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3章 走后门

乔志清直接拒绝,对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这是为了保证司法的独立和公平,在办案期间不想让司法部门受到干扰。这样也是为了刘云清好,你想想看,要是他插手此事,为了儿子触碰法律,到头来连他也给害了。此案调查清楚后,我自然会恢复他的职务!”
乔志清和他一起进了书房,让门外的亲笔给备了些酒菜上来。两人好长时间都没单独喝过酒,今日正好过过瘾。
乔志清准备借助此事,将最新颁布的《见义勇为法》宣传出去。魏子悠随即通知了各大报社的负责人知晓,他们也相约前来对罗振豪展开采访。
“原开是这样,咱老王误解总统的意思了,咱老王自罚一碗!”
闵兹映一眼就看出了罗振豪的心思,掩着小嘴偷笑了声,拉着小柔的手就出了门去。
“怎么了这事,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王树茂的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乔志清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他自然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你就放心吧,这天下还没有人比我大叔更有权势,那混蛋早晚有一天会被抓住。”
“你理解就好,咱们兄弟多年,该说的我都说了,以后也不要为了别人再求这个人情了。这个国家的的秩序刚刚建立起老,要是连你国防部长也开始破坏这个规则,咱这个新中国还真是危险了。”
王树茂挑了下眉,不知道乔志清怎么好端端的问起了这个。
“小柔?”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而来,和-图-书你放心吧,我原本也没有处罚刘云清的意思!”
闵兹映满脸的轻松,有乔志清当后盾,她也从来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那满脸泪痕的妇人紧张的看着王树茂,身子憔悴的已经站立不稳。
乔志清拍着桌子长吐了一口胸中的闷气,终于明白开国的皇帝为什么都要屠杀功臣。
乔志清挺喜欢罗振豪的正义感,不想让这个男孩子虚度一生,把他放在华兴军中捶打一下,兴许以后还真能混出个模样。
古往今来,从来都是文来安天下,武以定乾坤。既然自己文的不行,就只能靠武力在沙场拼出来。
国防部家属大院,王树茂一踏进门中,屋里便有两个妇人迎了上来,一位的脸上还挂满了泪痕。
英雄救美,京城恶少,持枪伤人,这些无一不是引起社会关注的劲爆话题。不光光大报社前来采访,连各类八卦报刊的记者也全部出动。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他也不得不接受这个走后门的现实。连王树茂这个憨直的人,也会为了别人前来说情。乔志清知道他重情重义,能忍到现在着实不易,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王大哥,让你久等了!”
“那总统为什么撤了刘云清的职务,还把他软禁在家里?”
这时候,亲笔把酒菜端了上来。乔志清给两人各满了一碗,王树茂端起酒碗便一饮而尽,也不知道这酒水是个啥味,满肚子都是憋闷。
乔志清耐心的跟他解释了下,心和图书里已经有些不高兴起来,说话的语气也冷淡了许多。
王树茂神色伤感的褪了鞋子,跟乔志清在卧榻上坐下,也不跟乔志清拐弯抹角,直接承认了所为何事。
“行了,今天这酒喝的不舒服,改天你过来咱兄弟再痛快的喝一场。回去后多想想怎么拿下印度的事情,别把心思都放在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上!”
“什么都瞒不过东家的眼睛,确实是为了他的事情而来。”
北京总统府,一个身穿华兴军上将军服的中年人正端坐堂中,脸上满是烦忧的不断抿着茶水。
这可是他珍藏的陈年汾酒,喝起来甘醇爽口,心里也跟着舒坦了起来。
罗振豪仔细考虑了下,感觉自己确实应该干点正事了。
乔志清刚从北京市公安局回来,见到中年人就亲切的打了声招呼。
“王大哥,咱俩当初拉起队伍造反是为了什么?”
这些新兴的权贵,若是不以重罚压制,很快就堕落成危害整个国家的利益团体。现在他也算是看明白了,他和外贼多矛盾已经结束,现在多主要矛盾全变成了当初站在一个战壕里的内贼。
闵兹映鬼笑了下,那表情就像是个人贩子一样。
当初对于刘芒在京城胡闹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这个大侄子从小就被宠坏了,为此他不止一次的劝说过刘云清。没想到现在还是晚了一步,还是让这个坑爹货酿成了大错,连他爹也跟着受牵连。
罗振豪担心的挑了下眉,突然想起了刘芒,和_图_书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国防部部长王树茂。
曾纪云正在外面的大堂看里的动静,连忙慌张的就跑了进来。
罗振豪露出了一丝不舍的表情,想和小茹再多呆上一会。哪怕不和她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呆在一个屋里也好。
“总统说的是,咱老王想的太简单了,让总统为难了!”
