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6章 父母之命

“好,就算你说的都对。你想嫁给总统,总统要不要娶你呢?”
魏国栋当下就站起来变了脸色,心里一直不敢想的问题终于到了面对的时刻。他就怕魏子悠有天回来谈及此事,今日还真的应验了。
“总统要是当了皇帝,那也是千古未有的明君。他自然会处理好后宫的事情,这个我一点都不担心。我求他爱我多少,每天只要能陪在他的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
不然依照乔志清的手段,早就把她许配给哪个年轻将领了,断然不会留在身边这么长时间。
魏国栋长叹一声,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耐心的劝导女儿。
“你,你要气死我啊……”
魏国栋一下就郁闷的干咳了起来,脑袋一沉就重重的坐在了靠椅上。
徐文慧也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还以为是耳朵听错了。
魏子悠知道女儿的秉性,被她那做作的模样逗得直乐。
魏子悠噗嗤也笑了出来,大大咧咧的在一旁坐了下来,伸手拿起茶几上的橘子便吃了起来。
徐文慧边hetushu•com给丈夫轻抚着胸口顺气,边扭头将近哀求的劝导了下女儿一句。
“为什么不行?那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嫁给他了?”
“父亲、母亲,你们都怎么了?平时你们都夸总统是千古难见的帝王之才,现在你们的女儿要嫁给他,怎么感觉跟嫁给混世魔王一样?父亲是靠真才实学走到今天的,何惧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子悠,你还小,不要犯糊涂啊!为父也是为了你好,总统身边的是非太多,现在已经迎娶了那么多位夫人,你要是嫁给他,能从他身上得到多少的爱护呢?更何况未来的事情谁也看不透,一旦总统登基坐了皇帝,那你就成了皇妃。自古到今,宫里的争斗还少吗?你在宫里将如何自处?这些问题你都想过没有啊?”
魏子悠一脸的倔强的回辩了一声,听不进父亲任何的言语。
魏子悠直迎着父母的目光,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道了出来。
“爹爹干吗非要拆穿人家,做个大家闺秀不好吗?www.hetushu.com
“我们怎么不反对,你要是真嫁给总统,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家。他们会说,看啊,魏国栋能当上今天的省长之位,全都是靠着女儿的关系,你让为父以后还怎么在官场自处?”
徐文慧连忙给魏国栋抚了抚胸口,他因为顾兴华的事闹了风寒症,现在还没有好彻底。
“我说,我喜欢上总统了!”
“老爷,你说说你那宝贝闺女吧,现在可越来越不像话了。她今年都二十一岁了,要是再等几年可真成老闺女了!”
魏子悠进了房门便跟魏国栋行礼作揖,一副温柔娴淑的模样。
“父亲、母亲,原来我一直不想这个问题,原因是因为我还小,不想谈。现在既然你们这么问,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喜欢上了总统了,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他怕在这里再和这个闺女说几句,最后被她给活活气死了。要是放在以前,他也不用说这么多话,直接给她找个婆家就嫁掉了。但是现在乔志清正在倡导男女平等,要是强和-图-书扭着女儿的意思将事情闹大了,肯定会受到乔志清的斥责。
这些年魏国栋步步高升,徐家也跟着慢慢恢复了当初的兴盛,在江南财团中也是首屈一指。
“你个死丫头乱说什么呢?你喜欢上谁了?”
“老爷,您的伤寒病刚好,咱有话好好说,别激动啊!”
魏子悠秀眉高挑,实在不能理解父母的意思。
他放了魏子悠三天的短假,毕竟她回趟南京也不容易,正好回家看望下父母。
乔志清确实不在乎大海的尽头有没有神仙,他在乎的是怎么能凭借坚船利炮征服大海的尽头。
魏国栋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想起女儿的婚事也是满脸的愁色。
他担心女儿在乔志清的身边呆的时间长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眼光高的谁也看不上了。
徐文慧拿这个闺女没办法,专门把魏国栋叫回来主持公道。
魏子悠直截了当的跟父母坦白,现在也不想再瞒着他们。
“女儿拜见爹爹!”
魏子悠丝毫不畏惧的顶撞了句,小嘴撅的老高,一脸的不服气m.hetushu.com
魏国栋换了个角度继续劝导,拿这个牙尖嘴利的闺女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南京呆了三天的时间,乔志清的行程也告一段落。考察完江南造船厂后,便在亲兵的护卫下独自回了北京。
魏子悠猜的不错,她一回到家中,母亲便唠唠叨叨的要让她跟几位江南的公子哥见面去。她躲在自己的闺房里就是不从,干脆连母亲的面也不见了。
魏子悠的母亲徐文慧当年也是江南的大户小姐,只是后来闹起了太平军,徐家的家产也全部毁于战火。
魏子悠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瞪着魏子悠愣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魏子悠肯定的回答,满脸都是自信。他和乔志清相处时间已久,对乔志清的脾气秉性也摸得清清楚楚,自然知道乔志清对她也有一份情谊。
魏子悠看着父亲的模样,也不敢再说话,吐了吐舌头乖乖的低着头不敢再看他。
“你母亲说你是为你好,你现在已经老大不小了,也该为自己的婚事考虑一下了!”
魏国栋实在拿这个闺女没办法,干脆hetushu.com也不管她了,最后撂下一句话就拂袖出了门去。
“行了,别妆模作样了。从小疯疯癫癫的就跟个男孩子一样,怎么这会给我装起大家闺秀来了!”
“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自古以来,有哪个女人嫁到后宫能幸福的度过一生。你现在年轻漂亮,总统还能让你多陪在他身边。以后你年老色衰的时候,难道还能得到他的宠幸吗?到时候受苦的还是你自己,你回房想想清楚再做决定!”
魏国栋回来后,端坐于正堂之慧一脸郁闷的跟他抱怨着,派丫鬟吧魏子悠也叫了过来。
“不行,这怎么能行了!你这个丫头真是没大没小,总统是什么身份,你怎么能配的上他!”
魏国栋实在是说不过这个闺女,气的又干咳的停不下来。
“这有什么,你女儿这么漂亮,又不比别的女人差。总统是不会拒绝你女儿的,只要你们不反对就行!”
“子悠,你就别气你的父亲了。咱们家世代也没有和皇亲贵族结亲的习惯,咱们还是找一个普通的书香世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