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9章 请叫我女王大人(二)

邓洲的脸上浮起一丝的轻笑,对着卡琳娜便冷喝道,“看见了吗,每个人都有她生存的权利,谁也不能去胁迫剥夺。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要么由你来统领活着的人,要么你到下面去陪那些死人,我再选出一个人来做女王!”
卡琳娜瞪大了眼睛,心中反复的权衡,娇躯颤抖的更加的厉害。
这时候,士兵从殿外走了进来,在邓洲的耳边轻语了几声。
“是!”
邓洲站在长城的最高处环顾山下,点了根香烟抽了起来。
“我叫卡琳娜,是斋普尔土邦的王后。你问问你们的大人,为何要带军队攻打我们?”
陈建新应了声,回头把邓洲的话翻译给那女王。
卡琳娜娇声大喝,终于无奈的转过身子,看着邓洲紧咬着红唇,尽量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懦夫,一群懦夫,你们不配担当拉吉普特族的女人!”
“得得得,跟着你这个和尚师长,咱也只能当太监了。反正你也睡不着,我带你去参观下这里的宫殿吧。你还m.hetushu•com别说,这国王还真挺会享受的!”
二人转悠到国库所在的大殿,一进门金灿灿的一片,眼睛都有些闪的刺痛。这里的金银器皿、珍珠宝石堆得跟小山一样,满屋子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邓洲睁大了眼睛,粗略的估算了下,怎么也值个上百万两银子。他俩可不知道,这国库里可是皇室从民间搜刮积累的上百年的财富。
“我还以为你正和里面的姑娘享乐了,谁知道你放着这样的美事不做,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吹冷风。师长,我都怀疑你上辈子是个和尚?”
这里气候闷热,要是不尽快清理死尸,勉不了又要闹起瘟疫。
邓洲说的小女孩真是她七岁的女儿,也是斋普尔土邦唯一的公主。她还专门把小女儿藏在卧寝的密室里,没想到还是被华兴军发现了。
“问问她叫什么名字?”
“卡琳娜,我们华兴军本来是过来帮助你们,抗击英国殖民者和伊斯兰叛军。谁知道你们的和*图*书国王不识好歹,竟然率军与我们为敌。我们无奈下,只能和你们刀兵相见。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要是你们一早就投降的话,也没有现在这么多杀戮!”
大战之后必有大疫,每次打完仗第一件事便是收拾尸体,全部堆在一起火花了事。
“师长,你怎么这里啊?”
她的年纪也就在二十五六上下,身材高挑匀称,皮肤白皙透亮。胸脯饱满,纤腰翘臀。
这人也杀了,地方也占了,接下来就该朝拉贾斯坦邦的西部土邦清剿了。
印度种姓的最底层,首陀罗阶级,全都是被雅利安民族征服的土著,肤色发黑偏暗,跟非洲人有一拼。
杨晨起身就招呼他在山上的宫殿参观了起来,士兵们到处搜寻着大殿里的金银古董,现在已经整理出一百多箱子。
“去你的,你上辈子还是太监呢!”邓洲轻笑了声,猛吸了一口香烟,把烟头呈漂亮的弧线弹了出去,起身就对杨晨吩咐了一声,“华兴军有自己的纪律,检察院可盯着http://www.hetushu•com呢。你可最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别一天老是女人女人的!”
“你……”
他熟练的从邓洲的裤兜里把香烟掏了出来,点燃一根塞进了嘴里。
印军被打死上万人,长城上遍地都是尸体。俘虏们不分男女统统上阵,现在已经清理出上百个尸堆。
邓洲的脸上充满了威严,心里马上就浮起一丝征服的欲望。
陈建新把邓洲的话翻译给卡琳娜后,她一脸不服气的转过身子,对着殿中的女人就喝令一声,“国王已经走了,姐妹们,我们不能玷污了拉吉普特人的尊严。你们谁愿意陪着我去见国王陛下,都站起身子来!”
这时候杨晨寻了过来,对着邓洲便嬉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要死那是你的事情,但是不要把其他人也算上。你问问她们,还有外面的百姓,她们谁想跟着你死?”
“你可真能狡辩,明明是你们侵略我们的家园,屠杀我们的子民,却反过来是我们的错误了。男人们都死了,我们也不会屈服于你们,你http://m.hetushu.com们要杀便杀吧!”
她能问出这个问题,想必也是鼓足了勇气。虽然故作冷静,但是身子骨却还是忍不住微微的颤抖。
杨晨调侃了他一句,双手伏在城垛上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你以为我在哪里?跟你一样在这宫殿里游玩啊?”
陈建新把她的话翻译给邓洲后,邓洲大笑一声,在大殿的王位上坐了下来。
邓洲笑了笑,在城垛上坐了下来,脑子里盘算以后的军事计划。
那女王吸了口气,微微挺起了胸脯,一脸怒气的直迎着邓洲的眼神。
邓洲大笑了声,嘴角微微抽动了下,起身就朝殿外走去。
华兴军每个军区都设有军事法院和军事检察院,专门负责侦查、审判军中的所有违纪案件。
邓洲冷冷的打量着那女王,不管是服饰还是气质,比起殿中的其他女人确实有点主人的味道。
卡琳娜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决然,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傲气。
华兴军正指挥着俘虏清理着印军的尸体,长城的烽火台全部点燃,火光将整座城池都完全照hetushu•com亮。
尤其是那双蓝宝石似的眼睛,仿佛能把人的魂魄勾走一样,一看那肤色就出自印度的贵族种姓。
卡琳娜的话落之后,大殿的女人面面相觑,并没有一人敢回应,全都低着头不敢看她。
月色高悬,到了夜晚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的浓郁,让人不觉有些恶心。
明明这么大一点地方,却偏偏有十八个土邦,各个自立为王,真是个奇葩的国家。
不是华兴军长着透视眼,而是卧寝的一个老仆人为了保命,刚见过华兴军就指着密室叽里咕噜的告密了出来。
陈建新把他的话刚翻译给卡琳娜,她便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邓洲对陈建新吩咐了声,在这女人的面前竟有些心潮涌动,难以自抑,差点没让她把魂给勾走了。
此时她才发现,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心里竟然是那般的恐惧和懦弱。
邓洲凛然俯视着王座下的这个女人,心里默念着她的名字。
“行了,死也不急于一时,你慢慢考虑吧。另外我们刚才在宫殿里发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但愿她不是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