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4章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时候,府衙的管家急匆匆的进门通传,他的侄子王世杰正在门外等候召见。
王树茂点了点头,满脸都是郁闷,差点没被那两个倒霉的娘俩给坑死了。
王树茂把写好的书信交给了管家,让他尽快的给各将领发出去,顺便把王世杰唤了进来。
也怪那人倒霉,他是个专门从事乞讨工作的丐帮子弟。平时一天也能有好几十的工作,比起政府的工作人员收入还要高。当天他正准备在一片废墟上更换破旧衣服上班,结果让刘芒从后面偷袭,一板砖盖在了头上,也不知道是这小子练过铁头功,还是刘芒的力气太小,没找对位置。这一板砖下去,那小子的脑袋当场被开了瓢,但是却没有晕过去,扭过头就和刘芒厮打了起来。
王树茂红着脸没有说话,点了点头默认了一下。
直到他被警察按在地上,用绳子紧紧捆住的时候,他还是在嘶声的哀求,眼睛里已经装满了绝望的眼泪。
“父亲,是我啊,我是刘芒啊,快开门啊!快开门!”
“我苦命的儿子啊,连你叔父也不管你了啊!”
他无奈下,只能选择开枪杀人,把这位丐帮哥们身上的票子全部搜刮一空。然后换上了这哥们平常上班才穿的破旧衣服,混进火车站买了车票去了太原。
“叔父,听说你为了刘云清的事情去求总统了?”
听到这个消息,王树茂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怪不得乔志清这般的动怒,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原因。
一分,两分,三www.hetushu•com分。直到警察发现门外的动静,里面迟迟没有人开门,刚才亮着的灯反而也熄灭了。
吴旭明在年轻将领之中,既不属于王世杰一派,也不属于张宗禹一派,完全就是乔志清一手扶持,在一年内几乎连跨两级。这一点他和罗三元和张闲不同,也正是如此,乔志清才把他调任国防部。
“有情况,抓住他!”
王树茂被侄子训的无话可说,红这里闷声轻吐了一句。
李桂琴边柔声劝着江秀月,边对着王树茂嗔怒了下,“你现在说这话有什么用,这总统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咱镖局的兄弟跟着他出生入死,现在天下太平了,他倒是忘了咱们的功劳了。你云清大哥就这么个儿子,要是给杀了,林家这一脉的香火可就断了啊!”
王世杰一进门就紧张的问了王树茂一句,在书房的客座坐了下来。
马荀更不用说,他是乔家的家丁出身,从来都是乔志清分,他们也将与王世杰和张宗禹形成四足鼎立的局面。
警察晚了一步,在北京压查死守的时候,他已经坐着火车直奔向太原。等到两天后,他到了太原,带有他照片的通缉令才下来。这时候的火车站,可不是凭借身份证办理火车票,是个人拿着钱都能登上火车。
王树茂一脸疲倦的在客堂正中的主位坐了下来,他端起茶碗大饮一口醒了醒酒,长舒了口气半天都没有说话。
“别让他跑了!”
他已经预感到一丝的不妙,m.hetushu.com要是因为此事还有镖局出身的将领去触摸乔志清的逆鳞,那乔志清肯定会对他们动手。
王树茂则吩咐管家把江秀月赶出门去,再把这样的惹祸精留在屋里,迟早要被他害死。
刘芒终于嘶声大喊了出来,在这个时候,他还是以为只要跨进了这个大门,父亲就能救他。
“怎么是这个样子,大嫂不是只说那两个女孩只是普通人家的闺女吗?”
“快,抓住他!”
华兴军上下皆是惊讶不已,不知道乔志清好端端的怎么整了这么一出戏。高层的将领也都知道原因,有人欢喜有人愁,最郁闷的恐怕就是镖局一派。
他给镖局出身的重要将领全都写了份书信警告了下他们,让他们不要再插手此事,不然一定会引火烧身。
乔志清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他不再无条件信任镖局一派了。他也完成了一个青涩少年向独裁君主的最后过渡,心里的那份单纯的情谊也终于消散的无影无踪。
“夫君,大嫂问你话呢,总统到底是怎么说的啊!”
