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2章 活腻了

在人群之中,陕西一绝的摊主被大家公推为代表,站在人群的最前面。
二人无奈的耸了下肩膀,出了门后让官员们都上了马车,一起朝廉租房的军属区赶去。
那中年人拄着拐杖,杨二娃回禀后,他也稍稍恢复了精神,腰板挺得笔直。
魏国栋在一旁连忙低声纠正了句,冲摊主不住的使了使眼色。
马车一到小区门口,乔志清第一个下来,然后扶着魏子悠下来。
屋子里好半天没有一丝的声音,连针掉地上都能听到,冰冷的让人窒息。
乔志清再次喝止了一声,上前扶着众人起身。前面的人一起身,后面的人群也惊慌失措的跟着站起身子,对着乔志清激动的一个个傻笑个不停。
魏子悠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敢再说话,还是第一次看乔志清发这大的火。
乔志清冲他二人点了点头,连手也没有握就径直出了门上了马车。
“报告总统,我叫杨二娃,从前是广州军区的一名通信兵。部队进攻台湾的时候,被弹片击中了右臂。当时因为伤势过重,只能选择截止。不过还好,总是保住了一条性命!”
“总统万福!”
魏国栋收到乔志清来南京的消息后,心里大骂自己的闺女不孝顺,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二人作为南京最高的军政民政长官,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乔志清的脸色这么不好。
摊主给他大概介绍了下,小区里的残疾士兵总共有上百个之多。还有十几个全身瘫痪,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顾。
房租按照面积收费,对于军属来说,有一半租金优和*图*书惠。
伤兵知道了乔志奇的身份,眼睛里只是泪水直流,最后呜咽的大哭了出来,没有说一句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江苏省和南京市各部门主要领导就在万国宾馆的门外集合了起来。
魏子悠看乔志清脸色不好,一进门就宽慰了他一句。
乔志清带着官员又特意去看望了他们,有一家伤残士兵无儿无女,孤身一人。众人一进屋子,立马就有一股子秽气扑面而来。众官员都凝眉捂住了鼻子,魏子悠赶紧打开了窗户透气,差点都吐了出来。
乔志清一拍桌子就大骂了出来,满脸的杀气外泄,连桌子上的茶碗都被震荡的碎了一地。
摊主差点没晕过去,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
乔志清紧握着摊主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有了游玩的兴致,说完便带着魏子悠回了万国宾馆。
摊主激动地口不择言,嘴巴都不由自主的打颤起来。
“好,很好,不亏是我华兴军的兵!”乔志清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又冲着杨二娃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问道,“老哥,你叫什么名字呢?你的右腿是怎么没的?”
乔志清没有多说什么,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亲手就给伤残士兵擦拭起了身子,他让摊主找了床新被褥给伤残士兵换上,并让随行的军医给他的伤口简单处理了下,然后派人把他送往了南京第一军医院医治。
前来迎接的百姓也听到了乔志清的身份,一会便传遍了整个人群,所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给乔志清跪了下来。
王五和亲兵也换上了迷彩军装和-图-书,分两边紧随在他的身边护卫。
她也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既担心父亲受牵连,又不敢给父亲透露什么。索性她也不出面,派出手下将乔志清来南京的事情告诉父亲,并让他明日带着官员陪同乔志清去访问军属区。
“父亲好,胡叔叔好!”
“好,很好!活着就好!你没给咱们华兴军丢脸,越南咱们打赢了!”
“好!”
他随后相继又询问了几个残疾人,大部分都是江南各军区的士兵。
摊主一见乔志清肯帮忙,干脆生意也不做了,让婆娘收了桌椅,希望乔志清能帮忙讨个公道。
紧随而来的官员也从马车上下来,紧跟在魏国栋和胡文海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众官员面面相觑,完全是一副没头没脑的表情,不知道乔志清怎么突然来了南京,又怎么想起要去访问军属的廉租房家属区。
“报告总统,我叫吴有福,也是隶属广州军区,以前是修路的工兵。当初跟随冯子材大帅进攻越南,在山上架桥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山崖下。好在被树枝挂了下,只摔断了条腿,人没事!”
屋子里连一套像样的家具都没有,那伤残的士兵竟然直接睡在地上。因为长时间没人照料,身下的被褥还沾着新排出的屎尿,身上有些旧伤口更是腐烂生蛆。
“大家都起来吧,咱们新中国不准给人下跪。皇帝都没了,咱们也不用给人下跪!”
乔志清深吸了口气,又恢复了冷静的神色。在卧榻坐下后,淡淡的对魏子悠交代了一句。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是眼神里止m•hetushu.com不住的透着杀气。
魏子悠知道他是动怒了,上次看他动怒,还是回乱的时候听到汉人被屠杀的消息才这样。他的心态很好,早就喜怒不形于色,一般的事情都不会让他如此的控制不住自己。
“老哥,你放心吧。你反应的问题我明天就给你解决,咱华兴军不会亏欠他的功臣!”
