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8章 曾家皇帝下台

曾国荃面色发白,大喊大叫了半天也无人搭理。
英军在洞鸽山隘两边的高地上层层布防,依托高山密林的地势,要是单靠陆军进行冲锋,伤亡一定不会小。
吴旭明笑着宽慰了他一声,没想到他就这么点胆量。
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借着此次机会逼迫曾国荃退位。
吴旭明走到他的身边轻笑了下,赵烈文早就给他指认了袁榆生,他对这个年轻人也不陌生。
吴旭明一摆手,身后的将士很快就把曾国荃死死摁在了地上,用身子捆的严严实实就带了出去。
朝堂上还有一年轻人跪在人群里瑟瑟发抖,那人正是曾国藩的女婿袁榆生,现在已经是缅甸邦的户部尚书。
有了乔志清的支持,吴旭明很快就大举调动起了兵马。
英国侵入缅甸的两万大军一见情势不妙,就全部龟缩了回去,在缅甸和孟加拉邦的交界地带的洞鸽山隘,进行严防死守。
马荀的后勤部早就把粮草运送到位,吴旭明也不用担心后勤补给的问题。
“总统说了,曾国荃的命握在你的手里。你若是同意,曾国荃便无事。你若是不同意,你们谁也不能活!”
曾国荃闻言,一时就气的从龙椅上跳了起来,眼珠子都快要跳了出来。他没有料到吴旭明竟然敢这样跟他说话,好歹他也是缅甸国的皇帝,吴旭明这样做明摆着就是在侮辱他。
“袁公子莫怕,总统是想请你到北京叙旧,又怎么会杀你呢!”
吴旭明带着两队的将士威风凛凛的进入勤政殿,全和*图*书身的迷彩军服光彩照人,牛皮靴子踏的咣咣作响。
赵烈文在堂下长嚎一句,带头给曾国荃跪下了身子。
朝堂上的官员也都是老油条,看到此种情况,自然没有人敢提曾国荃说话。
赵烈文在三天后宣布担任缅甸邦的第一任总理,废除从前的封建皇权制,实行总理内阁制。虽然众官员还不明白总理内阁制的意思,但是总知道一点,从此以后,缅甸再没有皇帝了。
曾国荃照办了明朝的一切,还在沿袭以前上朝议事的规矩。
清廷覆灭后,老一辈的夕阳已经落幕,新生的朝阳正在逐渐崛起。乔志清现在做的正是要把这些守旧势力全部拔掉,让年轻人轻松的站上这个舞台。
“赵大人,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当初乔志清为了想让西南尽快平定,所以才同意和曾国荃妥协。不但把缅甸让给了他,还准许他继续保留新汉的国号。现在过去了两三年,江山已经一统,也自然不用对曾国荃客气。
袁榆生惊吓的连连摆手哀嚎,还以为乔志清要对曾家的人清算旧账了。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吴旭明指派华兴军也完全控制了新汉军,让他们全部放下了武器投降。然后他把乔志清的意思,带给了新汉朝的内阁首辅赵烈文。
吴旭明也没有难为他们,直接遣散了这支兵马,让赵烈文给他们分发了土地,在缅甸做起了普通的老百姓。
“不好意思,我们新中国的将领天生不会下跪。”吴旭明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和-图-书出了乔志清的总统令,直接朗声宣读道,“罪臣曾国荃,担任缅甸皇帝期间,不思进取,贪图享受,玩忽职守。致使洋人攻入缅甸,肆意屠杀我华夏子民,其罪不可宽恕!现特削去其皇帝封号,押回北京听候判决!”
袁榆生摆了摆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在山上受了刺激,什么话也听不进去。说话的功夫,起身就想脚底抹油。
一个半阴不阳的太监,在王宫勤政殿的门口嘶叫了一声。
“乔总统非要这样强人所难吗?”
后世有一个名词专门形容他们,叫做“亚细亚的孤儿”。
曾国荃气的火冒三丈,眼睛都变成了红色,下了皇位就要和赵烈文拼命。
卑谬城到洞鸽之间的河谷地带,就如同神兵利器把阿拉干山脉拦腰劈开一般,是一条沟通阿拉干山脉东西的天路。
当初十多万的新汉军一击而散,现在只剩下上万名湘淮过来的老弟兄。曾国荃在大理主政时招募的军队,逃的逃,散的散,没有一人肯为他卖命,也让曾国荃大受刺激。
两方形成鲜明的对比,吴旭明站在里面,突然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赵烈文,想不到连你也背叛朕!”
