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0章 枪案

刘芒手中的驳壳枪是专门从父亲那里偷来,当初这把驳壳枪丢失,指挥部大院里还上下清查了好几天,但是没有一人怀疑到刘芒的身上。
“杀人啦!”
刘芒苦着脸,脑袋被踢的跟猪头一样,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断裂了一般。他的喉咙里一热,小腿酸麻的跪在地上,禁不住都吐出了鲜血。
“倒!”
“不好了,乔大哥,出大事了!”
现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思想,那就是尽快的逃离北京,只有到父亲的身边才有可能保全自己。
“你们还不把他送医院,在这里瞎嚎叫什么呢!”
刘芒自然知道持军械伤人的罪过,虽然一直把驳壳枪带在身上。但只是在关键时刻充当防身之用,平时并不轻易拿出来。
刘芒看着罗振豪犀利的眼神,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擒贼先擒王,罗振豪打架的经验已经相当的丰富。他们仅仅只有五人,面对刘芒的手下,塞牙缝都不够。只有事先就将刘芒拿下,他的兄弟才会生出畏惧之心,不敢轻易上前赴险。
刘芒手中的铁盒子正是军用驳壳枪,此时枪口还冒着一丝的烟气,正对在罗振豪的身上。
魏子悠刚刚收到西城公安局的急报,专门向总统府求证,府里有没有两个叫闵兹映和李月茹的姑娘。今天在颐和园发生的枪案,急报上也做了简单的介绍,但是特意标明,案件正在调查之中,以随后的调查结果为准。
“砰!”
他眼疾手快的半蹲着身子和-图-书,直接就使了一招扫堂腿。那弹腿扫到之处,纷纷发出一阵“咯吧”的响声。
刘芒被眼前的情况惊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罗振豪的身手有这么的好。他一个猝不及防,胸口结结实实的中了一脚,一下就飞出了一米多远。
闵兹映和小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愣在了原地,直到刘芒逃离后。她二人才反应了过来,慌忙朝罗振豪的方向跑了过去。
原来闵兹映一行人刚把罗振豪刚送到了医院,西城公安局就接到了颐和园管理处的报案。因为此案涉及到了枪械,所以西城公安局也相当的重视。以局长蒋士群为首成立了临时专案组,专门负责调查此事。
“豪哥,你快醒醒啊!你说句话啊!”
“对,送医院,马上去医院!”
这时候刘芒的手下弟兄,已经将罗振豪等人全部包围了起来。
“今天颐和园发生打架斗殴的事件,有一方动用了驳壳枪,将一个年轻人给打伤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闵兹映和小柔都参与了此事,现在正在西城公安局里接受调查呢!”
紧接着,他的身子就像是被抽空一般,浑身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连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豪哥,你给兄弟们吭个气啊!”
他们的手中各个都拿着溜冰鞋,这玩意也是打架的好工具,下面的冰刀足以跟菜刀相媲美。
刘芒心里暗骂了这些不讲义气的东西,从地上狼狈的爬起后,挥起手中的冰刀不断的冲着罗振豪劈砍和-图-书
“去死吧!”
北京总统府
闵兹映和小柔在此刻像是找到了救世主,连忙就胆小的躲在罗振豪的身后。
罗振豪一字一句的瞪着刘芒吐出,浑身都充满了凛然正气。尤其是在两个大美妞的面前说这话,心里感觉倍儿痛快。
闵兹映拉着小柔的手跑上前来,她伸手在罗振豪的鼻尖感触了下,虽然微弱,但总是还有一息之气尚存。此刻她已经恢复了镇定,心里只盼着这个年轻人不要死。
他从话里已经听明白了罗振豪的身份,也就是混迹在天桥一带的小混混,这名字他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过。
罗振豪爆喝一声,在此时宛如一个冲锋陷阵的金甲战神。
罗振豪不可思议的看着刘芒,胸口上突然就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腥红的鲜血喷溅而出。
罗振豪的腿法变幻莫测,一会侧踹刘芒的两肋,待刘芒刚用胳膊护住两肋,他又一个转身回踹,直接踹在刘芒的胸口之处!
“什么事,慢点说!”
刘芒此时也恢复了冷静,看着躺倒在血泊之中的罗振豪,全身都已经被吓出了冷汗。
而且还准备设立见义勇为奖,为见义勇为者提供一定的物质奖励,还有在见义勇为者受伤之后,国家也将承担所有的医疗费用,并且按照伤残的级别发放抚恤金。
这些高官子弟都有很强的政治头脑,他们也都明白,平时打打架没事,抓进去最多呆上一晚。
细猴拍着脑袋跟着大叫一声,连忙让兄弟们把罗振豪的身子抬起,和-图-书迅速的就往附近的医院送去。
前面偷袭的五人当下就被横扫在了地上,纷纷抱着腿腕嘶声裂肺的哀叫一声。
“行啊,即然这样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个穷小子竟然也敢管小爷的事情,小爷今天就让你尝尝厉害!”
