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6章 决战孟加拉(十二)

东孟加拉邦信奉的是伊斯兰教,跟印度教从来都是敌对的两个教派。印军下起手来一点也不手软,走一路,烧一路,杀一路,没有留下一个完整的城镇。
在高速的奔跑之中,他竟然躲避了一次又一次的密集枪击,直到冲进了城市的废墟之中。
他们杀的这些人并不是无辜的百姓,而是手上也沾满鲜血的刽子手。
“追啊,有敌人!”
终于,中线的方向最先崩溃。后方冲击的人马突然掉头逃窜,前方的印军被一排排击杀,到最后全部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赫斯特近乎崩溃的嘶吼了出来,此时身边的将士都逃散一空,孤零零的只剩下他一个人。
此战过后,印军三十万的主力已经被消灭一空,只剩下巴里萨尔的三万多人。
赫斯特跪在地上,平举手枪对着自己的脑门便扣下了扳机。
赫斯特心里一横,往地上的尸堆里一趴,把脸上和身上都摸上了鲜血。在尸体堆里,不断的朝着华兴军的阵地匍匐前进。
一个排的战士持枪纷纷缩小包围圈,在与赫斯特相距不到十米的时候,战壕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布鲁斯也忽然想起这个问题,这几日来自加尔各答的军报,却是都是以戈登将军的名义直接发出。要知道英军在殖民地都是总督执掌军政大权,一切军报公文都要以总督的名义发出。
他不知道,在这百米的距离,华兴军的弹雨有多猛烈。印军完全是靠着身体做盾牌,冲上去一批便倒下一批。尸体不断的堆积,最后竟似小山一样。
m.hetushu.com什么事情?”
战场的最前线,一个大包围圈也完全的合拢。印军被华兴军一路追着清剿,到最后只剩下数千人逃窜到了梅克钠河岸。
华兴军已经分别从阵地的战壕里跳了出来,全部围剿印军而去。仅有少数战线的士兵留了下来,在战场上不断的清理着伤兵残敌。
当初的清真寺方向,现在已经变成了残垣断壁,四周一片寂静,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维多利亚女王得知了此事,气的大骂了他一通。也没有把他调回国内,而是让他留守印度,听从戈登的调遣,伺机进攻马来西亚,把失去的地盘给抢回来。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本就密集的枪响声更加的激烈,枪声和炮声在战场上混作一团。散乱的印军毫无防御能力,几乎是用肉身迎着子弹冲锋。
“上尉啊,现在该怎么办啊!这杀千刀的华兴军,我们都把马来西亚让给他们了,他们竟然追到印度来跟我们作对!”
“总督大人莫慌,此事断然不可。这几日从加尔各答发来的军报,都不是以劳伦斯总督的名义,而彻底改成了戈登将军的名字,我猜测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鲜血喷溅,脑浆迸裂。
清真寺离他越来越近,他清楚的记得这里的每一条道路。即使大雨冲刷废墟,把大街小巷完全吞没。
赫斯特近乎嘶嚎了出来,在距离清真寺不到百米的时候,他一跃都跳进了清真寺周围的战壕里。
“总督大人,华兴军此次来势凶猛,连查尔顿将军都被打败,和-图-书我们这点人马根本就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混蛋,懦夫!胆小鬼!”
枪声仍旧不时的在他的背后腾起,因为废墟的掩护,子弹显然杂乱了许多,不断的打在他身边的木块、石头上,发出噗噗的闷响。
英军巴里萨尔指挥部,布鲁斯一脸着急的向手下大将询问应对之策。那将领不是别人,正是一路从马来西亚跟随他而来的约瑟夫。
华兴军在这一刻,对这些敌人充满了敬意。
这时,华兴军冲击军号从其他方向传来。向西面和南面穿插的华兴军,此时已经完成了对印军的包围。
约瑟夫脑袋转了半天,现在也没有个好的办法。
“……”
沿途上百里的路程,各城市村镇竟然全部成了废墟,除了灾民就是死尸。
赫斯特在尸体堆里爬爬停停,一直等到天色暗淡下来,终于穿过了华兴军的战壕。他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近乎疯狂的朝着清真寺的方向冲去。
印军每冲击一步,都有数以万计的士兵倒在血泊之中。
华兴军未作停留,在打扫完战场后,第二天便向南直扑巴里萨尔。
但是眼前的情况却让他停住了脚步,战壕里层层叠叠的竟然都是尸体。因为雨水的浸泡,所有的尸体已经开始发臭起来。
但就是这两百的米的距离,却成了印军不可与逾越的天险。
印军在连续强冲了四五次后,仅仅一百米的距离却躺下了数万人之多。尸体一层铺着一层,密密麻麻的竟然不见首尾。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往加尔各答逃啊!戈登将http://m.hetushu.com军还带着五万大军在那里布防,他一定会有防守的办法!”