其中,四川、贵州、云南三省军区从缅甸方向主攻,西藏军区则从尼泊尔方向辅攻。
仰光新政府正式开始运作后,吴旭明的大军便全部开始向孟加拉邦进发。
从缅甸翻越阿拉干山脉,此时只有一条通道。那就是从阿拉干山脉东面的卑谬城出http://www.hetushu.com发,沿着狭长的河谷地带一路向西,翻过洞鸽山隘便进入孟加拉邦的地界。
曾国荃拍着椅背大喝一声,见到吴旭明傲慢无礼的样子,心里有些不痛快。
今天是他正式会见华兴军将领的日子,也是吴旭明向他摊牌的时候。
袁榆生本来就是个投机取巧、胆小懦弱之人,仗着曾国藩女婿的身份混到了这个地步,对他来说已经很不容易。
吴旭明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想和他啰嗦,直接让手下把他也绑了,同曾国荃一起走海路押往北京。曾家的子祠亲戚也全部被押往北京,一场持续两三年的闹剧终于拉上了帷幕。
“陛下,大势已去,您就顺天应命吧!”
乔志清不想给子孙后代留一个祸患,现在曾国荃的新汉军被英国人打的溃不成军,正好此次借道缅甸,乔志清也准备把这个祸患给彻底铲除了。
吴旭明派遣侦察兵摸清英军的布防情况后,决定到国内调来海军的小型战舰还有飞艇部队进行援助。
“进京干什么?乔志清可是和我有结拜之情,他要是杀了我可是会造天谴的啊!”
现在赵烈文得到这个消息,惶恐的心脏都快要掉出来了。
各种风格的建筑在这里相互交融,既有江南的白墙灰瓦,又有传统的圆顶塔式建筑。让仰光看上去,极具异域风情。
华兴军完全控制了这里的局势后,曾国荃也带着新汉小朝廷返回了仰光的王宫。他们在附近的山头上跟英军打了半年多的游击战,各个都落魄的跟叫花子一和-图-书样,连身整齐的衣服都没有。
当初赵烈文面见乔志清的时候,乔志清就表达过让赵烈文担任缅甸总理的意思。只是时机一直没有成熟,此事也就被放置了下来。
缅甸和孟加拉邦以阿拉干山脉为分界线,在历史上一直是缅甸与印度次大陆之间的屏障。
曾国荃的皇帝之位本来就是乔志清给的,现在人要拿去,谁能反抗得了。
吴旭明和指挥部的人跟随部落一起南下,在前线亲自指挥战斗。
东南亚的各邦国中,只有缅甸的曾国荃称帝,而且还保留着自己的军队。
毕竟人老了,身子都变得缓慢起来。
吴旭明和赵烈文商谈了一晚,终于敲定了兵变的事宜。有了赵烈文的帮忙,一切做起来都顺利了许多,也没有发生什么流血事件。
曾国荃指着吴旭明大喊大叫了半天,朝堂上竟然没有一点反应,连他身边的侍卫也不敢乱动。
这些退居缅甸的湘淮子弟,早就厌烦了没头没尾的战争。现在终于等到了解脱的机会,谁还提着脑袋和华兴军作对。
“大胆吴旭明,你虽然是天朝的将军,但是面见本王,也总该下跪行礼吧!”
“宣,天朝大将军吴旭明进见!”
背靠着江南,后勤部运作起来可比在平定江北时容易的多。现在江南经济早已恢复如初,光是江浙一带一年的粮食产量,就足够全国的人口使用。
“为什么是我?”
“袁公子,总统点名要你跟着一起进京,请吧!”
“总统说赵大人德才兼备,堪当大任!”
朝堂上的大臣也被惊吓和图书的目瞪口呆,从来都只有过审判大臣的,还没有见识过审判皇帝的。
缅甸政权平稳过渡,湘军的最后一股力量在此刻轰然瓦解,没有半点的波澜。曾国藩要是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郁闷的从坟墓里跳出来。
曾国荃在仰光王宫休整了三天,才正式的召见吴旭明。
“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们都想造反不成?朕的心腹都在哪里?”
殿武大臣分站两旁,浑身的精神萎靡,身上的朝服像是从戏班子借的一样。
自从退入缅甸之后,湘军已经不是湘军,只是一群流落他乡的可怜人。
“陛下待我不薄,我不能背叛他啊!”
“我不信,我不信!你不要骗我,乔志清现在是皇帝了,他开始清除异己了。他会杀了我的,我不去北京,不去北京!”
“大,大胆,来人啊,把这个狂徒给朕拖下去砍了!”
此时他突然明白,吴旭明肯定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人和他站在一边。他在山上过了一年多的苦日子,没想到赶走了豺狼,却迎来了猛虎。他不明白,乔志清这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的,好端端的就来这一招。他当皇帝也没有招惹乔志清,怎么这个皇帝就当不成了。
他见乔志清对曾国荃下手,还以为稍带着连他也收拾了,自然惶恐的不得了。
缅甸仰光,通过这两三年的发展建设,这里的经济已经开始复苏了起来。
“请陛下顺天应命!”
成都军区下辖的四川省军区、贵州省军区、云南省军区、西藏省军区各出兵两路大军,七万多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