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6章 硬骨头四

“那好,此事就交给你们了。明天一早就拍使者劝降,如果他们执意不降,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向导临死前惊恐的满脸抽筋,拼尽全力挣扎,对着远处的华兴军就不断的大喊,“尔等误我,尔等误我,尔等……”
“不多,方才我已经让各营把迫击炮弹清点了一遍,还能凑出五六百斤的炸药。每个突破口只需要一百斤左右,然后分装成是个炸药包,足够在印军的长城上炸出四道缺口。”
他们虽然在战场上打输了,但是心里并不服气。这些东方人几乎将他们灭族,他们的哪里能屈服于这样的恶魔。
邓洲带着众将领就在前线观看,听到向导的呼声,心里明明是忧,却被他那生硬的汉语逗得直乐,也不知道他的汉语是不是跟着唱戏的学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张兆启把丰厚的报酬告诉他后,他便兴奋的接下了这个重任,进入城堡,劝说里面的土邦国王们投降。
向导便是最底层的首陀罗种姓,他本是往来印度和中hetushu.com国之间的小生意人,粗略的懂几句汉文。华兴军进攻印度后,他也光荣的当起了带路党,每月还能领到一份不错的报酬,顶的上他做生意一年的收入。
“师长,两军交战,先礼后兵。现在这些印度兵已经穷途末路,我们先派使者劝降,这是礼。要是他们不同意投降,咱们再全力攻打,这是兵!”
“先说礼,这个使者咱派一个印度向导去就行了,他就会讲这里人的语言。谈成了咱给他记一大功,也算是他的造化。要是谈砸了,这些印度兵不管是放了他,还是砍了他,咱都不损失什么。再说兵,我和三位旅长都合计过了。咱军中虽然没有重炮,但是有迫击炮。咱们可以把迫击炮弹拆了,把里面的炸药捆在一起制作成炸药包。进攻的时候,咱们用步枪压制他们的弓箭手。然后用炸药包,分别从四个方向打开突破口,沿着长城一路杀到他们的宫殿。”
这四个突破口都位于山脊长城的最底部,和-图-书距离地面仅仅只有十几米的高度。
“不错,就是印军的城墙高大坚固,那得需要多少的炸药包?”
参谋长张兆启放下了碗筷,面色认真的提出了两点解决方案。
突然之间,只听一声剧烈的“轰隆”声拔地而起,滚滚的硝烟直冲天际,仿佛要把整座山脊撕裂一般,连地面都跟着摇晃了起来。
而且他们对城防体系十分自信,相信华兴军进攻受挫后,就会跟回军一样灰溜溜的逃走。
他此时还是个最低的种姓阶级,在坐的土邦国王无一不是刹帝利种姓阶级。
他一脸伤感的说完,让人厚葬了向导的脑袋,对着天空便扣下了全线进攻的令枪。
最后一句没喊出来,尸首就分成两段,脑袋顺着山坡就滴溜的滚落下来。
三个旅长和参谋长相视一笑,方才他们已经商量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
“很好,继续!”
因为华兴军和回军都长者一副东方面孔,他们也不清楚两者的关系,所以把回军犯下的暴行,全部怪罪在www.hetushu.com华兴军的身上。
山石迸溅,火光冲天。硝烟散尽之后,一段长达百米的缺口,瞬间袒露在华兴军的眼前。
他们刚开始还趴在垛口处对准华兴军放箭,但是华兴军的后膛洋枪却可以瞄准点射。印军刚露出头,立马就被子弹打的脑浆迸裂。
邓洲挑了下眉,看着张兆启在地图上标注的突破口,心里默算着炸药的用量。
邓洲嚼着象肉,也不知道是不是饿了,越吃越是胃口大开。
印军并不知道华兴军在捣鼓什么,仍旧在城墙里面“嗖、嗖、嗖”的往外放箭。
张兆启拿出手绘的城堡防御地图,在上面边比划边给邓洲讲解。
他们正有气没出发,哪里能允许向导在这里胡言乱语。当下就让人把他拖到城墙上,当着华兴军的面,一刀把向导的脑袋砍了下来。
十包十斤重的炸药包,整齐的靠着城墙堆放。导火线点燃后,所有爆破手马上撤下山坡。
最后印军全部躲在城墙下面对外放箭,脑袋不敢再露出一点,完全被华兴军的和_图_书火力压制。
华兴军在突破口前排成枪阵,子弹密如雨点的打向城墙。他们使用的后膛枪和回军的前膛枪,可是两个时代的武器。印军还拿以前对付回军的办法,对付华兴军。
他让人收敛了向导的头颅,对着他死不瞑目的眼睛郑重的承诺,“放心吧,我们华兴军是不会欠别人人情的。等拿下了这里,我就派人寻找你的家人。欠你的,我们会尽量补偿你的家人!”
印度教的种姓制度十分严格,分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四个种姓。
华兴军还是低估了黄色炸药的威力,这种俗称“tnt”的炸药,一百斤足可以将六层楼炸成废墟。印军的长城虽然坚固异常,但是在这一百斤的“tnt”爆炸之后,方圆上百米都被夷为平地。
城堡里九个东部地带的土邦国王,昨晚已经打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依据城池跟华兴军死磕。
邓洲点了点头,同意了张兆启的这个军事计划。
“咻!”
“领命,保证完成任务!”
向导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拿定和*图*书了主意,进了大殿后还跟人家吹胡子瞪眼,把华兴军吹得跟天兵天将下凡一样,让这些土邦国王马上放下武器投降。否则天兵一旦发起进攻,立即把他们统统杀个干净。
张兆启许诺,他要是劝降了这些土邦国王,就可以改换成贵族种姓,协助华兴军管理这座城市。
帐中的将领全部起身跟邓洲敬了个军礼,出了门便为明日的攻城做起了准备。
爆破手冒着箭雨,爬上十几米高的小山坡,很快把炸药包安放妥当。
第二日,印度向导颐指气使的打着白旗进入了城堡。
张兆启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满脸都是信心十足。
箭雨嗖嗖的从天空飞落,因为是胡乱射箭,完全找不到方向。
所以九个国王商量来、商量去,都做好以死明志的准备。就算是拼尽最后一个人,也不能给拉吉普特人丢脸。
导火线冒着白烟很快燃烧到炸药包的尽头,所有的华兴军都注视着眼前的城墙。
一声哨响在天空回荡,早已在阵前准备妥当的华兴军,分别从四个方向城墙发起了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