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0章 大姨子来了

她在湖南的时候,经常听人讲火车是怎么怎么的神奇,不吃草也照样能跑,而且一下就能拉动成百上千的人行进。
乔志清盯着曾纪静,突然想起汤唯扮演的王佳芝来。她的那身打扮,完全就是王佳芝的翻版,而且眉宇间流露出的孤傲神色竟也相差无几。
“太好了,我也好长时间没有去外面吃过饭了。姐姐的火车马上就到,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乔倾国就跟她一个模子里刻出的一样,脸蛋肉嘟嘟的,小小年纪就会卖萌扮可爱了。
乔志清上了马车后,马夫挥动马鞭,直接载着三人就去了安倍美子开办得日本料理店。
她相信乔志清一定能把姐姐从婚姻的失败中解救出来,要是他愿意收了姐姐,那自己在这后宫里也有个帮手。
反正乔志清不娶姐姐也会娶别人,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自己。
马车的轮胎已经换成最新研发的橡胶轮胎,两匹白色的骏马在前面拉动。外面包裹的车棚完全采用真皮制作,里面宽敞舒适,分对面www•hetushu.com两排真皮座椅,能够舒服的坐下五六个人。
石家庄作为华北重要的中转站,也颇受河北省政府的重视。
石家庄此时还是河北的一个小村子,因为京太铁路的修建,也一时变得繁华了起来。
这也是她决心定居北京的原因,她不想再躲在落后的长沙逃避现实。她本来心气就高,也是曾国藩的长女。
现在北京到太原的铁路已经建成,从太原向东直接翻越太行山抵达河北石家庄,然后从石家庄一路向北直抵北京。
此时温室效应还不严重,腊月的下雪天可是十分的寒冷,已经直降到零下四五度左右。
曾纪静和曾纪芸一起,与乔志清正对面坐下。她的眼睛有意无意的回避着乔志清的目光,不断地透过车棚的玻璃窗打量着外面的景色。一路上她的脸上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半句多余的话。
曾纪静看见了妹妹,兴奋的冲她招了招手。她比起从前,显然跟换了个人一样。头戴和图书黑色圆边礼帽,身穿流行的灰色毛呢风衣,里面裹着墨绿色的束身旗袍,看上去极其的高傲孤冷,跟活泼好动的曾纪芸形成鲜明的对比。
北京火车站,车轮与铁轨摩擦的刺耳声剧烈响起。随着一声汽笛划破长空,火车站的出站口大门也缓缓的打开。
现在的经济仍是以农业为主,客流量还不是很大。出站口仅仅有上百人出来,跟后世动辄数十万的春运来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在未来的铁路规划中,将有一条纵贯中国南北的京广铁路出现。
曾纪芸这两年看了那么多的西方名著,虽然性格还是很柔弱,但是脑子却长进了不少。
“好、好,去就去吧!正好我还也没有吃饭,咱接上了你姐姐,直接去美子的料理店里蹭饭去吧!”
曾纪芸拉着乔志清蹦蹦跳跳的就出了门去,都是当了母亲的人,还是跟个孩子一样。
当她站在火车面前的时候,当真被这巨大的铁家伙给震撼住了。那种感觉就如同进入了一个陌生hetushu•com的世界,完全不明白怎么才短短几年,中国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曾纪静冲曾纪芸淡淡一笑,放下了行礼和妹妹结结实实的拥抱了下,这才注意到曾纪芸身边的乔志清来。他二人也是老相识,四目相对,并不感觉生疏。
曾纪静一路上不断的倒换舟车,穿过河南全境,最后抵达河北,终于见到了传说里的火车。
为了加快石家庄的发展,河北省政府通过决议,将它从正定县独立出来,直接设立为省会的所在地。
“不客气,你是纪芸的姐姐,来接你也是应该的!”
未来一到两年,河北省省会也将由保定市,分批往石家庄迁移。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乔志清和身边的亲兵都换上了便装。同样是黑色的圆顶礼帽,配上黑色的毛呢风衣,显得既成熟又十分的干练。
当然,靠那个傻乎乎的妹妹,肯定是完全行不通的。
曾纪芸看乔志清有些动摇,连忙又添了点火候。嘟着嘴不断的跟乔志清卖萌,那表情差点把乔志清都给萌m•hetushu.com化了。
乔志清主动的伸出右手,绅士的打了声招呼。
现在曾氏一门败落,她也想担起大姐的责任,重新振兴曾氏一族。
这一决定经过反复的论证,最后得到乔志清的支持。现在各职能部门的基础建设,正在火热的建造之中。
曾纪芸的脸上满是哀求,嗲声嗲气的拉着乔志清的衣角,不断忸怩着身子给他撒娇卖萌。
不过车棚里因为有牛皮的包裹,中间还生着一小铜盆的木炭,一点寒冷的感觉都没有。
“这次不一样,我姐姐已经辞去了长沙女子学院的院长一职,以后就要定居北京了!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你要是去了,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你干吗不让袁榆生去,他俩夫妻一场,你姐姐见了他肯定会更加高兴!”
她也希望姐姐有个好归宿,所以趁着姐姐此次进京,尽量的撮合姐姐和乔志清。
曾纪静刚从车站里出来,曾纪芸就挥着小手,来回跳动着身子娇声大喊。
乔志清真是拿这丫头没办法,一个堂堂的总统去迎接一个离婚的女人,和图书传出去怎么都不好听。
“姐姐,我在这里!”
乔志清轻笑一声,吩咐亲兵把曾纪芸的行礼装上车,然后扶着姐妹二人相继上了马车。
“你好!欢迎曾小姐来北京!”
乔志清捏了捏曾纪芸的小鼻子,她的脸粉嘟嘟的就跟洋娃娃似得,卖萌起来还真让人受不了。
“你好,您公务繁忙,麻烦你还亲自过来!”
大雪还在不断的落下,地面上已经积满了厚厚的一层。大街上的人流量显然少了很多,平时喜欢逛街的人此时也躲在屋里不敢出来了。
“我姐姐才不希望见到他,袁榆生那个浪荡公子,从来都没有吧我姐姐放在心上。结婚的当晚,他就背着我姐姐在外面花天酒地。他俩这么多年连孩子都没有,原因就是他俩根本就没有爱过。乔大哥,你就去吧!我姐姐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她生平见到的男人里,唯独仰慕你一人!”
曾纪静露出淡淡的微笑,伸出纤手大方的跟乔志清握了握。虽然她的面色故作平静,但是乔志清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右手在微微的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