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8章 决战孟加拉(十四)

“将军阁下,恕我直言。我们大英帝国从来都是以海军为主,陆军为辅。现在华兴军已经完全控制了制海权,我们不光光是东西两线直面华兴军,就连南面的大海也是防御的缺口。就算我们能抵挡住华兴军在陆地的进攻,华兴军的海军舰队,也随时都可以对我们的防线,实行密集的轰炸。依属下所见,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逃,要么亡,别无他法!”
“是,将军阁下!”
“将军好!”
华兴军在城内四处的搜查,最后在一个码头发现大量的码头工人尸体。尸体堆里还趴着几个装死的工人,从他们的口中这才得知了英军的去向。
不光光是这一百艘的舰艇,还有英军装配的后膛洋枪。不管他们逃到哪里,都是一个大的祸患。
进攻一开始,华兴军并没有像印军指挥官预料的一般,组成枪阵向前冲锋。相反,他们呈散兵线展开,完全没有阵型的一拥而上。
海军的舰船上次沿着梅克纳河轰炸后,刚返回新加坡补充弹药和养护,陆军一时半会也联系不到他们。另外印度洋浩瀚无比,英国的航海技术很是发达,一般情况下也很难再发现他们。
追击的华兴军很快赶了上来,与堵截的华兴军两面夹击。前后战斗不过半个小时,战场上的印军便越来越少,直到倒下最后一人。
“诸位,我知道现在大家都很紧张。说实话,我也是同样的心情。大家有的是从中国逃来,有的是从越南逃来,有的是从泰国逃来。http://m•hetushu.com这里已经是我们在亚洲的最后一道防线,要是我们还想着逃离,那只有灰溜溜的逃回英国了!我想问大家一句,你们是想这辈子就这么窝囊的当个逃兵,还是想放开手脚和华兴军大干一场?就算最后战死,那也是大不列颠的英雄!”
“怎么了?这么快就认输了?”
前线指挥部内,英军的众将官坐满了整个屋子,全都是一脸慌张的交头接耳。
“对,对,对!”
汤姆森上校神色冷峻的起身就直言了一句。
他不是别人,正是英军的统帅戈登!
“将军到!”
将官们又小声的窃窃私语,但是却不敢大声的讲出来。未战先怯,这不是一个军人该有的想法。
吴旭明也是求个心里安慰,他也知道此事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这么多数量的英军,也不得不引起他的警惕。
戈登眉心紧皱了下,微微抬高了语调,脸上露出一丝的失望。
“好了,都坐下吧。前线的军报想必你们也看见了,布鲁斯不战而逃,把巴里萨尔拱手让给了华兴军。现在东部防线完全崩溃,我们已经陷入了两线包围的境地!”
“咱们向女王弹劾他!告他个临阵脱逃之罪!”
“司令,布鲁斯就是贪生怕死的小人。当初他从马来西亚刚逃过来,我就看他一身的软骨头。那时还劝过你,不要把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可你就是听不进去!”
副将巴伦起身也直言了一句,他是戈和*图*书登身边的参谋长,别人不敢说的话,他就敢这样无所顾忌的说出来。
戈登眼露精光的环顾众将,声音低沉但是却很有力道。
印军每逃一步,就有一排兵马倒下,在战场上的尸体铺满了一地,全都被子弹打的皮开肉绽。
印军在战场上坚持不过一整天,他们苦等的英军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到来。锡克族的三十万大军至此全部消亡,印军的指挥官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手中的武器和枪阵已经落后一个时代。没有变通,只有死路一条。
“都少抽点烟,你们知不知道,这玩意是我们的对手生产的!你们在这里多抽一根,东方人就能从里面赚取一颗子弹的利润!”
