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0章 血染洞鸽山

慕伟山看着山坡的英军冷下了下,没有南坡的英军互为犄角,他的后方就不用担心英军偷袭。
英军的惊恐声汇成一片,足有上万人不顾一切的跳出战壕,纷纷往山下跑去。
十几个传令兵同时吹响了军号,冲着南坡不断挥下手中令旗。
“快趴下,都快趴下!”
华兴军的飞艇放弃了对南坡阵地的直接轰炸,而是改为对山顶的乱石堆进行轰炸。
堰塞湖的洪水越来越大,几乎将整个南坡全部覆盖。洪水冲刷着山顶的碎石泥土,很快就汇聚成了浑浊的泥石流。像是将山体的外衣脱掉一样,整个山顶一沉,全部往下坍塌了下来。
泥石流过后,寸草不生,万物俱毁,连英军的尸体都没有看见一个。
华兴军的迫击炮营首先发起冲击,在山坡上艰难的向上攀爬,不时还要躲避着从山坡上飞来的子弹。
英军指挥官兰伯特,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对着将士们就大喊了一声。
“南坡解决了,北坡的英军就看你们的了!”
传令兵也很快一层层的挥下了令旗,把慕伟山的命令下达给了迫击炮营。
“咻,咻”两道哨声响彻云天,在天空像是礼花弹一般炸开。
“上帝啊!快跑啊,快跑啊!”
而且裸露的山体已经被雨水浸泡的有些松动,一旦堰塞湖被炸开,很快就能形成巨大的泥石流。
整个南坡就像是褪去了一层外皮,只留下光秃秃山体裸露在外。
“轰隆,轰隆,轰隆!”
“啊,救命啊!”
南坡的英军指挥官纷纷大喊了出来,带头就和_图_书跳出了战壕。
慕伟山大喝一声,对准天空就扣下了发令枪的扳机。
弹片随后呈蘑菇状四溅飞出,把挡在面前的所有东西统统摧毁。
山坡上顿时完全被炮弹摩擦炮管的刺耳声覆盖,一时间足有上千枚炮弹腾空而起,黑压压的一片呈抛物线砸向英军的阵地。
“炮击炮营全体有令!弹药十发,全部发射!”
“上校,我们要给弟兄们报仇啊!华兴军马上就要进攻北坡了,你要打起精神来啊!”
“炮击炮营全体有令!弹药十发,全部发射!”
炸弹似是雨点般落下,像是乌云般将阳光都点点的遮蔽,直到完全掉落在了山坡山,发出金属撞击地面的响声。
英军对飞艇并不陌生,现在英国就有类似于飞艇的热气球。
“炮击炮营全体有令!弹药十发,全部发射!”
慕伟山在心里暗自惊叹了下,一口气憋在喉咙里蠢蠢欲动,终于忍不住对着身后的将士就振臂高呼道,“华兴军,万岁!”
兰伯特振臂就对着山坡上的英军嘶喊了一句,喊声在山顶不断的回荡,响彻整个北坡。
泥石流铺天盖地而下,将成片的参天大树都一颗颗连根拔起,很快就把英军一个个裹挟吞没,没有留下丝毫的余地。
“亨德森,快,快吹响号角,让南坡的将士全部往山下撤去!”
士兵们也不是傻子,没等他开口就纷纷卧倒在了战壕里。
南坡的山顶因为前些日子连续不断的降雨,形成了一块面积大概有篮球场大小的堰塞湖。
http://m.hetushu.com近六十枚炮弹同时爆炸,将山坡完全笼罩在了里面。整个高地都跟地震一般,强烈的晃动了起来。
英军在战壕里郁闷的要死,他们看见山下密密麻麻的华兴军,冲又没有办法冲,下去就是送死。防又不知道华兴军要干什么,明明冲到了山腰上,却一个个躲避了起来,迟迟不见他们发起进攻。
在完成对北面山坡的轰炸后,他随即挥动令旗,开始对南面的英军阵地进行地毯式的轰炸。
“上校,你和华兴军打过交道吗?”
“嗖!嗖!嗖!”
“……”
山下华兴军的冲击声已经越来越近,亨德森连忙规劝了兰伯特一声,将他的身子搀扶了起了。
迫击炮营的营长受到命令,全部对着手下大喝一声。
“轰,轰,轰!”
当初他在选择地形布防的时候,明明发现了山顶了堰塞湖。但是山顶距离山谷足有一千多米的高度,谁能想到炮弹能打到这里?他也就没有在意。
“报仇,对,报仇!”
兰伯特几乎激动地嘶叫了出来,连连冲着南坡的传令兵鸣枪示警。
“华兴军万岁!”
他知道步枪的射程远远达不到那个高度,也没有让士兵们浪费子弹。
“上帝啊,救命啊!”
南坡的英军也终于察觉到了情况,纷纷从战壕里冒出头来,朝山顶的方向查看。
“嘟唔,嘟唔,嘟唔!”
