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7章 栽赃嫁祸,清除异己

乔志清只盯着她的眼睛,目光锐利,仿佛要把她看穿一样。
“也罢!也罢!恭亲王,此事就交给你了,本宫什么也不想过问了。”
乔志清对她谈不上恨,更没有丝毫的爱。他只是感觉这个女人很可怜,一辈子生活的都像是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人群里一位老者扯着嗓子苍然涕下,人群里的所有人无不感同身受,纷纷振臂高呼。
婉贞也是放声大哭,抱着儿子激动地连娇躯都抖动了起来。
李鸿藻全身瘫软的趴伏在地面上,面色惨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一瞬间便似丢了魂一般,连神情都变得呆滞起来。
庆亲王奕劻也跟着随声附和,他自然懂得火上浇油的道理。既然要对李鸿藻下手,那就得一棍子打死。
“满族的兄弟姐妹们,关东自古就是咱们满人的地盘。太祖在这里凶兵秣马,一路横扫千军,占据中原,那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气概?可是现在呢!我们这些不屑子孙却一退再退!丢了中原也就算了,连关东也丢了。咱们能答应吗?”
慈禧有些不悦的杏眉圆睁,想起这些贪图享乐的满族子弟气就不打一处来。
宫廷禁卫军大喝一声,两个身强力壮的壮汉随即就左右上前,将李鸿藻架着胳膊押解了起来。
慈禧迟迟下不了决心,李鸿藻是她唯一平衡满族亲贵的棋子。虽然现在这颗棋子没有了作用,但毕竟当初也是为大清立过汗马功劳!
请愿书很快就被人带到了宫里,慈禧看到这血淋淋的东西和_图_书,立马就厌恶的捂着鼻子让人拿下去烧了。
朝中的汉人中,李鸿藻算是一棵常青树。从咸丰爷到现在,历经两朝,是军机处唯一的汉人官员。
“你老实回答就行,我说了,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这些军备废弛的八旗军连刀枪都已经生锈。平常游手好闲,领着朝廷的饷银混日子,哪里还有战斗力。
“太后恕罪,奴才哪里敢有什么意见。奴才只是在想怎么处理外面闹事的人,总不能把他们全部给砍了吧?”
婉贞失神落魄的坐在地上,脸上梨花带雨,倒是有点楚楚可怜的样子。
乔志清在条件里说的很明白,凡是汉族人均不得离开东北。要是发现有一个汉人遭到强迫,被逼离开东北,那就相当于一方主动撕毁和平协议,那就战场上分个高下。
醇亲王连忙解释,眉头紧紧的攒在一起。
“太后,就算杀上数万草民,也不如杀一个朝廷亲贵有震慑力。”
“太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宫外闹事的人群一旦失去控制,恐怕酿成大祸啊!”
“额娘……”
乔志清答非所问的对她轻笑了声,转身就大步出了门去。
“乔怀恩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不答应,不答应,不答应!”
“乔志清,你真的不怪我吗?”
乔志清冲她释然一笑,终于放下了心里的所有困扰。不管这个女人曾经对他做过什么,毕竟为他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不管怎样,他也不能亏待了人家www.hetushu.com
这一天他等了太长的时间,每当他看见其他孩子有母亲疼爱的时候,他都会失落的偷偷抹着眼泪。原本他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的娘亲,没想到今日娘亲就这么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你知道我要问你什么,载湉是不是我的儿子?”
满族亲贵们自然也不希望汉人在北方再插上一脚,他们在汉人手里吃了大亏,以为只要清除了汉人,满族人便可以重新复兴。
汉人的官员也成为被清廷抛弃的棋子,现在朝廷的汉人势力已经基本上被完全的清除,仅存的武装力量也只剩下荣禄的护国军。
“醇亲王,你的意思呢?”
现在罗三元所统帅的十万骑兵,已经全部从科尔沁草原攻入黑龙江,黑龙江的防线几乎是一击而溃。
“外面是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像是什么样子!他们这会想起祖宗来了?当初不管在关内还是关外,他们哪个拼死保护过祖宗的土地?”
“你说的倒也不错,他们里大都是咱们满族人。咱已经被汉人逼上死路了,总不能再自相残杀吧!”
后来居上的曾国藩、李鸿章也只是靠着团练用军功起家,和李鸿藻比起来可是天壤之别。
一支烟燃烧完后,乔志清便让亲兵把乔怀恩带了出去。他有很多的事情想要确认,虽然他已经有了充足的证据,但是他想听这个女人跟自己亲口承认。
婉贞抵达北京的一星期后,乔志清才把乔怀恩带去见了她。
“太后,奴才怀疑都http://www•hetushu•com是汉人搞得鬼。李鸿藻可是坚决反对咱们北上,肯定是他纠集起这些满族老少来闹事。”
关东不能丢!”
