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4章 不杀你的理由

“叔父在上,小侄却是没有乱用这笔钱啊!南京每日都有灾民逃荒过来,贫民窟里总是人满为患,每日都有大批的灾民需要救助。小侄的民政部资金缺口很大,不得已才动了抚恤金的主意,却不知道惹了这么大的罪过。还请叔父开恩,绕过小侄一命啊!”
这胡雪岩在历史上就是个精明过头的人物,总是在朝中不断的寻求靠山,没想到他还是没改掉这个毛病。
胡文海开了个玩笑,心里还是对这大杀器念念不忘。有了这东西,陆军可当真是如虎添翼!
隆隆的炮声终于停止,双方的比试结束,火炮连连长上前笔挺的敬了个军礼。结果显而易见,新式火炮不管在行进速度,还是在射程和威力上都远超旧式前膛炮。
魏子悠把茶端上来,乔志清小抿了口润了润嗓子。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却杀机毕露。
因为双方的炮弹和发射方式不同,新式火炮的射速在一分钟六发左右,而英制前膛火炮在一分钟仅仅只能打出两发,而且还得是经验丰富的炮兵操作。
顾兴华才在政府混迹两年,就能被提拔为局长,一定和胡雪岩的关系密不可分。他一定想以此对顾云飞示好,在朝中给自己找一颗乘凉的大树。
制退机、复进机分别布置在炮身上、下部,炮身上还设有瞄准装置,由两个望远镜和标尺组成。
“确实如此,有民政局往来的账目可以核对!”
“事实确实如此吗?”
顾兴华的确还是稚嫩了点,看到www•hetushu•com乔志清动了杀机,惊吓的都快尿出来了。
整个动作熟练有序,一气呵成,让在场的炮兵都惊讶的目瞪口呆。
乔志清以专业炮兵的姿势半蹲在地上,右手旋转炮闩打开炮膛,然后把炮弹塞进炮膛关住炮闩。在瞄准镜里调整好炮口的角度后,最后双手拽动拉火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炮弹咆哮着打出,转眼便精确命中山坡的圆圈正中心。
“你们这是在给我表演负荆请罪的大戏吗?这位跪在门口的公子是谁?听说还是我乔家的亲戚?”
魏子悠一见乔志清又要打炮,连忙捂着耳朵就躲得远远的了。他见过乔志清打炮,所以也不担心他的安全。
魏国栋看重他的才能,在担任江苏省长后,便提名他做了南京市长。
乔志清眉心微皱了下,看中年人的面相很是生疏。
“报告总统,火炮连全部发射完毕,请您指示!”
“得了吧,你给我守好自己的防区就行了,手痒痒了就多来几场实战演习,进攻印度还用不上你们南京军区。”
乔志清扶着魏子悠刚下了马车,宾馆门口就跪着一年轻人磕头如捣蒜,上身光着膀子,还用绳子绑着荆条。他的样貌倒是十分的周正,眉清目秀,一脸的书生气。
乔志清轻轻一笑,主动伸手和胡雪岩握了握手,把胡雪岩激动个半死。
“总统可是越来越偏心了,咱老胡拿部队换还不行。总统要打印度,咱南京军区也增兵一和*图*书个军过去,总该换个火炮团吧?”
当初迁都北京,江苏的事情乔志清也全部交给了魏国栋。魏国栋在任命南京市长的时候,特意通过省议会向乔志清提交了一份名单,上面就有胡雪岩的名字。
“顾兴华?”
魏国栋带着一帮官员,也是面色愁闷的站在一边。见乔志清过来,急忙就迎上前向他禀告,“总统,事情都查清楚了。都是属下用人不明,才让这小子酿下大祸!”
胡文海暂时忘却了心中的不痛快,抱着炮管大声的赞叹,恨不得现在就装备全军。
胡雪岩肯定的点了点头,脸色显然对顾兴华很是上心。
一行人回到万国宾馆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他能担任南京市长,还是乔志清亲自定的。当初他负责给左宗棠筹措军粮,因为积累了第一笔资金,生意越做越大。
魏国栋连忙跟乔志清介绍起中年人的身份。
照相机在江南已经很是普及,军工厂就有自己专门的新闻部门,每天专门刊发厂中的大事小事。厂里的食堂伙食还不错,三菜一汤,还有肉吃。在南京,能在军工厂上班,也是件很容光的事情。不管是福利还是待遇,都比其他的民营工厂也高出不少。
“子悠,你带人下去查一下。今晚顾兴华暂且羁押在酒店,待账目查证后再行定夺!”