“……”
每个枪阵有数千兵马,延绵数里,共有数十个枪阵之多。
双方拉开了架势再次厮杀,印军逃窜的人马连枪阵都没有,直接就往华兴军的枪口上撞,冲上去一批便倒下一批。
众将议论纷纷,纷纷抱怨了一声。
印军在战壕里被炮弹炸的血肉横飞,虽然死伤不大,三万多人仅有上千人被炸死。但是那种炮火覆盖的巨大震慑力,让所有的印军全都胆颤心寒。
双方相互开枪还击,但是华兴军完全匍匐在地面上射击。
印军指挥官也不是傻子,在此时还不见英军过来支援,心里已经暗自起疑。面对如此巨大的伤亡,他们也再坚持不住,直接吹响了撤退的军号,掉头就往巴里萨尔逃窜而去。
“没错,打不得了,只能逃了!http://m•hetushu.com
巴里萨尔被华兴军拿下后,整个防线已经被清剿一空。戈登在这里布防了二十万兵马,顷刻间土崩瓦解,还没有坚持一个月的时间。
他们昨晚在这个码头,已经乘船逃离了巴里萨尔。共有上百艘船只,全都是五百吨左右的木质舰船。临走时为了保密,还枪杀了码头上负责搬运货物的劳工。
屋中的众将官齐声大喝,全部腰板笔直的挺起了胸膛,心中刹那间满是火热。
“那个苏格兰人本来就和我们就不是一条心。”
“……”
戈登神色低沉的道了一句,装了一兜烟叶,点燃后吧唧吧唧的抽了两口。
印度加尔各答,传令兵很快把巴里萨尔失守的消息通知了戈登。
戈登拿着烟斗在桌上敲了敲,示意众将官安静后,神色严肃的一连问了好几句。
将官们惭愧的低下了头,现在抽烟已经是一种习惯。闲下来的时候不抽上一根,这心里就痒痒的不得了。
“行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戈登大喝着拍了拍桌子,待众将官安静后,压低了嗓音又道了一句,“现在,我们还是开动下脑子,想想怎么能守住加尔各答!”
“是,是,是!就是这样!”
门外的卫兵高喊一声,房门大开,一个深色憔悴的中年人弓着身子进了屋子,款款在主位坐了下来。
那中年人环顾了下座下的众将,有些不快的挑了眉,把手上的公文扔在了桌上。
华兴军的子弹却从四面八方打向了印军,上万把远征步枪在阵地上和-图-书四处射击。枪声一道接着一道,弹雨一阵接着一阵。印军整齐的枪阵,无疑是比活靶子还好的目标。子弹将前一排印军放倒,后一排很快又补充上来。
印军的枪阵密集齐射后,只听枪声却不知道子弹飞到了哪里,对于一盘散乱的华兴军,完全不起作用。即便找准了华兴军的方向,也是贴着他们的身子飞过。
华兴军在后面步步紧逼,不断追击不断扣动手中的扳机。
屋子里一下再没有人吭气,在座的将领没有一人还对胜利抱有期望。他们手上只剩下五万的兵马,而华兴军此次东西两线却集结了二十多万,双方就像是一个小孩面对一个来犯的巨人!
华兴军在渡江后就对印军发起猛冲,印军也不在战壕里防御,而是向后撤退了十几里,在正面结成枪阵防御。
“好了,大家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咱们在加尔各答的军队还有商人、百姓,足足有十万多人。现在就是要撤离,咱们该往哪里撤?怎么撤?华兴军会不会给咱们这个时间?”
他和华兴军在印度南面的古沃姆河防线大战过一场,心里对华兴军的实力一清二楚。
印军没有逃多远,仅仅向后撤离了三四公里,迎面就碰见了围追堵截的华兴军。
屋子一下就安静了下来,众将官纷纷起身行礼,连忙把手上的烟头掐灭。
华兴军清理完战场后,第二天便汇军一处,对巴里萨尔发起了进攻。
进攻的号角吹响后,华兴军两个军从正面发起进攻;另外两个军的兵和-图-书力,已经从下游绕到了印军的身后,将印军的退路完全切断。
对于这种前膛步枪组成的枪阵,华兴军进攻起来已经好不费力。两个军的兵力也化整为零,每个师部负责进攻一个枪阵。
可是谁曾想大军兵临城下,城中连一点的反应都没有。倒是不少的富商贵族打着白旗出来,纷纷组织着百姓欢迎华兴军入城。
“将军,汤姆森上校说的极是。现在我们不光光是制海权的问题,还有武器、兵力、后勤补给都比不得华兴军、而且现在伸在印度,这些见利忘义的印度人,是不会为了我们和华兴军血拼到底的!依末将所见,咱们还是快点撤吧!”
他把此事连忙发往北京,通知乔志清知晓。建议乔志清下令各邦国主意警惕,避免这三万的英军的登陆入侵。
吴旭明立即派人通知了海军,把这个消息反应给了他们,让他们尽量的在海上搜寻堵截。
戈登的副将巴伦,拍着桌子就大骂了一句,一脸拉碴的胡子气的乱抖。
不光光是华兴军惊讶,城内的百姓很多也是莫名其妙。昨日还看见英军在大街上征集粮草,今早起来所有人都跟凭空消失了一样,反正是找不到任何的踪影。
“拼死一战!”
战场上一个枪阵松动,其他的枪阵迅速都跟着往后撤退起来。
屋里没有人吭气,现在海军的舰船全部被摧毁,已经没有舰船再运送这么多人离开。
战斗开始没十几分钟,印军的各枪阵就损失过半。尸体绕着枪阵铺满了一圈又一圈,不断的向里面收缩减员。