“子悠,通知你的父亲。明天江苏省和南京市的官员全部陪我去访问军属的廉租房区,凡是市局级以上领导全部要当场。还有,通知南京军区的司令员胡文海也到场,不管有什么工作,都先给我放下!记住,今晚的事情不准向任何人提起。”
“救急个屁!军人的抚恤金一直都是专款专用!连抚恤金都敢动,我看是南京的官员都活腻了!”
“总统好!”
魏子悠见到二人苦笑了下,什么也没有说,吐了吐舌头就出了门上了乔志清的马车。
魏子悠点头应和,转身连忙逃出了屋子。刚才乔志清一发火,差点没有把她的小心脏给吓出来。
“反映了啊,可是听说那新局长是咱大总统的亲戚,后台很硬。咱们反映的事情一直没有人管,到现在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现在咱伤残的士兵也认了,主要也是不想给国家添麻烦。每次额让大家继续向大官们反映问题,他们总是说,自己残疾了,给国家做不了什么贡献了,一千就一千,反正也饿不死。”
那年轻人笔直的挺起胸膛,用左手跟乔志清敬了个军礼大声的禀告。他好像又回到了在军中的那个峥嵘岁月,脸上的愁苦一扫而空,满身又恢复了一股子英武之气hetushu.com
“我说了,不用跪。你们再这样,我可就走了!”
“老,老,老弟,你说话还真算数啊!”
乔志清一下马车,他就明白了一切,心脏扑通扑通的都快跳了出来。看乔志清前呼后拥的架势,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官员,昨晚他还真是找对人了。
摊主说着,两行浑浊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他不是伤残军人和家属,但是他的心和他们在一起。关中的汉子生性耿直,心里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小区的军属们一早就收到有领导前来视察的消息,见数十两马车过来,全部扶老携幼的前来迎接。
“乔大哥,你也不急,我这让人查去。兴许里面还有什么隐情,兴许这笔抚恤金暂时被救了急了呢?”
乔志清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
人群起身呐喊叩拜,摊主本来也想跪,结果被乔志清一把扶住。
现在新中国推行的城市廉租房,囊括各个行业的从业人员。
他吧嗒吧嗒又抽了锅烟袋,深吸了口气,终于满脸郁愤的跟乔志清抱怨道,“大兄弟,你不知道。额们在南京的军属都住在一个廉租房小区里,大家平时谁家有个大病小灾的都互相照应。咱们华兴军伤残军人的抚恤金都是按月发放的,发放的标准都是按照当地的人均收入。咱们南京的伤残抚恤金,每个月都有个两三千左右。但是最近新上任了一个民政局局长,说咱们伤残军人是浪费国家粮食,一下就把抚恤金降到了一千元左右。咱们伤残的士兵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平时也只能打些零工赚钱,有的甚至动都动不了,根本没有其和-图-书他的收入。大兄弟,你想想看,在南京要养活一家子的人,一千元左右能干什么?大兄弟,你要是认识大官,就跟额们反应一下。你要是帮了这个忙,你就是咱南京城军属的恩人啊!”
“总,总,总统!”
乔志清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起来,严肃的拧起眉,嘴角微微的抽动。
乔志清紧皱着眉头连忙摆手,示意大家都站起身子,但是好半天却没有一人敢把头抬起来。
乔志清起来后,在魏子悠的服侍下洗漱完毕。他特意穿戴了一身迷彩军装,英气逼人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是,我这就去办!”
乔志清第一个搀扶的年轻人没有了右臂,憨厚的脸上满是被生活打磨的褶皱。
这时魏子悠也从楼上下来,魏国栋连忙皱着眉盯着女儿,想从这个闺女身上套些话出来。
乔志清刚下了楼,魏国栋和胡文海就连忙迎了上去。
这个军属廉租房小区总共有上千户人家,人口超过五千多人。除了上学的,上班的人,来欢迎的还有两三千人。
官员们苦着脸跟着后面,知道内情的人已经猜出来乔志清想干什么吧,满脸发白的颤抖着身子,不断用衣袖擦拭着头上的冷汗。
“那你们就没有向上级的部门反映过吗?”
乔志清的神色稍稍恢复了平静,沉声又询问了一句,尽量克制着自己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胳膊是怎么没的?”
乔志清带着一行人走上前来,第一个和摊主握了握手。
“你乱称呼什么,他就是我们的总统大人!”
中年人笔挺的敬了个军礼,虽然右腿没有了,但是腰板认挺得笔直,同样是一脸的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