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5章 惩恶扬善

曾纪芸和安倍美子哭哭啼啼的抹了半天眼泪,乔志清哄了她们半天,没过一会二人便伏在乔志清的怀里睡了过去。
乔志清肯定的点了点头,从曾纪静说的话里,也足可以看出她的能力。
“惩恶扬善?”
“天色也不早了,你先跟着下人到纪芸的房间休息,明天我再让人给你收拾一个院子出来。今后你就住在这总统府里,跟纪芸做个伴,免得她一天孤零零的总是伤感!”
他和曾纪静许久未见,心里也有不少的话要讲,正好趁这个功夫闲聊了起来。
乔志清笑了笑,突然发现曾纪静变得开朗了许多。俏脸微微舒展,也没有了那么多哀怨。
“纪静,你有没有兴趣到最高法院工作?”
有敲诈勒索罪、帮派组织罪、还有几起帮派成员的强奸罪。最重要的罪行,就是最后一条,意图刺杀总统罪!
曾纪静告辞后,刚出了门,魏子悠便很快进了屋里。她手里拿着检察院递上来的起诉书,检察长专门向乔志清询hetushu•com问,该怎么给那几个流氓定罪。
乔志清缓过神来,连忙尴尬的移过自己的目光。
乔志清满是欣赏的看着曾纪静,自从两人的关系讲明之后,连称呼也由曾小姐换成了她的名字,听起来让人亲热了很多。
男人总是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包括对待女人也是一样。见到新鲜的女人,总是不由自主的就升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
曾纪静这些年独居的日子,每天以各类书籍为伴。她从小就聪明过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现在更是博古通今,中外贯通,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思想。
“乔大哥,你的心肠真的很软。这事情也是换成我的父亲,他们这些人肯定都活不了!”
“人之初,性本善!但是也本恶!善念和恶念是相生相随的,只能靠着后天的律法道德,去约束恶念,弘扬善念。只要有恶念存在,恶人便永远铲除不干净。你只能想办法,鼓励人心中的善念,在恶人作恶的时m.hetushu.com候主动阻止他们。这些年我读过很多最新制定的律法,里面的每一处都在提倡人权,甚至连恶人也包含在内。比方说小偷偷东西被人发现之后,这些见义勇为的人将小偷打伤,他们还得为小偷负起责任!这种律法明显就是在压制人心中的善念,变相的放纵恶念。久而久之,大家都不愿意再多管闲事,这个社会也将任由恶人横行,变得极端冷漠起来!铲除恶人其实也很简单,只有四个字,‘惩恶扬善’!”
乔志清感慨了一声,有些无奈的苦笑了出来。
“好吧,就这么定了,你现在府里休息三天。我跟最高法院的院长打声招呼,三天后你就到那里报到上班!”
因为牵涉到乔志清,这个案子公安局也是专案专办,天黑前便有了结果,把案子移交给了检察院。
“乔大哥,刚才出去的那个女人就是曾纪芸姐姐?”
乔志清眉心紧锁的点了点头,对曾纪静的见解很是赞同。
一个男人要和图书是说他单一,要么是没本事,要么是没情调。要是担心男人花心,那就别嫌弃他没本事、没情调。毕竟这两个东西都有的男人,就算是不去拈花惹草,也有大把的花草主动粘过来。
曾纪静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微笑,笑容里还带了点女儿家的俏皮和可爱。
在起诉书里,公安局列举了他们的种种罪行。
“那行吧,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乔志清和曾纪静在外堂的圆桌前坐下,曾纪静边抿着茶水,边微笑着道了一句。她已经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脸上再看不出任何的慌乱。
乔志清小心的将她们在卧榻放好,给她们盖上被子后,带着曾纪静出了门说话。
“恩,她叫曾纪静,是曾国藩的大女儿!今天去火车站,便是接她去了。”
“我从来没有认为杀人可以解决问题,这些流氓欺压良善,虽然毙了他们也不冤枉。但是毕竟他们都有妻儿老小,杀了他们,到头来还是他们的家人跟着受m.hetushu.com苦!”
乔志清边批奏这检察院的公文,边随口回了魏子悠一句,也没注意魏子悠的小嘴已经高高的撅起。
魏子悠手扶着下巴,心里有些酸酸的问道。
检察院本着以人为本的态度,专门向乔志清询问到底要不要以这一条定罪。毕竟要是这条罪名成立,当天所有参与的小流氓都要以死刑论处。
乔志清意外的看着曾纪静,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侠义的心肠。想必起来,倒是自己有些妇人之仁了。
“没关系的,你可以从基层慢慢做起,边做边学。说实话,咱们新中国刚刚推翻了封建皇朝,有谁又真的懂法律呢?这东西都是从西方传过来的,大家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觉得你身上有种天生的正义感,这种东西就是一个法律工作者必备的素养!”
曾纪静宽慰了下乔志清,她从小跟着父亲见过太多的杀戮,渐渐地对这些事情也看的淡了。
这种笑容自从她嫁给袁榆生之后,还是第一次重回她的脸上。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hetushu.com,没有这么畅快的笑过。在乔志清的身边,真的很踏实,很开心。
“最高法院?”曾纪静惊讶的挑了下秀眉,有些不自信的回道,“好是好,我来北京反正也没有个工作。但是我没有一点的法学基础,只看了一些法律书籍而已,能行吗?”
在他的那个时空里,正是因为法律的不足,导致恶念被无限制的纵容放大。老人跌倒了没人敢扶;小偷偷东西没人敢管;落水的人没人敢救;遇到杀人,围观的人群更是四散逃离,数千人能被十几个人用刀追着砍。
曾纪静被他炽热的目光盯的小脸涨红,不由得羞涩的垂下了脑袋,不敢再看他一眼。
“你身为一国总统,这么想很正常,因为你把天下的子民都当成你的亲人。但是你要是站在被恶人欺压的良善角度,这些恶人肯定死不足惜。他们有此报应,也是罪有应得。”
“你说的很对,恶人死不足惜,但是杀了一拨恶人,还会有另一波恶人冒出来。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彻底将这些恶人铲除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