此时的百姓还不习惯到医院看病,有个头疼脑热的病症,还是习惯去药铺抓药看病。若不是闵兹映提醒,细猴他们是万万不会想到把罗振豪送往那里。
罗振豪的五个兄弟全部被衙党砍得不轻,所有人都忍着剧烈的伤痛,跑到罗振豪的身边,为他简单的包扎起胸前的伤口,扯了块白布为他止血。
但要是犯了人命官司,而且是动用了枪械的大案子。即便他们父辈的官职再高,也没有一人能担起这个责任。他们自然不想引火烧身,全部明智的选择了逃散。
但是没过一会,面对罗振豪凌厉的腿法,二十个回合不到,刘芒就变得手忙脚乱了起来。
“爷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罗名振豪,在天桥讨生活,平生最见不得你们这些恶人为非作歹!”
最重要的一点,见义勇为者若是在制止犯罪的过程中,将犯罪分子不小心致伤、致残、致死,见义勇为者都不用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罗振豪此时已经将刘芒打的找不见北了,刚开始刘芒身边还有五六人阻挡罗振豪,但统统被罗振豪一脚一个踹翻在了地上。他自小就苦练十八路弹腿,最厉害的也是腿上的功夫,能连续将十八个酒坛子踢的粉碎。
罗振豪虽和_图_书然只带着五个兄弟,但都是可以托付生死的人。此时他们被四五十人围在中央,虽然身上的棉衣已经被划出了好几道口子,但是气势上丝毫没有落下风。
他们不断的挥动手中的冰鞋左右抵挡,竟然牢牢的将场中的主动权控制,打的这些衙党们连连后退。
刘芒的兄弟都是些养尊处优的高官子弟,身子骨一个比一个娇贵,哪里有什么战斗力。此时不过是仗着人多,聚在一起凑个声势。要是碰到硬茬子,没有一人敢真正的拼命。
好在冰面上的低温,已经让罗振豪的血液流动速度减慢,伤口的鲜血也慢慢的开始凝固。
不过直觉告诉他,罗振豪一定有两下子,不然也不会当众拔份。
乔志清的眉心紧皱,心里咯噔一响,好长时间都没有见过魏子悠这么没有分寸。
“豪哥,你醒醒啊!你别吓唬兄弟们啊!”
乔志清在最高法院与众官员讨论了一上午,终于确定了有关见义勇为相关法律的制定章程。章程的主要内容就是为了保障见义勇为者的合法权益,避免在办案的过程中,出现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的错误。
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放弃了跟罗振豪单挑的想法,直接让手底下的兄弟对罗振豪等人发起了围攻。
这些只知道仗势欺人的衙党哪里会是他的对手,不到三分钟,要么倒地哀嚎,要么纷纷避开罗振豪,只剩下刘芒一人直面他。
如今他手持这把偷盗的驳壳枪还打死了人,心里的惊恐之情可想而知,待缓过神后,他哪m•hetushu•com里还敢在此处多呆一分钟,撒腿就混进人群逃离了现场。
华兴军对军用枪械实行严格的管控制度,所有军用枪械的所有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均不得私自持械伤害平民。一旦有此类事件发生,全部以死刑论处。
“……”
刘芒看在眼里,只感觉今天的面子算是栽大了,心中羞愤的无地自容,立马就腾起一股近乎疯狂的暴怒。
魏子悠小跑着进了屋中,眼睛直盯着乔志清满是慌乱的喘着粗气。
罗振豪盯着刘芒轻蔑的抽动了下嘴角,已经将皮带从刘芒的手里完全扯了下来。
会议结束后,已经是下午时分。乔志清在路边摊上用过了午饭,这才回了总统府。他刚踏进书房没半会,门外便传来魏子悠着急的喊声。
一声剧烈的枪响划破长空,将冰场的所有人都吓得呆愣了一下。
刘芒的双眼涨红,面色凶狠,“刷”的下就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铁盒子,对准罗振豪就扣下了扳机。
男人们打架斗殴的时候,反倒是没有人注意闵兹映和小柔了。二人逃上了湖岸,看着罗振豪教训刘芒,心里一阵阵的解气,不断的挥手为罗振豪加油助威。
罗振豪的身形未做丝毫的停留,趁面前的缺口还未合拢,一个弹跳便站在刘芒的身前,抬脚就在他的胸口狠踹了一脚。
围观的人群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嘶叫,冰场的所有人随即一哄而散,连刘芒手下的兄弟也跟着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刷刷!”几道亮光闪过,五六把冰刀瞬间从各个方向砍向了罗振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