魏子悠激动的把消息交给乔志清过目,具体的抓捕过程公安局已经在公文上讲的清清楚楚。
王世杰最后叮嘱了叔父一句,他的政治敏感力远高于这个叔父,也没有他那么多的儿女常情。政治就是政治,一旦踏上这条船,再讲什么人情好,那就是自寻死路。
可是抵达火车站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没带钱。他平时出门全呼后拥,身上哪有带钱的习hetushu.com惯。这时候他身上已经有了一条人命,也不在乎抢劫这个罪名了。在火车站的僻静处终于找到一个目标,当场就开枪杀死了他。
“你儿子肯定保不住了,总统这次存心拿他开刀整顿吏治。你也别四处找人活动了,再触动总统的神经,他肯定以为我们拉帮结派,对我们整个镖局的将官都会有影响。这次的事情闹大了,肯定会牵连很多的人,我平常说你也不听,要是你对刘芒能稍加管教,能闹成现在这个局面吗?”
“可是你云清师叔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王树茂冷着脸低喝一声,满肚子都是闷气。方才乔志清已经对自己心生不满,恐怕马上就会有新的任命出来。当真是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救不了别人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刘芒刚被罗振豪打的全身是伤,那里会是这丐帮子弟的对手,差点没被人家用板砖拍死。
江秀月听到这话,直接瘫软在地上大声嚎叫了起来。
他只有两三分钟时间在外面等候父亲开门,刚开始轻拍房门无人应答,最后一狠心重重的在房门上拍了几下。
府院的灯终于亮了,他也听到了父亲嘶哑的询问声。但是他害怕警察注意,也没有吭气,只是不断的敲着房门。
吴旭明在拿下印度后即刻赴国防部任命!
刘芒也没白在社会混了这么多年,坑蒙拐骗的本事他样样都在行。他在颐和园犯案之后,连家也不敢回,更不敢和平常的狐朋狗友联系。直接奔m•hetushu.com赴火车站,准备前往父亲所在的山西太原军营。这时候,只有父亲才是他最后的港湾,他也只认为父亲才能救了他。
王树茂的夫人李桂琴也满脸紧张的问了句,搀扶着那妇人坐了下来。那哭啼的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芒的母亲江秀月。
“那是他们自找的,叔父,你都知道那刘芒干了什么吗?他在冰场调戏少女不成,还开枪打伤了一个见义勇为的少年。总主要的是那两个少女,一个就是总统的未婚妻闵兹映,一个就是总统干女儿李月茹。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还用皮带抽在人家女孩的脸上。你也不想想,总统能咽下这口气吗!”
刘芒的案件发生一个月后,主犯流氓终于在山西太原被抓获。
王世杰暗道一声不好,看王树茂的表情,也知道他在乔志清那里是受了责骂了,也肯定了心里的想法。
“叔父,亏你一世英名,怎么也会被儿女情长冲昏头脑呢?你要是不求情,总统兴许还不会对刘云清下手,但是你要是一插手此事,那咱们也就脱不了结党营私的干系啊!”
刘芒不敢轻易犯险,在军区大院外面等候了半个多月,才一步步摸清了警察的工作时间和漏洞。然后在天黑的时候,趁着他们上下交接班的漏洞,飞快的翻墙进了大院,终于摸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第二天,乔志清果然有了都最新的动作。他下发总统令召告全军,擢升成都军区司令吴旭明还有后勤部部长马荀,担任国防部副部长一职。
到处都hetushu.com是警察的大吼声,火把瞬间映红了天空,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
王世杰已经派人把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就怕王树茂在乔志清生气的时候去求情,可最后是慢了一步。
王树茂和乔志清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太知道乔志清的为人秉性。乔志清要是想杀谁,就是天王老子也劝不住。
“那都是江秀月骗你的,她怕你不救他的儿子,自然不肯说实话。还有,京城最近发生了一起命案,矛头也指向了那兔崽子。现在他闯的祸已经把天给捅破了。这件事不管总统吧怎么处理,就是他要把林云清给杀了,咱们也不能再插手了。否则话,后果不堪设想!”
王树茂怒斥了一句,拂袖就离开了正堂去了书房。
“你放心吧,叔父不是傻子,也知道好歹轻重!”
他不知道,他的父亲刘云清此时就站在房门的后面,他的手就放在门闩上,但是一直等到他被抓,房门始终没有被拉开。此时,他父亲的脸上也是老泪纵横,但是没有办法,只要打开这个房门,那就是包庇之罪。在眼下这个关头,他不敢冒这个风险。
“你胡说些什么,马上给我滚出去,真是妇人之见,王家早晚也被你们这些女人给毁了!”
不过到达太原之后,他可犯了难。此时他父亲已经被软禁在了家里,公安局也已经控制了军区大院的所有出入口。
王世杰不再说什么,他退下后也办起了和王树茂一样的事情,那就是给所有的亲信将领全部下通知,让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要插手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