王树茂的脸上一阵阵的发烫,乔志清说的问题他也确实都知道,他也极其痛恨贪污腐败、仗势欺人,但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能做到公平公正,大义灭亲,当真是不容易的事情。
“那样就好,只要你们没事就行,我皮糙肉厚的倒是不怕他们报复。”
“那就劳烦两位姑娘了,在下若是有一天在下混出个模样,一定不会忘了两位姑娘的恩情!”
“东家,啥也别说了,咱老王知道错了。”
“对了,那个欺负你们的混蛋抓住了没有?听说他的家里有权有势,肯定不好招惹。”
乔志清起身送客,王树茂抱拳告辞后,他看着杯盘狼藉的桌子愣了半晌,一抬腿就把桌子踹翻在地,碗筷酒菜洒满了一地。
“咱俩就不用客套了,你来这里是不是因为刘云清的事情?”
“没事,你让下人来收拾就行了。”
曾纪云看着满地的酒菜,连忙就俯身收拾了起来。
罗振豪傻笑了下,心里对两人的大叔满是好奇,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头,连京城最有名的恶少也能治住。
王树茂起身憨厚一笑,hetushu.com上前一步就高兴的跟乔志清握了握手。
“太好了,你答应了就行,这样我们也能跟大叔交差了。”
“你说的不错,咱华兴军的建军宗旨就是为了驱除鞑虏,复我中华,还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但是你看看新中国建立后,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个宗旨?这天下才刚刚稳定了一点,所有清廷里该有的腌臜事全冒了出来。贪污的贪污,送礼的送礼。跑官的跑官,卖官的卖官。你说说看,我不下狠心整顿吏治,咱们新中国干脆把人家满清皇帝请回来算了,把人家赶跑了,难道就是为了自己当官老爷作威作福吗?”
乔志清长吐了口闷气,在书桌前坐下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又开始批阅起当天的公文来。
“不用谢了,你搭救我俩在前,没什么好客气的。要是你舍不得我小柔姐,以后混出个名堂再说吧,不然我大叔也不会看上你的!”
乔志清轻笑了下,给王树茂宽了宽心,端起酒碗也自饮了一碗。
罗振豪呆呆的看着她们的背影嘀咕了声,脸上露出一丝的傻笑,还好总算是知道那姑娘的名字。他的心里顿时充满了力量,觉得那个牙尖嘴利的姑娘说的不错,自己要是没本事又怎么能配的上人家呢。
“这还用说,当然是为了推翻腐败的满清鞑子,咱老王就是因为这个才决心一路跟着你!”
乔志清神色严肃的提醒了王树茂一句,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话里面满是警告的意思。
“怎么样了,大兄弟和图书?你侄子还有救吗?”
他和刘云清的关系很好,按照辈分,他还得喊刘云清一句师兄。他平常也没有给人求情的习惯,这次为了刘云清的事也是拼了。
王树茂脸上的皱纹终于松弛了些,听到这个消息也稍稍放松了下来,但还是不明白乔志清为什么这么做。
听话听好歹,王树茂在官场这么多年,自然能听出乔志清话里的好歹。乔志清已经客气到这个份上,他再得寸进尺就是不识好歹了。
“这怎么行呢,你们帮了我这么多,我还没有感谢你们呢?”
“东家,是咱老王不请自来,还请东家恕罪啊!”
这时候房门外传来一阵的脚步声,细猴满脸兴奋的跑了进来,对着罗振豪就激动道,“豪哥,外面来了很多的记者要采访咱们呢,咱们兄弟也能上报纸了!”
乔志清喝了口闷酒,感觉现在离这些兄弟全都是越来越远。
“大英雄,你忙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东家误会了,我来这里不是为了那臭小子求情。他犯了罪,依法办理也就是了,咱没啥好说的。但是祸不及家人,总统不能因为这个把刘云清也办了啊!他跟着咱华兴军一路走到现在,大功小功无数,咱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断了人家的前程啊!”
闵兹映和小柔相继站起身子,微笑着跟罗振豪告辞,她们的身份特殊,在记者的面前也不好露脸。
“你要是因为这件事,咱们这酒也别喝了。他儿子犯的是持枪伤人、杀人的大罪,一定要按照法律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