人的双腿哪里能赶上泥石流的速度,那种大自然的狂怒,几乎是毁天灭地。
在大自然的咆哮面前,人类不过如同一只和-图-书只可怜的蚂蚁。
好在英军大部分都躲在战壕之中,只有少半的炸弹滚落进了战壕里,一爆炸连战壕都完全的填平。
“华兴军万岁!”
本来泥石流倾泻而下,只是一条河流状。但是英军在下面挖设了成片的战壕,一条泥石流汇入战壕,很快就分散开来,每过多久就把整个山坡全部覆盖。
兰伯特对着南坡的方向无力的跪在了地上,内心自责的几度哽咽岔气。
“没错,当年我跟着何伯大元帅驻守中国的上海,和华兴军打过几次交道。他们在那个时候,已经有了后膛的洋枪,没想到现在连飞艇都造出来了。”
北坡的英军全部注视着面前场景,在这一刻每个人的心脏都好似停止了跳动,眼睁睁的看着南坡山顶山的堰塞湖决口。从开始的一块,慢慢的变成一片。而且整个山顶一沉,分明有向下滑动的趋势。
在此刻,耳边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只剩下了山体坍塌后的轰鸣和震响。
紧接着,一股股水流从山上留下,不断的朝着英军的战壕里汇聚。
“上帝啊,他们都是从地狱而出的魔鬼,你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魔鬼在这里肆虐!”
“……”
山坡上哭嚎声一片,所有的英军纷纷往掩体里躲避,没被炸死,也快要被吓死。
缅甸处于热带地区,季风气候十分的明显,降雨量也十分的充沛。
但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容易,稍不留神就滚落下了悬崖。
直到下午时分,所有的迫击炮兵才在阵地上做好了发射的准备。两hetushu.com路大军,总共上千门的迫击炮,每门迫击炮共携带了十发炮弹。
亨德森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马对身旁的传令兵下了命令。
碎石飞溅,硝烟弥漫。
这时才看见,大部分的飞艇都在冲着山顶没头没脑的投掷炸弹,等到山顶的堰塞湖彻底决口后,他们才突然的反应了过来。
兰伯特也是大军的统帅,很快就从痛苦中冷静了下来,眼睛中都冒出了红光。
兰伯特在胸口不断的划着十字架,眼睁睁的看着飞艇部队在南面的高空中不断的投掷炸弹。
“大不列颠的将士们,魔鬼刚刚夺走了我们上万名兄弟的性命,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冯杰在飞艇上拿着望远镜不断的观测轰炸效果,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山坡上因为森林的阻挡,还有气流的关系,炸弹都投掷了大半,英军并没有伤及筋骨,最多也就上千人被炸死。
“冯杰,我该说你什么好呢!干的真他娘的漂亮!”
英军参谋长亨德森不断压制着砰砰直跳的心脏,声音有些颤抖的问了一句,同样是眼巴巴的看着南坡的将士被炸弹肆虐。
这些刚刚从惊恐中反应过来的英军,全部举枪跟着振臂高呼了起来。他们也都突然觉醒,刚才的一切都不是在做梦。如果不能抵挡住华兴军的冲击,他们全部都要死。
远在几里外准备进攻的华兴军,也被这种毁天灭地的力量吸引住了目光,纷纷震惊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才他还一直担心不能给英军致命轰炸,现在只剩下北坡的英军,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hetushu•com风嚎叫,似是无数的冤魂在发泄着心中的怨气。
飞艇缓缓飘过南坡,下面的画面太震撼,连冯杰也不忍直视。
但是在隆隆的炮火声中,南坡的英军哪里能听到军号声。而且他们都趴伏在战壕里,谁肯冒着被弹片撕碎的风险,爬起来查看对面发来的军令。
南坡的山顶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震响,完全不同于炸弹爆炸的声音,让整个南坡都跟着震荡了一下。
山上的树木顿时都被炸弹的冲击波摧毁了一片,距离炸弹较近的英军,直接就被活活的震死。一个个面目狰狞,七窍流血。
山谷里的将士顿时全部振臂高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无比的兴奋和激动,满是崇拜的对着天上的飞艇部队就竖起了大拇指。
兰伯特听见轰炸声转移到对面,急忙从防空洞里出来查看伤亡情况。好在士兵们都躲在战壕和掩体里,大部分人都安然无恙,只是被溅落的碎石子砸出了一点的小伤。
兰伯特脸上的肌肉不断的颤抖,突然瞳孔放大,几乎大叫了出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画面。
冯杰长舒了口气,挥动令旗让带着所有的飞艇撤出了战场。
但就是这个小小的疏忽,竟让华兴军钻了空子,一下竟要了上万名将士的性命。
“泥石流,是泥石流!快,全部撤往山下!”
“上帝啊,真是太可怕了。这些华兴军简直就是魔鬼,没想到这才几年不见,他们的科技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
兰伯特都着急的哭喊了出来,对着天上的飞艇就咬牙切齿的连开了几枪。
“杀!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