连连建议了声,他刚刚在城内防守北城墙,见情况不明提前就逃到了山下。
当天夜里,城里所有的男人,不分老弱,全部都被集中了起来。
许崇智带着两千多亲信上山,纷纷找了把匕首藏在靴子之中。上山后高高的把洋枪举起,对着吴老六的手下缴械投降。
左宝贵愤恨的大骂了一句,恨不得立马就把吴老六给宰了。
整座南城墙都被炸弹的轰鸣声笼罩,四溅的弹片如同绞肉机一般,把身处其中的士兵一个个撕的粉碎。
“吴兄弟,大哥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左宝贵副帅昨天已经战死,兄弟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左宝贵骂骂咧咧的使劲挣扎,但是亲兵们就是抱紧了不松手,很快就把他抬了下去。
炸弹伴随着刺耳和*图*书的呼啸声落地,一股硝烟伴随着雷鸣般的震响,瞬间腾空而起。碎石飞溅,整座城墙都跟着震荡了一下。
惊恐声,叫骂声,哀嚎声顿时混在一起,伴随着枪声一起结束后,黑夜再次恢复了应有的平静。
“副帅,城墙塌了,咱们快向凤凰山逃吧!”
“嗖!嗖!嗖!”
枪声顿时大作,从四面八方接连响起。子弹在夜空中划出绚丽的火花,编织成一道杀气腾腾的火力网,呼啸着将满人们全部覆盖。
“放开我,老子要和华兴军拼了!放开老子!”
“好,好,好!有许大哥助小弟,小弟的山寨以后会更加的繁荣昌盛!”
“副帅,你千万不能冲动啊!兄弟们都撤往凤凰山了,咱们现在过去,凭借山地一定可以等到援军到来啊!”
凤凰山位于凤凰城东南三公里处,属长白山余脉。最高峰海拔八百多米,素以险中含奇、秀里藏幽著称。
不服气的将领全都聚集在山下,他们已经得知左宝贵还活着的消息,都在这里等他过来主持大局。
但是吴老六可是吸取了华兴军的经验,在山上依据山势,挖设战壕,构筑防御阵地。山下的关东新军往上仰冲,完全就跟他们的活靶子一样。
因为城中的关东新军都是汉人,所以林全保也不想再自相残杀。
“告诉他们,让这群鞑子把凶手交出来。不然的话,每过半柱香,老子便枪毙一百人!”
夜晚的时候,华兴军在街上巡逻的时候,一队士兵就被城里的男人伏击,全部被突如其来的弓箭射死。
“他们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