士兵们全都惊了一跳,端着长枪面面相觑的看着这个洋鬼子。
华兴军的士兵本来还因为杀戮过多而心怀罪过,当看到沿途的惨状,心里一下就豁然开朗。他们终于明白将领们反复的训示,“战争是残酷的,没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将军,我回来了!兄弟们,我回来了!我把援军带回来了!”
“扑通!”
“左队向左,右队向右,中队跟着我从正面冲击!”
约瑟夫摇了摇头,紧锁着眉心低声分析了一下。
一阵枪声再次密集的响起,子弹刷刷的在他的身后飞溅。
在巴里萨尔驻防的英军将领不是别人,正是英军驻马来西亚的总督布鲁斯。
赫斯特的双膝一软就跪倒在了战壕里,身体突然就像是被抽干一般,没有了一丝的气力。
“……”
印军注定要用自己的尸骨和鲜血,为华兴军的霸权和威名铺路。
英军紧急把下游的守军全部调了过来,但是城内的守军加在一起仍旧不过六七万人。
“有敌人!”
赫斯特变换着方向,一会向左,一会向右,拼命的躲避着弹雨。
华兴军阵地的枪声未停,密集的弹雨仍旧在战场肆虐,直到印军完全撤出了射程。
当他距离清真寺不到五百多米的时候,突然一道枪声从他的背后震响,霎时就把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好在子弹只是擦着他的耳边而过,他甚至都能听到子弹的嘶鸣。
上次吉大港一战m.hetushu.com,他就是这样从尸体堆里爬了出来,捡了条性命。这次他依旧照办了这个法子,在混乱的战场上,竟然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没有敢招惹华兴军,却没有想到华兴军竟然打过来了。
“嘟唔,嘟唔,嘟唔!”
中线的方向一乱,马上就波及到了两翼。在混乱之中,各层指挥官都无法阻止大溃散的发生,密集的印军顷刻间就如同潮水一般退却。
“砰,砰,砰!”
华兴军的叫喊声不断的在他的背后响起,追击的脚步声越来越多。他深吸了口气,心中暗自祈祷着上帝,双脚未曾停下一步。
指挥官一声令下,将士们全部肃穆的对天鸣枪,为这群真正的勇士送行。
当初华兴军平定南洋,他早早的把军火库一开,一枪未放,带人脚底抹油就溜到了印度。
大雨连下了几日,河水暴涨。印军刚跳进去,瞬间就被水流吞没。
前线指挥官一声令下,早已在战壕里跃跃一试的机枪连和炮击跑营顷刻间全部开火。
印军就是铁打的机器,也经受不起如此惨烈的伤亡。
“快,洋鬼子就在前面,不要让他跑了!”
他答应了查尔顿和众兄弟,他一定会把援军带回来。现在援军虽然败了,但是他也得履行这个诺言。
布鲁斯当惯了太平总督,哪里有着雄心壮志,在巴里萨尔不过是混吃混喝,等待英国大举报复华兴军,然后再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赫斯特差点都吐出血来,方才明明队伍都压进百米的距离,却在一瞬间突然崩溃。
“砰!”
巴里萨尔的守军很快就得和图书知了援军败亡的消息,面对华兴军的强势来袭,城内的大军顿时一片混乱。
原来英军在这条防线上实行坚壁清野的战术,为了不给华兴军留下一个补给之地,便让支援的印军把这一路的城镇全部摧毁。
华兴军在废墟中拼命追击,就像是在追赶一只狡猾的兔子一般,终于在这里把赫斯特团团的围住。
印军改换冲击阵型后,华兴军也很快调整了防御的策略。
军号声一响,战场顿时越发的沸腾。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华兴军的弹药。
不光是印军还是华兴军,双方的眼睛都变出了血红的颜色。
骄傲的锡克族人并没有选择投降,在最后一刻依旧保持着战斗民族的骨气,数千人竟然全部对着湍急的河流跳了进去。
当初临走之时,建议布鲁斯打开军火库,把武器分给土著的就是他。
华兴军的机枪连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子弹咆哮着从枪口喷出,在战场近乎疯狂的收割着印军的性命。
布鲁斯慌乱的都叫了出来,立马都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晚走一时,就多一时的危险。
印军就像是走入绝境的羊群,三面全是狼群,身后却是咆哮的河流。
仅仅两三分钟的功夫,整个战线就有上万的印军倒下。不过在赫斯特看来,这点牺牲是值得的。因为印军已经先前冲进了一百多米,再不到两百米就与华兴军短兵相交,双方第一次连对方的模样都看得清清楚楚。
战场上乱作一团,遍地都是尸体。印军踩着尸体逃窜,华兴军踩着尸体追击。
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