平日里,他看见乔怀恩对他笑的时候,他知道乔怀恩的心里是苦痛的。但是今日乔怀恩在放声大哭,他却明白,乔怀恩的心里一定是快乐的。
她的样貌要稍逊于慈禧,不过在满族女人里,已经是属于漂亮的范畴。
庆亲王也是杀气腾腾,非要致李鸿藻于死地。
“你不用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婉贞,这个世界从此再没有载湉,他的名字叫乔怀恩。你在这里好好住着就行,他有时间自然会过来看你。当然,你要是觉得闷得慌,可以出去走走,你的人身是自由的!”
婉贞留在房里怔怔的看着他,一脸的不知所措。她也不是傻子,心里一会便反应过来。因为儿子,乔志清是不会怪她的。她心里也升起一股希望,反正现在也被人抛弃,不如就此好好的攀附与他。他现在也是一国之主,就算给他当个小妾,那一辈子也会过的富贵荣华。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李鸿藻欺君罔上,罪大恶极。纠集数万百姓,蓄意对抗朝廷旨意。按大清律令,特判处李鸿藻斩立决!没收全部家产!其余家眷全部削为平民!”
“醇亲王,你这次谈判有功,本宫已经赦免了你在朝鲜的罪责。你怎么跟个没事人一样,话也不多说两句?”
人群推举了几位德高望重的朝廷勋贵,发起联名请愿书。在一块百米和-图-书长的白布上,纷纷以血明志。划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签上自己的名字。
“湉儿!娘亲总算是又见到你了。”
婉贞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心里有惊喜又有些失落。再怎么说自己也有点姿色,按照常理,他要是不怪罪自己,也不该把自己扔在这里守活寡啊。
库仑军区的骑兵依靠其机动性,很快就横扫各个城镇,将黑龙江的出口全部封锁。
“关东不能丢!”
恭亲王、庆亲王、醇亲王,纷纷被慈禧唤到了养心殿问话,汉人的重臣一个也没有通知。
“太后,民意正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煽动起来的。斩蛇需斩头,擒贼先擒王啊!”
慈禧长叹一声,在卧榻上面色疲惫的挥手,让三位亲王都退了下去。
乔志清看出了她的疑虑,耐心的又宽慰了她一句。
一位眉目清朗的年轻人再次带头呼应,一时间所有人再次跟着呐喊了起来,让整个奉天城都为之一振。
婉贞愣了半晌,好半天都不敢回答。她不知道乔志清究竟想干什么,害怕一旦说错了话,立马就会被乔志清责罚。
恭亲王顺理成章的把这个脏水泼到李鸿藻的身上,李鸿藻也成了朝中唯一的汉人势力。
“太后,奴才没什么意见,你的意见就是奴才的意见。”
乔怀恩和母亲分别一年多,见了她竟然傻愣了半天,好长一会才反应过来,扑在她的怀里便哭了起来。
“关东不能丢!”
宫廷外很快就有大批的满人跪请朝廷收回成命,不要放弃祖宗的龙兴之地。
和*图*书愿的人群越聚越多,没两天便围过来数万人。
叶赫拉拉·婉贞,这个大清朝皇太后的妹妹,当她再次走进中海的时候,才突然间醒悟,这里已经不是皇族的后花园了。
婉贞只是瞪着眼不敢说话,微微的冲乔志清点了点头。
婉贞沉默了好半天,终于点点头以示默认。
慈禧一脸不满的看着醇亲王,还以为他最近有什么意见呢。
清廷也不想惹怒了乔志清,便随了他的意思,不带走一个汉人。
清廷很快就把北上的消息昭告关东,不管是达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全都是一片的惊愕。
诏书很快下达李鸿藻的府宅,李鸿藻跪地接旨,面如土色,好像已经预料到自己的命运。
“太后,李鸿藻顽固不化,用心险恶,千方百计阻止我们北上,肯定就是想拖延时间,想让华兴军把我们包围全歼!”
恭亲王暗示了下,意思已经很明白。只有杀了李鸿藻,才能震慑外面请愿的众人。
北京总统府再次迎来了一个新的女人,但她却不是这里的女主人,而是以侍女的身份独处在中海的一个小院里。
乔志清静静的坐在一旁,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后,神色淡然的看着他们母女重逢。
恭亲王步步紧逼,再次给予重重一击。
乔志清掐灭了烟头,微笑着宽慰了婉贞一声,示意她不要太过紧张。
醇亲王打了个太极,哪一边都不想得罪。这次朝鲜兵败,已经让他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慈禧也是秀眉微皱,暗暗同意醇亲王的看法,一时还感觉醇亲王成熟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