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6章 艳福

“注意安全,小心碰到流氓了!”
往往只需要在门口投资几个售票大厅,便可以坐享其成,财源广进。
小茹按时过来打扫了下书房,从食堂给乔志清备了些早饭在卧榻的小案上放好。
“乔大叔,我和小茹姐今天要去颐和园的昆明湖滑冰,你去不去啊?”
曾纪芸和安倍美子听到乔志清的脚步声,全部紧抿着嘴唇、虚掩着眼皮一动也不敢动。
这会功夫,乔志清已经把手上的公文批复妥当。他对魏子悠交代了句,把公文递在了她的手上。
“你们去就行了,我哪有时间陪你们疯闹。注意安全,今天昆明湖肯定热闹,一定要带上亲兵护卫,小心碰到流氓了!”
“书房里还有两个懒虫睡着了,我怕她们着凉了!”
夫妻这点事,就像是一层窗户纸,只要捅开了,也都放得开了。乔志清不止一次的和几位夫人胡闹,安倍美子和曾纪芸的心里虽然仍有些羞涩,但是对这件事情并不避讳。
闵兹映边吃饭,边满脸兴奋的询问了乔志http://m.hetushu.com清一声。
北京市有它先天的优势,紫禁城、长城、皇家园林,从前这些皇家独享的地方,现在完全对外开放,那种诱惑力可想而知。
现在的马车都换上橡胶做的轮胎,行进的速度显然是快了很多。以前到颐和园两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抵达。
屋外的寒风骤起,因为书房里还躺着两个小娇娘。乔志清怕她二人着凉,起身后把窗户都紧紧的关住。
乔志清送走了魏子悠,合上房门后疲倦的活动了下筋骨。他在客堂又批阅了会当天的公文,一直到了半夜,书房里的两位夫人都没有动静。
二人在乔志清的抚摸下,又羞又躁的娇吟了一声,慌忙蠕动了下身子,避开乔志清的大手。
“哦!”
女儿家在恋爱的时候,神经总是敏感的。就算是恋人一个简单的动作,她们也会心生百种解释。
魏子悠现在就是这样一位正在热恋中的女人,每天都想和乔志清多粘一会,看见http://m.hetushu.com乔志清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也会不由自主的泛起酸味。
她们的皮肤滑嫩紧实,胸部高耸饱满,手感极其的诱人。即便都生育了孩子,还跟未经人事的处子一般。
乔志清瞪了她俩一眼,匆匆扒了两口稀饭,穿戴好衣服后,让王五备了辆马车就往最高法院赶去。
下雪之后,颐和园一片银装素裹,比平日里更加的好看。城内的年轻人全都不约而同的结伴而来,园内人头攒动十分的热闹。
北京城现在每天接待的游客就有上千人之多,在此时已经是个很大的数目。
魏子悠拿过公文一脸伤神的点了点头,临走时还盯着屋里酸酸的撅了下小嘴,恨不得自己也留在这里。
昆明湖上更是人声鼎沸,少男少女们欢笑声一片,疯狂的在冰面上宣泄着自己的青春。
屋子里通着暖气,打开窗户本就是透气之用。魏子悠见乔志清没来由的把窗户全部合住,心里立马就跟小鹿一样跳动起来,小脸还浮起些许的红晕。
和图书子悠,把这份公文发下去吧,顺便通知高法的官员们,明天我要去他们那里开个短会!”
旅游业比起轻工业来说,不但见效迅速,而且利润也大,深受政府的重视。
闵兹映昨天就开始预谋,今早还让亲兵到湖里凿开冰层看了看,确认无事后便约上小茹准备一早就动身。
屋外大雪漫天,屋内春光明媚。一夜莺歌燕语,欢笑连连。
颐和园原来是皇家御院,寻常人家哪里能踏进半步。但是现在不一样,只要掏上十元钱门票,谁都可以进去游玩。
其实曾纪芸和安倍美子早就醒了,只是借着这个机会赖在乔志清的书房里不走,全都是满心期待的等着乔志清进屋。
“乔大哥,你关窗户干什么?”
闵兹映每天也在这里蹭饭,不过却像是个甩手大掌柜一样,什么也不做,就等着动嘴。
闵兹映满不在乎的学着乔志清的语气念叨了句,跟小茹噗嗤就坏笑了出来。
现在各地经济迅速发展,百姓手里有了点闲钱,也愿意出来见识一下。
现在旅http://m.hetushu.com游业已经是北京市的支柱产业,因为乔志清规定不得在北京市区发展重工业,所以北京市现在的工业全都是以轻工业为主。
魏子悠失望的垂下了脑袋,心里暗骂乔志清是个色狼,晚上竟然让两位夫人陪睡。
她这可真是错怪乔志清了,乔志清每个月只会轮流在每个夫人的房里睡一晚,其余时间都是一个人睡在书房里。他公文繁忙,又怕宠爱这个,得罪那个,哪里有时间天天做这些事情。
乔志清明白今晚的艳福是躲不过去了,放下手头的工作后,便轻声进了书房。
她二人正处于青春期叛逆的阶段,乔志清说什么,她们偏偏就反其道而行。出门也不搭乘总统府的马车,在外面雇了辆出租马车去了北京的西郊。
“好吧,那乔大哥早点休息吧,我这就去安排!”
闵兹映和小茹一身学生装的打扮,上袄下裙,蓝黑搭配。外面裹着毛呢大衣,里面套着肉色丝袜。头上还绑着两根麻花辫子,十分的青春阳光。
第二天天一亮,乔志清便起了个大早。两和_图_书位夫人一脸的气血红润,也早早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打扮妥当后相继跟乔志清告别。
乔志清心里的火气一下就被挑逗了上来,轻笑着迅速褪去衣服钻进被窝,抱起两人的娇躯便教训起了她们。
他划掉了刺杀总统这个罪名,只让检察院按照其他的罪名正常起诉就可以。毕竟这些流氓都是不知者不罪,要是他们提前知道乔志清的身份,恐怕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样放肆。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大雪,今日天色已经放晴,湖里的冰层足足有一米多厚。
乔志清老实的回了一句,并不知道魏子悠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二人放了寒假,每天在北京城里乱窜,好几天都不见个人影。因为有亲兵的保护,乔志清也不担心她二人的安全,任由着她们胡闹。
这种感觉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下子给钱就能上,有谁不想去尝尝鲜!
乔志清在卧榻上坐下,伸手抚摸了下两人的秀发。手指顺着她们的脖颈往下滑落,竟发现两人已经全部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的钻在被窝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