这时,一中年人也上前主动担起责任,满脸的诚惶诚恐。他的眼睛不大,但却十分的有神,透露着异常的精明。
胡雪岩激动的点了hetushu.com点头,一股受宠若惊的心情油然而生。虽然在官场磨砺这么多年,可还是忍不住双手颤抖。
乔志清仍旧是一脸的冰冷,带着魏子悠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直都想拜会总统大人,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了!”
这年轻人要真是顾云飞的侄子,那还真是和乔志清沾点亲。
“你是?”
乔志清松了口气,这个理由却是情有可原。只是工作上的重大失误,犯不着掉脑袋。
“原来是胡市长!咱们可终于有缘相见了!”
为了乔志清的安全,厂里也是极少数人知道乔志清的身份。其他的职工虽然看着乔志清面熟,但是也不敢上前询问。说能想到,堂堂的一国总统,会在职工食堂里吃这种简单的饭菜。
胡雪岩小心的抱拳介绍了下,生怕说错了什么。
乔志清看了遍南京市长候选人,脑子里也就对胡雪岩印象深刻,最后便让他担任了南京市长一职。
现在晏玉婷担任廉政部部长,她又是顾云飞的情人,各个位高权重。顾云飞的亲侄子,自然谁也得罪不起。
要知道,他们都是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苦练才有今天的水平,而乔志清第一次使用却能把动作完成的这么的熟练,不得不让人惊叹称奇。
乔志清皱了下眉,盯着魏国栋和胡雪岩冷声一问。
他看了看顾兴华,又看了看胡雪岩,心里顿时就明白了许多。
“回总统的话,他名叫顾兴华,是总参谋长顾云飞的亲侄子。前年从华兴书院毕业,一直在hetushu.com民政局工作,今年刚被提拔为民政局的局长!”
“行了,到屋里说话吧。别在这里,丢政府的脸面!”
“你就别惦记了,这批火炮最新装备成都军区和沈阳军区,你们南京军区估计得等到后年了!”
“总统,不管魏省长的事,都是属下用人失察,您还是处罚属下吧!”
怪不得出了此事后,下面的官员能一层层的知情不报,连魏国栋也不知道此事。
“说说吧,你把克扣伤残军人的抚恤金都用来干什么了?你最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炮弹成抛物线直冲天际,连新式火炮的一半距离都没有,很快就在试验场上落了下来,只是溅起一阵阵的尘嚣,并没有发生爆炸。
华兴军平定江南的时候,打到杭州境内。他作为左宗棠的党羽,家产充公,并被关进了监狱。后来左宗棠归顺华兴军,他也跟着平反,从牢里放出后一直赋闲在家。
不过大家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们早就把乔志清当做是天神下凡,他懂得东西似乎也是正常。
胡文海告别了乔志清返回了军营,军中不可一日无帅,他在乔志清的身边多呆一天,军中上下就有一天的猜测和流言。
日近黄昏,在戴远征的和军工厂技术骨干的强烈请求下,乔志清和大家相互合影留念。随后在职工食堂用过了晚饭,这才带着一行人赶回了万国宾馆。
“总统,这玩意可真是太他娘的过瘾了,先给我们南京军区装配一个炮兵师部吧!”
新式火炮各自打出三发hetushu.com炮弹后,只听一阵阵轰隆声响起,英制前膛火炮这才相继发射起来。
“入列!”
乔志清换了个军礼,带着众人便上了战场近距离参观了起了新式火炮。
现在他正在为征伐印度和俄罗斯备战,所有的资源自然也是给前线部队优先供给。
乔志清冷着脸看着年轻人,浑身都是杀气外露,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他在历史上可是和盛宣怀齐名的人物,只是命运多舛,跟错了主子。最后作为李鸿章和左宗棠政斗的牺牲品,赔光了家产惨然离世。
乔志清盯着那年轻人念叨了下,他倒是听顾云飞说起过家事。他的家里还有四五个兄弟姐妹,从前都是地主家的雇农。
其他人则连连劝阻了下乔志清,但是都被乔志清喝止,最后提心吊胆的都退到了警戒线以外。
火炮采用手动螺式炮闩,密封性极好,不会损失发射药爆炸后的半点能力。
他也相信胡雪岩不敢说谎,故意让魏子悠去调查,只是走一个过程,来警戒胡雪岩一下,凡是不要做过了头。
乔志清笑了笑,断然拒绝了胡文海的要求。
在亲兵的押解下,年轻人也被带进了他的房间里。魏国栋和胡雪岩进屋后,乔志清便示意他们在客座上坐了下来,并吩咐魏子悠各自斟了杯热茶。
“禀告总统,他就是南京市长胡雪岩。前些日子一直在农村调研,今日属下才把他召回。”
乔志清笑了笑,实在是耐不住心里的痒痒,让炮兵连长取了颗炮弹过来,自己亲手想来上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